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起步 三十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


毛彬是四川人,因此分配他带领一支武工队,协助三个游击队到四川大巴山脉去,在那里创建革命根据地。

和丁喜平一样,毛彬也是2009年的老兵,不同的是,他第二年升了班长,在2011年就留下转了士官,恰好张卫和李锦江组建数字化师,把他们营要了进去,毛彬也就转为了职业军人,享受着还有八年的职业军人历程。

军营里是非常枯燥的,为了发泄自己的精力,毛彬最大的爱好就是折腾那些2011年的新兵蛋子。当然,打是不成了,以前那样坐张板凳看着新兵训练,偶尔还拿板凳去打新兵高起来的屁股,这些享受也都没有了。

因为,李锦江和张卫居然三天两头往部队下面跑,还跟着部队一起出操、训练,连带着那些团长、连长都不敢倦怠,一个个老老实实的跑下来,带着自己的部队去搞训练。

这样,特权就上交到了连长,甚至团长大人的手上,毛彬作为一名小小的班长,自然就没有了特权,一样老老实实的参与到训练当中去。不过,这样毛彬并没有怨言,甚至还欢迎这样。至少以前一年难得见上两三面的团长,现在天天能够见到了,连师政委、参谋长也能够常常见到。这样,就给毛彬的升官计划带来了机会!

毛彬承认,自己是一个喜欢部队的人,无他,就是不想和战友们分离,而且,也向往成为一名将军。新的军制改革给了毛彬机会,李锦江和张卫更是给毛彬带来了希望。这样,他就更加加劲的训那班手下,使得他们班综合实力在全师比武中面列前茅。这样,也就使得师参谋在考虑建立根据地时,把他考虑上了,分配他带队到四川、陕西交界的大巴山发展根据地。

毛彬带着队伍,沿着鄂西山地向西北方向行进,一路上就遇到了不少的麻烦。主要是土匪。川陕一带自古以来就多土匪,清末官政腐败,而后军阀混战,两者都使得川陕千疮百孔。

陕西贫,老百姓活不下去了,就只能拉杆子;川中土地肥沃,但随之剥削也就重,老百姓辛苦一年,所获还不足以谋生,也只能举义旗。

这样,川陕一带土匪就特别的多,还在湖北境上,毛彬就见识了几伙土匪,不过看到这么一支剽悍的纯军人的队伍,土匪明智的选择了退避。然而,过了川陕鄂交界之后,情况就不一样了。川陕的民风世俗,和鄂西相比,明显就不一样!

毛彬发现,一路上就是十几个人几条枪的小股土匪,也敢在周围打转,跟上一段路后发现实在没有油水,才忿忿而去。还有一股土匪,居然对自己的这些枪支发生了兴趣,现身打算硬抢,毛彬不得不下令干掉了对方的瓢把子,这才惊得这些土匪作鸟兽散。

一路上,又需要前哨,又需要后卫,前面侦察到大股土匪就绕道而行,后卫不停的干掉能够吊上来的土匪探子。小心翼翼的一路警戒,一面培训新兵,一连走了十多天,24日才到了第一支游击队发展的目的地——南江附近。

南江东北方向50多公里的位置,有一股上千人的土匪,土匪头子叫郝老大。但毛彬并不知情。

23日晚又有土匪哨探吊了上来,后卫的战士毫不犹豫的开枪干掉了。但这次土匪的哨探却不止一个,前面那个正好就是土匪头子郝老大的小舅子,也就是郝老大小老婆的弟弟。战士开枪击毙了他之后,另一名因为撒尿落后的土匪远远看见不妙,就没有再上前去,而是屁股抹油一溜烟的跑了。

24日晚,游击队在南江宿营下来,打算第二天剩下的两支游击队和武工队再继续向前。此刻,毛彬却不知道,自己身后正有八百多名土匪正在向自己这边过来。

这些土匪就是郝老大这些人。24日凌晨,那名溜掉的土匪跑回了山寨,当晚值夜的土匪小头目听了他的汇报后,不敢怠慢,忙连夜向郝老大汇报。郝老大在小老婆房里睡的正香,被人吵醒之后正待发脾气,忽闻自己的小舅子被人干掉了,顿时大怒,发令下面立即出一百人去把那些人干掉。可他身边的小老婆就不依了,说对方敢动你郝老大的小舅子,这点人哪里能够伤到对方。

郝老大一想,也是,对方敢如此张狂,定有所恃。于是,他除了留下几十号人看家,点齐手下八百多人,浩浩荡荡的杀游击队23晚的宿营地而来。到了游击队23晚地宿营地,却已是人去地空。

郝老大手底下也有几把刷子,仔细查看了毛彬他们的宿营地之后,准确的判断出了毛彬的去向,沿着毛彬他们一路留下的痕迹,追杀过来。

按照惯例,宿营之后,由一名老战士带一名新战士站岗。今天前半夜第一班哨轮到四川兵樊鹏和新战士何进宝。接岗后,樊鹏带着何进宝蹲进了他的隐蔽哨位上,这才回到自己的哨位。两边哨位接近于成对角状,都是周围地势的最高处,四面无论哪里有敌人来,都能迅速发现。

