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情露 第三集 绝尘 第二十四章 泪别华山

觉非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35/


当一个人拥有物事的时候,他不会觉得珍贵,但当快要失去的时候,他才会格外地留恋。

在他走之前,他只找过父母和爷爷,他并没有说什么。这日的早晨和平日的没两样,云泫逸背着个包袱慢慢从房屋里走了出来,由于起得比较早,所以人很少,只有职守弟子和几个扫院的仆人。

他停在院中细细地环顾了每棵树,每个屋和每个角落。曾不止一次地想要离开的地方,他真的能平静的离开吗?不他流泪了,一滴一滴的泪水掉了下来落在那曾哺育他的土地上散了。他转过沉重的身躯,抬起千斤的脚步。

“云大哥,要走吗?”颜雅洁急切的声音传来。

云泫逸无言,他正想着怎么摆脱这个救他,照顾他的少女,他知道她爱着自己,爱得很深,但他不能让她越陷越深。

“云大哥,带上我好吗?”颜雅洁乞求道。

“雅洁啊,谁说云大哥要走了,只是有几件衣服破了,想叫娘亲补一下。”云泫逸淡淡地道。

“真的吗?云大哥。”

“你看云大哥都这样了哪还跑得了山路,你一追就赶上了,咳……咳……”云泫逸装咳了几声。

“我想也是,不然云大哥不会不和我说一声的。”她天真地看着云泫逸。

“既然雅洁来了那我也不麻烦娘亲,帮云大哥补补好吗?”云泫逸微笑道。

颜雅洁见他向她微笑高兴得快要跳了起来,接过包袱道:“雅洁这就去,一定补得像新衣服一样。”说完还朝云泫逸温柔一笑,然后转身离去。待她回到屋内坐了下来,脑海里开始回味着云泫逸的微笑想道多么迷人的微笑,他终于笑了,终于对我笑了,好开心啊。

她缓缓地打开包袱突见里面几张银票,脸色立马刷的一下变得铁青,她慌忙打开衣服想要找几处需要缝补的地方,衣服是上次嵩山上她为他做的,明明是新的,哪来破败之处。颜雅洁将衣服往床上一放,冲出屋去,待到大院哪还有云泫逸身影,她不放弃,又去了他屋内还是没人,到扇雨亭那,扇雨亭在织衣,到叶茹那,叶茹在为云泫逸学刺绣,到云菲影那,而云菲影却在与一群闺女谈得花枝召展,她绝望了,她不相信。伴着满脸泪痕的她疯似的向山下跑,惟有那樵夫和行人好奇地看着这天真而又执着的少女。待到山脚未见人影她复又往山上赶。她多么希望只是自己走得太快没注意到他,他应该走不了那么快。

华山派外,来回飞似的走了个来回的颜雅洁总算知道伤心的滋味,她现在才知道为何叶茹会如此伤心,她行尸走肉般地走进了云泫逸的房间颓然倒地上,两眼呆滞,口中喃喃道:“云大哥,云大哥……你回来,回来啊。”好一会儿,她慢慢站了起来,见桌上有信,她慢慢展开,赫然是云泫逸的笔迹。

“雅洁,云大哥走了,以后也不会回来了。云大哥知道你喜欢我所以没带上你,因为云大哥怕你越陷越深,傻丫头你喜欢云大哥是没结果的,忘了吧。这几个月欠你的云大哥也只能说声对不起了,但以后我会天天祈求上天保佑你。”


十日后,江湖传言又起。茶铺内一个大汉和一位佩剑侠客正谈论着什么。

“喂,听说了吗,华山掌门云贺的孙儿跑了。”大汉道。

“就是那伤风败俗,与魔女狼狈为奸的那个?”侠客道。

“就是他。”

“他跑什么,有华山替他撑腰怕什么。”

“这你就不知道了,据说公孙门主聚集了很多人,想一起再上华山讨回公道,怕是云掌门都保不住他所以就跑了。”

“哎,这种小人也太卑鄙了,保不住就跑。”

“他跑了不是什么大事,关键是江湖传闻,他自己说不是云掌门的亲孙子,还自退门派从此与华山派再无瓜葛。”

“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怎么清楚,反正就有这回事也不知道他们搞什么,反正有人查过了,云泫逸确实不是云贺的孙子而是静玄师太在十七年前救的一个孤儿。”

“难道他就这样从此再也不见人吗?”

“才没这么容易,公孙家主发下话了,即使找到天涯海角,挖地三尺也要将他找出来。”

“哎,这下可苦了云掌门,上次他向大家以人格担保,这次云泫逸一跑不就是反过来说他确实做了此事吗,这下云掌门脸上可过不去了。”

“只是面子上就好了,公孙门主说云泫逸被他们藏起来了说什么都要搜一下,要真找不到就让华山派顶。”

“哎,正道武林本就像盘散沙,这下可好还不斗个你死我活。”

“是啊,那什么云泫逸也真他妈不是东西。”

*

此时的云泫逸正慢悠悠地行在大道上,有所顾忌的他也学会了伪装自己。烈日下的他一身书生装扮,给不近人意的他添了几分暖意。

“小二,给我上杯茶水。”虽是暖和的外表,却仍是淡淡的口气。”

“来喽,客官请慢用。”

客栈不是很大,只有七张桌子,人也不是很多,却有一个特别引人注意的。那人单独一人坐在中间,桌上是几个小菜和一坛酒,一把剑,一把很阔很阔的剑,而人脸是帽沿挡着的。那人大口大口地喝着酒,突然一声巨喝传来“司徒慎这回看你往哪跑。”接着门外走来一个怪人,说他怪是因为他人小却拿着一个比他人还大的铜锤,惟有中间茂盛的头发却扎成了辫子,用红线系着说不出的怪异。

“笑话,哪回不是你见了我司徒慎就跑的,这回倒怪了找你不得,你却送上门来了,今日我定要替天行道,为那死去的一家老小讨回个公道。”那人道。

“哈哈,谁叫他们惹到了老子,老子给他们一个全尸就不错了,你多管什么闲事,这三个月我被你追得吃不好,睡不好,今日总算可以报这三个月之仇了,大哥,二哥快出来。”接着又有两人冲了出来,同样的怪异。一个耳朵上挂着个手镯大小的耳环,而耳朵另一边的头发却是没有。另一人坦胸背,肚子大得像球一样鼓起,手提半把朴刀,说是半把却是那刀像似被人从中间断了似的,最怪异的还是他挂在鼻子中间的金环,不大不小,正好到下唇。

“司徒慎啊司徒慎,老子叫你追杀我,今日我让你连被追杀的滋味都尝不到,要你多管闲事。”

“我司徒慎自出道以来,向来见到不平之事就要管,传闻你们陕西三鬼做恶多端,出手狠辣,今日我倒要看看你们是如何的狠辣法。”说完就抽剑向前攻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