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虎(铁道游击队同人事迹) 第一部分 1938年前的李成虎 第一集 墓山

枣庄人 收藏 3 73
导读:火虎(铁道游击队同人事迹) 第一部分 1938年前的李成虎 第一集 墓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3/


故事从盗墓贼开始。

山东枣庄地区有一个叫峄县的地方,峄县东十五里地有一座墓山,传说是战国时期齐威王第八个儿子的墓地,当然这墓山中葬着的还有许多朝代的王孙贵族,那已经是很遥远的事了,最早的盗墓贼已将墓山挖掘的一空再空,本来这山中不应该再有什么财宝了,但1937年冬天的一个晚上一伙盗墓贼钻进了深山老林,第二天消息就传开了,这墓山中竟然有战国十个小国王的墓穴,那伙盗墓贼一晚就挖出了一条隧道直通十个相连的墓穴中,第一批就挖出了一具国王的尸骨,盗墓贼之首从国王的王冠上摘下了一颗核头大的夜明珠。

消息沸沸腾腾的往外传,直传到枣庄的大盗墓贼郭文九的耳朵里,当夜郭文九就从枣庄二十五里地来到了峄县,四处打听确定掘宝的事情属真后,就偷偷来到墓山后,欲从山后面上去来个“贼偷贼”,正当郭文九施展看家本领“夜行”技上了山四处寻找古墓入口时,一声接一声的枪响在前面的山头响起。

郭文九心中一惊,赶忙躲在一株大树后的草丛里,将自己完全没在草中,直露出两只狐狸般狡猾的眼睛,警惕的望着外面。

“妈勒个比的,想引来大对头郭文九却将他妈的的国民党集团军引来了,他们在徐州的消息可真灵啊,这下可好若发现是个漏洞子,我们还能有好下场?”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年轻男人和另一个五十岁上下的老头从那棵树旁经过。

老头嘘了一声道:“小声点,你小土夫懂得什么,骆爷用这个饵可是为夺得一个大宝物,这宝物价值连城,听说是从徐州弄来的,你可知道是什么?”小土夫立刻兴奋起来道:“是什么?”老头压低声音道:“是从秦始皇手中传下来的,你再猜猜?”小土夫急了,骂道:“猜个叼!胡老栓你就跟我说了吧!弄什么乌拉八大弯子?”

胡老栓指着小土夫的鼻子道:“你小子就是性急,一点脑子没有,脑子呀尽是水泡子,秦始皇手里传下来的,还能有什么,当然是传国玺啦!”小土夫猛的尖叫一声,胡老栓立刻捂住他的嘴道:“别叫,千万别叫!”见小土夫不吱声,缓缓松开了手,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仔细一看小土夫的两大眼只剩下眼白一点黑的都没有,他骇然的碰了他一下,小土夫直直的倒下了,后胸上插着一支细竹箭,尖头竟透出了前胸。

胡老栓正要骇然大叫,一句“救命”刚要出口,一把匕首已架在了他只剩下老皮骨头的脖子上,胡老栓立刻举起了手,后面那个人粗粗的声音道:“说,骆沫嶝所说的那个墓到底是真是假,是不是诱饵?”

胡老栓骇然道:“爷,您下手轻点,我说,我全说呀,是......是骆爷下的套引郭文九上钩的......”“说,骆沫嶝想玩什么把戏?”后面那人声音很是威武。胡老栓颤声道:“这山上根本就没什么财宝,什么国王夜明珠十连墓全是屁话,那全是为引郭文九设计的啊,骆爷知道郭文九得到消息一定会来到山上,就能趁机把他给逮住,逼他交出他手上的一件宝物......”啊——一声惨叫,胡老栓的尸体蜷成一团倒下,他身后的那人正是郭文九。

郭文九恨恨的骂了一句“妈勒个比的”,转头就往山下跑,这时突听前山有人喊道:“出大奇迹了,这里真的发现了宝藏了,真的他妈的有宝藏啊!”郭文九猛的停住了脚步,心道:“不会又是套子吧?”正犹豫不决,陡听前山枪声又响,只听一个国民党军官的声音喝道:“狗娘养的,都不想好啦,这些宝藏是国民政府的,谁敢动一根寒毛,我他妈的当场就嘣了谁!”

又一个声音接道:“黄长官您老高台贵手,要不然这样,这财宝咱一人一半怎么样,我们把消息一封,谁都不敢放出个屁来!”郭文九心一紧,这个声音正是自己的死对头骆沫嶝的。只听黄长官骂道:“妈巴羔子的你算什么东西,敢跟我讨价还价,告诉你这些财宝都是老子的,你们盗窃国家宝藏全部要当场枪毙!”