现在,樊鹏最担心的就是新战士睡着了。如果新战士睡着了,那么万一敌人从他那个方向摸上来就危险了。对于新战士,老战士们普遍的还存在不信任感。而老战士于老战士之间,就没有这个问题。

这主要得益于以前班长、连长等的摸哨。班长、连长摸哨之后,如果誰站岗睡着了被摸到,那么肯定的,班长、连长会用最简单、最解决问题的方法——一顿狠揍,给这位战士一个以后都不敢睡觉的教训。

虽然早就开始提倡“文明”,但有些时候,不是一个文明就能够解决的。就如提高战士的警觉,班长会在晚上到睡着的战士耳边吹口哨。如果醒了,那班长会说没有问题,你继续睡;如果没醒,那肯定就是一顿狠修。

这样,老战士之间普遍的都训出了良好的素质。但新战士这里就稍为欠缺了,起码很多“路数”还没在他们身上用过,没有给他们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

樊鹏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何进宝从一开始进入哨位开始,就是睁大了眼睛,神情紧张的注视着自己哨位的前方,为了不引起声响,连动都不动几下——这样是潜伏哨的大忌,精神绷得越紧就越难以持久,往往而就是这样,人极容易犯困。

老兵绝对不会这么做,他们往往而都是抱着枪往那儿一蹲,就如平常一般守在那里,精神上会尽量放松,注意力会集中,但往往注意的是那些虫鸣鸟叫和风声。而这些不是这么容易教的,如果你硬要新兵注意这些东西,往往他们还更犯困或者精神转移到别的方面去了。

两个多小时过后,确实前面没有问题,樊鹏抽空悄悄过去看了看何进宝,发现这小子精神还是那么紧张,但居然没有睡着。樊鹏不禁对他佩服起来,换了是自己早就犯困起来,看来教导团的指导员还不是盖的,短短十多天都能搞“赤化”了。

樊鹏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还有不到一个小时,下一班就会来接岗了,这么短的时间内,何进宝就是犯困也没有这么快,可以比较放心了。他才刚这么想,忽然,“啪”的一声,清脆的枪声从何进宝那边响了起来。

“有情况!”他赶紧拿出红外夜视仪戴上。李锦江有过规定,必须尽量少使用高科技设备,大多数高科技设备都被收了回去,现在一支游击队只配备有一副红外夜视仪,一般站岗的哨兵会带上,在紧急的时候使用。

正前方500米的范围内没有任何可疑。宿营地里,所有的人都动了起来,樊鹏扫了一眼,把目光投向了何进宝警卫的那一个方向。

自从战术背带广泛应用后,新配发的武器的保险都有特别设计,保险、射击状态更改都处于右手拇指的控制之下,更便于紧急情况时的反应。规定也更改了,平时枪支不上膛不开保险,危险等级高时,枪支一般上膛不开保险,配合战术背带,右手握枪,食指置于扳机之上,拇指搭在保险上,由于使力时扣扳机和开保险的两个力方向不同,走火的几率微乎其微。

由于开保险、射击都可以用一支手来完成,战士可以用一只手来进行枪支的控制,同时腾出一只手来进行其他操作。而06式步枪继承了95式的优点,单手持枪射击也可以保证极高的命中率。这样很受战士的欢迎。

而同时,由于不用拉枪机,不会在拉枪机的时候就暴露自己,能更好的保护自己。要知道,一名优秀的战士,能够根据响声的位置,在卧倒前向那个方向打出至少十发子弹。

如果不用拉枪机,不给敌人枪响前反应的时间,那么在敌人反应过来之前,一名战士可以报销至少半个班的敌人。保存自己就是消灭敌人,反过来,消灭敌人就是保存自己!深知这点的战士严格的执行了制度。

但不可否认,2012年的条条框框太多了,以至于这个年代的人对于制度都有了一些僵化,教导团的严格执行了这项命令。而对于那些老式步枪来说,子弹随时上膛更能够保证及时射击。

但对于这些新兵来说,走火的几率太大了,新兵都有个紧张的毛病,一遇到什么事情就会惊慌。这样,分别放在保险和扳机上的两只手,一紧张一手就会打开保险,一手扣动扳机(机械制造的不够精确,导致了扳机力的不均匀,有些老式步枪轻轻一碰扳机就会走火。)。

这次是不是何进宝走火了呢?在樊鹏思索的时候,“啪”——又是一声枪声传来。不对,这是真的有情况!樊鹏再次提高了警觉。

毛彬此刻已经到了何进宝身边。通过红外夜视仪,可以看到,前方影影绰绰的有一大群人,隐隐约约的,一些声音也传了过来。

“龟儿子的!差点打到老子!我们过去做掉他。”

“在这边!”

