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四十九篇 运筹帷幄 第四章 引君入瓮

yuertou 收藏 15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华盛顿,白宫,总统办公室。

在美国,白宫是总统的官邸,实际上,生活在这里的不仅仅有总统一家人,以及那些为总统提供安全以及其他服务的白宫工作人员,这里也是大部分直接向总统负责的美国政府官员的办公地点。比如,大部分的总统顾问——那些在美国政府中没有一个显耀的地位,拿着一份微薄的薪金,但是却能够对总统制订国家政策产生巨大影响的人物——的办公地点就设在白宫里面。他们与总统不同的是,必须要在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6点钟从家里出发,在赶上45分钟到1个小时的车之后,开始一天的工作,而总统则能够从容不迫的开始他一天的工作!

“哈斯勒,你看看这份文件是什么意思?”美国总统把手中的文件递给了坐在对面的安全顾问手中,5分钟前,这位才上任不到1个月的总统安全顾问才坐到了总统的对面,他是被紧急叫过来的,现在本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

“这份情报是从哪搞到的?”哈斯勒的经验要比他的前任丰富多了,虽然从新任命总统安全顾问需要得到国务院的批准,但是在大多数的情况下,如果总统不喜欢自己的这个重要的幕僚,那么他随时可以撤换掉。

“中情局下午送过来的,紧急情报!”总统点了点头,“我已经让康纳•肖赶过来了,他应该马上就到!”

正说着,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中情局局长已经到了。

“好的,莱莉,让肖局长进来吧!”总统挂上了电话,“动作还不慢!”

康纳•肖走进来的时候,显得有点疲惫,与别的大多数政府职能部门不一样,中情局的头头绝对是总统最信任的人。虽然在美国的情报系统中,中情局一手遮天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但是作为美国最重要的对外情报部门,中情局仍然是美国获取情报的主要行动部门。与国安局不一样,中情局更多的是通过传统的,而非技术性的手段来获取情报。正因为中情局在情报机构中的重要地位,所以不管是哪位总统上台,他最重要的事之一,就是为自己选择一位理想的中情局局长,而康纳•肖就是现在这位美国元首为自己选择的一名局长!

“肖,给自己倒杯咖啡吧,看起来你好象几个世纪都没有休息过了!”

“谢谢总统!”肖是个很稳重的人,他给自己倒好了一杯咖啡,没有加糖,也没有加奶沫。“最近处理中国与巴基斯坦方面的情报确实费了点心神,如果总统批准的话,我当然愿意好好的睡上一个世纪了!”

“肖,现在看来还不是时候!”总统朝安全顾问看了一眼,“那份情报是怎么搞到的?”

“总统……”肖还是有点担心,他不知道安全顾问的秘密级别有没有达到可以了解这些的级别。

“肖,哈斯勒是自己人,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批准他……”

“没必要了,既然总统这么说,那就让哈斯勒先生参与进来吧!”肖知道自己只是个总统手下的小兵而已,但是作为自己的职责,他需要获得总统这句话,虽然没有正式的书面文件批准哈斯勒参加这样的会谈,但是肖知道,这房间里面正在运转的那台录音机肯定将一切都记录了下来,今后要是有什么麻烦的话,就有证据可以证明这并不是这位中情局局长所犯下的错误了。“当然,这些事情并不难,总统,你知道,就如同中国在我们的机构内部按插了鼹鼠一样,我们在他们那边也是这么做的,所以要获得这些情报并不算是一件难事!”

“这么说来,那只要我们愿意,就可以知道中国的所有秘密了?”哈斯勒的话明显带着一种讽刺的语气,他一是为肖对他不信任以及开始那种态度不满,二是美国的情报机构已经漏洞百出,而这位情报大头目竟然还这么自大!

“哈斯勒博士,我想还是先听肖局长把话说完吧!”总统知道在这个时候应该维护谁,虽然哈斯勒作为他的安全顾问,平时的接触要多一点,但是这仅仅是一个工作上的合作而已,而肖才是他最重要的助手!当然,总统绝对不会介意在一年之内换掉三个国家安全顾问所带来的麻烦,他已经换掉了2个!

