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二十八章 情报

六指君1 收藏 32 27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二十八章 情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月初,晋绥军区的第二批学员陆续地来到了绥远分区,这其中大多是军事干部学员。如果不是军校太小、教官不够,恐怕军区会继续派遣更多的学员。

在此期间,“动员组”也不易察觉地改变了工作方向,在新组长安源的带领下,“动员组”严格执行延安“一个不杀、大部不抓”的指令,并且通过竭力调查,破获了一件大案子,这件案子甚至造成了绥远分区党政军的全面“地震”。

绥远分区司令部。

李远强手里拿着一份材料,面色铁青地砸在桌子上,“呈一份详细的调查报告来。”

这次遇到了大麻烦,没想到地方上和部队上的采购干部居然一起合伙贪污!其内部小组织囊括了绥中区、绥南区、绥西区的干部,成员多达八个人。

李信焦虑不安地来回走动,喃喃地说道:“决不姑息、决不姑息!要杀几个……”

李信是主管后勤的,部队的下属犯了事情,其直接主管将会不可避免地被牵连进去。

刘云斜斜地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这次的“调查报告”草本,仔细地看着。

这次被“动员组”挖出来的蛀虫无一不是曾经历过功的人,甚至还有人就是从部队中退役出去的!这八个人的小集团从民国二十八年到民国三十年为止(三九年到四一年),通过作假账、少进多出的方法,贪污了两头牛和合计三十多块大洋的财务账面。

“这件事情必须一查到底!”钟天祥用眼角看了看李信,随即又加强语气地说道:“除此以外,还应该想办法从制度上堵死贪污腐败!不能让这种事情再次发生!”

钟天祥深受到GC主义的教育,除了对贪污腐败深恶痛绝以外,还对GC主义理论深有研究,对于如何防范内部的腐化堕落,也一直看得很重。

刘云没有像司令部内的干部们那样群情激奋,这八个人只不过贪污这么一点而已,在现代社会中恐怕顶多就是给一个开除公职、留用察看的处分。

不过这种贪污“大案”放在这个社会,这八个人攻守联盟的小集团恐怕是凶多吉少了!不但毛泽D对于党内的贪污腐败一直都是持严惩态度,而且这个时候因为受到恶劣环境的催逼,GCD政权内部的运作、党风还是很廉洁和高效的!

话又说回来,那个安源倒是真得很厉害!最少比起卓安盛要强多了!据说安源此人以前打仗的时候,落下了一身的伤病,这才专业干起了政工。

“司令员怎么看?”李远强抬头看过来,紧紧地盯着一脸沉思的刘云。

刘云对于这么严重的纪律事件,居然“无动于衷”、面色沉稳,简直可以让人怀疑他的“动机”……

“这件事情,还是钟副政委说得好!解决问题要看关键,仅仅靠抓是不行的!”刘云抬头看了看满屋子火药味的干部,发现他们的目光大多被吸引过来了,又笑着说道:“大家都别自责了,这件事情主要由地方上负责,贪污小团体也是由地方上的干部牵头成立的!”

“又没有说彻底解决的办法!”李远强低声自言自语道。

内部贪污的事情,一般只会发生在国统区,这次居然发生在绥远,恐怕中央和师部都会下电文严厉批评,这不能不让一贯洁身自好的军分区干部们感到窝火。

“有办法了!”刘云突然想到了后世的“廉政公署”,立刻说道:“反腐败贪污这个问题很好解决!只需要建立中央直辖的纪律委员会或者监察局,并要求处级以上干部公布收入情况并且予以登记,这两招就可以杜绝贪污腐败。”

无论“纪律委员会”或者是“监察局”,他们都和现代社会的反贪局绝然不同,因为他是直属的!如果这个设想得到中央的通过,那绝对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情!

“不错、不错!这个办法好!”李信马上点点头,这样一来就可以洗刷身上的污点了,对李远强正色说道:“公报个人财产首先由我们军分区开始登记,然后再通报地方政府,统一签名后上报北方局以及中央。”

……

几天后,绥察行政公署颁布了中央下达的《惩治贪污暂行条例》,该条例规定,自从各个“动员组”下到地方上后,在各军分区查处了多起违章违纪的纪律事件,反腐败和党建的问题已经刻不容缓,建立由上级统一领导的监察局势在必行……

该条列中明确规定,处级以上干部必须公布实际收入情况,凡是多出部分或者暗地隐瞒部分,如果不能说明其来源或者来源有出处,就被视为贪污!

