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三国志 卷一 潜龙 第七十三回 凶兆已现

kinghappycat 收藏 44 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7/


第七十三回 凶兆已现


时巨鹿郡有兄弟三人,一名张角,一名张宝,一名张梁。

那张角本是个不第秀才,因入山采药,遇一老人,碧眼童颜,手执藜杖,唤张角至一洞中,以奇书三卷授之,道:“此书名《太平要术》,汝得之,当代天宣化,普救世人。若萌异心,必获恶报。”

张角拜问姓名,老人曰:“吾乃南华老仙也。”言讫即去。

张角得此书,晓夜攻习,自号为太平道人。在王琦崛起于冀州之时,张角的大业也处于奠定基础的阶段。

陆军各军在信都整编完毕,各自分赴驻地之前,王琦觉得时机已到,必须要和手下谈谈张角。王琦特别把即将驻防巨鹿郡廮陶的第12军参谋长荀衍找来密谈,参加密谈的还有赵云、沮授和日益得到信任的郭嘉。

王琦叮嘱荀衍,到达廮陶后,务必秘密访查张角、张宝、张梁三兄弟的行踪,安排老成持重人员,随时掌握张氏兄弟的动向。

与会各人不知道张角是何许人也,为何主公如此重视,难免有些奇怪。当荀衍询问张氏兄弟乃何许人也时,王琦再次祭起法宝,道:“我夜观天象,天下不日大乱,汉室江山将倾。我曾经说过一段谶语,你们听说过吗?”

王琦曾揭示天机,说“长弓黄角,千里毒草,大火狂烧,谁得国宝?”,这句谶语早就传得沸沸扬扬,关于这段话的解释更有无数个版本,但哪种解释也无法服众。荀衍当然听说过,也曾经试图解释,但绞尽脑汁,也不知其所以然。如今王琦突然提起谶语,当下凝神静听。

王琦长叹一声,继续道:“虽然说天机不可泄露,但是如今凶兆已现于冀州,说给你们听听也是不妨。”

一种诡异的气氛弥漫在密室里,大家都为王琦的神秘语气所慑,不由得有些毛骨悚然。

王琦缓缓道:“夫长弓者,张也。长弓黄角,说得就是天下大乱,生灵涂炭,必将起于张角。”

众人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王琦心里暗笑,面上却作庄严状,装出一番甚有憾焉的语气,续道:“我早就洞察天机,只是不能和你们说破。现在,此事已经迫在眉睫,我不得不说。唉,可惜众人竟无一人可以先料得天机。”

王琦这话,实际上是激励大家。当然,除他以外,谁也没看过《三国演义》,读过《三国志》,凭什么“洞察天机”?

王琦见沮授、郭嘉、赵云面有惭色,知道这句话多少能起点作用,遂见好就收,道:“我安排各军驻地时,有意把休若安排在巨鹿郡,就是认为休若才堪大任,才如此安排的。”

荀衍闻听主公如此信任自己,连忙站起表态道:“承蒙主公信任,属下必不负主公厚望,完成主公所托。”

王琦示意荀衍坐下,道:“此去巨鹿,你二人一切要小心谨慎,万事不可莽撞。要记住,天机运行,自有其规律,绝对不可逆天行事。你二人只需负起监视之责,绝对不可擅自决定,更不可抓,不可杀!”

荀衍问道:“请问主公,既然乱起于张角,杀之则天下太平,何故不立杀之以绝后患?”

王琦森然道:“各位有所不知,张角之乱,我已经预知,如预先杀之,则搅乱天道循环。如果诛杀张角,上天必会假手他人,引起天下大乱。那时候,我就不见得还能预见得到。”

这番话,确实是王琦的真心话,只不过换个说法。张角确实是挑起大乱的重要角色,杀掉张角,以后的事王琦还怎么“夜观天象”?缺少这种特殊技能打造的王牌,王琦如何保持自己的神秘性?

实际上,造成天下大乱的罪魁祸首绝不是张角,而是宦官弄权,吏治腐败,官逼民反。继续追究其本源,则可以说是因为汉灵帝的昏庸无道造成的。

没有张角引爆乱局,天下照样不会太平,张角不反,也会另有他人起事。除非王琦或者哪位旷世英雄一统天下,实行民主,推行亲民政策,休养生息,才能使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因此,王琦下达严令,对张角三兄弟严加监视,任其发展,众将无不凛遵。

王琦透露的“天机”,让郭嘉心痒难挠,忍不住问王琦:“请问主公,谶语中那个‘黄’字作何解?其它三句又……”

王琦打断他的话,道:“这‘黄’字吗,和张角也大有关联,到明年年初就见分晓。至于那另外三句谶语吗……哼哼哼哼……天机不可泄露!散会!”