“其实,情报这事情没有完全肯定的事!”肖表面上并没有与那个从西北大学来的书呆子发火,但是他知道,这个安全顾问干不长了。“虽然我们在中国的一些重要机构的内部有自己的情报人员,但是,这并不表示我们就可以获得想知道的一切。中国的政治结构与我们的有着很大的不同,我仅仅是了解他们的政治结构就花了50年的时间。而现在,中国人还在不断的完善他们的政治体系,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让我们无法得到他们的消息。所以,要想搞到中国政府的秘密情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比如这次的行动……”肖看了一下放在总统办公桌上的那份文件,“为了这么几页纸,我们损失了3名情报人员,而且几乎可以肯定,他们已经永远从地球表面上消失了。当然,这几页纸的价值是难以衡量的!”

“肖,那你认为这次中国人会干点什么呢?”总统皱了下眉毛,他知道中国的变化,而且中国这种变化是越来越明显了。与50年前相比,中国现在更加的开放,在很多制度上与美国没有多大的区别,中国在21世纪之前就在迅速的吸取着西方世界的精华,而现在,他仍然在那么做,只不过,与大部分的西方国家不一样的是,中国仍然是由一个政党执政的国家,这是中国的特殊性,而这也决定了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差别。更让总统感到担心的是,中国现在已经重新举起了共产主义的大旗,最为可恨的是,因为中国在经济,社会改革,以及国家治理上的成功,已经使得更多的原本追随西方国家,或者是纯正的资本主义国家正在靠近中国,比如阿根廷,坦桑尼亚,不坦桑尼亚还算不上是一个民主的国家,他们都在跟随中国而变化,谁知道中国的这种变化会不会威胁到美国呢?

“一次迅速的行动,这是中国情报部门的一大特色!”肖这话是相当认真的,他甚至很羡慕中国的情报官员能够获得足够的支持,如果哪一天美国政府也能够这样为中情局提供支持的话,那么中情局的工作将容易一百倍。“我们与中国打交道的时间有100多年了,这一百多年中,中国的情报收集能力已经翻了数十倍。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有着分布在全世界的华人社会的支持。当然,我们从与中国情报机构的交往总也已经摸清了他们的基本行动规律。中国人很少做出重大行动的计划来,但是他们几乎将每一个已经确定的计划都实施了,而且成功率并不低,超过了50%,这已经比我们厉害很多了。而这次,事情就发生在中国身边,他没有理由将这件事情拖下去!”

“那有多快?”总统并不想知道为什么,对他来讲,他认识中国也就3年的时间,当然,这已经足够了。

“如果我们的情报没错的话,他们将在一个月内采取行动!”

“那怎么保证我们的情报没有错误呢?”这时候,已经一肚子不满的总统安全顾问终于开口了。

“哈斯勒先生,在解释你的这个问题之前,我需要对情报这方面的事情做一个补充说明!”肖一直认为这房间中不应该坐着三个人,他打算好好的教训一下那位有点智障的教授了,“任何情报都是非常珍贵的,这已经不是世纪之初的那个时代,现在每获得一份情报,都意味着我们很有可能损失一大批精干的谍报人员。而这次,我们已经损失了三个人,而要培养出一名优秀的情报人员,这至少需要花费5年的时间,而且还只能从一万个,也许是十万个人中间才能够挑选出一个合格的来,然后加以严格的训练。而要想证实一份情报的正确性,除了等到事情发生之后,几乎没有别的办法,而那时候,也就太晚了。所以,针对任何一份情报,我们只有两种选择,要么信任,要么就放弃,中间没有证明的办法,这就是我们这个游戏的基本规则!”

