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三国志 卷一 潜龙 第八十八回 宣传战

kinghappycat 收藏 31 56
导读:梦想三国志 卷一 潜龙 第八十八回 宣传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7/


第八十八回 宣传战

最后,还是随军前来的后勤部部长陈群想出来个主意,用热气球飞到渔阳城上空,散发传单,大搞天空版“四面楚歌”,争取从内部瓦解敌人。如果敌人支持不住,先开城投降,就算拣个便宜。如果此计不能成功,就撤回冀州。

按说以目前热气球研发的水平,难以用于实战。其主要问题在于只能用煤作燃料,无法像使用气体燃料似的实现瞬时加热。因此,热气球只能靠扔下压舱物的方法实现紧急上升,但这么做会影响降落。

另外,起飞是没有问题,在空中也可以用简易的方向舵控制热气球转向,但是定点降落的问题始终无法完美解决。热气球起飞后,只能沿着一条抛物线飞行,降落区域难以准确把握。

无论如何,这也是最后的办法,于是,军中所有的纸张都被征用,所有会写字的军人全部放下刀枪,拿起羽毛笔。同时,飞骑返回真定,命令常山军校印刷厂大量印刷檄文,急速送到战场上来。

檄文大意是告诉城内守军,张纯大逆不道,渔阳早晚必被攻破,到时候全得陪着张纯一起完蛋。丘力居已经率领乌丸骑兵投降,想等援军是不可能的,赶紧投降,既往不咎云云。

在这个时空里,历史上第一次空军用于实战以及第一次大规模文字宣传战随即开始。

深夜,五个热气球被秘密运到上风头,各由两人操纵,趁着夜色升空,顺着风向无声无息地飞向渔阳城。

热气球飞越渔阳城时,随意抛洒传单。然后,在城池另一端由重兵把守的,燃着一圈大火作标记的降落点降落,随即被遮盖得严严实实,运回兵营。

连续三天,城中守军都莫名其妙地发现大量传单,但任凭众人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是从哪里来的。

虽然士卒们大多数不识字,费龙也下令收缴传单,但是天下事往往如此,越是禁止,流传的越快。很快,本来就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正确的士卒们人心浮动,议论纷纷。

再加上有人看到深夜飞掠渔阳城上空的几团红光,于是,越来越诡秘的谣言到处流传,城内一片恐慌。

替死鬼费龙本来坚信张纯出城后会和丘力居会合,带领乌丸骑兵救援渔阳城,但是见到城下王琦特地安排的大量乌丸降卒,再加上奉命入城劝降的丘力居的亲信,费龙终于发现,自己已经被张纯无情地抛弃了。

宣传战进行到第四天,纸张告罄。于是,每个热气球上装载上两个个头不能太大,嗓门绝对不小的士卒,飞到渔阳上空鬼哭狼嚎。城内的兵卒听到天空传来异声,抬头看时,却只能看见闪烁的红光。

费龙调来弓手,对准红光放箭,但热气球早有防备,都在射程以外飞行。箭射不到热气球,掉下来后,倒射死射伤很多恐惧万分的城内军民。

第五天,从热气球上扔下大量火把,城内到处起火。虽然火势很快被扑灭,但“天降神火,惩戒叛军”的谣言不胫而走。

第六天,第一批印刷传单没有用马车运输,而是绑在骑兵的马上,飞马送到军前。这批传单上,杨修特地加上一些他也不知道是什么的鬼画符似的花纹,用来吓唬人。

当晚,大批更具震撼力的传单从天而降,城内军民看到传单犹如下雪似的从天空落下,纷纷抢着传阅,连奉命收缴的士卒也不例外。

费龙站在太守府的台阶上,茫然地望着飘飘而下的传单,心胆俱丧。他和城内所有人一样,不知道世间会有人在空中飞翔,只能把这件事情归结到神灵在揭示一些未来的预兆。再加上援军无望,张纯卑鄙的背叛,对自己替死鬼身份的无法接受,费龙终于陷入崩溃状态。

费龙拉出佩刀,叫来100名心腹,点起火把,杀入太守府的内宅。

内宅里,张纯的家丁见费龙杀气腾腾地持剑闯入,知道不妙,又见身后跟着大批拿着家伙的士兵,纷纷躲避。本来张纯也有些心腹之人,但他虽然舍下妻儿,但心腹却都没有留下。

费龙一脚踢开张纯卧室的大门,率领士兵闯进屋去。张纯的妻子因为害怕,还没有睡觉,披着衣服在屋里发呆。见费龙冲进屋来,火光中,费龙面目扭曲,犹如凶神恶煞一样,不明所以,只知道发抖。

费龙一把揪住张妻的头发,把她搡在地上,道:“你丈夫跑了!你丈夫跑了……你丈夫……跑了……丢下我们,丢下整个渔阳城……自己跑了……”语声哽咽,几不成句。

张妻见费龙满脸杀气,又听他不断说张纯弃城弃妻,独自逃亡,心中一阵迷乱,瘫倒在地,嘴里不知念叨些什么。

费龙又是一阵狂笑,手起刀落,砍掉张纯老婆的头颅,一脚踢飞!

