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十三骑 漫漫旅途 魔源

沃尔夫.弗莱 收藏 1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6/


“砰、砰”

凯瑟琳朦朦胧胧地睁开了双眼,耀眼的阳光刺得她眼前一阵晕眩。

“起来了!快一些,还要赶路呢!”车厢外传来赵庆的声音。

凯瑟琳慌忙爬起来,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 ,胡乱梳理了下散乱的头发,打开车门下了马车,却看到那三个“主人”早已收拾齐整,只是在等着她。只见他们一个个精神抖擞,容光焕发,显然昨夜睡得踏踏实实,休息得不错。

等凯瑟琳洗漱完毕,四个人随意吃了点儿干粮,便开始上路了,原先司柏大叔乘坐的马车却不得不让给了凯瑟琳,老人家虽然嘴里面不满地唠唠叨叨不止,但还是相当主动地爬到了装运行李的马车上。三个男“主人”竟会如此善待一个“女奴”,这令她诧异之余又有了一丝感激之情。

不过细心的凯瑟琳还是发现一件奇特的事情,那就是王、赵二人的马具极是与众不同。那马鞍好像是木头所制的,外面包着皮革,两端还微微向上翘起,中间低洼,形状甚是古怪,也不知道坐上去是否舒适。而且马鞍两侧还悬垂着两根绳索,绳索下端是金属做的半圆形的环,这两个人骑在马上时,双脚就踩在这半圆形的环中,真搞不懂他们为什么会喜欢这么做。要知道在埃拉西亚大陆,无论是出门旅行还是出征打仗,骑马的人都只不过是将毛毡铺在马背上,再用绳索固定一下就行了,哪用像这两个人这么麻烦?

王随一上了马,就开始与司柏大叔斗起嘴仗来,而赵庆则是偶尔被逼之下才插一句嘴,其他时候都是老老实实地不吭声。就这样四个人缓缓前行,直走了近两个半时辰,才到达那座小城。

司柏大叔提出要在此城呆上一天,因为食品等物必须要采购了。几个人安顿好住处,收拾好行李,出了驿馆,便找了一家酒馆先吃午饭再说。凯瑟琳本打算按照奴隶的规矩站在桌边,但三人都不允许,硬令她同坐在一起,竟没把她真的当作“女奴”看待。

菜刚一上桌,王、赵二人便开始抢了起来,狼吞虎咽,风卷残云,那吃像一点儿都不斯文,仿佛几十天没吃过饭了一样,看的凯瑟琳直是摇头。她哪里知道,这是两人在汉军之时养成的习惯。汉军一旦出了长城,便难保什么时候会碰上匈奴骑兵,时刻都要准备战斗,每次吃饭的时候必须要加快速度,在最短的时间内吃完。况且军中都是饭量极大的年轻壮士,哪个会和你讲客气?动作稍慢一些,恐怕就要饿着肚子了。最重要的是,大家都知道这顿吃完了,下顿不知道要过多长时间才有,甚至自己未必还有性命能吃上,做鬼谁不想做饱死鬼?!

片刻之后,二人就已经吃饱了,只能干坐在那里看这司柏大叔和凯瑟琳慢慢吃。这时候酒馆外进来一个人,相貌平平,衣着寒酸,进来后往酒馆正中一站,从包裹里拿出一把小竖琴,“叮叮咚咚”弹了几声,便开口唱了起来——原来是个吟游诗人。此人唱的还不错,嗓门确实挺大,音调抑扬顿挫,表演声情并茂,内容好像是亚特兰帝国和伊坎帝国的一场战事。

王随却无心去听,只是看了看那个人,便不再理睬,回过头带着亲切的笑容,低声向司柏大叔问道:“大叔,能不能求您一件事?”

司柏大叔却不答话,只是一边往嘴里塞着菜,一边满脸狐疑地斜眼瞄着王随,显然是对他突然间这么谦逊讲礼很是不解,戒备着这小子会使什么鬼花招。

王随嘿嘿一笑:“大叔,您别这样,我没什么恶意,只是想求您教我魔法而已。”

“不行……唔……不行……”司柏大叔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幸亏他的脖子粗,而且是相当的粗,否则真让人担心他把脖子扭断了。

“为什么?!不就求你点儿事么,拿什么架子!”王随的脸立刻沉了下来,说话不再客气,连“您”也换成“你”了。

司柏大叔喝了口酒,努力地咽下口中的食物,喘了好几口气,才对王随漫不经心地道:“不肖侄,你不要慌,不是大叔不教你,使你根本学不成!”

王随嘴一撇,面露杀气,恶狠狠地瞪着司柏大叔:“你怎么知道我学不成?!难道你觉得自己比我聪明不成?!”

“不是这个意思,不肖侄啊,是你的体质根本学不成魔法……赵庆贤侄也是一样,你们身体里没有‘魔源’……”司柏大叔缓缓道,表情煞是高深莫测。

“‘魔源’?什么是‘魔源’?”王随好奇地瞪大了眼睛。

赵庆也来了兴趣,恭恭敬敬地侧耳聆听。

“‘魔源’么,就是那个……嗯……怎么对你们说呢?”司柏大叔为难地挠了挠自己光秃秃的脑袋:“‘魔源’就是一种……一种……那个什么,啊,就是那个什么,反正是这里人体内的一种天生就有的什么东西,你们知道那个意思就行了。天地万物皆有灵性,所谓的魔法,就是将自己体内的‘魔源’与外界的自然形成一种共鸣而已,不同的魔法就是不同的共鸣方式,效果的大小就要看施术者‘魔源’的强弱和施术方式是否得当。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回事,体内竟没有‘魔源’,自然学不成魔法了。”

“唉,原来如此……”王随大为扫兴,泄气地坐在那里。

司柏大叔不忍看到王随那垂头丧气的样子,出言安慰道:“不过你们没有‘魔源’,也不一定全是坏事……”

“噢,还有什么好处么?”王随又来了精神。

司柏大叔神秘地微微一笑:“因为你们身体里没有‘魔源’,所以任何魔法都无法与你们形成共鸣,也就是说你们对任何魔法都是免疫的。说简单些,你们根本不用怕任何魔法攻击,就算是当年号称‘第一魔法师’的奥拉大师,对你们也是无可奈何!”

“哈哈,好,好啊!”王随大为兴奋,原来自己没有“魔源”还有这等好处。不过他还是有点儿不放心,继续问道:“那有什么坏处呢?”

“坏处么……自然是有的……”司柏大叔怜悯地看着王随,轻轻摇了摇头:“那就是别人也无法用魔法来帮助你们……比方说你受了重伤,就只能用药了,任何疗伤的魔法对你们都没有用,就算是当年号称‘第一魔法师’的……”

“就算是当年号称‘第一魔法师’的奥拉大师,对我们也是爱莫能助!”王随恨恨地补充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