哈斯勒忍着没有开口,他已经从总统的目光中看到自己说得太多了。当然,这位专门研究国际关系学的教授是不会对那位非常自大的情报局局长感到满意的。哈斯勒承认自己并不了解情报这个行业,在他拿到总统的邀请信之前,他对情报界的了解只限于一些小说而已。但是,哈斯勒绝对不赞同肖的那番论调,如果情报无法得到证实的话,那么又有谁来承担失败的后果呢?如果这是一次关系重大的行动的话,那么恐怕连这个房间中的没有人能够承担起这个严重的后果了。

“肖,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总统知道这两人之间并没有共同语言。当年,肖是他的最主要的助手,而且也是他能够当上美国总统的一个基础,如果没有肖提供的情报,他坐不上现在的位置。当然,总统也知道,如果让这个情报局局长知道自己太重要的话,那对他没有一点好处,所以现在他不想让这两个重要的幕僚发生对峙。

“采取相应的行动,这是我唯一的建议!”一个月前,总统决定让哈斯勒担任安全顾问的时候,肖就坚决反对过,而现在,他仍然不会改变自己的意见。“中国人肯定会采取行动的,说不定现在他们已经开始采取行动了。如果某位先生仍然想知道为什么我们要根据一份无法得到证实的情报来采取行动的原因的话,那么可以有一个很简单的证实办法,即根据现在的情况来判断这份情报的价值。无论是什么情报,只要结合实际情况,就可以知道它的价值,因为不管对方采取任何行动,都是为了实现某一价值而采取的行动,不会有无谓的行动,那么我们就不用怀疑这份情报的真实性了!”

总统点了点头,朝那位仍然有点闷闷不乐的西北大学政治学教授看了一眼。肖已经在给哈斯勒上课了,能够给一位教授上课这确实是一件很容易让人兴奋的事情。但是这也是事实,只要结合事情情况来分析情报的内容,那么就非常容易甄别出情报的真伪性,而也是最主要的判断方法。总统是在他担任密歇根州的州长时掌握到这些知识的。

“现在,戈森政府已经在南巴基斯坦巩固了自己的根基,随着我们的援助到达,戈森政府将无疑取代拉瓦尔在巴基斯坦,至少是在南部巴基斯坦人心目中的地位,拉瓦尔给他们带去的只是战争,饥饿还有疾病,而戈森则能够为他们送去和平,食物与药品,当然,还有我们那些优秀的士兵。而在这一情况之下,中国要想避免巴基斯坦分裂,只有两个办法,一是说服拉瓦尔听从他的指挥,将拉瓦尔变成他们的傀儡,然后采取中国的办法来将我们赶出去,当然这是完全行不通的,因为拉瓦尔可以与中国合作,但是绝对不会向中国臣服,这是拉瓦尔所能够接受的底线。那么,中国就只有采取第二个办法了,在巴基斯坦扶持起一个新的首领,他们物色的人选很不错,有着强大的政治背景,在军队中受到了广泛的爱戴,至少巴基斯坦军队中的低级军官会支持他。另外,此人与拉瓦尔的矛盾不浅。这正是中国所需要的新的代言人的所有条件,他都具备了。那么,中国在巴基斯坦采取这一类似的行动,对我们来讲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肖,那你认为我们应该采取什么办法来应对中国新的挑战呢?”总统点了点头,肖的话一点都没有错,中国人肯定会这么做,这也是他们现在唯一能够避免失去在南亚地区绝对统治权的办法,而且别的盟国也会支持中国这么干,因为他们在巴基斯坦的利益也做了同样的决定!但是,现在总统最需要的是办法,而不是对事情的分析,他并不在乎这些分析,那是幕僚人员的事情!

“那主要应该看我们所采取的态度了!”肖已经有了确切的想法,但是他知道自己只是名情报官员,而作为一名情报官员,他必须为国家的总体政策服务,而这也是他能够赢得总统绝对信任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从来不只从情报的角度出发,擅自做出主张!

“我们还有什么可以回避的吗?”总统并没有要亲自解答这个问题的意思,他的目光转移到了那位闷闷不乐的安全顾问的身上。

“我们在巴基斯坦已经陷得太深了,而且现在的局势对我们来讲还不算坏,欧洲人承担起了更重的任务,在欧洲做出撤离的决定之前,我们不会做出同样的决定。当然,现在看来,欧洲人绝对不会这么做,他们在巴基斯坦的利益正在一步步的实现。所以,我们也不会这么做,现在我们只能够迎头而上!”哈斯勒也相当明白自己的职责,他每年拿到的25万美元的薪水所需要让他做的事情就是在这个时候为总统提供意见,更准确的说,是把握住总统的想法,然后代替总统把这些说出来。“我们不会撤退的,既然中国也准备介入的话,那对我们来讲是一件好事。如果中国在一开始就这么做的话,我们也许会考虑一下后果,但是现在我们在巴基斯坦已经建立起了自己的根基,那么就不会让步!”

