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这个月接连发生了几件大事情!

第一件事情,就是在绥远分区秘密成立了由总参谋部直辖的情报分析室;新建的情报分析室与延安之间的电报,不但使用了新密码,而且连晋绥军区也无法过问两者之间的通讯!

第二件事情,则是日本开始了代号为“关特演”的特别大演习,声称要“彻底解决”北方问题;同时,关东军参谋部的第一课(负责作战、防卫)、第二课等派出了大批驯养的特务(负责苏联、外蒙的情报),准备持机潜入林西及其附近八路军控制的地区。

第三件事情,多田骏得到了梦寐以求、朝思暮盼的陆军大将军衔,然后被一脚回国转任军事参议官!华北方面军的司令换成了冈村宁次。

历史还是按照他原来的轨迹,让杀人魔王冈村按照成为了华北方面司令官。

对于冈村,这个时代GCD党内大多数的高级干部,对他没有什么很深刻的印象,所以也谈不上对他需要特别看待的地方。

#

“给总参谋部发电报!”刘云手里拿着一份长长的资料,对一旁的林黑羽吩咐道:“我口叙完毕后,你再进行整理。”

对于林黑羽的情报分析能力,刘云还是非常放心的!经过这么多年的培养,林黑羽不但能够按照要求埋头做事,而且还心思甚密、善于独立思考。

“……根据平津地区地下组织送来的资料来看,冈村宁次的生涯大半是在中国度过的!这个老鬼子是一个中国通,熟悉中国各地的人情!从他的历次作战经历来看,他不但是一个优秀的指挥官,并且还特别善于笼络部下的人心!

在日寇初占东北的时候,就是由他训练士气低落、装备落后的伪军!通过以前的在边境线上的战斗就能看出,虚弱的伪军经过他的训练之后,其战斗力要明显强于抗联部队……

日军所谓的‘匪民分离工作’,就是几年前,由冈村在担任关东军副参谋长时提出来的(就是在东北抗日武装活跃的地区大搞归屯并户,制造无人区和‘集团部落’)。

冈村曾经诬蔑说:土匪(指抗日武装)大体是农民、不法分子、不劳而食的赌徒,总之都是社会渣滓!他们和一般的良民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必须要彻底实行‘匪民分离’、断绝他们的给养、让他们的不到兵源……”

刘云一口气说了很久,旁边的林黑羽越听越吃惊,按照司令员的说法,这个老鬼子岂不是一代名将?!

“司令员,这份资料是不是太‘过’了?”林黑羽有些犹豫,现在这个时候长他人的威风可不好,那帮“动员组”开会学习的时候,恐怕又会说司令员“犯投降主义错误”了。

“实事求是地把原文发过去!”刘云毫不犹豫地说道,又看看地图,对林黑羽吩咐道:“再给平津地区发一封电报,冈村执掌华北方面军后,一定会有大动作,无论日伪军有什么细微的动向都要立刻汇报,特别要注意他们的军需物资调动!”

在历史上,冈村这个老鬼子上台后,就立刻摒弃了其前任多田俊的死守战术,迅速集中了优势兵力进犯晋察冀抗日根据地,使晋察冀根据地遭到严重的摧残。

所以刘云在安静地等待着冈村大范围地调动部队、等待着历史事件按时发生。

“报告!”一个参谋手里拿着一份电报,大声念道:“随着冈村到任,我地下组织发现平津地区的政治气氛比之平常截然不同,不但军警上街频繁、造成了我地下活动日趋困难。而且日伪高官还被不断弄去开会,并且还被华北方面军参谋部要求严格保密。

据我们用金条从内线买到的准确情报,近段时间,有大批军需物资流向了晋察冀军区的北岳、平西区,冈村很可能会对上述地区进行一次大范围的作战……”

“好呀!邓海公干得好!”刘云忍不住拍手赞许起来,“冈村这个老鬼子准备对晋察冀军区下手了!”

几个参谋和林黑羽互相对视了一眼,但却并没有像刘云那样兴高采烈,因为这份情报能否靠得住还是一个问题呢?!