荀衍来到廮陶后,一边处理各种琐事,一边选择老成持重的心腹手下,秘密查访张角三兄弟。荀衍一再叮嘱派去的密探,一定一定要慎重行事,如果打草惊蛇,提头来见。

很快,情报源源不断地送到第12军军部,送到荀衍手里。

其实,张角三兄弟绝非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妖人。张角是个胸怀大志的儒生,而且有些医学基础,看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心中愤懑。在偶然的机会里,张角得到山野异人的垂青,传授给他《太平要术》这本包含兵法、医学、炼丹术等知识的百科全书式的奇书。于是,张角内心深处升起代天宣化的念头。一开始,张角还能坚持普救世人的原则,但时间一久,他根本没有能力管束手下的饿民,军纪涣散,由救民于水深,变为陷民于火热。

其实,不止是张角兄弟如此,纵观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所有农民起义都是一开始甘居老百姓的儿子,兢兢业业,为民造福。一旦进展顺利,或者是开国登基,立刻反客为主,升格为人民大众的母亲,和他们曾经反抗过的暴政一样,贪污腐化,作威作福。

这时的张角三兄弟,还处于攻读《太平要术》的阶段,除有时开个药方治个病,或者到处游学积累经验,收几个徒弟以外,毫不显山露水。但实际上,张角以他敏锐的政治嗅觉,尽可能地了解一切风吹草动,尤其是王琦的崛起和冀州地面上发生的巨大变动,张角都了如指掌。

张角兄弟及其弟子们的一举一动,都由荀衍亲自安排的间谍密切监视,每天向他报告,张角有任何动静,荀衍立即派人报告王琦。

王琦接到报告,独自思虑良久,心中大感为难。

在另一条时间线上,冀州牧一直由韩馥担任,直到董卓乱起,韩馥才被袁绍欺骗,把冀州让给袁绍。在韩馥治理下,冀州境内民不聊生,才给张角提供惑乱民心,揭竿而起的机会。

在这条阴差阳错的时间线上,王琦已经抢先一步,代替袁绍接管冀州。接下来,王琦决心要励精图治,振兴冀州,进而逐鹿中原。老百姓不堪忍受压迫,才会冒死起义,如果王琦把冀州治理好,老百姓吃得饱,穿得暖,怎么会有人跟着张角造反?

思来想去,王琦只有一条路走。

冀州必须要兴旺发达,才能成为王琦的大后方,为今后的连年征战提供雄厚的经济基础。

冀州治下的广大平民百姓,一定要让他们过上安居乐业的小康生活,才不枉王琦来三国乱世走这一趟。

张角一定要举起黄巾义旗,黄巾军一定要席卷各州,这样才能引发动乱,引领这个世界按照王琦了解的模式向前发展。

这些因素组合在一起,王琦得出的唯一结论就是张角一定要起事,但必须让张角离开冀州,到别的地方去造反。经过仔细斟酌,王琦认为青州或兖州都与冀州接壤,既便于张角移动,也不会过多影响历史的发展。

王琦经过慎重考虑,决定亲赴巨鹿郡,无论如何也要先找张角谈谈,摸清张角的底细再说。

在一个阴沉沉的日子里,王琦秘密离开邺城,随行人员有典韦、沮授、郭嘉、荀彧、萧风。王琦见陈群累得够呛,坚决拉着陈群一起走,目的是让陈群休息休息。胡飞奉命率领1000禁卫骑兵,担负护送任务。

这一阵子,赵蕾虽然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少见于王琦身边,但王琦要远行,毕竟放心不下,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跟着去。

王琦深知此行结果未卜,一路上心事重重,郁郁寡欢。典韦不知所以,虽然看出主公很是郁闷,也没有办法。沮授、郭嘉和后来知道情况的荀彧也是无计可施。唯一可能有办法让王琦暂时放下不快的只有赵蕾,可是赵蕾也是满腹心事无法开解,沮授等也不好叫赵蕾想办法。

还好,小姑娘挺聪明的,从压抑的气氛中觉察到点什么。经过和沮授单独唠上一段路后,赵蕾命令全体停下,然后坚决把王琦从马上拽下来陪她乘马车。王琦虽然心事重重,但赵蕾态度坚决,只好抛开烦恼,坐上马车。路上,赵蕾笑语不断,让王琦暂时忘却烦恼。

赵蕾也没有白忙活,沮授早已给她准备好一副中尉肩章和亲笔签好字的委任状,提升赵蕾为中尉侍从官。虽然这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但至少能暂时安慰安慰少女的心灵。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