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凰 第一章 军训风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2/


“从今天开始的七天训练期间,我就是你们的教官,我负责你们的训练任务,我姓王,好了。立 正…… 左低右高,排成四排,向右看……起!”一个穿军装面目凶恶的中年大汉喊道。


林鹰努力地使自己站地更直,任由汗水划过眼角也不动一丝一毫。如果从站姿上看的确是毫无可挑剔之处,当然是一学生的角度出发。林鹰刚好和星朋分在同一排里。


“你怎么站的,呃?难道连站也站不来么?”教官踢了一下星朋的脚恶狠狠地吼道。也许是星朋一开始就嘻嘻哈哈吧,教官想拿他立威。林鹰分明地看到星朋的嘴咧了一下,应该是很疼吧,林鹰想到。同时也看到了星朋用眼睛狠狠地瞪了一下教官。就是不知道教官有没有看到。


“原地踏步……走,一二一 一二一……,停,你怎么踏步的啊?是不是蠢地连左右也分不清了?有没有脑子啊?想害老子丢人啊?”教官走到星朋的眼前吼到。也许那一眼被教官刚好看到了。说完用手拽住星朋的衣领用里而已拽,可怜瘦弱的星朋一下倒在地上了。站起来的星朋急了,走上来就对教官喊到:“你是谁啊?凭什么侮辱我,我走的不好难道就可以侮辱我么?我真为中国军队有这样的人感到可惜!”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看一下?”教官指着星朋的鼻子吼道,已经脸红脖子粗了。星朋这时也气糊涂了,一张口就要顶回去。林鹰一看不对头,马上跑出列拦住了星朋,同时对教官说道:“对不起,王教官,他一时糊涂了,您别介意啊。” 边说边拉着星朋往队列里走去。没想到星朋突然挣脱了林鹰的手,冲到教官面前就指着他骂到:“你他妈的谁啊,老子就是和说你又怎么样?大不来老子不干了,SHIT!!”

这下完了,教官一下子冲星朋就是一拳,星朋当然也不甘心了,于是两个人就扭打一起。没几下,毕竟别人是当兵的,身体又高壮,星朋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了,只能躺在地上挣扎。林鹰原本想把他们分开,可是每次去总免不了饱受打击,也急了,一看朋友吃亏是吧,又冲上去时,手脚就有些不对了,时不时地往教官身上招呼.


到了后来,就变成了两个人和一个人打了,看起来还刚刚势均力敌,打了半天除了衣服破烂嘴角流血之外什么也没分出来。就在这时,同学去叫的学校领导和部队领导到了。于是架就打不成了,先各自严厉地批评双方,然后三个人被叫到办公室去问话去也。


“说,你们是怎么一回事啊?知道影响多坏么?你说,对,就是你,给我说清楚怎么回事。”似乎是校长的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对着林鹰说道。林鹰当然是往自己好的方面说了,大学生有有知识,口才不错,解释来解释去,到最后变成了全是教官的个人修养素质问题了。他偷偷地看了眼部队的领导,好象脸色很难看,发青。“是么?据我了解好象不是这回事啊,你知道撒谎的后果么?”部队领导阴阴地说。“谁说的?你难道说是我们撒谎了?你知道事情的经过么?你凭什么乱说,告诉你,一切的问题都是你的兵给弄错来的,你们部队的素质太低了。”星朋不干了,口气很凶地说。“啪 放肆,你 你……”部队领导你了半天也没吐出来你什么。学校领导一看,这有碍以后和部队的关系,连忙对星朋批评道:“谁让你这么说话的啊?身为我们学校的学生怎么这么没素质,能说出这种话,看来不给你一些处分你是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


在吵吵闹闹过后,事情有了最终结果,当然那不是林鹰和星朋所能反抗的,就是为了所谓的团结部队,为了以后的相互关系,出卖了两个学生的尊严。得出了:明早当着全体学生和其他人的面向那位教官道歉赔礼,给予星朋处分,给予林鹰通报批评这个结果。


这天的晚上回到寝室后,星朋不好意思地对林鹰说:“兄弟,对不起了,让你也跟着罚了。” “没关系,反正我只是一个人,没有亲人了,无所谓啦,管他什么东西呢。” “好,够兄弟,今晚我们去外面喝两杯解解烦恼怎么样?”


