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情露 第三集 绝尘 第二十九章 无情泫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35/


两人偷偷摸摸来到西厢菊院前忽见院内有两人亦是一身黑色夜行衣正往唯一的屋子走去,楚君轩停了下来轻声道:“先看看再说。”

只听一人敲门道:“哥,你干嘛老是不见我们,你跟我们回去吧。”

“走吧。”

“我们不回去,至少也要见过你,你快出来啊。”

“寺内何人喧哗。”大喝声传来。

“师兄此二人乃泫逸故人,切莫误会,还请师兄请人离去。”

“原乃故人,那为何穿夜行衣而来?”

“她们怕我不见故偷偷找来。”

“那贫僧不打扰师弟修行了,两位施主还请随我离去。”那和尚道。

“不,我才不和你臭和尚走,我要见我哥。”

“云师弟正在修炼,还请施主勿扰。”

“我就要见我哥。”云菲影横道。

“你还是回去吧,我不会见你的。”云泫逸道。

“师弟你真的决定了嘛?”一边的叶茹向屋内问道。

“我已非你师弟,还请施主自行离去。”

“好,你不娶那今后我叶茹也不嫁。师妹我们走吧。”她转身拉着云菲影就要走。

“可是,可是……”云菲影似是不愿走。

“他又不愿认我们了,我们又何必作践自己呢,走吧。”说完两人随那和尚离去。

“表哥,现在怎么办。”

“还有什么办法,走吧,这次没逮到我们算是幸运的了,我们又不是他故人。”

“不行,来都来了怎么可以不去看一下呢,不去我自己去。”说完独自一人就东张西望地走了过去。

“慢点,等我一起啊。”楚君轩赶上前道。

“我们怎么进去?”衫曼偌轻声问道。

“我怎知道。”

“不如闯进去看一眼就跑。”

“这样不好吧。”

“没事,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闯,一……二……三。”只见两条人影刷一下向房内冲去。

屋内云泫逸闻得动静一声高喝“风灵——虎啸风声。”只见两人到门口怎么也进不去。

衫曼偌惑道:“怎地有股大力将我们挡在门外?”

楚君轩急道:“表妹,快跑吧,再不走少林高僧要来了。”

衫曼偌刷的一下往外跑,口中还道:“跑啊,老和尚来了。”岂料没跑几步就被一群和尚拦住。

第二日幸得颜雅洁解说少林才放了两人,楚君轩甚是尴尬竟不理衫曼偌独自一人就上路了。衫曼偌本就不喜他牵制,这下可乐坏了她,整天在颜雅洁小屋又蹦又跳。

而当衫曼偌被放的第三日晚上少林寺又来一位不速之客。这日三更一条人影闪过,来人轻功甚是了得,竟不发出任何声响,那人制住几位僧人逼问,终得云泫逸住所。她来到菊院已是泪流满面。缓慢的步伐似是很沉重,好久时间才跨出一步,地上除了脚印还有一条用泪染湿的水线。她来到云泫逸门前“扑通”一声跪下,只是低头流泪。

云泫逸闻声问道:“外面何人,千万使不得。”

那人不答。

云泫逸叹了口气道:“施主,你快请起,云某未曾帮人做过什么好事,坏事倒有,你定是认错人了。”

那人还是不答,只闻得抽泣声。

“施主快起来吧,我都说了认错人了。”

寂静的夜晚听不见任何人的作答声,惟有那断断续续的泣声。

云泫逸无奈只得让她跪着,心想她跪累了自会离去。

半个时辰后那人开口道:“泫……泫逸,我们重新开始好吗?”说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曾差点将云泫逸刺死的吴梦欣。自刺云泫逸那日后她整天像个疯子似的不吃不喝,时笑时哭,她师傅虽将她带回总教却不能使她安静下来,后来她偶闻云泫逸未死,立马上江湖寻找,先去嵩山再上华山。其实自云泫逸下华山吴梦欣就一直跟着他,她不敢见他,她怕,怕他不原谅自己,确实,她所做之事又有几人会原谅呢更何况是被刺被冤的他呢。曾经的大侠梦也因她而成江湖恶霸。人生最大的两件事莫过于成婚成名,现在的他却是一无所有,惟有整天地诵经念佛,她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更何况是被伤害的他。

云泫逸闻声一愣,一股钻心的痛涌了上来,他本以为自己已将她忘却,不再为她所动,却不知简单的一句话就将他疼得难以忍受,他立即压制,复又回到古井无波的境界。

“泫逸,我知道错了,你能原谅我吗?”

“泫逸,我是喜欢你的,但……但那是……是师傅逼我做的,你能理解吗?”

“泫逸,我们现在再去隐居,从此再也不踏入这烦琐的江湖好吗?”

“泫逸,你不是发过誓将来要和我同甘共苦,永不分离的吗。”

“泫逸你说句话啊,你回答我啊,求求你回答我,不要不理我,我不想离开你,不想失去你啊,我们回到以前好吗,我求你原谅好吗,你出来见见我好吗。”吴梦欣痛哭道。

云泫逸不作答,吴梦欣只不断地痛哭,哭地天昏地暗。

半饷后屋内传出了云泫逸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往事已去,施主又何必强求,我已绝尘而去望施主不要再来打扰。”

“那……那曾经的誓言呢,你不可以违誓的,有上天作证。”吴梦欣追问道。

“我甘愿受那天打雷劈也不会追求那错误的东西。”

“错误的东西?你不肯原谅我,不,泫逸让我留在你身边赎罪。我会让你一点点明白我是多么喜欢你的,你出来啊。”吴梦欣哭道。

“你那是良心的谴责,不是爱情,若你真心想悔过就少生杀戮,多行善积德吧。”云泫逸淡淡的道。

“不,那不是良心谴责,那是因为我爱你,所以才想悔过,求你原谅。”

“那你本性未改,终有一天我们还会重蹈覆辙。”

“不会的,将来我赎罪还来不及,我爱你怎会杀你。”

“上次你为何刺我,你心中未曾爱过又何言重新开始。你走吧,正邪不两立,我们不会走在一起的。”

“不,只要你原谅我,我马上退出圣教。”吴梦欣坚毅道。

“出家人何言有恨,我未曾恨你又哪来原谅。”

“我知道你心里恨我的,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但求你不要这样无情好吗?”

“出家人不曾有情又何来无情,你走吧,我要休息了。”

“不,我会一直跪到你原谅。”

岂知云泫逸叹了口气喊道:“哪位师兄守值,有人扰我清修,速帮泫逸撵走。”

眨眼间院内多了五个僧人,一僧人道:“师弟勿扰,我速办此事,施主还请不要为难贫僧。”

吴梦欣边摇头边往后退,哭道:“不,我不走,泫逸还没原谅我。”

那僧人道:“那休怪贫僧无理了。”说完就上前攻去。

其余四僧见之也跟了上去,六人混作一团。

虽是五僧对一女,吴梦欣却是只守不攻,应付五人绰绰有余,岂料忽得一阵怪风吹过,接着是漫天枯叶,之后她就一动不动,再看云泫逸房屋,只见他正缓步步入屋内,复又关上了门。“劳烦各位师兄将此人带出少林,切莫让她复入少林。”

吴梦欣则被架着痴痴地望着越来越远的禅房落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