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十三骑 战神在世 汉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6/


她骑着奔驰的骏马,伏在年轻骑士强壮的背上,先前所有愁思苦虑一扫而空,舒服满足得差点呻吟起来。马上就要回家了,心情真是不错!短短的几天时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这次经历有惊无险,对于从没出过远门的她来说,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刺激了。情窦初开的少女们大多会有这样一个梦想:自己是一个美丽的公主,在危难关头一个年轻英俊的骑士杀死了魔龙拯救了自己,从此相爱,最终结为夫妇。没想到这个梦想真的会在自己身上实现,她忽然间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孩儿。

她的身体随着战马奔腾随意起伏,看看四周美丽的风景,不由得心旷神怡。碧蓝碧蓝的天空下,一望无际的草原,遍地开的各种颜色的野花。战马跑的好快啊,甚至能感觉到它前后蹄双双同起同落。扑面而来的绿茵与小花,洒下的是一路伏绿成线,残花点点。没想到骑在快马上的感觉会有这么好,以前自己骑马时怎么没有这种感受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战马忽然又停了下来,前方隐隐约约传来一阵人喊声,好像又来了一支部队。

“敌……军?”年轻骑士用他那吐词不清的埃拉西亚语低声问道。

她侧过身子,从骑士身边向前望去,只见前方一个小队的步兵正向这里急赶过来。他们盔明甲亮,都穿着黄色的战袍,外披金色战甲,看起来身手颇为敏捷。

“不是敌军!”她兴奋地叫了起来。终于见到本国的军队了,自己终于到家了!

年轻骑士冷哼一声,双手挺枪策马直冲过去。

“你,你要做什么?!”她慌了起来。看他的样子好像又要准备冲杀了,可为什么啊,那些可是自己人啊!她猛然反应过来,年轻骑士唯一知道的单词就是“敌军”,而埃拉西亚语中“不是”这个词仅仅是在“是”的单词后面加了个否定尾缀,这两个单词对丝毫不懂埃拉西亚语的他来说根本没什么区别。

那一小队的步兵同时看到了自己,也怒喝着挥舞着短剑冲了过来,显然是以为这位服饰古怪的骑士绑架了她。

“怎么办,这小队步兵绝对不是他的对手,总不能任他把他们都杀了啊。可怎么向他解释呢?他又听不懂埃拉西亚语……”眼见着彼此越来越近,一场惨剧即将发生,她心急如焚之下急中生智,高声叫道:“所有人不许动!”

战马向前疾冲了几步,忽然停下。

她侧过身向前看去,只见一名年轻的军人呆立在马前,看服饰应该是这一小队的队长。他的头高高地仰着,脸朝着天,一双蓝色的眼睛却恐惧地向下看着那抵在脖子上的雪亮的枪尖,手中的短剑才刚刚举起一半。

她跳下了去,走到马头前,伸手轻轻握住了枪杆,转回身看着年轻骑士那冷峻的面容,微笑着缓缓摇了摇头。

众士兵们忽然间个个躬身单腿跪下,右手短剑拄地,齐声呼道:“公主殿下!”

年轻骑士慢慢收回长枪,冷冷地看着四周跪倒一片的士兵。

那小队长也立刻单腿跪地行礼,叫道:“公主殿下”。

年轻骑士跳下马,手拽缰绳诧异地看着她,默不作声。

“你们都起来吧!”她挥了挥手,忽然红着脸挽住年轻骑士的胳膊,也不顾众军士那奇怪的眼神,连拉带拽,将他远远地带到了一边。

两个人面对面静静地站在那里,默默地对视着,彼此却都不作声,只有那火红的战马不耐烦地打着响鼻,不断用前蹄击打着草地。

她感觉喉咙里仿佛被什么堵住了一样,忍不住轻咳一声。

“我……已经……到家了,很想……你和我……一起回去……”她连耳根子都红了,头垂得低低的,恨不得埋到自己胸口上,声音也越来越小,几乎连她自己都听不见:“我……知道,你……听不懂……我的话。可我……真的希望……你……能和我……一起走。你……能明白吗?”

年轻骑士笑了起来,连连摇头。

她又羞又急,转过身背对着骑士,真不知道该怎么向他表达才好。她沉默了半晌,定了定心神,看了看远方那一望无际的翠绿草原,回身嫣然一笑,伸手指了指右方那广阔的天地:“亚特兰帝国……”

然后又指着自己的胸口,俏脸又是一红,低声道:“海伦。”

“海……伦?”

她满脸红晕点了点头。

年轻骑士淡淡地笑了笑。

“你呢?”她尽量压抑自己急促的呼吸,故作调皮地指了指年轻骑士的胸口。

年轻骑士明白她的意思,沉吟了片刻,抬头看了看天空,然后满怀虔诚地指了指东南方,然后又指了指自己。

“汉,萧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