“找到了!快去报告老大!”

“不要动,搞跑咯老大收拾你!”

不好,这是一股土匪,而且人数还很多!毛彬迅速的作出了判断。何进宝还在手脚有些发颤的装填子弹,毛彬拍了拍他,示意他镇静下来,待何进宝激动的情绪有些稳定了,再叫他去通知战士们立即转移。

很快的,三两分钟后,战士过来通知毛彬,可以转移了。毛彬再看了看对面一眼,对面还是和原来一样,大约有一两百人,聚集在了一起,似乎还在等待着什么。看他们密集的人堆,毛彬不禁用手比划了一番,也就两百多米,如果自己打一发榴弹过去,铁定能够报销他十几二十个。

现在不是逞英雄的时候!毛彬忍住了心中的诱惑,悄悄躬身后退,跟着战士迅速离开。

行进了不到一千米,前面忽然停了下来,毛彬上到队伍前面,前哨的战士指给他看,一路上有不少长草倒伏的痕迹,应该是刚有队人马从这里走过。

毛彬仔细查看了倒伏的长草,痕迹直指山梁上面,看样子似乎是这一大队人马刚刚从这里向山梁走过去,然后翻过了山梁。事实是不是这样呢?毛彬用红外夜视仪仔细的查看了周围,没有任何人躲藏着。

这里地形很复杂,在不熟悉地形的情况下,毛彬只能尽量的把前后左右的侦察战士分散开,保证大部队有足够的反应时间。

这样,不可避免的,部队的行军速度就慢了下来。过了一会,后面传来了大队人马鼎沸的声音。毛彬回头望去,对方已经学聪明了,这回没有打起火把。但在毛彬的红外夜视仪下,仍然一览无余。

看对方的人数,应该有几百人,衔在自己的身后,似乎吃定了自己了。是打个埋伏,吃掉对方?还是加快行军速度,赶快甩开对方?毛彬不禁犹豫了起来。

打个埋伏,吃掉对方,毛彬还是有信心的。自己手下这些人战斗力虽然参差不齐,但老战士仍然有十三人,对付这些土匪,只要构筑一条阻击线,而后在乱军之中,找到对方的头目一一击杀,相信这些土匪就会溃不成军,俘虏来两三百人扩充部队不是什么难事。

毕竟,在装备、士气、战术技能等各个方面,都不在一个档次上。

但这样一来,弹药的消耗就不可避免。自己携带的5.8mm口径的弹药可是打了就没有补充的,极端珍贵!如果一下浪费在了这里,那么以后手上所有的5.8mm口径枪械就全成了摆设。

毛彬犹豫了许久,还是忍下了心中的诱惑。游击队对这里的地形并不熟悉,真要和这些本地土匪斗,到时候还不知道誰包围誰。虽然,这些土匪明摆着就是很好的兵源,但现在游击队可吃不下去!

在保证警戒的前提下,游击队加快了行军速度。一名老战士带着一名新战士,把一枚老式手榴弹竖起,引线拉出来绑在拉横下来的长草上。新战士默默的在旁边看着,刚才老战士拿他的手榴弹,他就有些反对的意思,只不过老战士一直都有些特权意识,新兵如果敢对老兵的事情有何质疑,往往老兵会勃然大怒,他不敢反对罢了。

现在,看到老战士这么浪费手榴弹,他也不好说些什么,心中却未免不以为然。老战士看到他那幅模样,也不说什么,事实会告诉他的。只要土匪绊到长草或者踢倒手榴弹,那么他没事,他后面的土匪就够喝上一壶了。虽然一枚手榴弹作用有限,但可以让对方心有顾忌,迟滞对方的追赶速度。

没过一分钟,后面远远传来了一声爆炸声,隐约间仿佛还间杂这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声。新战士顿时吐舌不已,同时也大开了眼界,原来手榴弹除了扔出去,还可以这么用的!此时,老战士再摸新战士的手榴弹,新战士就积极配合,在旁边瞪大了眼睛看着老战士怎么做。

土匪吃了一颗手榴弹,还没有长教训,反过来,被激怒的土匪加快了追赶的速度。一起齐心向前,要把这帮吃过界,惹了自己还想跑的“同行”全部干掉!

没多久,跑在前面的土匪又踢翻了手榴弹。那名土匪只是觉得脚上踢到了什么东西,但注意力正集中在奔跑上,还没感到疼,也就没有在意,继续向前追去。跑了不到十步,后面轰的一声响,一股气浪传来,他急忙趴到地上,回头望去,又是十几条土匪被炸翻了,不禁令他庆幸不已。

二三十年代生产的手榴弹可不象现在的这样。现代手榴弹是以弹片杀伤为主,装药不多,预制破片和钢珠多;而二三十年代的手榴弹,预制破片精度有限,爆炸本身的威力也是杀伤的一大主力,装药足得很!一枚爆炸开来,足以把周围的人炸得不成人形。

这回土匪们开始醒悟了,要小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