紧接着,因为抗日局面日益困难,绥察行政公署下达《田赋征收办法》,为对日伪军进行反封锁、制止抗日游击区粮食大量外流,绥察行政公署又发布《关于征收粮食出口税办法》,其中规定了出口税率,要求各地设卡征收,严禁粮食流入日伪地区。

#

荒丘野外,远处可以隐隐地看到火车站的轮廓。

“我们发动的百团大战给小鬼子造成重大损失后,他们认为这是一种耻辱,所以他们称呼百团大战为‘挖心战’!”李向阳指了指远处的一队巡逻鬼子骑兵,低声笑着对身边的几十个“客人”模样的人说道:“不过这几年以来,虽然鬼子部队的编制扩大了、伪军也多了,但是他们的战斗力、军容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走在前面的一个“客人”警觉地看了看四周,又低声说道:“请同志你快点赶路!这次我们到来的物资不能有任何损失。”说完又不放心地看了看身后。

“锄奸团”把日伪银行洗劫一空,抢走了足有三百公斤的“黄白(金银)”之物,这使得“锄奸团”的队员们每个人都背着一个小包。

李向阳奇怪地看了看这个“锄奸团”的带队小组长,正要说话,远处却突然传来了“得儿、得儿、得儿……”的马蹄声,五、六个鬼子巡逻骑兵正急速向这里策马赶来。

“你们待会儿不要说话!”李向阳的脸色立刻凝重起来,几个特科队员立刻指挥“锄奸团”队员们停止赶路。

“你们什么的干活?”一个鬼子骑兵头大力勒住战马,狐疑地看了看这个商队。

因为商队中的人大半衣着华丽,这使得鬼子骑兵骄横的态度稍微有所收敛。

“报告太君!我们都是平津地区买卖的干活,到绥远来收购皮毛。”一个特科队员上前,用流利的日语点头哈腰地说道:“我的向导兼翻译的干活!”说完,拿出几份“路引”来。

鬼子骑兵头只是很随意地看了看那些证明,又马上丢还给了特科队员,但是却并不就此离去,而是骑着马、面色不耐地来回转圈。

李向阳藏在人群中给自己的部下丢了一个眼色,那个特科队员立刻满脸堆笑地掏出几块大洋递了上去,“这是我们孝敬太君的!”

“哟西!”鬼子骑兵头这才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来,随后又和特科队员笑着胡乱扯了几句,掉转马头离开的时候,还“撒由啦啦”地跟众人礼貌地挥手道别。

“长官!为啥这绥远的鬼子不一样呢?”“锄奸团”的小组长凝视着越来越远的鬼子骑兵。

平津地区的小鬼子虽然也会明目张胆地公然抢劫,但决不会在其驻军附近抢劫,更不会在得手后“致谢”,绥远的鬼子驻军怎么和讨饭的乞丐差不多?!

“这是驻扎在归绥的黑石旅团!自从鬼子的倭皇下令,在华驻军自己筹措军需给养之后,整个绥远的小鬼子就是这幅德性了!”李向阳从车站方向的所在地收回目光,冷笑着说道:“是八路军在华北的坚持抗战,彻底打破了关内鬼子以战养战的企图!”

从林西屡次发来的电报中就可以看得出,关东军的补给、装备、士气明显要强于关内日军,其主要原因就是他们达到了以战养战的目的。

“难怪如此!”小组长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大城市地区的鬼子兵抢劫是为了‘乐趣’和炫耀武力,绥远的鬼子抢劫却是为了生存。

司令部。

军分区后勤处、兵工厂的干部都过来了。此次“锄奸团”搞到了军分区所急需的硬通货币——银元、金条,还有一台机床。

“不错、不错!”贺高兰连连点头,抚摸着机床的钻头,“这玩意儿可以给炮筒镂膛线!”

自从刘云给兵工厂下令组装步兵炮以来,兵工厂一直没有动静,就是因为没有成熟、可靠的膛线工艺水准。

“报告!”一个参谋手里拿着一个份统计资料,大声说道:“合计运来金条、金首饰十公斤;各式银元、光洋近七万余;机床一台!”