“给总参谋部发电报,将冈村的背景分析和日寇即将大举进犯晋察冀军区的情报,一起汇报过去。”刘云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

“司令员。”林黑羽小声地建议道:“关于日军是否会有大动作的情报,能否使用‘建议’两个字?”

“不行!”刘云断然拒绝,摇着头说道:“日军策划的这次大动作,至少也有几万人的部队!各个不同派系的日伪军一齐出动,这是无论如何也是无法隐瞒的!这个时候军委、集总的情报系统,也肯定有得到了一些消息。”

在历史上,冈村到任后的第二个月,就集中了七万以上的兵力,进犯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短短两个月之内造成五千余群众被杀,十五万间房屋被烧,五千余万斤粮食被焚的惨重后果。

林黑羽依旧犹豫了片刻,军情不是儿戏,这个时候让兄弟根据地转入战时体制,恐怕会给他们的生产生活带来巨大的不便,沉默了几秒钟还想再劝的时候,却被一旁的参谋打断了,“林西来电,尾追我林西主力的日军突然消失了,侦查骑兵发现他们居然折转回去了……”

“鬼子收缩兵力了!原来冈村真的在策划一次大行动!”林黑羽惊讶地说完后,不敢再耽搁时间了,迅速拿走了文件稿。

半个小时后,总参谋部发来了电报,和刘云所猜想的万全一样,总参谋部的确得到了日军即将进行大范围调动的情报,但是具体目的和时间并不明朗。

“日军大范围调动之举动,我地下组织已掌握一部确切情报,再根据你部情报的证实后,已经完全判断出日军的动向……

晋察冀根据地已经开始准备坚壁清野、抢收庄稼、抢先制造混乱……

我第一二九师发起邢(台)沙(河)永(年)战役,以配合晋察冀军区的反“扫荡”、八路军冀南军区部队发起连续破击战役、晋绥军区下辖军分区发起了大同外围侵扰作战……

关于冈村的背景情报分析,中央已经完全证实、明白他的危险性……

特嘉奖绥远分区的情报室、参与此次情报分析的同志、远在平津地区冒着生命危险进行地下工作的同志……”参谋念完后,将电报递给了刘云。

刘云默默地看着电报,总参谋部既然将各根据地部队调动的绝密情报发了过来,恐怕绥远的情报分析室马上就要扩大了,中央极有可能会派高级参谋下来,直接领导情报分析室的运作!

几秒钟后,刘云不经意间又看到了电报的签名,又忍不住“哦”地发出一声低声惊呼,这封电报是毛泽D的签名。

毛泽D仅有的几次直接对绥远作决策的时候,还没有直接使用过个人的名义发电报!

沉默了几秒钟,刘云从惊讶中恢复过来,又抬头对林黑羽吩咐道:“立刻给平津地区发电报,让他们招收一批燕京大学、辅仁大学和私立中国大学的学生,让他们准备绑架……”说到这里却突然犹豫了起来。

“咦?”作纪录的林黑羽停了下来,有些惊讶地看着刘云,不知道司令员为啥说了一半就不说了。

“算了!”刘云挥挥手,对林黑羽吩咐道:“让他们立刻派遣几个精干队员潜伏在燕京校园内,最好是曾经参加过绥远受训的队员。要求他们在校园内不准暴露身份、不准挪作他用、不准参加抗日群体,随时待令以执行军分区的绝密任务!”

历史上的自“七七”事变后,华北教育事业遭到空前打击!天津南开大学被日寇夷为废墟,北平高校大多南迁,数万师生流亡后方。

当地的学校校园大多沦为日寇兵营、伤兵休养所。只有燕京大学、辅仁大学和私立中国大学,以其特殊身份,能够在凄风苦雨中抗争,在华北沦陷区不断地发出抗日的声音。

到了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侵略者立刻露出了最后的、狰狞的面目,除了对华北爱国师生进行了镇压以外!还逮捕、迫害了一大批国内外著名的学者!这其中,将来的美国驻中国大使——司徒雷登、现在燕京大学的美籍校长也被投入了监狱。

#

北平翠明庄,华北方面军的司令部。

一个鬼子参谋拿着一份文件念道:“在辖区内,对国民政府军的作战已经大致结束,但是凡有‘皇军’的地方,几乎就都有共军在活动……”

