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廿八 大队报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34/




临从九里店走,石国泉再次向几个村的村干部们重申:对在这次围困大闫村据点、保卫麦收战斗中牺牲了的民兵一定要厚加抚恤,要保证他们的父母家人衣食无忧;负伤的民兵也要多方照顾,给予及时医疗。村干部们全一一答应了。

对于崔二鬼,村里派了两名民兵跟着石国泉一起把他押到了县上。鉴于他的认罪态度较好,又是胁从,县法院从轻判处他两年有期徒刑。对于人民民主政府给予他的宽大,崔二鬼和家人是感激涕零,发誓要重新做人。

办完了这一切,村里选调的民兵们就去了县上。因为许万喜也要走,村里的民兵队长经许万喜推荐,村委会认可,就由肖顺担任了,肖顺本也闹着要去县大队,可村里实在没有比他再合适的队长人选,肖顺经许万喜和大家做工作,终于答应留下来当民兵队长。

许万喜因为要和周淑芬办喜事,又耽搁了几天。这让他心里有些焦急,他虽然对和周淑芬的婚事很迫切,但不想为此耽误工作。周淑芬也看出了他的心事,就没听从母亲和村里人的劝说,在一天的黄昏,和许万喜办了一个简单而热闹的婚礼。

夜深了,闹洞房的人也逐渐散去,周淑芬坐在油灯旁,心里是百感交集。喜的是终于和心爱的人儿结成了夫妻,忧的是第二天一早他就要去县大队报到,……

许万喜站在周淑芬的面前,仔细地打量着自己刚刚成婚的妻子,眼角眉梢都是笑,周淑芬白了他一眼道:“从小到大看了二十年,你还没看够啊?”

许万喜向前迈了一步握住妻子的手道:“明天一早俺就要走了,虽然还是在这个地方,但回来一趟也不容易,你没什么要和俺说的吗?”

说心里话,虽然从小到大一直也没怎么分开过,但真正能在一起才是刚刚开始,周淑芬心里也是舍不得,但为了工作,为了打走日本鬼子,为了千千万万的家庭不再忍受分离的痛苦,周淑芬把牙一咬柔声道:“万喜,到了大队好好干,家里一切都有我,你就放心吧!”

许万喜听妻子说完,诧异道:“你就这么两句话?”

周淑芬看了丈夫一眼,感觉心里不知道有多少话要说,可这话到嘴边就是不知道怎么说出来,连说了两个:“俺、俺……”就说不下去了,她觉得自己要哭了。

就在这时,就听得屋外窗户墙根下,几个声音哄的一声笑,有一个人还在学着刚才周淑芬的语调:“俺、俺……”原来是村里的几名民兵还有几个小青年。

周淑芬“哎呀”一声,脸腾地一下红了,小声叫道:“你看你带的兵!”

许万喜听见声音里好象有肖顺,就叫道:“肖顺,你进来!”

肖顺在窗外道:“俺不进去,听了半天你们也没说什么亲热的话,俺们走了!”就听得一阵脚步声响,这些人就向外走。

许万喜想着明天一早自己就要走了,有几句话还要嘱咐肖顺,就喊道:“肖顺,你别走,俺有话和你说,你站一下!”

肖顺已经快走到院门口,迟疑道:“真的假的?你可别诳俺!”

许万喜追出屋道:“是真有话和你说,你站一下!”

肖顺这时也明白许万喜是真有话,就走了回来,其他人则笑着跑出了许万喜家的小院。

许万喜迎上几步道:“肖顺,明天一早俺就走了!”

肖顺道:“俺知道,俺和民兵们还要送送你,你毕竟是俺们的老领导!”

许万喜道:“不用,明天俺走的早,你们多歇歇儿吧!俺现在是和你有几句话说!”

肖顺道:“俺们要送你的,不过不会耽误你和周主任说话,现在你有什么话就和俺说吧!”

许万喜望着肖顺道:“俺这一走,又走了几名民兵,村里民兵的力量一下就弱了,你看着有合适的年轻人,要把他们吸收进来,以后的形势俺看不会那么简单!斗争会更复杂,没有强大的力量,咱们是斗不过敌人的!”

肖顺点点头道:“俺明白,这一、两天俺就找几个年轻人谈谈!”

许万喜握住肖顺的手道:“遇事要和梁书记、谢村长多商量,他们毕竟是咱们的老领导,斗争经验也丰富,有事要和他们多请教,千万别头脑发热,遇事别冲动!”

肖顺叫道:“万喜哥,俺明白,明天你就放心走吧!俺一定把民兵训练组织好,带着他们多打胜仗,多消灭鬼子伪军,俺们要用俺们的鲜血和生命来保卫咱们的家乡!”

许万喜紧紧握了一下肖顺的手道:“好兄弟,你这么一说,俺就放心了,以后有时间、有机会,俺会回来看你们!希望你们多打胜仗,多消灭敌人!”

两个人在院子里又说了好一阵话,肖顺才向许万喜告别回了家。

许万喜回了屋,周淑芬已经在炕上把炕铺好,看许万喜进来了,她满怀深情地望了他一眼,柔声道:“万喜,天已经很晚了,明天还要起早,快上炕睡吧!”

