火虎(铁道游击队同人事迹) 第一部分 1938年前的李成虎 第二集 火老虎与青铜刀

枣庄人 收藏 3 69
导读:火虎(铁道游击队同人事迹) 第一部分 1938年前的李成虎 第二集 火老虎与青铜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3/


一道月光照射下,郭文九的脸上显出了异样的光彩,眼睛整个发亮起来,在他的两个瞳孔里一片金光在波转流动着,这是铜壶内的宝物映在他眼内的金光,有金光就说明这是一个值钱的宝贝,郭文九将那早已不牢固的铜壶小心的用匕首敲碎,里面赫然露出一个金色的老虎!

金老虎。

“这群笨蛋,真他妈的没福气,这就是命,知道不,这就是命!”郭文九口中边喃喃自语边用被露水浸湿的袖子擦拭着宝贝,此时正值深冬腊月,北风像刀子跳舞一样呼噜呼噜的到处刮着,他来时天漆黑的像锅底灰,但今晚的月色却突然好起来,银白色的月光照在树林里跟白天一样亮,郭文九仔细鉴赏着这个宝贝,以防又是赝品,做盗墓贼的首先要成为古玩家。

郭文九手中的金老虎是一头被火焰笼罩住的奔腾的猛虎,老虎彬彬如生,每一个细处都非常的逼真,就像一头真的老虎在他手上奔腾着,那团火焰也是用金子镶成的,老虎的尾巴是把利刀,可以翻出来,也可以合上,仿佛是古代的一种刑具——虎头轧,最有价值的是火老虎的眼睛,老虎的眼眶里镶的是一对发着刺眼的蓝光的珠子,这种蓝色珠子不是翡翠、不是祖母绿,也不是绿玛瑙,而是一颗珍珠,蓝色的珍珠,这只有外国的古代文化中才有,很可能是西域国家贡献给上古中国的宝物,总之一切特征都显示这是一个稀世宝贝,很可能是无价之宝。

郭文九警惕的望着四周,恐怕被人发现这个大秘密,他有些神经质起来,小心的从破碎的铜壶旁拿起一柄铜刀,这一拿整条手臂都酸麻了起来,另一只手上的火老虎也拿不住了,一声闷响掉到地上,同时他正抓着铜刀的手也松了开来,他使劲的活动两个手臂,大喜道:“宝物有悔,真是宝贝,大宝贝啊!”

他斜眼望向那把令他手臂不听使唤的铜刀,心里嘀咕道:“这些破铜烂铁看来都是些普通的玩意,没有防腐功能的,按理说都应该‘轻如鸿毛’才是,怎么这刀却‘重如泰山’呢?难道也是个宝物不成?”他心里有些狐疑,将地上的火老虎放入怀中,双手举起了那铜刀,表面上不起眼的旧刀拿在手上竟然沉重之极,比起火老虎来沉重了百倍,上面的铜锈并不是很多,郭文九小心的用袖子擦去上面的锈迹,这时他不禁惊呼一声“好刀!”

这上面哪是铜绣分明是铜色的油,有些宝贵的青铜器年代久了,就会滴出一些铜油,这些铜油是当初制造者为防腐加进铜器里的,猛的看去就像铜绣,铜油一出铜器又成了崭新的。郭文九小心的擦去铜油,赫然显现出一把上等青铜宝刀在他面前,在月光照射下竟然也发出绿油油的光环。

郭文九大喜,这一下竟让他得到了双宝,一头稀世火老虎,一柄上等青铜刀,那青铜刀上还镶着九条飞龙,可说是龙虎双宝。

郭文九又仔细检查了下四周和箱子,发现再没有什么东西可取,为不招惹是非,将火老虎与青铜刀用自己身上的一个外袍包裹着,深深的放入怀中,在渐渐下起的小雪中偷偷的溜下了山。

第二天墓山事件却没传出去,已被当地的国民集团军分队给封锁住了秘密,传到外面的消息只是说明墓山财宝的事是假的,这一天后再没有人议论起。

郭文九还躲在峄县的一个小酒栈里,他得知自己是安全的后,便放起胆子来大吃大喝,反正老子身上有宝,就算吃山吃海难道还能吃穷了?

正当他大吃大喝着,把面前桌子上的一盘炒鸡肉用筷子夹了个精光,端起酒壶将整壶酒都倒在了肚子里,酒栈外一个身着破烂衣裳的叫花子模样的人正死死的盯着他。做贼的本能让他放下了酒壶,斜眼瞅着门外那人,只见那人年龄不过二十多岁,容貌丑陋,头发杂乱,且根根直起跟个刺猬似的,眼睛眯成一条线,浑身都脏兮兮的,正可怜巴巴的望着他手中的酒壶,感情也想喝两口。

郭文九一声冷笑,心道今天大爷心情好算你叫花子走运,用手招呼门外那人进来,手摆了几下,那人竟然不进屋,眼睛仍死死盯着他。郭文九心里有些不悦了,心中一紧,难不成这人是化装打扮来监视我不成,心下有些怕了,瞅着那叫花子又打量一番,不像,化装的也没有他这么逼真的吧?

