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情露 第三集 绝尘 第二十二章 有客上山

觉非 收藏 0 14
导读:江湖情露 第三集 绝尘 第二十二章 有客上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35/


如果你得罪了一个喜欢记仇的人,那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你的。

自从那顿打后,云泫逸就感到很不舒服,好像肺都要裂开。他一直静静地躺着休息。

这已是第二天了,清晨当云泫逸还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华山上来了一大群人,其中就有坐在木椅上抬着上山来的公孙文.

“站住,你等何人,胆敢聚众上华山捣乱。”守门的弟子慌道。只见门外黑压压的好多人。

“公孙家主,公孙迟同江湖各路好汉拜会华山掌门。”说着拿出了公孙世家的令箭,那弟子看了看松了口气道:“各位,先容我去通报一声。”

大堂内,云贺从屏风后走出赔笑道:“各位远道而来,云某未曾远迎先赔礼了,若有待慢之处,还请见谅。”

公孙迟轻蔑道:“云贺你也不要客套了,你应该知道这次我们的来意,我们就直说了吧。快将人交出来。”

云贺装作疑惑道:“恕云某愚味,不知各位来意,还请公孙兄说明。”

公孙迟怒道:“云贺,你少装算了,你孙儿做的好事,难道你会不知?”

云贺恍然大悟道:“原来是此事,只是江湖传言不可全信,我们又怎知是真是假呢?”

“云贺,你且听听你孙儿做的好事,文儿你将那天的经过给各位侠士和云掌门说上一遍。”

坐在木椅上的公孙文一礼道:“各位前辈为晚辈作主啊……”

“慢着,我们又怎么你是不是在说慌。”云贺道。

公孙文两指向天肃然发誓道:“我公孙文向天发誓,若今日所说有一句与当时情行不符,甘受天打雷劈,不得好死。那天我和九个家丁一起赶路,累了就在一个茶铺前停下来了,岂知正好看见云泫逸和魔女在角落衣衫不整做那苟且之事,老大看不过去想上前说他们几句,我觉得不该多管他人之事就拦下了他叫他们一起去下一个茶铺,谁知被魔女看见了,她说被我们败坏了兴致,不想再做那事,云泫逸当时就大怒,说我们搅他的好事,要我们每人留下一只手。我们当然不肯,老大第一个上前和他评理,不料才说了两句就被云泫逸那畜生一剑刺穿了心脏,我们更是不服,想再和他评理,谁知那斯提剑就砍,我们被逼出手,不想合我九人之力竟还打不过他,老二,老五先后被他刺死,然后将其余五个家丁制住,惟独留下我一个被他拳打脚踢,他发泄完后就说我们一共十个人,一条性命算三只手加上一个残废算一只手正好,还说以后见到我们公孙家的人就打,各位一定要替晚辈作主啊。”说完还抹了把泪。

“华山乃是正道领袖门派竟会出如此畜生,真是不辛啊。”“怎么会有如此败类,连猪狗都不如,真是门派不辛。”“要是我有这样的孙子早一刀砍了,真是伤风败俗,草菅人命。”“公孙贤侄,我们定会替你找回公道。”大堂里人声沸腾。

“大家静一静,且听云掌门作何解释。”公孙迟挥手道。

“我看定是误会。”云贺冷静道。

“我孙儿都被打成这样了还会有假,难道你孙儿是人,我孙儿就不是人了吗?事到如今你还抵赖,早知如此,你就应该好好教养他,现在再为他辩护,晚啦。”公孙迟怒道。

“各位前辈,晚辈所言句句实言,请前辈们作主。”公孙文道。

“云贺,快将那畜生交出来,还武林一个公道。”公孙迟道。

“对,快将那畜生交出来。”那些武林人士喊道。

“各位,各位,请先听我一言,我自己孙儿是什么样子的人,我自己知道我以我的人格担保,我孙儿绝非这样的人,这事有待查清,容我半月再向各位交代。”云贺道。

“云掌门向来以仁义而闻名江湖,想来这事有蹊跷,不然也不会以人格担任。”

“我想也是。”

“我看不像,说不定他为了孙儿故意这样说的,江湖上这种事还少吗?”

“好象也是。”

“各位,各位,那云贺竟一再护着孙儿,公理何存,我公孙家实力虽小,但就算拼尽最后一人,也要还武林一个公道。”公孙迟急道。

“公孙兄不就半个月嘛,你就先忍一忍,真的假不了,假不真不了,就等上一等。”南宫家主南宫紫凌道。

“是啊。”群侠道。

“既然各位如此说,我就等上一等,半个月后再看他作何解释。我们走。”

一群人就这样浩浩荡荡散了。

“多谢南宫兄解围。”云贺对个儒装老者道。

“无妨,无妨。”

“不知南宫兄怎会来此。”

“闲着无事游历一下,途中遇闻此时就来看看了。”

“来了就住下吧,我俩也好久没聊过了。”云贺道。

“我本就打算在这住上一段时间,看看这华山有何妙处,顺便看看你孙儿何许人也竟闹得江湖沸沸扬扬。”

“哎,公孙迟一口咬定此事,看来是难办了,半个月转瞬即逝,不知到那日将如何作答。”

“云兄勿扰,有道是船到桥头自然直。”

“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晚饭的时候,云贺命下人做了一桌丰盛的筵席。

“季风,怎不见逸儿。”云贺道。

“逸儿他病了。”

“去问问他能否下床来见见客人。”云贺道。

“好,我这就去。”

盏茶时间后,云季风带着云泫逸及颜雅洁一并进入了饭堂,顿时饭堂为之一亮,只见男的,俊朗非凡,女的淡雅如仙,只是云泫逸脸色苍白。

“果是一表人才,云兄有福啊,我长这么多年还未见过如此俊朗的男儿。”南宫紫凌笑道。

“南宫兄过笑了,逸儿快来见过南宫爷爷。”

“云泫逸见过南宫爷爷。”

“好,好,好。”南宫紫凌边捋着胡须边笑道。

“逸儿,你南宫爷爷乃南宫世家家主,和爷爷是几十年老交了,以后若遇上困难,你也可以去找他。”云贺道。

“甚是,以后在江湖上若遇上了什么麻烦,你可以直接来找你南宫爷爷,你爷爷乃是江湖上公认的第一仁义大侠,他教出来的孙儿自是不差,来,这块令牌你收着。”说着南宫紫凌从怀中取出一枚精制的木制令牌。

“这怎使得。”云泫逸语气平平,不去接那令牌。

南宫紫凌闻他语气似是对令牌不以为然,甚是尴尬,但伸出一半的手又不能收回。云贺见了忙道:“逸儿快收下,你南宫爷爷将如此珍贵之物给你是对你关心,方便以后江湖上行走。”

云泫逸道:“南宫爷爷莫要误会,逸儿只是决定以后不再在江湖上走动了,如此珍贵之物送与我也无它用,不如将此物送与有用之人。”

南宫紫凌笑道:“你莫不是被谣言说怕了吧,没事江湖谁人不被人造谣,我们不理会就是了,这令牌你是一定要收下的,要是以后有人说你南宫爷爷的令牌送人没人要,我这老脸往哪搁啊。”

云泫逸无奈,只得双手平举接过,以示珍贵。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