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07.html


第八十二回 夜奔


暮色四合时,王琦才悠悠醒来。

怀中的赵蕾犹自酣睡未足,春花般娇艳的小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和些须残留的泪痕。王琦掀起被子,看着赵蕾仙子般的胴体,回想起刚才的消魂感觉,不由得在赵蕾额头上印下轻轻一吻。

睡梦中的赵蕾虽然迷迷糊糊,但还是本能地予以回应,手足并用,缠住王琦的身体,王琦不禁哑然失笑。

赵蕾渐渐醒过来,想起手持鲜花求婚的王琦,想起第一次经历的暴风骤雨。接下来,赵蕾注意到,自己正光着身子,盘在同样身无寸缕的王琦身上。羞涩立刻重新占据少女的心房,赵蕾连忙放开王琦,抢过被子,连头蒙住,紧紧攥住不放,可怜的王琦被赶出被窝。

王琦沉住气,等着赵蕾看自己。果然,没几分钟,赵蕾忍不住,慢慢把被子往下拉,露出头来偷看,结果,正好和王琦对上眼。

赵蕾再想拽回被子蒙上脑袋可就万分困难,王琦按住被子, 赵蕾越看越羞,一声娇呼,闭上眼睛。

王琦下床,拣起两人的衣服,扔在床上。然后掀开被子,伸出有力的双臂,把赵蕾抱出被窝,开始给她穿衣服。赵蕾没想到王琦会把她弄出被窝,更没想到还亲自为她着衣,虽然羞涩难当,但也没反抗,而是配合着王琦穿好衣服。王琦给赵蕾穿完衣服后,刚想自己也穿上,他也没想到,赵蕾学着他的样子,抢过衣服,开始给他穿。

穿完衣服,赵蕾就要下床,可是,一阵 疼痛再次传来,赵蕾忍不住闷哼一声,又坐在床上。

王琦见状,忙问道:“怎么啦?”

赵蕾道:“疼……”

刚才王琦的询问,确实是见赵蕾行动异常,未及细想,脱口就问出来。赵蕾回答后,王琦随即恍然大悟,虽然心疼,但逗赵蕾的心占据上风,明知故问道:“哪里疼?”

赵蕾吞吞吐吐地道:“疼……这里……那里……下边……疼……”以她的小脑袋,根本想不到情郎哥在故意逗她。

王琦见赵蕾天真无邪,也不好意思再逗她,抱住赵蕾,柔声道:“乖蕾儿,不妨事的,有个几天就不疼啦。”

赵蕾又想起刚才这害羞的事情,小拳头飞快地捶打王琦的胸膛,道:“都怪你都怪你都怪你……”

这几路粉拳砸在王琦的胸肌上,如同按摩一样,砸得王琦舒服无比,王琦绝对不想制止。

赵蕾砸了一阵,见王琦一脸的身心舒畅,况且拳头略微疼痛,这才反应过来,只好不甘心地住手。

王琦笑着,要抱赵蕾下床,赵蕾却不肯让王琦抱,而是示意王琦转过身,趴在他背上,顽皮地要他背下楼去。

楼下门厅里,忠于职守的禁卫师师长胡飞坐在一张大桌子后,担负警戒任务。不过,令王琦和赵蕾想不到的是,成灵素坐在胡飞身边的另一把椅子上,靠在胡飞身上睡得正香,胡飞的臂膀还抱在成灵素的肩头上。

倒不是胡飞警惕性不高,而是寓所外面胡飞已经布置下严密的警戒线,再说胡飞的注意力不在楼上,加上激情过后的赵蕾觉得谁都会笑话她,特意告诉王琦轻手轻脚地下楼,结果就无意中窥到胡飞和成灵素的小秘密。

胡飞猛然见到王琦背着赵蕾下楼来,还看见他和成灵素依偎在一起,很是不好意思,连忙推醒成灵素,情急之下却忘记移开手臂。成灵素一下子惊醒,很快弄清楚局面,这才连忙推开胡飞的手臂。

胡飞和成灵素站起来敬礼后,成灵素就躲到胡飞身后,红晕满面,和王琦初见她时的表情并无两样。

胡飞大为尴尬,道:“主公,我们……我……我们……”

王琦打断他,笑道:“耀光,我不但一点责怪你的意思都没有,而且很替你们高兴。”说着,背着赵蕾出门而去。

胡飞和成灵素对望一眼,两人心意相通,胡飞随即拉着成灵素的小手,两人跟着追出去。

门外,禁卫军已经对王琦和赵云的寓所以及寓所周边、中间的道路全部戒严,王琦背着赵蕾,胡飞拉着成灵素,就在众禁卫军的注视下,直接来到赵云寓所门前。

大餐厅里,赵云和众将大多东倒西歪,酩酊大醉,只剩下确实有量的典韦、蒲元、马钧、郭嘉。

典韦一直随侍在王琦身边,可以说除王琦、赵云以外,他和赵蕾最熟悉,王琦和赵蕾在一起的故事,他更是知道的最多。典韦如数家珍一般,口若悬河开讲,另三人听得津津有味,还不时干上一杯。赵云虽然也是海量,但他不但身为主人,兼且心情舒畅,酒到杯干,反倒先一步醉倒。