肖看了总统一眼,总统点了点头,他知道这就是总统的意思,其实与他自己的想法并没有什么分别。“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就应该采取针锋相对的策略,办法也不难,只要干掉了中国选择的代言人,那么一切问题都已经解决掉了,中国不会那么容易的在巴基斯坦找到新的代言人了!”

“但是这对我们有什么影响?”总统总会先考虑到政治后果,但是他并没有认识到第三方的态度,在他看来,巴基斯坦与中国合作是必然的事情,巴基斯坦人不会拒绝中国的这份计划。

“而且,我们应该考虑到这可能是中国的一个圈套,那位巴基斯坦将军是个什么态度呢?”这时候,哈斯勒的作用终于得到了体现,他发现了总统的一个漏洞,而且迅速的帮总统补上了这个漏洞,这也是总统顾问的一个最有价值的作用,因为他是专业人士,而专业人士总能够考虑得比别人多那么一点。

“这方面我们会小心处理的,当然,我们不应该怀疑那位巴基斯坦将军的意思,如果他不准备与中国合作的话,就不会会见中国的代表,而更重要的是,他就应该支持拉瓦尔,毕竟他们已经合作了近20年,而不可能因为一点小小的因素产生永远无法弥补的分歧!”肖对哈斯勒的担心并不在意,难道巴基斯坦人不反对欧美吗?而为了消灭侵略者,几乎每一个巴基斯坦人,准确的说,应该是每一个没有在占领区内的巴基斯坦人都在进行着反抗斗争。“当然,如果我们采取行动的话,是无法避免风险的,就如同每天开车上班无法避免出车祸的风向一样。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将风险降低到最低限度,就如同拉上安全带,为汽车装上防撞系统一样。如果我们进行仔细的计划,小心的采取行动的话,应该能够将风险降低到最低限度!”

“很好,那么你有什么具体的想法呢?”总统要的也是这样的答案,他当然知道任何行动都有风险,就如同这场战争一样,现在每天都有士兵在前线阵亡,这就是他们需要承担的风险,但是只要利益超过了风险,那么就没有不执行的道理。

哈斯勒的嘴动了动,他有一个奇怪的想法,但是见到总统的态度已经非常坚决了,所以也不好说出来。在他看来,这份情报来得确实有点蹊跷,既然中国能够将保密工作做得很到位了,那他们怎么会将这么重要的情报泄露出来呢?CIA的能力他是很清楚的,即使为此牺牲了3名情报人员,那也无法对此进行解释。如果这是中国安排的一个圈套的话,那中国人的目的就异常的明确了,就是要让美国来钻这个圈套!那么,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已经在对手的计划之中了,恐怕要承担的就不仅仅是一点点风险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这样的秘密行动是无法采取常规办法的,虽然我们确切的知道卡提拉所在的位置,而且任何一枚炸弹就足够解决掉他了。但是,不管使用任何炸弹,总会留下线索的,而且很容易得到证明。所以,我们不可能采取常规的行动!”肖稍微顿了下,他需要知道总统对采取秘密行动的态度,而他也看出总统并没有对这类事情有所反感。“因此,我们只能够采取秘密行动,通过不留痕迹的办法来解决掉目标!”

总统沉默了一会,然后问到:“那么,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秘密行动?”作为任何一位美国总统,都对秘密行动比较反感,因为这几乎都是在赌博,拿自己的政治前程做赌注的赌博。而在历史上,并没有少过因为秘密行动曝光而倒台的总统。所以,他对这样的事情非常铭感,如果失败的话,战争也许还会延续,但是他的政治生涯肯定就要结束了,至少在一年之后就要结束了,因为那些天真的选民不会支持一位玩阴招的总统,这就是美国的政治!