刘云点点头,又忍不住回身看了看指挥部的干部们,当初几乎没有一个干部愿意给“锄奸团”投资,就连李远强对刘云拨走五千块大洋的事情也颇有不满。但是现在,几乎每个干部都对第二批来培训“锄奸团”队员亲热得不得了。

“政委!”刘云靠近李远强,低声说道:“我想送一半资金给军区司令部。”

华北方面军在中条山战役之后,开始抽调兵力以八路军为主要作战对象,这使得晋绥军区的困难日益加重、财政收入枯竭。

“好!”李远强毫不犹豫地点头。

与其让军区司令部的贺总开口讨要资金,还不如自己送上门去。而这所谓的“一半”,其总重量就差不多达到了一百多公斤!足够缓解军区紧张的资金缺口了!

“待会儿我再跟李信那个小气鬼说一声,剩下的资金咱们必须抓紧时间全部花掉!该买的就买、改花的就花!”刘云笑了笑,眼角中带着一丝丝狡黠,“今天就派人去后套地区傅作Y处,把上次所欠的款子连本带利地付清,再商量一些购买设备的事宜。”

为了防止这些资金被军区贺总以“集中分配”为由一口吞掉,“自保”工作是必需的!

“好!”李远强哪能明白刘云话语中的意思?!轻微点点头后,正要准备给平津地区的地下小组草拟一份嘉奖电报,一个参谋拿着一份电报匆匆走了过来,大声说道:“紧急电报!”

#

延安,军委参谋部。

“晋绥军区突然改用新密码发来绝密电报!”一个高级参谋递给毛泽D一份电报,大声念道:“我绥远分区接到平津地区地下组织的绝密情报,据称日军已经掌握了我平西主力与林西主力围攻蔚县的作战计划……”

如果说这条消息还有点耸人听闻,那么接下来的几条消息,却无一不证实了平津地区地下党小组的厉害之处!

“平津地区地下组织已经炸死了驻张家口旅团长渡边;蒋总统秘密接见陈纳德,商谈组织美空军来华事宜;英美宣布冻结日本在英美的资产;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多田俊虽然获得升职,但是实际上日本大本营对多田俊严重不满……”

毛泽D拿着电报的手指因为太用力,而以至于有些发白,在绥远送来的这些情报中已经有几条被证实了!沉默了几秒钟后,对身旁的高级参谋命令道:“立刻启用新密码电令‘前指’,命令林西地区和平西地区主力立刻撤兵……”

“主席!”参谋部长有些疑惑地问道:“这样做是否妥当?”

仅仅听凭一个分区司令部送来的没有被证实的情报,就让部队撤兵是不是太过于武断了?!

毛泽D将目光落在地图上,摇着头说道:“林西和平西的部队进展太顺利了!”

参谋部长正要说话,一旁的总参高级参谋递上来一份电报,大声说道:“‘前指’启用备用密码发来绝密电报!

……日军使用了先进的电讯电子侦探技术,探知了向外发送电报讯号的平西分区司令部所在地,即刻重兵合围。分区的机要科已经焚毁了所有资料,所有机要员已经成功突围……”

毛泽D立刻转头紧紧地盯着参谋,原来情报就是这样泄露出去的!

绥远分区的情况得到证实后,参谋部的一干高级干部们悬着的心放下来,但随即又马上提了起来!林西和平西的主力部队几乎就在日军的战略地图上!

……

回窑洞的路上,毛泽D一边想着心事一边有一口没一口地抽着烟。

平西和林西两块根据地的主力部队,因为得到情报稍微晚了一步,现在已经被大批日伪军追击而失去了联络。

而绥远分区为了落实中央关于建立跨长城内外大根据地的设想,已经上报中央,决定用大量的大力物力向绥北发展,继续拓展察、热的局面。

几天后,中央的一份特别命令通过电波传达到向绥远分区、平西军分区、中共平津唐点线工作委员会(负责平津地区的敌占城市,以及北宁、平绥铁路沿线的地下工作)。

电报全文如下:“‘中共平津唐点线工委会’必须贯彻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方针,通过外围组织扩大党的影响,向根据地不定期输送革命青年、工人、知识分子,提供各种紧缺的物资,以支援根据地的抗日斗争!

就地发动爱国群众、各种抗日力量,派出骨干打入敌占区的工厂、企业、学校、团体等,在群众当中广泛地开展隐蔽的、力所能及的抗日活动……

平津地下‘锄奸团’之组织必须扩建,外围所需人员和物资可以全部由‘平津唐点线工委会’就近供给,以确保平津地区地下小组开展工作……

平津地区地下小组的一切事务都归属绥远分区指挥,人员培训也由绥远随营军校负责,‘平津唐点线工委会’必须全力协助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