个头不高的冈村宁次,目光炯炯地盯着参谋,以至于鬼子参谋有些忐忑不安起来。

“你下去吧!”冈村宁次制止了参谋继续说下去,挥手赶走了那个参谋。

“巴嘎!”在没有旁人的时候,在旁人看来知书达理且性格随和的冈村忍不住一声低骂。

冈村宁次刚上任之初,就发现了其前任多田俊留下的是一个烂摊子,其辖区内的兵力被非常危险地高度分散。虽然“皇军”与八路军看似相安无事,但在中共却在不断地暗中发动民众,以充实其力量,一旦时机成熟便大举进攻,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百团大战”!

而八路军之所以被中国政府怒斥为“游而不击”是有道理的,因为“皇军”根本就无法捕捉到八路军的主力,以至于变成了让国民党军和日军都头痛的问题。

在心情烦闷之际,冈村丢下了尚没有完成的《肃正作战》,竭力恢复平静的心情,又渡步到了书桌前拿起狼毫挥洒下“四存”两个大字。休息了片刻,冈村感觉心情稍微好了一些后,又坐在榻榻米上,继续完成《肃正作战》的纲要。

“……‘皇军’与八路军在华北的争夺日趋激烈,在这场争夺战中,‘皇军’使用庞大的武力,却仅仅只占据了百分之十的绝对安全地区!其它地区哪怕在‘皇军’的控制下,也依旧有GCD军出没!莫大讽刺的是,在而且整个华北地区,还有百分之十的地方是‘皇军’不能插手的、由八路军绝对控制的势力地盘。

实际上‘皇军’与八路军平分秋色!八路军用出色情报战、政治战,得到了和他们武力所不相称势力范围。

所以对华战争已经不再是军队之间的较量,而是政治的较量……!

帝国统治‘支那’的基础是民众!必须要把华北的一亿民众拉到‘大日本帝国’这边来,必须要有针对性地进行作战……!

在军事方面,彻底摒弃被动防御,‘皇军’必须不停地采取主动进攻!在划分的‘准治安’地域内,‘皇军’要迅速、隐蔽、分批有计划地进入作战,巩固‘准治安’地区后,还应当准备‘未治安’地区的作战事宜,使之向‘准治安区’发展……!

在政治方面,‘皇军’必须整饬军纪以结好‘支那’百姓,但却首先应该从‘支那’友军开始!‘支那’部队一向存在普遍的军纪败坏和暗中曲通八路的嫌疑!……”

#

为了在政治上取得胜利、鼓舞士气、打击敌后抗日军民的斗志,冈村在上任伊始,就开始布置庞大的“晋察冀边区‘肃正作战’”!作为对“八二零闪电(百团大战)”周年的报复。

为了扩大影响,冈村甚至还暗中动员了平津地区几乎所有的日伪媒体,准备报道此次号称“百万大战”的作战,

但是在冈村进行“百万大战”的前夕,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司令员阁下!”鬼子参谋长笠原幸雄没有丝毫礼貌地冲进来,不待冈村责怪,就迅速递上去一份紧急电报,“这是谍报机构传来的最新汇报,八路军已经得到了我军动向的准确情报,他们不但突然开始坚壁清野,还声称不让我军得到一粒粮食、一滴水,并且还持续性地进行牵制作战,试图拖住‘皇军’在各地的驻军,使其无法抽调兵力参加作战。”

冈村立刻放下手中的笔,看着参谋长的眼神迅速变得愤怒起来,“为什么会这样?”冈村原本打算通过这场战役,将北岳区八路军主力和边区军政首脑机关聚歼于内外长城两侧。

但是没料到花费了大量心思、上台后的第一次大范围“肃清”作战,部队还没有来得及集结,战略意图就已经全部暴露了。

一种无法克制的恼怒从脚底直冲脑门,以至于冈村的脸部渐渐地涨得通红。

“GCD在重庆的《新华日报》也开始进行大肆宣传报道,国民政府则声称必将派兵协助八路军!”参谋长说完后又忍不住冷笑一声,“国民党内部派系林立,为了保存实力根本就不可能帮GCD军!”说完后看着冈村有些失态的脸色,又忍不住轻轻地、惊讶地“咦”了一声。