于是起身走到门外对着那人道:“兄弟,大冬天的站在外面多冷,快进来,喝杯热酒暖暖身子!”说着拉起那人的手走进屋来,在自己桌前坐下,待那人不自然的坐在自己对面,吩咐店小二再上一壶酒,炒一盘鸡肉和一盘绿豆芽。

郭文九看着那人笑道:“兄弟,大哥我叫郭九,敢问你贵姓方名?”那人显然对他很是拘谨,裂嘴一个憨笑,却不敢吭声。郭文九有些不满,待酒菜上到了桌面,将一盘鸡肉推到他面前道:“兄弟吃吧!”

那人眼中露出感激的情色来,也不再推辞,拿起筷子夹起一块鸡肉就往嘴里放,一阵香甜的乱嚼,狠狠的咽了下肚去,然后又夹起第二块、第三块,就这么一块快的夹下去,也不喝酒,待将半盘鸡肉全吃完,已吃得满嘴都是菜油,郭文九将那壶酒滴过去,那人不客气的接过酒壶咕噜咕噜的一气喝了个精光。

吃饱喝足,那人大咧咧的用脏袖子抹了抹嘴,见郭文九正吃惊的看着他,回了一个憨笑,突然主动道:“大哥,这一顿好饭俺有生以来第一次吃到,俗话说大恩不言谢,俺虽然没有什么本事但以后有用得着俺的,你尽管吩咐!”

郭文九哈哈大笑道:“兄弟你客气了,只不过是一顿便饭而已,不要挂在口上的。”他已明确的看出这人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受肌饿的傻老百姓,因此不再拘束。那人连忙摇手,一脸正色的道:“受人的大恩那是要用一生来报答的,大哥你有什么粗活累活找不到人干的尽管找俺!”

郭文九在道上混了好些年,很久没有和憨厚的老百姓打过交道了,以前所遇到的都是尔欺我诈的凶恶之徒,这时见到这憨厚的年轻人,心里很是喜欢,于是道:“兄弟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他竟然有心要结交这个憨厚的傻小子。

那人答道:“俺叫李成虎,是这个县的左庄镇人氏,家里闹饥荒,长辈们都不在了,就剩俺一个人,于是从家里走了出来,在县里给人干粗活,有时找不到活干,就只好干饿着。”

郭文九叹口气道:“我也是穷苦人出身,很小的时候就在街上混,后来学了下别人学不到的东西,才有了今天的一碗饭吃!”

李成虎羡慕道:“大哥真是有本事的人,可以吃好的喝好的,可惜我连一门手艺都没有,只怕以后会饿死在街上。”

郭文九感叹道:“今天你我兄弟一场相遇,这是老天给的缘分,我们要好好珍惜,兄弟不如我们结拜成‘仁兄弟’怎么样?”

李成虎一听大喜道:“大哥,俺————”说着眼睛里竟然流出泪来,也许他长那么大从没有人把他当过兄弟,郭文九也动了真情,双手握住了他的手道:“不嫌弃的话你就跟着大哥我混!”

李成虎被真的感动了,他站起身道:“大哥,俺们找个地方结拜,从此后你是俺大哥,你让俺干什么俺都中!”

“仁兄地”是枣庄本土称谓,意思是“把兄弟”、“异姓兄弟”、“金兰兄弟”等。

郭文九拉着李成虎的手两人刚走出小酒栈,突然一群人从斜处穿了过来,其中一人大喝道:“郭文九交出宝贝来!”郭文九大骇,定目一看正是骆沫嶝那一伙盗墓贼,这时的老大已是他的把兄弟杜胜。刚才的那一声喊正是杜胜发出的。

郭文九大惊,心道:“不好!难道火老虎的事被他们知晓了?快跑!”心下想着拉着李成虎的手就往一个胡同内跑去。李成虎大惊道:“大哥发生了什么事?”郭文九顿足道:“兄弟这不管你的事,你快跑吧,我不想连累你!”“大哥,是你说要和俺结拜的,现在俺们虽还没拜,但已经是兄弟啦,你的事就是俺的事,有难同当,要死一起!”

郭文九没想到这个新结识的兄弟这么重义气,心下热血沸腾,紧紧拉住李成虎的手道:“兄弟今日我们决不会死的,我们还没结拜呐,这里的街你比我熟,你带着我逃!”李成虎点头道:“大哥你跟我来!”两人拉着手向一个黑胡同内跑入,后面杜胜那一伙人刚杀来,指着黑胡同道:“老大,贼子在那里面!”

一群人向黑胡同内奔去,刚一进入胡同脚下都一空掉到了一个大水坑内,杜胜从水坑内爬上来,望着黑胡同骂道:“他娘的这里是臭水沟,郭文九妈勒个比的跑哪去了!”

原来李成虎熟悉这里,知道这胡同一般人决不知道是个阴沟,他事先和郭文九说了,两人从一边窄小的墙角移了过去,这时已穿出胡同向另一条街奔出。

郭文九与李成虎一口气跑出十几里,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这里往东是一片山路,一般人不会追到这里。李成虎指着远处的山路道:“过了这段路走几十里就到了俺老家左庄镇,俺是住在石门村内,大哥若不嫌隙先到俺家里去,只不过吃喝都先要着落在大哥身上。”

李成虎哈哈大笑道:“都是自己家的兄弟还客气啥啊!快走吧!”

两个热血汉子一起向左庄镇石门村行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