接着,费龙带领亲兵,挨个房间砍杀张纯的侍妾、子女,直杀得太守府血流成河,连一些丫鬟、仆人也惨遭不幸。

杀光张纯的家人后,费龙提着滴血的佩刀,领兵回到自己家中,照样杀个精光。接着,杀得失去理智的费龙随手砍倒三个亲兵。他的亲兵也早就杀红眼睛,见费龙如此,一拥而上,把费龙砍成肉泥。

次日,费龙的死讯迅速在城中传开,很快,城中开始大乱。军人开始明火执仗地在城内抢掠大户,家里有门客的尚可抵挡乱军,小门小户则只能任其鱼肉。

众军几天以来,已经濒临崩溃,突然失去控制,乱军不但劫财,而且杀人放火,奸淫妇女,甚至自相残杀。一时之间,渔阳城内宛如人间地狱一般。

城外的众将远远看到城内黑烟滚滚,冲天而起,不知就里,只能命令士卒加强防备,远远观望。

终于,有人打开城门,乱哄哄地涌出来投降。有人开头,事就好办,各城门纷纷打开,军人、平民混杂在一起,哭声震天,倾城而出。

赵云立刻下令,让各军重步兵和弩兵随时开战,命令轻骑兵掠过战场,阻止城内众人冲撞大阵,必要时杀无赦。

得到命令的轻骑兵策马而出,试图阻止城内涌出的人流。但是,众人如同无头苍蝇一般,根本不听命令。于是,轻骑兵的十字弓开始讲话,跑在前面的人立刻被射倒在地。

受到死亡的威胁,众人才停下脚步,按照轻骑兵的命令抱着头,继续前进,走到距离重步兵方阵约50米处,众人被喝令蹲在地上,等待处理。很快,城外黑压压地蹲下一大片。

公孙瓒也早已接到城内火起的报告,一直在阵前观看。他虽然也想分一杯羹,但他的人马都躲在后面,现在要想上前,必须穿过陆军的防线。他自知绝无可能,苦笑着摇摇头,干脆返回军营,落个眼不见为净。

城外稳定下来之后,各军派出重步兵入城维持治安。根据赵云下达的命令,再遇到在城内烧杀抢掠的一律就地正法。同时,军纪再次被重申,绝对禁止趁火打劫的行为发生。为严明纪律,军令部所属的头戴白色头盔的宪兵同时入城。

城内得到控制后,后勤部的官兵随即入城,清点、接收官府财务,随即发现渔阳城的所有官府库房无一幸免,都被抢得精光。

渔阳守军有的脱掉盔甲躲藏起来,有的被接收部队杀掉,有的死于乱军之中。出城投降的和在城中向接收部队投降的共有19000人,除近千人被杀外,大约还有4000名乱军大肆抢掠后藏在城内。

陆军出榜安民后,开始在城内搜捕藏匿起来的乱军。当然,醉翁之意不在乱军本人,而在他们抢到手的财物。至于主动投降的渔阳军人,一律没有追究他们是否有来路不明的财物。

经过两天的拉网式搜捕,藏起来的乱军抓得抓,杀得杀,没有几个剩下,他们已经抢到手的官府财物和私人财物自然都被陆军收进囊中。

经过统计,这次援助幽州的战斗中,陆军共有714人战死或致残。郭嘉随即献计,一举拿下整个幽州。王琦经过慎重考虑,只是向公孙瓒索要抚恤金、丧葬费和轻伤员的医疗费后,随即退兵。

临走前,王琦明知会被拒绝,还是拉着公孙瓒的手,第三次提出邀请。

据清点,此战共受降乌丸骑兵45000人,渔阳军19000人。在渔阳城内,从乱军手上追缴金银、铜钱等财物共价值12万贯以上。

在幽州境内,除辽西郡的丘力居以外,在上谷郡还有乌丸大人难楼,辽东郡有自称峭王的乌丸大人苏仆延,右北平郡有自称汗鲁王的乌丸大人乌延,。

乌延的实力本来就不行,所辖只有几千户,他参与丘力居的谋反后,干脆全族迁往肥如城,除保留汗鲁王的称号以外,实际上就是投靠丘力居。高顺大军杀过来之后,乌延本人死于乱军之中,余部都混合到丘力居的骑兵中,死的死,降的降。

丘力居和张纯失败后,苏仆延虽然没有参与张纯的叛乱,但担心官府会借机会对付他们。乌丸人反正是游牧民族,索性举族北迁,离开幽州,进入高句丽的地盘。但是,他们不容于高句丽人,只好继续向北迁移,托庇于挹娄人。

难楼在乌丸各部中,势力最大,又不相信张纯这个汉人官员,根本不可能参与实力不如他的丘力居发起的叛变,只是静观局势。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