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4/



任仪擦了擦泪水继续对爷爷沉痛地叙说着刻骨铭心的往事:“我爷爷奶奶逃荒来到此地以后,因为奶奶快该生我叔叔了,所以就在我现在住的宅子地上搭起了个茅草棚,奶奶生下叔叔以后,一家人就没有再去别的地方,一直就在这个村子里给地主家扛长工。

我可怜的的爷爷和奶奶含恨离开人世以后,我无依无靠的父亲和叔叔偎依在一起整哭两天两夜,没有喝一口水,村子里有些好心人们晚上偷偷地去我家劝父亲和叔叔说:“孩子,你们弟兄二人不要再哭了,人死是不能复生的,你们二人要忍住悲痛,先保住你们弟兄俩的命要紧,赶快准备一下,我们明天送你们偷偷地出山,逃脱他齐记贼心的魔掌,要着饭回你们老家去吧。”

乡亲们怕的是齐记这个畜生再暗害了我的父亲和叔叔,因为这个心狠手毒的齐记怕日后我的父亲和叔叔都长大以后再报仇,所以外姓的叔叔婶子们都在替我的二老亲人担心着。

好心的叔叔大娘烙了点馍,在爷爷奶奶死后的第三天午夜,叔叔婶子们都摸着眼泪,悄悄地翻山越岭,把我父亲和叔叔送到离村有十里以外的大路上,他们兄弟二人要着饭回到了老家-……

后来,我父亲和母亲结婚生下我们姐弟三人以后,又回来这里过一趟,准备在我家原有的宅子地上盖所房子,我的父母亲回来以后听说就在我父亲叔叔走后的第二天,齐记家的狗腿子要我父亲和叔叔去给他家种地的时候,他们走进我家的破墙院一看,人早已无影无踪了,齐记气得咬牙切齿,当天就扒了我家的茅草棚,改成了齐记他家的养猪圈,当时我父母亲也很生气,带着我们就到我爷爷奶奶的坟上走了一圈又返回了老家。

。咳,我父亲和叔叔总算是虎口脱险,讨了个活命,要是再走晚了一天,肯定也逃不出齐记家的手心呀,恐怕也早当屈死鬼了。”任仪说着恼的就想把自己的牙齿给咬碎。

“那你们咋又回到这里来了?非要和仇人再住一块儿是干啥?互相见面心里不别扭吗?”爷爷追问着,想听任仪讲个明白。

“大哥你不问,我也要给你讲到底,我们回到岭西老家后,一直都没有再回来过,因为那里毕竟是我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随着世境的变迁,我们一家五口人也分了一亩多地,勉强可以顾的上全家人的生活,但是,随着我们姐弟三人也都长成大孩子以后,吃的也多了,相应的花消也就大了,我父亲与母亲又租种了地主家的三亩地,每年到收成后,除了给地主家交的粮食之外,剩余的粮食还是满够我们全家吃的。

因为家里贫困, 我的叔叔三十多岁了还没有成家,一直就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后来经人介绍娶了一个聋哑姑娘为妻,因叔叔妻子他娘家虽然不是地主,但是地也不少,况且他娘家也就那么一个儿子,所以叔叔结婚以后就回婶子的娘家安家落户了。现在,我叔叔家的两个男孩子也都二十多岁了,已经当爷爷了,生活在他们村里日子过得也很好,是属于上中等生活标准,还算是不错吧。

我们租种地的这一家地主姓山,名叫山水全,他家除了地多之外还开煤窑,养蚕,贩卖大烟,是个文明遐迩的大商人,一到他家养的蚕坐茧以后,人手少忙不过来的时候,山水全的妻子余欠,就让我母亲和我姐姐去给他家帮忙,把成堆的蚕茧子一大锅一大锅的煮熟亮干后再抽成丝,用人工加工的工序多,也很劳累人,可是人家也没有亏待俺家,除给我母亲做工钱外,到收麦子的时候,打十斗麦子,山水全家只要两斗,剩余的全都归我们家所有。每当我父亲看到家里满囤麦子的时候,就会笑呵呵地对我们全家人说,“地主也有好“心肠”的......”

其实不然,那是他山家另有所图,山水全有三个儿子和四个丫头,他的大儿子名叫山带,就是我现在的姐夫哥,长我姐十四岁,今年五十四岁整;平时,我母亲肯带着姐姐去他家干活,姐姐不但人长的漂亮,象出水芙蓉似的,而且心灵手巧,跟着我娘学干什么活,只要是看上几遍,一指点就会。也可以说我姐姐是山水全和他妻子眼睛里的明“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