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十三骑 战神在世 射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6/


“啊!”克莱尔忍不住惊叫一声。他回头看了看雅格森,这位美丽的侯爵大人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痴痴地看着远方,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竟然是真的。远处第七团的军营里,赫克托伯爵如醉汉一般,跌跌撞撞地走了几步,忽然间双膝跪地。他那雄伟的身躯摇摇晃晃挣扎了两下,好像要再站起来,却像叩头朝拜般仆到在地上,扭了几扭,再也不见动弹。

克莱尔看了看周围,所有人都是瞠目结舌,一脸不能置信的神色。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会相信以赫克托伯爵那么强悍的身手,竟会被一个无名的年轻骑士一击毙命!

再看第七团的军营,那骑士早已跳上了马,竟然直向重装长枪兵的方阵冲去。

“你在找死吗?你就算是再厉害,也不能正面冲击重装长枪兵的方阵啊!”克莱尔似乎忘了自己的立场,莫名其妙反倒替那位勇敢的骑士担心起来。

只见那骑士冲到重装长枪兵的方阵前,忽然停住了马,手中不知什么时候擎着一张弓。只见他抬弓、拉弦、搭箭、放矢,动作极快,转眼间射出了五箭,目标竟是方阵后观战的几个将官。

“坏了!”克莱尔见识过他的神射,知道那些将官性命难保了。上次自己能从箭下逃的一条性命,纯粹是运气好。现在这些将官显然还震惊在刚才的那一场决斗中,毫无戒备,双方距离又那么近,叫他们如何躲得过!

果然,几个将官猝不及防,纷纷中箭落马。虽然距离太远看不清他们的面目,但从服饰上看,又有一个团长子爵和四个联队长男爵列入阵亡名单了。

那个骑士纵马疾驰,在大方阵里兜着圈子,手上却不停,羽箭连珠般四面八方射出,尽挑那些服装特殊的军官们下手。刚才赫克托伯爵和他决斗的时候,第七团的各级军官们都前来观战,由于太匆忙,大多数人连盔甲都没有穿戴。而且这些军官们好像为了看清楚一些,都骑着不知道从哪儿借来的马匹,三五成群零零散散地伫立在大方阵四周,目标特别明显。骑士射箭的动作极快,而且射击方向又总是出人意料,谁会想到他居然能在奔马上射箭。那些军官们惊慌失措之下,根本来不及做出防御躲闪的反应,一个接一个地被射落马下,转眼间十六个大队长命丧黄泉,整个第七团成了群龙无首的局面。

“快去第十一团,通知阿洛基子爵,令他带几个军官,速去第七团主持大局!”雅格森侯爵嘴角微微带着笑意,显得依然是那么从容大度,镇定自若。但克莱尔却细心地发现,侯爵大人的那双纤纤玉手早已经紧紧地攥成了拳头。

一名亲兵领命纵马而出。

“等一下!”雅格森沉吟了一下,补充道:“叫他们都穿上重甲,所有人把盾牌带上——记住,要带步兵用的盾牌!”

亲兵躬身应了一声,马鞭在马股上重重地一抽,向着第十一团的军营风驰而去。

第七团军营里,那个骑士仍在不停地射着箭,这次目标又是重装长枪兵的方阵前列左侧领队的中队长们,如同在草原上射猎一般。所不同的是,他这次没有像刚才那样疾风快雨地射连珠箭,而是仔仔细细一个一个地射杀。每射死一个中队长后,骑士就会环视一圈,仿佛在挑选下一个该是哪个中队长去死。

克莱尔心中暗暗叫苦,焦急万分,额头上沁出黄豆大的汗珠。远远看去,那些可怜的中队长们由于没有上级的命令,只能带领全中队原地待命,硬撑着站在那里挨射,用手中的圆盾徒劳地保护着自己,简直就是活靶子。平时又大又重谁都感到累赘的盾牌现在又觉得好像太小了,挡得了上面遮不住下面。骑士弓强箭快,箭术高明的让人恐惧,总是先一箭射中目标的脚面,当中箭者吃痛俯身时再一箭射中他的面门。这些中队长们防不胜防,苦不堪言。如果真是在两军交战之间,早有弓箭手上前掩护,向对方齐射了。就是他们身后那些巫师,也会各种火球、冰箭劈头盖脸地发过去,怎会让一个敌人骑士如此从容地射杀己方军官。可自己却借皇帝陛下的名义,向全军宣布必须要生擒两人,之后雅格森侯爵更是亲自下令,派人向各级军官强调了不许放箭,不许施放攻击魔法。现在造成这种局面,该如何是好,难道就真这么任那个骑士在里面拿军官练箭吗?阿洛基子爵还要多久能到?那些中队长们能支撑得住吗?

仿佛是在验证他的担心,当第九个中队长倒下之后,一个中队长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惧与愤怒,手中短剑用力向前一挥,带领全中队排着整齐的方阵向骑士压了过去。

“混蛋!”

克莱尔愕然回头,只见雅格森侯爵玉面铁青,浑身发着抖,恶狠狠地盯着远处那个中队的方阵,丝毫没有了平日的飘逸风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