王琦看大家如此情况,也不放下赵蕾,偷偷摸摸地绕过餐厅,把赵蕾送回她楼上的卧房。

王琦把赵蕾直接放在床上,转过身来,在床沿上坐下,把赵蕾抱在怀里,在她耳边说了好多甜蜜而肉麻的情话,说得赵蕾双颊绯红,腻在王琦怀里,不时嘤咛一声。

好长时间,王琦才和赵蕾告辞。两人又热吻一阵,王琦依依不舍地离开赵蕾的闺房。

到楼下之后,王琦叫成灵素上楼陪伴赵蕾,叫上胡飞,去和典韦、郭嘉等喝上几杯。

典韦等已经有八分酒意,哪抵挡得住王琦和胡飞这两位生力军。王琦见大家全部喝倒,就和胡飞返回自己的寓所。

回到卧室,王琦看到雪白的床单上斑斑落红,又想起和赵蕾深入骨髓的缠绵,想起赵蕾对自己的一片痴情,不禁撤下床单,准备收藏起来。

突然,传来两声敲门声。

王琦拉开门,一个火热的躯体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正是赵蕾。

原来,王琦走后,赵蕾忍不住把她和王琦的一场风流韵事讲给好友成灵素听。两个少女一个初经云雨,一个还未经人事,讲的固然面红耳赤,听的更是脸热心跳。

讲完故事,赵蕾心中,对王琦的思念却越来越强烈,就打发侍女到楼下打探情况。侍女回报说主公正在饮酒,赵蕾遂安排侍女在餐厅看着,一旦主公离开,立刻回报。

成灵素叫赵蕾讲的心里痒痒的,不知何故,就想见到胡飞。王琦离开时,赵蕾拉着成灵素,两人一起跟在后面。到达王琦的住所,赵蕾悄悄上楼,成灵素在楼下陪着胡飞。

赵蕾扑到王琦怀里,仰起头索吻。一吻之下,赵蕾整个人都软下去,王琦随即把她抱到床上。

赵蕾看到王琦手里还拿着染血的床单,大发娇嗔,就要抢夺。等到东西抢到手里,却不知该如何处置,只好又扔还给王琦。王琦顺手接过,珍而重之地收藏在柜子里。

随后,王琦爬上床,温柔地除去赵蕾的衣物,自己也脱去衣服,拥着赵蕾钻进被窝。

赵蕾又是期待,又是害怕。盼的是还想再尝尝消魂滋味,怕的是 还在隐隐作痛,怎堪承受?

王琦体恤赵蕾,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只是轻吻赵蕾一下,温柔地抱着她。赵蕾的心里,既为情郎的关爱而高兴,又稍稍有些失望。伴着这种复杂的少女情怀,赵蕾进入甜蜜的梦乡……

上行下效,自古皆然。近墨者黑,从来未变。

在楼下胡飞的套房,胡飞和成灵素在里间卧室里,也上演着同样的一幕。

成灵素听赵蕾讲述自己的旖旎经历,不由得大为向往,内心深处也想试上一试。如今,和心上人胡飞独处一室,无人打扰,又怎能把持的住?

胡飞对成灵素早已钟情已久,但这时毕竟是汉朝,胡飞就算有些想法,也不敢擅自越过雷池。如今,万籁俱寂,心上人近在咫尺,阵阵幽香传来,胡飞再也把持不住,忍不住动手动脚起来。

开始,胡飞还怕成灵素反对,不敢过于放肆,不料,这时的成灵素正在春情荡漾难以克制之时,胡飞的动作,正中下怀,欢喜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拒绝。成灵素毕竟是个少女,再怎么想也开放不到哪里去,只是半推半就,不过,这种欲拒还迎的小女儿态更让胡飞如痴如狂。

胡飞也是个菜鸟,此前也毫无经验,两人经过一番努力,多次试验,几经尝试,胡飞发挥契而不舍的革命精神,屡败屡战,还是不得其门而入。终于,伴着成灵素的一声尖叫,胡飞误打误撞,得窥门径,获得成功。于是,这世界上又减少一个处女……

次日早晨,赵云醒酒后,去找赵蕾。可是,赵蕾根本不在房里,床上的被褥整整齐齐。赵云一问侍女,知道赵蕾整夜未归,略一思忖,已知就里。

等到赵蕾回来,赵云见赵蕾小脸红扑扑地,于清纯中平添一种妩媚,见到他以后,更是面红耳赤,扭扭捏捏,更确定王琦已经提前就职,成为自己的妹夫。

赵云无话可说,轻轻把赵蕾揽在怀里,最后一次拥抱自己的小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