许万喜点点头,笑着望了妻子一眼,走上前脱了鞋,吹熄了小油灯。


第二天一早,许万喜和父母家人告了别,又去周家和周大婶辞了行,梁方启带着一大群干部和老乡们来送他,一直把他送出村口半里多地才在他的一再恳请下回了村。

民兵们又送他走了有小一里地,才依依不舍地和他一一握手告别。许万喜拥抱了每一个人,又向他们叮嘱了些话,在他们的挥手致意中,周淑芬又送他走了一段。

“到了大队上要好好干,别给领导们添麻烦,要多杀鬼子!”周淑芬提着给许万喜收拾的一包衣服,边走边叮嘱着许万喜。

许万喜拉着妻子的手,道:“淑芬,你放心吧!俺不会给咱们庄稼人丢脸,俺一定会多杀鬼子,一定会给九里店人争光,给你争光!你等着看吧!”

周淑芬充满柔情地望着许万喜道:“你给俺争啥光?乡亲们都盼着早点打跑日本鬼子好过太平日子,这就看你们的了,你们多消灭一些敌人,敌人的力量就弱一分,时间长了,敌人的力量越来越弱,咱们就好打跑他们了!”

许万喜道:“是啊!这回麦收咱们尽管消灭了不少敌人,但还没从根本上动摇他们,俺看以后闹不好形势会更紧张,村里的民兵少了,你们要多加注意,俺已经和梁书记、肖顺说了,要多加岗哨,尤其是晚上,敌人这回损失这么大,俺看他们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

周淑芬道:“你放心走吧!俺已经准备把妇女们也组织起来,让她们也参加站岗放哨,光靠民兵,力量俺觉得还是弱一些,俺要把妇女们也多多发动起来!”

许万喜道:“俺知道你要求上进,但也别一门心思全是工作,现在你是在俺家里住,要经常回去看看你娘,别让她总是一个人闷待着!她把你养大不容易!”

周淑芬道:“俺知道!”语气虽然有些不耐烦,心里却喜滋滋的,感觉自己没找错人。

两个人说着走着,不知不觉就又走出来二里多地,许万喜收住脚道:“淑芬,你就送到这里吧!以后对机会俺会回来看你,你多保重!”

周淑芬本来一路上和许万喜是有说有笑,但现在真的要分别了,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泪水一下子涌出来。她一下子扑到许万喜胸前,紧紧地抱住许万喜叫道:“亲人,你无论到了哪里都要记住俺!俺这辈子是你的人,下辈子还是你的人,你要记住俺!”

许万喜用自己的双手紧紧地搂住周淑芬,动情道:“芬,你放心,海枯石烂,以后的生生世世,咱们永不分开,咱们永远做夫妻!”说完,他用自己的双唇吻着周淑芬脸上的泪水,两个人是紧紧地拥抱了好一会儿。

周淑芬哭了一阵,从许万喜的怀抱里挣脱出来,把刚才丢在地上的小包袱捡起来掸掸尘土递给许万喜:“万喜哥,你赶快走吧,不然中午之前你到不了大队,队伍如果转移了,事情就麻烦了,咱们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许万喜望着妻子深情的眼睛,把心一横,接过衣服包,道:“淑芬,俺走了,家里就交给你了,你以后身上的担子就更重了,要保护好身体!”

周淑芬轻轻推了他一把道:“俺会注意的,你赶快走吧!要不然真的来不及了!”

许万喜转过身,向着约好的县委、县大队所在的村庄大踏步走去。走出去好远,他回头一望,周淑芬还在那里向他挥手致意,他感觉心里甜滋滋的,也向周淑芬挥挥手,有力地大步向远方走去,从此,许万喜告别了民兵自在的生活,开始在革命部队中过起了群体生活。

他一路大步地走着,眼看着太阳转到了头顶正中,他终于到了县委和县大队的所在地。

刚要接近县委所在村的村口,一棵树后闪出了两名县大队的战士,对着他高声喊道:“站住,你是干什么的?”说着两个人就拉起了枪栓。

许万喜急忙高兴地答道:“同志,别误会,俺是九里店的许万喜,是来这里报到的!”

一名战士跑上来看了看他道:“真是许万喜同志,我以前见过你一次,快进村吧,石书记和田队长他们正等你呢!吃过午饭部队就转移,他们已经来问过你几次了!”

许万喜一握那名战士的手,感谢道:“谢谢你,同志!”

那名战士道:“谢什么?!以后咱们就在一起战斗了,还希望许队长多帮助我们!”说着,战士把县委所在的位置告诉了许万喜,许万喜道了谢,又和另一名战士点头致意了一下,按照哨兵的指点,向着县委所在的人家走去。

石国泉率领的县委机关设在一户普通的老乡人家里,和他们对门的是县大队队部,田世英率领着县大队一中队保护着县委机关。

许万喜还没走到县委所在的那户人家,就被几次出门张望他的赵二虎看见了。赵二虎一面向院里喊着:“许班长来啦!”一面笑着蹦着向他迎了上来。

许万喜也急忙跑了几步,和赵二虎热烈地握去手来。

这时石国泉带着田世英等一大群干部战士跑了过来,边跑石国泉还边喊着:“许万喜同志,你不会怪我把你新婚第一天就拉出来吧?我这也是没办法啊!”说着,石国泉热情地握住了许万喜的手,许万喜也是激动地握住了石国泉的手:“石书记,以后每天俺就在您的领导下了,您还得多帮助俺!”

石国泉道:“万喜同志,我现在告诉你一个很不好的消息,就是在今天早上,我们刚刚接到军区送来的紧急军情通报,我们这里马上就会刮起血雨腥风!”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