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一卷:爪哇海 第五章:金戈银轮(五)

红色猎隼 收藏 37 151
导读: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一卷:爪哇海 第五章:金戈银轮(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在将近凌晨2点30分时中国远征军的第一波空降编队终于抵达预定空域,负责地面压制的海航的J-8D型战斗机和JH-7型战斗轰炸机群此时开始脱离编队,以小编队、多波次的形式对三宝垄国际机场周围的日本自卫队目标展开近距离火力压制。

坦白的说J-8型战斗机在中国空军装备的各型战斗机中口碑并不好,特别是在J-10、J-11列装之后,驾驶J-8型战斗机更一度被飞行员们视为被冷落的代名词。但是J-8C和J-8D改进型的出现却给这一老机型带来了第二春。

对J-8型战斗机中低空性能不良的弱点,J-8D加强了近距离格斗性能,强调了多用途性,突出了J-8型战斗机对地和对海的攻击潜能。采用对地攻击模式的J-8D型战斗机机身下的挂架可以挂6枚250-3低阻炸弹,翼下内侧和中侧的4个挂架可挂4枚250-3炸弹或4枚格斗导弹,翼下外侧的2个挂架挂2个HF“火发”系列火箭发射器。如果在加上低成本的REACH增程炸弹的话。J-8D型战斗机完全可以胜任对地压制任务。

从空中不断出现的敌对目标,所有日本自卫队的官兵们都可以意识到事态的严峻--敌人的空降兵就要来了。

整个屋顶都被方才那阵猛烈炮火掀去的候机大厅内,残存的1000多名“南洋解放军”的战士们重新集结起来,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已经多处挂彩,血染征袍但是他们的士气依旧,当看到他们的统帅年轻的杨全上尉时,他们的声音也同样洪亮。

“我没有什么可以再说的了。这是我们的战争。中华民族终将取得胜利。出发吧!各位!我需要疲惫的你们为那些即将到来的战友争取一块安全的着陆场,因为他们和我们流的是同样的血,我们都是龙的传人。”

又一辆90式坦克被中国空军J-8D型战斗机低空投下的250kg反装甲子母弹击中在通往机场停车坪的“死亡公路”的入口处,但是这丝毫没有动摇日本自卫队的进攻。没有机场中国军队便无法通过空运迅速的将重装备送上爪哇岛,那么战争就还有它的变数。

十几辆74式坦克在87式自行高炮和81式“短萨姆”防空导弹的火力掩护下,穿越中国空军投下的弹幕终于冲入了距离机场跑道仅一步之遥的机场停车坪。转动的炮塔,并列机枪喷射着致命的烈焰,105毫米线膛炮横扫所有华人武装反坦克手可能藏身的瓦砾堆,日本自卫队的履带终于碾进了布满双方士兵残缺不全的尸体的候机大厅,虽然不时它们中不时有坦克被反坦克火箭击中,但毕竟胜利就在手边了。一个弹坑中一只染满鲜血的手在一辆74式坦克的底盘下拉响了反坦克手雷,或许这将是绝响,不!这是反攻的号角。燃烧的坦克前方,漆黑的夜空中第一架Y-8S型大型运输机庞大的机体逐渐清晰起来……。

“机场跑道基本被毁。中国人民国防军海军陆战队的第77陆战旅第一突击营1、2连全体都有,我是旅长杨孤鸿大校,我们将采用超低空伞降着陆,现在高度是400米,我们将在150米处开始起跳,我将是第一个,大家跟紧我。请相信胜利与我们同在。”看到驾驶舱内机组人员竖起大拇指,所有士兵开始去掉备份伞,最后一遍检查武器。飞机逐渐减速,机舱尾部的舱门徐徐打开,扑面而来的强劲的气流令所有人紧紧的抓住保险带才没有被吸出舱去。

“1983年美国人在格林纳达可以,我们同样可以。”杨孤鸿大校大声的说着,第一个跃出舱门。7架运输机编队外侧的Y-8SA型武装运输机上以37毫米高射炮改装的速射炮喷吐着火焰,为伞降的中国士兵壮行。150米超低空伞降与其说考验的是一个伞兵的技术,不如说是考验一个军人的勇气,降落伞在这个高度几乎不及完全打开,每一个伞兵都象跳楼一样沉沉的落在三宝垄国际机场坑坑洼洼的跑道上,而迎面而来的就是战争的惨烈,突破候机大厅内“南洋解放军”最后的阻击线,日本自卫队的74式坦克直接面对刚刚着陆的中国伞兵们。

