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二集信天游 90.2镇压2

zyzhy678 收藏 1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漏夜的镇压下来,虽然基本歼灭了暴乱的70多名黑社会分子,但是普通市民就有9死63伤,7所房屋被炸毁,16所受到了不同程度上的破坏。警察损失也很惨重,被暴徒打死7个,受伤的就更多了。连带着,前去“帮忙”的驻军士兵也是一亡五伤,这让张凌风更加愤怒。

“TMD,他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啊?竟然敢在我头上动刀子!一定要給我严厉地镇压,等会把家里面的人全部给我集中起来,除了守港口的和街上巡逻的,全部都给我派出去,分成两队每队都给我配上装甲车去帮助铃木,都去给我杀!把这些兔仔子都给我全部杀光才准回来!”

震怒之下的驻军司令是够火大的,这几乎就是驻日华军士兵的第一个牺牲者,这怎能不让人生气?现在三大主任都坐在这里沉默不语,谁也不好劝,毕竟他才是驻军司令,自己也仅仅是行政代表而已。

“嗯,要不这样,我们给铃木一个电话,看看是否需要我们出动重装备去帮助他们?”,也是,自治委员会是希望出动一些步兵来帮助他们,但要是出动装甲车去扫黑的话是不是有点小题大作了?

郝志强等司令同志喝了点水才小声地建议。

“是啊,我们现在还需要先解决这个问题再说吧。。。”,李欲晓指着正堆放在桌子上的两口袋钱。

“已经命令他们封口了吗?”

“李家锋。。。他们都保证不说出去”

“哼~~这个。。。真麻烦”,的确很麻烦,要是以后走漏了风声这可真不是个小事情,2.3亿日元,还有价值60多万欧元的外汇和首饰,总价值就是150多万欧元。

来回走了两步的司令同志,想了半天才询问式地问三位大员,“要不这样,先说牺牲了的小王,我们私下给他家里寄3万欧元过去?”

“同意!”,李欲晓和王善洪表示同意。

“嗯,我也同意”,郝志强也点了点头。

四个人都明白,人死为大,3万欧元也不过才12万亚元而已,也算是对战友的一点情谊,尽力给未亡者一点安慰。

“这2亿3的日元和首饰嘛~~就需要我们全部上缴给善后工作委员会”,首饰这东西也只能移交给善后委员会去处理了,留在手里面绝对是个祸害啊。至于2亿3千万日元则更是个炸弹,90多万欧元的东西,在军队中已经足够砍10次脑袋了。

“同意!”,三个人共同表示同意。

郝志强补充了一句,“干脆给李家锋他们5个关上3天禁闭,再写个报告上去?”

“我看可以”,司令同志表示支持,“至于这剩下的外汇嘛。。。要不这样,受伤了的同志每人先发一千欧元的营养费。其他的同志~~凡是出动帮助他们执行战斗任务的,每人一天发50欧元的补助?”

这个。。。

问题就可大可小了,营养费嘛还算能够说得过去,要是值勤也给钱的话。。。关键的地方是,似乎司令员同志想把这30多万欧元留下建一个小金库?

三位大员都不好表态。

“我的意见是,我们四个人都不能拿这钱,这钱。。。就留下来作为我们串本指挥部的活动经费。在日本这个地方,什么都贵,我们不能让我们的战士和同志们每天辛苦得贼死还就只能吃100日元标准的餐费~~,你们赞成吗?算了,这事我来作主,你们就当不知道”

“不!这是日本人的钱,我们为什么不能用来改善同志们的伙食,每次看见同志们吃的饭我都心疼啊。张司令,你在我们中间年龄最小,也最有前途,我们不能让你来一个人背,这就算是我们四个人集体决定的,你们说呢?”,郝志强直接拒绝了张凌风的建议又回头征求其他两个人的意见。

“同意,我们都同意”,李欲晓和王善洪也站起来表示自己的意见。

“不,不,这事情可大可小,如果有人故意作文章可不得了,还是由我一个人来承担责任吧”,自己再怎么也是高干子弟,和你们可不一样啊。

“小张啊,没有这个道理,我王善洪虽然不是军人但是也知道厉害,就算是有什么问题也应该是我们四个一起来承担,总比你一个人担好得多!妈的!我就是不相信,只要我们没有自己落腰包,还怕把他们日本人的几个钱来改善战士们的伙食吗?”

