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SIX 别了,“西塞德” [6] 尊严之战

百合浪子 收藏 7 5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轰、轰……”几声爆炸打破了海滩上原本的宁静。预埋的炸点接连爆炸,把周围的沙子狠狠地抛上天。

海水在波动,如同幽灵一样,冒出来几十个身着潜水服,背着氧气瓶的士兵,他们趁着海滩上“敌防御工事”还在被“狂轰烂炸”的混乱,迅速在海边集结,并借着礁石的掩护,卸掉身上的非战斗装备,然后快速展开,对敌纵深火力进行压制。精准的射击让对方没有了任何的招架能力,它们只能徒劳地扫射,以求自保。

然而,这只是噩梦的开始。在一排和敌方外层火力胶着的时候,天空中传来了直升飞机的声音,十架CH80“大鹏”突击直升飞机突然出现在“敌人”防线的上空,从天而降地扫射让对方彻底崩溃了。一排趁机开始了冲锋,一举摧毁了敌沿海防线。

二、三排在已被一排占领的阵线上开始机降,士兵们迅速从飞机上沿绳索下滑至地面。

杨锐滑下十多米的绳子,轻盈地落地,接一个灵巧地前滚翻,同时摘下步枪,警戒瞄准。

“咚!”后面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杨锐回头,只见安迪尔四脚朝天,躺在地上。

“该死!”杨锐收枪要去拉安迪尔。

“别过来!”安迪尔一边艰难地爬起,一边喊。脚上的剧痛让他全身冒冷汗,但他还是拼了命挣扎起来,与自己的班汇合。

昨夜,虚脱而晕倒的他被杨锐和西蒙送到医务站,医官诊断是急性胃肠溃疡。整整一夜,他被扎了十几瓶子的药水,可到早上还是高烧。集合的时候,他偷偷拔掉针头,一瘸一拐地混入了准备考核的队伍。杨锐看到了他,想劝他回去,但他回绝了,而且再不理杨锐。杨锐明白,他是在做无声的抗争,为了自己的尊严。

“向纵深推进。”卢克夫下达了命令。这次演习,所有的军官都参加了进来,包括默菲,甚至包括肖恩。裁判工作由盟军总部派来的裁判组担任。

三个排分别从三个方向向树林处的敌纵深防线突进,但重火力都集中在二排,因为二排的任务就是在其他两个排的牵制掩护下,对敌防线实施突破。

“格兰特中尉,对面打的都是空包弹,是吗?”肖恩咧着嘴,跑到格兰特旁边问。刚刚的机降让他坐了一个实惠的腚墩,虽然是在沙地上,疼痛还是让他龇牙咧嘴地想哭。

“实弹!这里没有假的!”格兰特边跑边说。

“那,那我们不会被击中吗?”肖恩脸都白了,尽管以前他就很白净,其实准确的描述是无血色的惨白。

“下限1.8米,把你的脑袋低下就不会有问题。”格兰特说完就把脑袋转向别处指挥士兵行动,懒得再理这个白痴。

肖恩自讨个没趣,笨拙地自己跑着。显然他对身上的作战服和几十公斤的装备并不适应,任何一个动作在别人看来都像个蹩脚的鸭子。连肖恩自己也有这种感觉,在他看来,这些该死的装束还不如板正而漂亮的制服好,军人就应该是那个样子。

“突突突……”敌阵线开始进行反制。

肖恩的反应很快,听到枪响便就地卧倒,心里暗想,什么叫专业?这就是专业,好歹我也是西点毕业,实战也不过如此嘛!

士兵们从他身边跑过,匪夷所思地看着他。肖恩感到奇怪,但很快,他发现了原因——“敌人”的子弹都打到了一、三排的方向去了,他们并没有发现正准备从礁石后面发动进攻的二排。

大部分人都到达了礁石后面,有人看着趴在地上的肖恩窃笑。

“妈的!”肖恩咒骂着爬起来,脸憋得通红。但没跑几步,几颗流弹飕飕地从他脑袋上划过,吓得肖恩又趴在了地上。

“哈哈哈……”士兵们看着他那样忍不住了,大笑起来。

“笑他妈什么笑,组织反击,我们被发现了。”格兰特喊道。他瞥了眼正在往这边爬的肖恩,嗤之以鼻地哼了一声。

机枪、步枪、迫击炮、火箭筒一齐开火,各种枪声、炮声、炮弹划过的声音、爆炸声交织在一起,整个海滩如同一个油锅,噼里啪啦地沸腾了。

杨锐跟霍克一组,躲在一块小礁石后面,针对敌方重点目标进行照顾。“嘭、嘭”礁石周围,几个炸点炸开了,沙子被扬了起来,把杨锐他们几乎埋住。

“见鬼!怎么在这也有炸点?”