105毫米的炮弹在跑道上炸响,日本装甲兵穿出炮塔以M2式12.7mm高平两用机枪扫射着空中那朵朵短暂的伞花,但是面对纷纷降下的中国的伞兵它们的努力只能是徒劳。

抽出伞兵刀割断降落伞,中国士兵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扛起人手一支的FP-89式一次性反坦克火箭筒。被击中的74式坦克起火爆炸声,被掀起的炮塔沉沉的落下时,中国人民国防军海军陆战队的第77陆战旅第一突击营的战士开始以散兵线冲向前方。甩下仍在发烫的火箭筒,杨孤鸿看到跑道上那一朵朵包裹着中国士兵尸体的伞花,那苍凉的白色在夜色中分外显眼。“祖国不会忘记你们。”杨孤鸿低声说道,端起手中的95式自动步枪奔向前方……。

就在海军陆战队的第77陆战旅在三宝垄国际机场施行强行伞降的同时,中国人民国防军空降第22师的2个主力营也在三宝垄以东数十公里的淡目地区实施了大规模的伞降作战,与几乎轻装的海军陆战队相比,空降第22师的空降武器则显得重型化和机械化多了,30辆改进自俄罗斯BMD-3型的98-S型伞兵战车,满载着200多名中国人民国防军的空降兵降落在爪哇的土地上。在他们的身后徐徐落下的还有97-B轮式伞兵突击车,2吨级的轻型伞兵机动牵引车和122毫米牵引火炮。

“以夺取机场来阻止中国人登陆的行动看来要以失败告终了。”看着枪声大作的三宝垄国际机场,上杉淳陆将转身向他的指挥车走去。“可惜啊!只差一把劲了。”一个作战参谋不无感慨的说道。“那里只是只差一把劲啊!崛起的中国胜过日本的地方实在太多了。他们的可以承受牺牲的意志是一个上升阶段的民族所特有的。日本啊!你已经老了。”

看到窗外脸上写着失败的日本自卫队“南洋派遣军”的士兵们,上杉淳陆将无言的踏上了归途。当然在他的身后日本的士兵还要继续作战,以打压中国空降兵不断的扩大登陆场。

“殿军的任务就交给新发田宗近大佐的第4混成旅团吧。”上杉陆将深知中国远征军的重装备很快就会通过修复后的三宝垄国际机场运来,在中国人集结完毕之前,他需要时间来调整自己的部署。而三宝垄国际机场的周遍地区,日本自卫队的攻势依旧猛烈。96式120毫米自行重型迫击炮的炮弹不时落在中国人民国防军海军陆战队的第77陆战旅的阵地上。跑道东侧的草坪上运送重装备的2架Y-8S型大型运输机强行迫降成功后,所搭载的武器装备只卸下2/3,便被袭来的炮弹命中,熊熊燃烧起来。

“妈的!和老子比迫击炮是吧?!重迫击炮排不要给我面子,往死里打。”举起步枪一个点射击毙躲在1辆被摧毁的90式坦克后面提供炮击定位的日本自卫队“数字化”步兵。杨孤鸿大声对着仍在调试装备的重迫击炮排的炮手们喊道。刚刚从迫降的运输机拖下来的4门99式轻型高射速82毫米自动迫击炮打开双架式驻锄压上成排的炮弹,开始以每分种60发的高速向通过单兵炮兵定位雷达确定的敌方炮兵阵地展开高速火力压制。听着远方密集的爆炸声,杨孤鸿爽朗的笑着。今夜的三宝垄属于中国。

而在越南南部的中国远征军前沿军事基地内,第一波出击的大部分战斗机和运输机已经安全的返航了。在南中国海的上空6架H-6U空中加油机和20架挂载着加油吊舱的JH-7战斗轰炸机正在焦急的等待着战友的归来,由于航程过长加上空战的消耗,大部分的中国战机在返航中都会受到枯竭的油料的困扰。

“下一次我们就不会这么尴尬了。这还要多谢任令羽中将的贤内啊!”看着第二批作战飞机离开机场中国人民国防军东南亚战区空军司令马亦龄中将对着刚刚视察完第二波登陆部队的任令羽笑道。第二批作战飞机完成任务后将直接前往中国军队刚刚控制的勿里洞岛上的军用机场,接受补给。

“20分钟后第一批运往勿里洞岛的物资就要起飞了,令羽啊!要不要搭个顺风机啊!”看到任令羽无言的笑着,马亦龄中将继续调侃着。“我怎么能擅离职守,公私不分呢!”说实话经过这次事件之后任令羽的确迫切想见到自己的心上人,但是军人的职责却要他留在这里协助钱萧上将。

“任令羽中将,这是给冷紫翎中校和她指挥下的特种部队的嘉奖令,请你马上送达勿里洞岛。”方才一直在看报告的钱萧上将突然抬起头来说道。“当然不是单纯叫你去送嘉奖令啊!勿里洞岛上的机场建设工作你要负起责来,还有我们下一步的行动方案我也希望你能给些新的思路。这样吧!给你12个小时。”钱萧上将也清楚任令羽此刻的心情,毕竟谁都年轻过啊!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