“我们已经掌握了目标的活动规律,有了采取秘密行动的所有基础。而要让中国的计划失败,我们只需要派出一支特种部队,让目标从世界上永远的消失就行了。当然,这样的部队我们手里也有,而且目标所在区域是在我们的控制范围之内,要采取这样的行动并没有多大的难处!当然,我们必须要销毁一切可以指证我们的证据,这也并不难以办到!”

总统没有马上表态,而是向哈斯勒看去,他现在需要得到另外一个人的意见。

“这样的行动确实有风险,我们应该可以控制风险,当然,要做到严格保密!”哈斯勒完全明白总统的意思,总统需要的是支持,而不是反对。当然,他也知道肖是一个胆量很大的赌徒,而且头脑还非常清晰,如果这一次赌到手的话,那么就只赚不亏,当然,任何赌博都有输的可能!

“好吧,肖,现在我就授权你可以采取这样的行动,当然具体的行动报告仍然要给我过目!”总统在没有任何反对的情况下做出了决定,“而且,这事也只能在这个房间里面谈,我不希望还有第四个人,包括国务卿与副总统在内的任何人知道整件事情!”

“总统,我们应该小心的处理参议院那边的事情!”哈斯勒提醒了总统一句。自从20世纪末的那位美国总统因为让中情局执行一次秘密行动而遭到惨败之后,美国参众两院就通过一项新的法令,要求总统在执行任何秘密行动的时候,参议院的一个特别委员会有知情权。虽然总统可以通过总统特别法令来发号施令,但是这个由5名参议院议员组成的特别委员会应该知道所有的秘密行动。而这也就让美国总统无法随心所欲的去干任何事情了。当然,这是一件好事,至少降低了美国政府承担政治丑闻的风险,但是对现在来讲,这不算什么好事,因为现在的这个委员会中的三个参议员都是反对派的,要想让这事做到保密,恐怕并不容易。

总统愣了一下,他开始想回避这个问题,但是现在已经有人提出来了,他也无法回避了。“好吧,明天晚上我没有什么安排,你去帮我约特伦特议员,我请他吃晚饭,当然,我们需要让国会的人知道这事,这是他们应该有的权力!”

哈斯勒有点尴尬的点了点头,从总统说话的语气中他已经知道自己跑过头了。这事完全可以瞒着国会干,而且总统在有意的回避这个问题,但是他却把它捅了出来,而且总统已经对他的这个愚蠢的行为很不满了。

“哈斯勒教授,你先等一下!”在肖离开了总统办公室的时候,总统叫住了安全顾问。

哈斯勒有点为难的坐了下来,总统还要将自己单独留下来,这算不上是好事。

“教授,你认为康纳这人这么样?”

“还可以,至少他将CIA带上了正确的发展道路,当然,他有点骄傲,或者说是高傲!”哈斯勒不善于评价别人,即使这是他表现出来的,但是他需要在总统面前有这样的表现。

“对,我也承认肖在一些时候很高傲,但是他确实非常有能力,如果没有他,CIA恐怕已经被撤消了!”总统点了点头,“教授,我们开始只在计划自己的行动,但是这不是我们一个国家的战争,所以,我需要有一个可靠的,而且精明的人去欧洲一趟。至少,我们应该通知欧洲一声,当然,这事要做到绝对的保密。另外,如果可能的话,最好让欧洲人也加入进来,即使难度大一点,但是这仍然非常划算!”

“总统,后天的巴黎航展就要开幕了,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那我可以以这个理由去巴黎一趟!”哈斯勒知道总统是什么意思,当然,他也知道,从这一刻起,他已经被排除在了这次行动之外,当然,他还需要守住自己的那张嘴。

“好吧,那你就去一趟,当然,这事需要做到严格的保密,如果欧洲不愿意参加进来的话,我们也不强迫他们,当然,教授应该知道怎么处理吧?”

