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7/


第七十七回 骨肉亲情


赵蕾这一次却没有跟随王琦前往安阳县寻访审配,而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足不出户地想心事,除了闺中密友成灵素以外,谁都不见。

17岁少女的心事其实谁都明白,她的小小心灵让王琦占得满满的,可是王琦似乎无动于衷,虽然对赵蕾非常好,但总不能突破兄妹感情的界限。

可是,我们的小公主已经长大成人,哥哥她已经有一个啦,再要一个还是免谈吧。女孩要的是情郎哥哥,可是意中人却不解风情,真是气死啦!

赵云身为长兄,小妹的心事怎会不明白。可是,这件事的另一个当事人偏偏是王琦,是众人之主,上门去问多有不便。要是换上别人,不管是谁,赵云早就摆齐陆军总司令的全套依仗,上门问个清楚,或者干脆直接传达陆军总司令的命令,让这个家伙登门报告,说个明白。

赵云也尝试着拜托其他将军说个媒,可是赵云估摸着,恐怕无人敢担当如此重任。别看这些将军率领大军,决战疆场,从不知道什么叫退缩,但这件事涉及老大和老二的家务事,没有人有把握冲锋在前。

赵云没办法,只好决定亲自出马搞定此事。

赵云来到赵蕾的房间,敲了敲门,道:“蕾儿,是哥哥,我找你有事。”

屋内传来赵蕾慵懒的声音:“烦着呢,请来吧。”

赵云轻轻推开门,进入赵蕾的香闺,看到赵蕾坐在窗前,有一搭没一搭地逗弄着架上的一只鹦鹉。赵云随即拉过一把椅子,坐到赵蕾跟前。

在丁点成亲之前,赵蕾对自己内心深处的爱,虽然已经越过朦胧的阶段,但还是受到有效的控制。丁点和泠霜华的婚礼,不知道怎的,突然触动少女的某根神经,让她一下子想到自己的未来。

赵云怜惜地看着赵蕾似乎有些消瘦的小脸,心中下定决心,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不能再拖下去,怎么的也要有个结果。

赵云在在心中叹一口气,道:“蕾儿,哥哥看你这一阵子很不高兴啊。”

赵蕾不答,仍然逗那只鹦鹉。

赵云道:“蕾儿,我知道你的想法……你喜欢主公,可是……”

赵蕾梦呓似的道:“是的,哥哥,我喜欢他,可是……”

半晌,赵云接着道:“蕾儿,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有你一个亲人,有些话我不能不说。”

赵蕾感受到赵云的亲情,不由得眼圈发红,默默点点头。

赵云道:“蕾儿,你喜欢的这个男人,是我们的主公。以我看来,当世英雄,无人能出其右者,假以时日,主公必能一统江山,取代衰微的汉室,身登大宝,成为一代明君。”

赵蕾虽然早就在心里认同这位主公,但毕竟年纪幼小,也没有什么人会在她面前提起王琦的宏基伟业,因此,赵云的这一番话,首次整理清楚她的思路,让她深切理解王琦的雄心大志。

赵云道:“虽然主公并没有把我和众位将军仅仅当作臣下,连跪拜大礼都予以废除,但我等终究是臣子。自古以来,君上为天,臣下为地,天地难聚,尊卑有别。有些事情,臣子毕竟难以出口,何况婚嫁大事。”

赵蕾道:“我自从见到琦哥哥,就把他当成大哥哥。在我心中,早就知道你和他,还有典大哥他们,你们都是大英雄、大豪杰。可是,我没有想过,琦哥哥以后要当皇帝呀……”说完,眼泪夺眶而出。

赵云温和地为赵蕾擦去眼泪,道:“哥哥我自从追随主公以来,深受主公宠信,在这冀州地面,实可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是我唯一的宝贝妹妹,才貌俱佳,且已到出阁之年,按说上门求亲的人都该踏破我家门槛才是,因何从未有人上门提亲呢?”

赵蕾从没想过此事,止住哭声,道:“为什么?”

赵云道:“凡和我赵家门户相当者,谁不知道赵云的妹妹深受主公宠爱,在主公面前说一不二。除非主公明确表态不要你,谁敢来提亲。”

赵蕾嗔道:“谁说他不要我!我还不要他呢?”

赵云问道:“蕾儿,老实告诉哥哥,你到底要不要他?”

赵蕾的小脸红了,娇羞道:“不要,不要,就是不要。”

赵云严肃地道:“你要是不要主公,我就去禀明主公,请他做主,给你找一个如意郎君。”

赵蕾的俏脸越来越红,知道不能再胡说下去,低着头羞道:“不要,不要……要!可是,他不要我,你让我怎么办?难道我去告诉他?”