在部下的面前失态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冈村迅速转身,不让参谋长看到自己因为愤怒而涨得通红的脸,用貌似波澜不惊地语气说道:“八路军既然已经知道了我们的作战目的,还请驻屯宪兵队立刻清除平津地区的GCD谍报组织。”

“这次作战……”参谋长试探地问道:“阁下是否决定取消?或者让参谋部拟定另外一个目标?或者修改作战计划、削减‘百万作战’的参战部队、减少作战区域和作战时间?”

“不用了!”冈村几乎是用最大毅力控制怒火,此次作战从帝国本土直至“支那”都已经知晓,已经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地步!如果这次大范围的作战稍微有什么犹豫,华北方面军在政治上将陷入被动的地步!不但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会有意见(设在南京),恐怕帝国本土也会有不和谐的声音传出来。

沉默了几秒钟、长舒了一口气之后,冈村淡淡地说道:“原定的作战计划不变!”

因为‘皇军’的兵力充足,使得冈村依旧有条件下定决心采取“铁壁合围”的新战术。这是前任多田俊留下来的战术,这也是多田俊留下来的唯一有用的东西之一!

#

中旬,冈村飞往石家庄,对第一一零师团进行视察;中旬底,乘装甲车去晋县对第三十五师团进行视察;下旬初对保定的第二十七师团进行了巡视……

在冈村的亲自部署下,日军采取“铁壁合围”的新战术,分十三路进攻晋察冀边区,攻击重点指向边区的中心——北岳区。

日伪军表面上实施封锁进行佯攻,主力则从四周合围滹沱河沿岸,又集结于平汉沿线,随后又将主力向地处太行山脉的北岳区合围,日伪军经过艰苦作战后,先后攻占了大批“非治安区”,使大“扫荡”达到高潮……

冈村是一个非常善于总结经验的优秀指挥官!每次作战完毕后,都要召集部下进行一次作战总结会议!

因为八路军总是私藏于老百姓中,‘皇军’一旦撤离占领区,则很快就会被八路军所吞噬,如同附骨之蛆一样。所以在冈村的诱导、分析下,华北方面军的参谋和将官们最终得出结论,“皇军”的“肃清”作战并不是主要的!战斗完毕后的后续工作才是最主要的!

一道道电波从冈村的指挥部传向了各地的日伪军。冈村命令各部进行迅猛攻击作战的同时,还要求‘皇军’对“非治安区”采取“蚕食”的封锁政策,与中共争夺民众。

“……把‘皇军’控制下的民众用隔离线围起来,划出界限加以‘防护’,不但要坚定不移还要有耐性,迫使新辖区内的敌之民众向‘皇军’靠拢!……

必须驱使‘支那’老百姓开挖深沟、不断的完善旧沟,把北岳区的北、南部彻底分割开来,把冀西山区和冀中平原彻底分割开!”

……

在晋察冀广大的地区,日伪军各部妄图通过驱使老百姓挖深沟、筑高墙、开护城河、修高出路面几米的公路、建新式碉堡、制造“隔离区”、“无人区”等手段,来达到切断“治安区”与“非治安区”、“非治安区”与“准治安区”的联系,甚至是山地与平原之间的联系。

冈村发起的“百万大战”,虽然在战斗初期就占据了大片土地,但是冈村没有料到的是,这套囚笼政策在新开辟的“准治安区”遇到了巨大的阻力!

首先,不断有零星八路军炮兵背着平射迫击炮,从远处频繁偷袭这些“棺材铺”(炮楼),并且还屡屡得手。

其次是八路军的地方部队,他们背着一、两门抛射弹,偷偷摸摸地爬到射程范围内,拉开架势就是一枚土质大威力的抛射弹送上去,只要命中一枚炸弹,炮楼即使是没有轰然倒地,也会因为变成“危楼”而不能再使用了!。

历史发展到这里,“囚笼政策”中的柱子、铁链、锁这三样中的“锁”,也就是炮楼不能再担负历史“重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