哈斯勒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怎么处理,这不过是去走下过场,先旁敲侧击的摸下欧洲的态度,如果可行就干,不可行就不干,当然,后者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坐上车后,肖才从这次的会见中回过神来。作为重要部门的官员,他的轿车可以直接停在白宫外的草坪上,而在他坐上轿车之前,助手早已经在这里等着他了。

哈斯勒确实是个混蛋,至少说是个白痴!这是肖对那位政治学教授的评语,他有点想不明白,总统为什么不选一个好点的安全顾问,要知道,在白宫,安全顾问的权力甚至比国务卿与副总统都要大,安全顾问能够对总统施加的影响甚至超过了总统夫人,当然,这是从政治上来讲的。而总统也确实需要一些精明的助手,总统是什么?就是能够在公众场合大声演讲,而且通过三寸不烂之舌将选民手中的选票骗到手的政治骗子。当然,这个骗子非常精明,却不一定精通外交,军事等等作为国家元首所必须要具备的能力。而这也就是为什么要给总统准备一大批的顾问的根本原因。无一例外的,总统都是出色的政治家,具有驾御别人的先天才能,但是他确实需要顾问,就如同需要肖在CIA为总统独挡一面一样。但是总统为什么选择这么一个糟糕的安全顾问,肖却想不通,也许是他不想让大权旁落,这也是每个总统都在日夜操心的事情,玩弄政治平衡的权术,这是总统的基本功!

“局长,内线电话!”助手没有那么多的烦恼,他的任务就是为局长处理好工作上的细节问题,将一些已经整理清楚的事件交给局长处理。

“恩,我是肖!”CIA局长看了下电话上显示的线路,是局里的安全通话线路,“好,我半小时之后回来,通知特纳副局长,让他派人开始处理这件事,另外,通知奎恩,让他们几个在办公室等我!”

“发生什么事了?”助手问了一句,作为局长的行政助理,他的秘密等级是非常高的,当然,他也有权知道一些事情,这才能够让他更好的为局长安排工作。

“有一名2天前失踪的特工与我们联系上了,看来,这次的损失只有2人!”肖皱了下眉头,他知道这些外勤特工如果主动与局里联系的话,那已经代表他遇到了大麻烦。

半小时后,肖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行动与情报副局长已经等着他了,而康秀拉小姐正在为他们两位泡咖啡。

“具体什么情况?”康纳让秘书出去之后,立即开口问到。

“1个小时前,我们在老挝的情报站站长发来消息,一名失踪2天的特工与他们联系上了!”主管行动的特纳副局长顿了下,“我已经派人去接应他了,是按照4号应急方案执行的!”

“很好,那我们的人什么时候能够到达?”

“2天之后,这是必须的时间,再快的话,会带来麻烦!”

“好吧,那中国方面对此有什么反应?”康纳的目光转向了旁边的奎恩,他是主管情报的副局长,其实主要的工作就是对获得的情报进行分析,并且给出意见,而这基本上就是CIA最权威的意见。

“暂时还没有反应,现在看来,我们的人应该已经避开了初期的危险,正在寻求办法逃回来!”奎恩对这件事的了解并不多,他是在十分钟前才知道的,“现在我们掌握的线索还非常少,即使展开行动,也无法保证完全成功,但是,我们必须要采取行动,现在不是考虑风险的时候!”

“好吧,那我们就采取行动!”康纳点了点头,“现在,总统已经批准了我提出的计划,我们会采取一次更大规模的行动!”

“总统批准了?”特纳有点兴奋的样子,“这次哈斯勒那老头没有给我们制造麻烦吧!”

“他想阻止,但是总统的意见很坚决,当然,我们都知道这游戏该怎么玩!”康纳笑了笑,这两人都是自己的老部下了,没有什么用得着保密,当然,这次行动也必须要他们知情。“当然,这次行动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而且还要严格保密,我们需要多少人?”

“20到50人,这需要看对方的防卫力量!”

“好吧,那你先去准备,参与这次行动的人越少越好,当然,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办,而局里能够知道整个计划的也就只有我们3个!”

特纳离开之后,局长又跟情报副局长商量了一些关于获取中国情报方面的问题,然后把奎恩也送了出去。现在,行动已经算是正式展开了,当然,做计划需要几天的时间,如果总统没有在这几天内停止该计划的话,那么谁也无法组织这次行动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