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7/


第八十四回 财源广进

东汉末年,宦官、贵族、官僚和豪强恶霸互相勾结,疯狂地搜刮民脂民膏,大量农民流离失所,陷入难以为生的悲惨境地。

张角在巨鹿郡起家,一直秘密进行组织活动。直到王琦找上门来,张角的势力已经遍布幽、冀、兖、并、青、徐、豫各州。虽然组织松散,但一旦张角登高一呼,贫苦百姓一定会闻风景从。

王琦来到汉代,尤其是担任冀州牧后,实行亲民政策,轻徭薄役,百姓休养生息,万众归心。实际上,张角在冀州境内已经失去起事的群众基础。

在冀州勃海郡,由于王琦有意纵容张角在勃海郡发展自己的势力,并没有告知袁绍,因此,张角的徒弟在勃海郡仍然秘密活动。

张角审时度势,本已有心离开冀州,但还没来得及自行离去,就被绑架。

通过一番交锋,张角处处落于下风,以为必死无疑,不料却被释放,但被迫离开冀州。张角率领亲信离开冀州后,进入兖州地界。张角的徒弟们陆续离开,分散到各地继续传播张角的理论,也有一些徒弟奉令潜回冀州。

张角走后,王琦随即通令除勃海郡以外的整个冀州,必须小心防范张角和其党羽,一旦发现张角等人的活动,一律立刻逮捕,秘密送往邺城。因此,除勃海郡外,潜入其他各郡的徒弟们不是被捕,就是不敢有任何行动。张角留在冀州的地下组织同样无法继续活动,完全失去作用。

张角本人带着两个弟弟和百十名徒弟,辗转来到兖州泰山郡,在泰山西麓结庐而居。

张角本来是落第书生,略通医术,得到《太平要术》后,医术精进。张角广收徒弟,根据各人的潜力,量才以授,把所学医术传给一些徒弟,让他们深入民间,行医送药,济民于难,同时,宣讲张角的远大政治抱负。除冀州境内有各军医疗队为百姓治病外,各地的贫苦百姓还真离不开这些肩负重大使命的张角门徒。

在众门徒的努力下,张角的徒众日益增多,组织结构虽然仍然松散,但形成以张角为中心的庞大网络。除冀州大部以外,张角的党羽继续在各州秘密活动,仿佛一群白蚁一般,默不做声地啃噬着汉朝本来就已经摇摇欲坠的将倾大厦的统治根基。

王琦不必像张角那样偷偷摸摸,可以明目张胆地训练士兵。

陆军的训练项目主要包括体能训练、队形演练和实战模拟。陆军在众将的训练下,作战能力日益提高,缺乏的只是实战考验。但是,这也没有办法解决,总不能到处找人去砍杀吧。

为保证军队在接战后保持充沛的体力,后勤部为全军配备车辆,用于抵达战场前的转运。但是,一旦开战,军人的体能状况对于战斗力能否持久仍然至关重要。因此,陆军双管齐下,首先提高全军的伙食标准为每人每年3铜币,尽量供给军人大量肉食。

更主要的是,最大程度地提高军人的训练程度,对达不到标准的军人绝不放过。陆军共有重装骑兵、轻骑兵、重步兵、弩兵四个兵种,其中除轻骑兵以高机动性为特点外,另三个兵种都依赖于严明的组织纪律性和整齐的队形。针对各兵种的特点,军令部颁发各兵种训练条例,要求全军按照统一的队形和标准进行训练。

王琦参考现代军事中的实战演习,组织类似的演习。冀州境内,经常进行有两个军参加或者有多个军分组对抗的实战演习。在实战演习中,所有军人在两军正式接触之前,一切都按照真正的战场标准调动部队,布置战场。直到再打下去就会产生伤亡时,演习才终止。演习的胜败由王琦、赵云、沮授、杨修和全部高参评定。

随着邺城、邯郸两座中心城市建设的接近尾声,各工厂相继投产。在保证军用品的供应下,大量奢侈品,如玻璃、高级瓷器、高级服装等源源不断地由冀州商团运往各地,换回大量军费。除冀州商团以外,各地客商云集冀州,尤其是邺城、邯郸、曲梁这个黄金三角地带,这也给王琦带来大量税收。

邺城玻璃厂和研发局通力合作,按照王琦的图纸,磨制出玻璃透镜,研制出单筒望远镜,配发到团级作战部队。

邯郸酒厂和邺城酒厂也开始出酒,各郡治所也全部建成娱乐城,由此带来的收入,短时期内仍然是冀州的支柱产业。

冀州银行发行的新货币得到冀州百姓的认可,在冀州大地顺畅流通。精通经济学的王琦深知没有黄金储备而乱发货币的危害,坚定地否决目光短浅的靠发行货币赚取面值和金属实际价值差价的建议,把由此产生的“利润”储备在冀州银行的地下金库里。