“战场上没什么是不可能的,对方肯定有火力观察员,仔细找吧。”霍克吹掉瞄准镜上的沙子,在里面寻找着。

“兹。”一道电光闪过,一束激光击穿了一个靶子,靶子旁边是一架炮兵瞄准望远镜。

“真不好找,躲得真是地方。”霍克撇嘴。

“嘣。”杨锐的枪响了,对面,一个靶子倒了下去,它旁边的机枪刚好对准霍克的位置。

“干得好!”霍克兴奋地拍着杨锐。“离开这,换个地方。”

另一边,火力压制已经有了效果,对方的枪声弱了下去,礁石附近的炸点也不再爆炸了。

“格兰特中尉,让你的人快点突破。”默菲对格兰特说。

“是,长官。扔烟雾弹,一班、三班,跟我全速推进,二班注意掩护,其他人继续火力压制。肖恩中尉,你留在后面掩护我们。”说完格兰特先冲出礁石群。一、三班扔完烟雾弹随后跟上,与后面的二班成V字形对敌阵地进行突击。

肖恩靠在一块礁石后面,喘着粗气,听到格兰特的声音时已没了刚才那种神经质似的反应。等到冲锋部队已经离开了,他才明白了自己该干声么。“射击,射击!全力射击!”他操着他的尖嗓子大叫,仿佛一个神智不清的精神病。默菲看着他,无奈地摇头冷笑。

此时,另两个排已完成了火力牵制任务,在卢克夫的指挥下开始向二排靠拢,并对其两个侧翼实施掩护。

“你看安迪尔!”杨锐对霍克喊。

霍克望着一班的方向,烟雾中,安迪尔显然又迷失了方向,但根据枪声,他似乎还能找到大概的突击位置,但脚伤还是让他掉队了。泰戈尔和纳帕伊好象要去搀他,却被他推开了。时间紧迫,两个人没再理他,跟着大部队走了。

“该死,要是真打起来,他会送命的。”霍克说。“掩护他们。”

杨锐和霍克开始对一班前方及侧翼的敌人逐个点名,这无疑暴露了他们的位置,对方开始向他们头顶倾泻子弹。虽然他们两个被打得抬不起头,但前锋部队那边缓解了不少的压力,推进速度越来越快。

一班已经远去了,安迪尔又一次摔到了。脚伤、高烧、虚弱的身体,一切对他来说,简直糟透了。他趴在地上大口喘气,他感到力量像汗水一样,从他的每一个毛孔流失,渐渐地他听不到了周围的一切声音,视线也模糊了。这时,一双手把他搀了起来,知觉又慢慢回来了,他听到了一个声音:“爱德华,过来帮帮我。其他人继续前进。”

西蒙和小个子一起把安迪尔扶了起来,蹒跚地向前走。

“滚!都滚开!不要管我!我不要帮助,我要靠自己!”安迪尔突然像疯了似的推开两个人,大声吼道。

西蒙他们都愣了,暴脾气的小个子甚至都忘掉了发火。他们不相信这个一直默不出声的受气包今天会这样的吼叫,甚至粗暴地拒绝他们的帮助。

“走!都走!”安迪尔甩着胳膊。

“我们走吧。”西蒙拉着小个子走了,他明白,现在的安迪尔脑袋里只有他的尊严了,任何的帮助在他看来都是怜悯,而他已经不需要它了。

“我要靠自己!我不需要帮助!我要靠自己!我不要别人瞧不起!”安迪尔晃晃地朝前跑了起来,没几步,却摔倒了。再爬起来,再跑,再摔倒……他的嘴一直没闲着,一直在嘟囔着那几句话。

远处,杨锐没有听到安迪尔说着什么,但看到他不断地摔倒,不断地爬起,杨锐觉得鼻子酸了,眼睛湿了。安迪尔消失在烟雾里,杨锐的视线模糊了。

“也许我从一开始就不该帮他,那样他也不会受这么多的苦。我给了他希望,却无法帮他完成梦想。”

“你做了你该做的,不是么?那就别后悔了。有些事他得必须去面对,不管有没有人帮他。即使他会被退训,如果他不拼到最后,那他一辈子都会后悔的。”霍克轻声安慰着杨锐。

杨锐看着那团烟雾,幻想着里面发生的一切,幻想中,安迪尔成了一个英雄,带着荣誉从烟雾中走了出来。

“注意散兵!准备近战。”格兰特第一个越进敌军战壕,把刺刀装在步枪上。

绿靶纷纷弹了出来,士兵们借着壕沟的掩护,向靶子射击,同时开始向纵深渗透。后方的火力支援已经停了,现在只能靠他们自己了。

一、三班已经进入战壕,跟着是二班,前面两个班继续渗透清除残敌,后面的一个实施掩护,一切进行得很顺畅。

“我要靠自己!我要尊严!……”安迪尔跟了上来。眼前一个绿靶弹了起来,他马上意识到他已经到了对方阵地。

安迪尔立刻卧倒,端枪寻找目标。但由于身体极度虚弱,他的视线很模糊,反应也跟着慢了下来。好几个绿靶弹起来,他还没来得及瞄准,那靶子便落回去了。汗水流满了他的脸,和着灰尘和油彩,好象一层不透气的膜一样,让他有种窒息的感觉。他用袖子抹了抹脸,深吸了口气,又闭上眼睛甩甩脑袋。重新瞄准之后,视线依然模糊。突然,在他前面十米左右的地方,一块绿色出现了,安迪尔有些兴奋地把枪口对准了它,一丝微笑浮在他的脸上。扳机被坚决地扣动,“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