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三国志 卷一 潜龙 第八十五回 幽州来使

kinghappycat 收藏 37 4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7/


第八十五回 幽州来使


汉灵帝光和六年(183年)九月初,幽州牧刘虞派遣的使者,幽州长史公孙瓒来到邺城。

幽州地处整个东汉领地的东北角,除和并州雁门郡有很短一段接壤外,幽州所有和中原腹地的往来都要通过冀州中山郡、河间郡、勃海郡,经济上对冀州的依赖性很强。

对于幽州广大的土地和丰富的矿产,王琦早就有些想法,但是毕竟不想由自己手上开启天下大乱的帷幕,因此也不便挑起战端,这也是他没有杀掉张角的一个主要原因。

不过,明着打不行,暗地里对幽州进行封锁还是毫无问题的。在王琦的指示下,中山郡和河间郡对往来于幽冀边界的商队进行控制,原则就是从幽州来的商人一律欢迎,毕竟,他们带来物资。商人回去的时候也欢送,不过得空着手或者运送的是属于奢侈品的货物,如果携带涉及国计民生的货物,则课以根本让人难以承受的重税。至于那些可能用于军队的物资,则根本不允许运往幽州。

幽州被封锁后,短短几个月里,各种问题就显现出来。相对中原各地,幽州工业、农业都较为不发达,全靠商人的长途贩运才能解决物资的不足,王琦的封锁政策造成市场上物资匮乏,甚至连政府和军队必需的物资都难以保证。

商人把冀州缺乏的货物,如药材、皮毛、木材等输入到冀州后,大都不想空手返回,但是能带的只有奢侈品,因此大量随意流动的奢侈品被带回幽州。客商在冀州境内采购货物,必须到冀州银行用黄金兑换货币,才能在冀州进行采购。剩余的货币不能再换回黄金,客商们如果不把钱花光,带回幽州则无法流通,因此,大量的奢侈品被幽州客商贩运到幽州,大量黄金则增加到王琦的黄金储备之中。

刘虞了解到勃海郡实际上拥有独立的地位,就想绕开王琦,努力发展和勃海郡的贸易。袁绍急功近利,同意高价卖给刘虞物资,刘虞从袁绍那里还真得到很多物资。

对于袁绍的短视行为,田丰大不以为然,立刻指出这样干下去,王琦早晚必然封锁勃海郡,必将影响勃海郡的战略物资储备。可是,袁绍不顾田丰的反对,坚持要赚眼前的钱。

果然,如田丰所料,冀州随即以同样的方式,封锁河间郡、安平郡、清河郡、乐陵郡、平原郡和勃海郡的边界。勃海郡除海路以外,陆路被上述五郡包围着,这下子,立刻直接造成勃海郡各种物资的匮乏,勃海郡的处境比幽州还要不如。

在王琦的婚礼之后,袁绍派遣田丰再次拜见王琦。在被迫答应和冀州各郡一样,封锁幽州边界之后,负责谈判的鬼才郭嘉才答应重新开放勃海郡边界。但是,实际上,钢铁、武器等战略物资仍然禁运,粮食也限量供应,总量严格控,既不让勃海郡过于饥饿,但又绝对不让他们有余粮可以储备起来。

刘虞无法从袁绍手里继续骗到战略物资,就孤注一掷地和冀州开打贸易战,禁止幽州商人和冀州开展贸易。

这样一来,幽州商人苦不堪言。幽州除和冀州接壤外,另三面全被鲜卑、乌丸、高句丽等围绕,商人去那里,不是去挣钱,是给人家送钱。贸易战不能给冀州带来多大影响,受到重大打击的是幽州商人和整个商业体系。唯一因此而获利的是在贸易战之前买下奢侈品的富人们,因为货源被阻断,他们手中的瓷器、服装等奢侈品的价格一路飚升,其它所有商品立刻搭车涨价。

贸易战没取得战果,倒弄得自己手忙脚乱,刘虞没法子,只好恢复原样,允许客商恢复和冀州的贸易,先平抑物价再说。

万般无奈之下,刘虞派遣长史公孙瓒出使邺城。

幽州境内,有一些历代簪缨的世家,其中,影响力最大的是公孙世家,家族在幽州各级官员中,都占有一席之地。

公孙瓒字伯珪,幽州辽西郡令支人。公孙瓒有姿仪,大音声,性辩慧,曾拜当代大儒卢植读经,文武双全。公孙瓒才堪大任,这次奉命出使冀州,任务是要和王琦结盟,打通幽冀边境,解决幽州的当务之急。

公孙瓒进入冀州境内后,第一站到达中山郡卢奴,受到第7军军长王平和中山郡太守礼貌但缺乏热情的接待。然后,公孙瓒一行在丁点派出的200名轻骑兵的护送下,沿着各郡治所之间的高等级公路,取道房子、邯郸来到邺城,入住司令部院内的宾馆。