总之,后勤部现在财源广进,收入远大于支出,经济危机理论上不会再次出现,王琦和陈群再也不用为军费不足而提心吊胆。

为杜绝经济高度发展和权力集中带来的腐败,廉政公署宣告成立,署长由沮授担任,晋升为上将。沮授不受陆军司令部节制,直接对王琦负责。为充分发挥沮授作为一位战略家的才能,沮授仍然参加军事会议和模拟演习的评比。沮授拥有自己的将旗,图案是天平,文字是“廉政公署”。

荀彧接替沮授,担任军令部长,晋升中将。荀彧的将旗图案是一颗印玺,文字是“军令部”。

华佗开始培训女医生,第一批成员里包括王琦禁止大家称之为主母的赵蕾和成灵素、泠霜华。

田豫经过多次考验,都没有让众将失望,表现出明达刚毅的英雄本色,积功晋升为上尉。为尽早锻炼他成为独当一面的将才,他被不断调换岗位。

八月,第一期童子军共3000人正式毕业,第四期童子军同时在整个冀州境内招收,共招收7000人。第一期童子军中的武科学生2700人早在信都整编后,就分赴新编各军实习,开始,这些毛头小伙子根本没被士兵们放在眼力,但是时间一长,士兵们发现这些见习军官们精通军纪和军中各种武器的使用,掌握各种阵法的作战程序,完全适应多兵种联合作战,即使是单打独斗,也很少有人能胜过这些童子军。很快,童子军们在军中得到其应得的地位。

第一期童子军的毕业典礼隆重地在常山军官学校举行,王琦亲率赵云、沮授等将领亲临真定。所有童子军都获得王琦签名的毕业证书,文武科的学员还分别得到各种专业技能的资格证书。童子军毕业生被授予中尉军衔,少数被分配到司令部、军令部、后勤部、廉政公署任职,大部分分配到实习时所在军担任军官。第2—8军由于没有接收童子军实习的任务,这次得到的童子军配额很少,军长们个个后悔不迭。

王琦通令各军军长,这些受过严格训练的童子军是未来军队体系中的支柱,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这些年轻的军官。但是,这并不是说要把他们珍藏起来,而是要多加锻炼。

在武器方面,有两项改进,一是骑兵单兵武器将由矛向枪转化,二是炸药包研制成功。

矛在三国时期已经成为军队的主要装备,矛的缺点是刃部较长,刺杀不如枪那么灵便。枪脱胎于矛,枪头改进为短而尖的形式,比矛更加锋利,更有利于刺击。在陆军,枪将逐渐取代矛的地位。

后勤部次长蒲元一直忙于开发,很久没有亲手制造兵器。这次,蒲元再次出手,亲自为赵云总司令打造一柄长枪。这柄枪全部由精钢锻打而成,重18公斤,整个锻打、淬火的过程全部由蒲元亲自进行。枪尖达到200炼,锋利异常,枪杆100炼,坚硬中韧性十足。枪炼成后,蒲元把这柄枪的枪杆磨得粗糙些,浸在熔化的液态白银汁里,凝固后再精心打磨,造出绝无仅有的“银枪”。在枪杆上,按照赵云麒麟旗的样式,雕刻上一只麒麟,此枪也因此被王琦命名为麒麟枪。同时,蒲元还以同样的工艺,对连环铠进行处理,为赵云度身定制一身“银盔银甲”。

此外,蒲元还给王琦打造出一副“金盔金甲”,实际上,其制作工艺就是在连环铠上鎏金。

另一个战略武器炸药,通过在矿山的多次实用,积累下丰富的经验。火药局进一步研制出炸药包,炸药包也先在矿山试用,进行过几百次试验后,开始模拟炸城。

根据王琦的命令,直属于后勤部火药局的爆破部队宣告成立,经过严格训练的爆破兵在城外的秘密场地开始进行炸药包爆破城墙的演习。

禁卫师升格为禁卫军,胡飞升任军长,晋升为中将。从第2—8军抽调3000名轻骑兵和1000名后勤兵,组成禁卫军第2师,各军缺员由军令部统一招兵后配给给各军。

和丁点在婚礼上得到的礼物一样,在胡飞和成灵素在邺城娱乐城举行的婚礼上,王琦的礼物是中将军衔和委任状,还有写着“禁卫军”,绣着肋生双翼的天马的军旗。


作者按:在整个冷兵器时代,矛和它的变种一直是主要的长兵器。对于不够坚固的盔甲,矛头很容易刺穿它们,从而伤害士兵。

晋以后,矛逐渐被枪取代。枪是矛的变种,和矛相比,刃部短而尖,更有利于刺击。作为骑兵装备,长枪一直使用到二战初期,以波兰骑兵对德国坦克的悲壮突击谢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