“他娘的妈比不给人活路了!兄弟们跟反动派拼了!”骆沫嶝一声暴喝,只听那黄长官一声惨叫,接着是一阵杂乱的枪响,似乎是几十个人在一起放枪,再接着是骆沫嶝一声惨叫,有人叫着骆沫嶝的名字,似乎带着哭腔,只听盗墓贼一伙与国民军吵嚷打斗声不绝,郭文九大喜,心道:“这下宝藏全都得归我了,你们打吧,狠狠的打,打得全死光!”

只听一个人的声音突然叫道:“住手!全部都住手!”几声杂乱的枪响后,另一个人的声音叫道:“我们也住手,王一美你有什么话说?”那最先喊停的人似乎是国民军的人,名字叫做王一美,只听他道:“现在我们这边还有十六个人,不过我们第二批第三批的兄弟很快就会来这里,你们那也有十五人,大家打下去与其拼个你死我活,不如把财宝分了,我们六,你们四,大家立刻散伙,当今天什么事都没发生,黄长官的死我担着,怎么样?”

另一方的人声音郭文九认得是骆沫嶝的把兄弟韩胜,只听他冷笑道:“我大哥可也死在你们的手上这笔帐难算,要不就五五平分,大家谁也不欠谁的,抹过这一山没有另一水,怎么着?”

王一美的声音道:“好,兄弟就依你,先打开这十几箱宝贝看看里面是什么好玩意,大家亲兄弟好算帐,点清了再分。”杜胜的声音道:“兄弟们开箱!”

郭文九已缓缓来到前山的一个不显眼的地方,已可以看到在一个山疙瘩下几棵大树旁一群国民军和十几个盗墓贼正在开箱验宝,国民军的带头人王一美是一个白面皮的青年男人,另一边盗墓贼前面站着的正是大胡子杜胜,两边手下的人正匆忙的打开箱子。

“他妈勒个比的!”王一美与杜胜齐声叫骂,“拨弄了一晚上竟拨弄出一箱古代的破兵器,还都是些破铜烂铁,这些箱子全都是?妈的,这造什么孽,全是这些破玩意,要他们有什么用,这些东西一块大洋也不值!”

王一美与杜胜面面相觑,一起吩咐众人翻箱底看能侥幸掏出什么东西来不,两边人忙活了大半天,连一个银的东西都没有翻出来。“妈的全是饭桶,这...这都是从那个小墓里弄出来的?那小墓还有没?”王一美一脚踢中一个箱子,对着士兵指手画脚。其中一个士兵道:“报告王副官,墓已经空了。”

杜胜叹气道:“这些兵器箱子很可能是战国时代打仗后留下的。”王一美摆了摆手道:“今天没有收获我们怎能有脸下这个山?”杜胜突然冷笑道:“王长官,谁说我们没有收获,现在你不是王副官,而是王长官,我也不是二头子,而是大头子,这不是都是收获吗?”

王一美听他这么一说立刻明白过来,哈哈大笑道:“说的好,说的妙啊,说的呱呱叫,杜老兄,今天也算是造就我们当老大的日子,敢不敢跟我下山拼一拼酒?”杜胜奸笑道:“王长官做了长官后以后还请多关照,兄弟们累了一天啦,回去要找几个俊的娘们快活快活,我们就不打扰了,就此告辞!”

“告辞!”王一美嬉皮笑脸的将手一举,杜胜带着剩下的几个盗墓贼徐徐下山了,王一美目送着他们的身影冷笑道:“早晚让你们栽在我的手上!”他身旁的一个士兵道:“王长官,这些尸体我们怎么处理?”王一美眼一瞪道:“深山老林的,自会有狼来收拾,我们撤!”“撤——”国民军收队一阵小跑下山而去。

郭文九嘘了一口气从藏躲的地方跳了出来,望着那堆尸体摇头道:“鸟为食亡,人为财死,这就是盗墓贼的命!”说着踢了一脚横躺在地上的骆沫嶝的尸体,一声冷笑道:“这世上哪来这么多宝藏,我那在徐州得的传国玺也不是传说中的和氏璧,而且还是个赝品。”

他斜眼望着那些破破烂烂的箱子,突然一眼望到一个大铜壶,生着青锈,外表很破烂,但真正的识货的人一眼就能看出它的价值来,一般这样的东西内里一定藏有什么宝物,郭文九早起了疑心,上前翻弄起铜壶,这一翻登时大喜,好沉的一个壶,这里面真的有东西!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