没想到在喝酒的地方碰到了那个教官和一些人也在那里,看那些人就不是好东西,到象社会声的混混。双方本来就看了不爽,然后先“眉来眼去”,然后用声波相互攻击,最后到了野蛮大对干了。


最后林鹰两个不敌,对方可是有好几人啊,而且都是比较壮的。可是星朋可不是一个吃亏的主,眼看打不过,就看准了一个机会,操起桌上的啤酒瓶就砸过去,也不知道到底砸到谁了。那些人一看,也不想吃亏,也就纷纷随手操起旁边能打人的东西。就这样,乒乒彭彭地直到警察来时。


林鹰醒来时感觉已是第二天的晚上六点多了,满鼻子都是消毒水的味道,全身稍微一动就痛得不得了,害得他一动也不敢动,忽然想到星朋,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一会儿一个护士走了进来,看到林鹰醒来很惊讶,马上跑出去了,让林鹰莫名其妙。不久一个很老医生激动地“跑”了进来,也不管林鹰答应不答应,这里看那里瞧,最后呼了口气,林鹰忍不住问了:“老先生,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头么?我肚子好饿啊,能不能先给我些吃的?” “好的好的,马上,你身上有感觉不舒服的的地方么?” “没有啊,哦,对了。就是全身都很痛,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昨天我的那个同学怎么样了?”


“昨天?呵呵,小伙子喜欢开玩笑,你不知道你已经躺在医院昏迷半个月了么?你的体质太差了,加上受到了非常严重的打击,身体皮肤受创达到了恐怖的程度,算你命大,挺过来了。你的那位同学早就出院了。”说完他就走出去了


林鹰一个人默默地想:哎,完了,又是昏迷这么久,怎么老是来这招,还好每次总是不挂掉。也不知道星朋这小子会不会来看我,亏我替他挡了X招。” 这是护士提着一碗粥走了进来,林鹰想起来自己拿过来吃,可惜动不了,只能让那位年轻的护士一口一口地喂着。吃完后感觉消耗了所有的力气,又马上呼呼地大睡过去了。


“寄体处于危险状态,紧急 …… 紧急,切断寄体大脑神经,接入铠甲自主意识……取代寄体控制权,实行强制恢复程序,全启铠甲系统……接入大脑神经,恢复寄体神经系统,退出铠甲自主意识……安全 安全 完毕……”林鹰在迷迷糊糊间仿佛听到了这些断断续续的声音


谁也没看到这时的病房里发出强烈的蓝光,林鹰的身体被一层黑色的铠甲覆盖着,对,就是黑色和铠甲,不过是穿在他身上的。铠甲紧紧地裹着林鹰的身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铠甲呢?从外表上看过去,就象一个电视里的机械战警一样,只是头上的头盔是全封闭式的这一点不一样。头盔上的左眼睛的左上的地方,也就是眉梢稍稍上去一点的地方一闪一闪的发出蓝色的光,很象一束激光一样,不过谁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激光。大概有十分钟的时间吧,铠甲又慢慢地消失了,融入了林鹰的身体里。就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不,也许不是没有一个人有看到这件事。


在医院这幢住院楼的斜对面有一个女孩在拿着望远镜在观察着远方,一看就知道是那种从小象公主一样被别人呵护着长大的。那个女孩大概十九二十岁左右,绝对是绝色美女,以后肯定是万人迷,不,现在一定就是了。要是按好人的表达来说,那就是长的很好很好很好,然后就会发出一连串的感叹:为什么不叫好人遇见她啊,老天!!!呵呵,好人在痛苦暴怒中。


对了,今天是星期五,也许那个女孩拿着望远镜在观看BJ的美景吧,拿着望远镜转来转去,嘟着嘴。胸前带着一张卡片,上面写着:BJ天渊软件集团 总裁助理 秦兰。其实她就是这家集团总裁的女儿,从小就是那种超级天才型的,二十岁不到就考取了耶鲁大学计算机博士学位、商业管理硕士学位,回国就到自己的集团帮父亲打理一些事物。 他父亲叫秦锋,一个民族主义者,这家集团在中国软件业排名第一,世界排名前十,而且还有继续靠前的趋势。母亲叫李秋怡,书香门第出生,母女两很象,嫁给他父亲后相夫教子,夫妻恩爱异常。父母从小就把她当成掌上明珠,珍爱无比。在加上长得非常漂亮,所以从一出生就受到所有人的喜爱。父母为了让她更好的发展,十岁就让她出国。


这时她刚好把镜头转过了林鹰这边,本来是不会去注意这里的,可是突然放出的光芒让她的心突然地不自觉一跳。连忙把镜头重新转过来,就看到了一团蓝色的光芒。她很奇怪,以为是医院的什么仪器发出了。要知道,那个望远镜可是定级货,还带有摄影功能呢,她感到很奇怪,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于是就打开了摄影功能,一调焦,马上就知道不对头了。明明在光芒里有一个人影,不就就变成了一副黑色铠甲穿在那人身上,这时她的脸突然红了起来,原来随着蓝光的变淡,里面的人显现出来了,在铠甲还没覆盖前,全身变得一丝不苟了。不久后,她的脸还是一片通红,头脑里关于那个男孩的脸一直挥之不去,她看看周围没有人,马上把录制的底片取了出来,放进口袋里。


我们的主人公林鹰却一点也不知道这件事,睡的好香好香,梦到了自己小时候跟着爷爷走在田间的小路上,一直在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