“好!好!这样,一会,李姐来写报告,老王~~”,看了看手表,马上就到7点,战士们都要起床了,“老王,干脆你后天清早就带他们5个押送这笔钱和首饰去东京,亲自把报告交给陈司令,记住,钱需要当面点清还得要收条。还有,坐车。。。现在不太安全,还是直接坐我们的炮艇去吧,路上小心点”

“好的!”

“还是把李家锋他们5个都叫进来,我们也需要当面给他们说清楚啊”

“对,是应该这样”,三位都表示同意。

5个士兵被叫了进来,都挺拔地站在大员们面前。

张凌风在他们前面来回转了半天,最后才把目光停在李家锋的脸上。

“姓名?”

“李家锋”,李家锋目不斜视地简单回答。

“年龄?”

“24岁”

“籍贯?”

“台湾特别行政区台北市”

“军职和军衔?”

“前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装警察部队台湾总队台北支队阳明山中队上士班长,现中国人民解放军太平洋舰队驻串本指挥部武装警察少尉”

“入伍时间?”

“2040年9月”

“哦,都是3年的老兵了”,张凌风终于停了下来,盯着他的眼睛,“知道什么是武装警察吗?”

“报告司令员同志,知道”

“那你说说看”

“武装警察就是宪兵,平时负责协助地方治安,战时负责军中执法”

“哦,原来你是知道的啊。那末,作为军中执法人员你为什么要纵容那个日本警察去杀人灭口,还要拿这些东西回来?”

“报告司令员同志,第一,我不知道什么是灭口,我也没有听说这件事情。当时,我正在大门口休息,只是听见里面响了两声枪声,后来我们才听说是那两个女人试图反抗被日本警察当场击毙。第二,这是日本人的钱,我为什么不能拿?”

纵容杀人灭口和直接杀人灭口在哪是都一样,可都是重罪,小伙子还是挺聪明的,知道这是雷区,不能沾。

至于日本人的钱嘛,这个理由能够过得去吗?

“嗯,他说的是真的吗?”,问4个士兵。

“报告司令员同志,当时,我和李家锋少尉都在外面休息,他没有说谎”,陪同一起呆在外面的中士帮助证明。

“好,这个事情就这样了。但是,日本人的钱就可以拿吗?”

“是的”,李家锋很肯定地回答。

“哦~,你说说,为什么?”

“我是台北人,我父亲和我母亲两家人都在2010年的战争中失去了很多亲人,我为什么不能找他们收回一点点的利息?为什么我不能拿,至少我自己没有贪污一分钱”

“好!说得好!”

张凌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现在,我把你们叫来就是要当着你们说清楚这些钱的去处,别以后认为是我们贪污了就好。第一,所有的首饰和2亿3千万日元将全部上缴给善后工作委员会;第二,剩下的外汇将这样处理:先给牺牲的小王家里邮寄3万欧元;然后每个受伤了的同志将获得1千欧元的营养费;以后,每个负责战斗任务的同志出去值勤一天都将得到50欧元的补助;第三,剩下的钱将成为我们串本指挥部的日常伙食开销,以后每个同志每天的餐费将增加一倍也就是200日元,在正常情况下这钱足够开销10年;第四,后天你们5个将陪同王主任将首饰和日元押运到东京交给善后工作委员会;第五,不管善后工作委员会如何处理你们,但是在串本就到此为止。你们~~都清楚了吗?”

“都清楚了”

“有什么意见吗?这是你们拿回来的钱,有什么想法可以提出来”

“报告司令员同志,我们没有意见!”

“关于外汇的事情。。。也需要到此为止,明白吗?”

“明白”,5个士兵整齐地回答着。

“好,但是,你们还需要被关禁闭,一直到王主任出门的时候你们就被放出来,警卫员!”

“到!”,两名警卫员推门进来。

“把他们5个都送到禁闭室去!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放出来!”

“是”

“谢谢司令员!”,李家锋敬礼后转身跟随警卫员出去了,他知道这是四位领导为了自己好才做的样子,而至于让自己去押运钱也是为了在报告里面减轻自己的责任,对于这样的首长(少校大小也是个司令员啊)还有什么说的呢?

“好了,我们现在应该联系一下铃木了,我估计今天还将要继续打击黑势力,看看他们有什么请求没有?”

“好的,我来打电话”,郝志强自己去电话询问自治委员会是否需要继续帮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