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情露 第二集 恋魔 第十七章 重伤获救

觉非 收藏 0 26
导读:江湖情露 第二集 恋魔 第十七章 重伤获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35/


问世间情为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

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聚,

离别苦,

就中更有痴儿女。

清晨,清脆的鸟语围绕着整个茅屋,茅屋是山上的茅屋,甚是简陋,屋内一桌,一凳,一床,一窗,一灯,门外是碧绿的山林,草绿,花艳,树密,鸟欢,鸡跳。接连两天的阴雨终被太阳无情地撕裂。屋外是女子欢快的歌唱声,屋内则是男子均匀的呼吸声。远处山林黑点正在变大,慢慢地走进,原来是个微笑着的白眉僧人。

“大师。”

“施主,那人可曾醒来?”

“还没,哎都两天了,不知道他熬不熬得过。”充满忧虑地声音传来。

“施主请带路。”

*

“大师怎样?”紧张的不是声音,而是声音的主人。

“来是偶然,走是必然。随缘不变,不变随缘。施主贫僧先告辞了。”

“我送送大师。”

寂静的夜晚犹带着泥土的清新,伴着欢娱的虫鸣,这是原始自然和谐的气息。

“咳,咳……”不协调的咳嗽声冲淡了夜晚协调的自然,却带来女子兴奋的呼唤“你醒啦!”

“咳,咳……这是哪里,我没死吗?”

“这是嵩山,你还没死呢。”

“你是谁,怎会和我睡在一起。”声音平淡地可怕。

“我,我叫颜雅洁,屋……屋里只有一张床,我怕……怕地上被虫咬,所以……所以就睡在床上,我……我去点灯。”接着是蟋蟋唆唆的着衣声。

灯亮了,现出了男子苍白却又俊美绝伦的脸和女子出尘脱俗的清丽面容比之吴梦欣亦是不遑相让。

“我睡了几天了,咳……咳……”

“两天。”女子抚着男子的背。

“快带我上少林。”紧张地声音,这是他唯一带点感情的一句话,让人感觉至少他还是个人。

“这么急吗,不能是明天吗?”

“快带我去。”

“那好吧,我扶你。”

*

“大师,我乃华山云泫逸,受太爷爷之命前来送信,不想……不想遭魔女欺骗,不仅信丢了,还差点死于魔女偷袭之下。”

“竟有此事?那你可知信中所言何事?”

“晚辈不知,似是向少林求助。”

“恩,应是剑王怕与魔尊比武之时,魔教偷袭华山,贫僧明日就召集三位师弟和十八罗汉前去助镇,施主请安心在嵩山养伤。”

“只是还请大师明日传书祖上道:逸儿没能完成,让太爷爷失望了。”

“贫僧记得了。”

“多谢大师。”

“施主,爱别离,怨憎会,撒手西归,全无是类。不过是满眼空花,一片虚幻。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何为离于爱者?”

“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而法相宛然,即为离于爱者。”

“多谢大师指点。咳……咳……”

“施主生此顽疾切忌大悲大喜。”

“晚辈明了。”


那无声的一击带走了曾经的情丝,那曾经的诺言伴随着鲜血一起流逝,往事如过往云烟不复存在,留下的只是那绕人的顽疾和那可怕的伤口。它们告诉他爱情已离他而去。自此他的心碎了,虽然那伤是在肺上。往事已去,带走的是她那原本娇艳欲滴的脸和他含笑私语的脸,带来的确是她诡异恐怖的脸和他惨白无言的脸。她刺碎了曾经为她而炽热的心和他所有的表情,惟有留下那副俊美无论的躯壳。

“云大哥,吃早饭了。”

“好的,等会就来。”是那被她凝固的脸,不带任何感情。

“云大哥,你能讲一下那天发生了什么事吗?”

“咳,咳……何必太在意那过往云烟。”

她放下碗走上前抚着他的背,一切是那么自然,她又是那样地温柔贤淑。“好点了吗,哎不知道还有没有好的一天。”

“我本是个该死之人,只是上天怜我无父无母才让我行尸走肉地活着,其实它错了,这不是怜我,我宁愿死去。”

“云大哥你怎么会这么想,其实上天留给我们好多美好的东西,只要你细细发掘,你会明白自己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天地还是那么美好。”

他无言,因为在他心里不会再有美好的东西,或许还有,但那绝不是人世间的感情,感情对他来说早已没有地方容放,因为盛放它的容器碎了,碎得无影无踪。但天真的颜雅洁却不知道,她还在想方设法的想让他将自己的感情点点滴滴地盛放。天真的她不知何时喜欢上了无情的他。老天或许是无情的,但或许又只是磨练一下她,让她更加坚强。或许她相信死灰复燃,但要那早已没了热量的死灰复燃真的可以吗?我们不知道,他们也不知道,甚至老天也想知道这答案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