赵云正色道:“蕾儿,有些事就算让你伤心,我也得提醒你。”

赵蕾抬起头,见哥哥神色郑重,当下凝神细听。

赵云道:“主公虽然雄才大略,但是现在毕竟还未成大业。今后,天下大乱,连年征战,聚少离多,你能受得了吗?”

赵蕾用力点了点头,坚决地道:“你们都是大英雄,志在四方,自然要到处打仗,我受得了。”

赵云道:“自古以来,共忧患易,共富贵难。现在,虽然主公已然显现出强大的后劲,但毕竟来日方长,道路艰辛。将来,主公身登大宝,富贵荣华不可限量,到那时,也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容易好相处。再者说,你现在把主公当成如意郎君,但总有一天,主公登基称帝,到时候三宫六院,美女如云,你受得了吗?”

赵蕾沉思半晌,站起身来,毅然道:“我很小的时候,就幻想着一位盖世英雄,驾着五色云彩,来接我成为他的新娘,可是,茫茫天下虽大,盖世英雄却真的很难找到。老天真是很照顾我,不但赐给我一个天下无敌的哥哥,还赐给我一个未来的皇帝……我不管他是不是皇帝,我只知道,我心里喜欢他,和他在一起时觉得很安全很快乐,离开他时就想见到他。而且,我知道,琦哥哥也喜欢我,愿意我陪着他。如果他将来当上皇帝,他不喜欢我,我也没办法……只要他愿意,我……我……”

赵云终于明白,小妹妹已经长大,内心深处,已是情苗深种,不能自拔。赵云长叹一口气,内心深处决心已定,道:“蕾儿,既然你已经想好,哥哥这就去找主公,当面问主公的意思。如果他不要你……唉,你我兄妹二人就一起回真定好了!”语气甚为坚决。

赵蕾听哥哥吐露心曲,为了自己,宁愿放弃不可限量的远大前程。她被赵云的骨肉亲情深深感动,不由得趴在赵云肩头上,痛哭失声,弄得赵总司令身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哭了一会儿,赵蕾寻思不能让哥哥为自己丢弃美好前途,边抹眼泪边道:“哥哥,你不用去。你留在主公身边,跟着他当将军,当元帅,还有,别忘记给我娶个嫂子。我自己回真定,你跟随主公打下天下后,再来接我。”说到伤心处,珠泪又簌簌而下。

赵云也鼻子发酸,强忍着不哭出来,道:“蕾儿,主公神机莫测,他的心意,谁也不能全部了解。一切都等哥哥见过主公后,回来再定。”

说完,赵云轻轻推开赵蕾,去找王琦。

王琦这阵子很忙很忙,但再忙也有闲着的时候,每当这时,他就会觉得身边缺点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可是,缺什么呢?想啊想啊,终于想起来了,缺个开心果赵蕾!

王琦跨越时空,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最早见到的就是赵云兄妹。三年来,赵云逐渐成长为一位统帅,站在王琦身前身后,为他冲锋陷阵,王琦确实已经离不开他。

初见赵蕾时,她还是一个黄毛丫头,一晃儿,丑小鸭已经变成白天鹅。赵蕾曾经不慎暴露在王琦眼前的青涩身体已经一天天变得玲珑有致,矮小的女孩子已经婷婷玉立。没有改变的是少女天真烂漫的心灵,一直保持着水晶般澄澈的未泯童心。

不知不觉之间,在王琦为军国大计塞满的心里,赵蕾悄悄地占据一角。同样在不知不觉之间,赵蕾在王琦心里慢慢由一个小妹妹幻化为互相关爱的情人,站在王琦身后,默默地用她稚嫩的肩头分担着王琦的重担。

可是,王琦也不敢确定,赵云是否愿意冒着有可能打破君臣之间和谐的风险,和自己建立姻亲关系。王琦也不敢确定,赵蕾的小心眼里,到底如何看待自己,是哥哥?还是情郎?如果自己判断正确,还则罢了,如果判断失误,日后如何和赵云兄妹融洽相处?

要是在22世纪,王琦大可把赵蕾约到什么酒吧、西餐厅等地方,开上一瓶红酒,开门见山地问个明白,合则聚,不合则散,即使不能确定恋爱关系,还可能继续成为朋友。可是,这里可是汉朝啊,自己又怎么能对一个纯真少女说:“我很喜欢你,我们处对象如何?”

这件事情,王琦也觉得无比为难,既不能叫来自己的陆军总司令,直接开个圆桌会议,也不能派个高参去询问赵云。难啊!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