一路上,公孙瓒看到冀州各地百姓富足,市集繁华,田野里庄稼长势良好,公路平整宽阔,桥梁规模宏大,所到之处,无不欣欣向荣,比起幽州,简直是天壤之别。

住进专门接待高级人士的冀州宾馆之后,公孙瓒更是大开眼界。坚固的楼房、明亮的玻璃窗、精美的白瓷器、干净而没有异味的室内卫生间、香醇的五粮玉液、香气四溢的新油炒菜,这些在幽州称为奢侈品的东西在宾馆里比比皆是。尤其是室内卫生间,设施虽然比不上22世纪那么完备,但也像模像样,除自来水以外,浴缸、面盆、水泥蹲位、下水道应有尽有。

据公孙瓒侧面了解,在邺城、邯郸新建的兵营里,都是档次差一些的楼房、玻璃窗、白瓷器、室内卫生间。士兵和公民都可以享受新油炒菜,只是不能无度饮酒而已。

公孙瓒心中暗暗叹气,对于王琦治理冀州如此井井有条深感佩服。虽然对冀州的军备不甚了解,但通过谍报工作得到的情报,也知道冀州带甲数十万。尤其是从随行的200名轻骑兵的精神面貌与体能状态来看,其战斗力实在难以低估,一旦两军对垒,要想获胜实在困难重重。

公孙瓒领命时,信心满满。等到来到冀州,还没见到王琦,就被冀州境内的风貌折服,对于此行能否建功,却是越来越没把握。

郭嘉现在已经隐隐成为首席谈判官,这次先和公孙瓒接触的依然是郭嘉。郭嘉大排筵宴,和公孙瓒痛痛快快地喝上一轮以后,郭嘉对幽州的现状和公孙瓒的来意已经是了如指掌。

因为不愿打响天下大乱的首战,王琦暂时不想鲸吞背后的幽州,也不想和刘虞提前翻脸。经过仔细研究,王琦决定和刘虞有限度地缓和关系。对于公孙瓒,能收为手下最好,如果收不到,也要借这个机会,给他足够的面子,留下以后见面的余地。

郭嘉带着圆桌会议的决议,再次开展酒桌外交。这一轮喝下来,郭嘉漫天要价,虽然答应公孙瓒有限开放边境,但条件苛刻无比。虽然郭嘉敢胡乱开价,公孙瓒却不敢就地还钱。

公孙瓒苦不堪言,不答应吧,幽州经济状况渐趋恶化,自己此来任务重大。答应吧,无异于只顾眼前,饮鸩止渴。更让公孙瓒忐忑不安的是,郭嘉话里话外,流露出王琦对自己的延揽之意。

说实在的,汉朝的文臣武将,不时兴从一而终这一套,公孙瓒当然不能不心动。但是,刘虞待他不薄,在危机关头,委以重任,怎能临阵倒戈?真那样做的话,岂不令天下人耻笑?这可是涉及武人面子的问题,焉能不有始有终。

好在郭嘉并没有穷追猛打,给他留下考虑的时间,就告辞离去。当然,郭嘉没有那么好的心肠,而是根本不着急,慢慢悠着谈。

公孙瓒左思右想,没有办法,只好先答应下来再说,否则买不到粮食,今年冬天都过不去。

第三轮谈判时,惧怕郭嘉酒量的公孙瓒坚决不肯在酒桌上谈判。通过一番唇枪舌剑,协议达成,除郭嘉提出的冀州银行的铜、银、金币在幽州流通以外,其它条件公孙瓒一律答应下来。

幽冀两州的协议内容包括:一、冀州将供应给幽州足以应付今冬军民食用的粮食,价格吗,当然要贵一些。二、幽州客商自由往返于两州之间,幽州不能予以限制;三、冀州有权限制某些物资输往幽州;四、冀州银行铸造的铜钱可以在幽州使用。

这份协议实际上没有解除对幽州的经济封锁,只是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卖给幽州一些粮食而已。而且,由于卓有成效的屯田,粮食在冀州实在已经囤积过剩,不妨换些硬通货回来。

即使这样,公孙瓒已经很满意,虽然封锁没有解除,但毕竟得到粮食,冀州和幽州也算是签署一份友好协议。

至于王琦招揽公孙瓒的意图,公孙瓒保持对刘虞足够的忠诚度,婉转地表达自己的意思,予以谢绝。

郭嘉把公孙瓒的话带给王琦,王琦虽然心中遗憾,但也佩服公孙瓒的忠诚。在公孙瓒返回之前,特地设宴款待公孙瓒。

酒席宴上,公孙瓒第一次见到王琦。一见之下,公孙瓒不由得心中嗟叹,相见恨晚。


作者按:《三国志》曰:朝议以宗正东海刘伯安既有德义,昔为幽州刺史,恩信流著,戎狄附之,若使镇抚,可不劳众而定,乃以刘虞为幽州牧。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