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纪事 卷三 千年古国 第二十六章 再灭匈奴(全)

凝固时间 收藏 0 9
导读:千年纪事 卷三 千年古国 第二十六章 再灭匈奴(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52/


大陆历2002年4月15日,这场仗打的实在是太漂亮了!

虽然当时的很多人还不能够理解,认为轩辕林河的手法是否过于血腥。可是过了很久以后,当众人再来回想起这场战役,任何人都不能否认,这简直就是一场完美的胜利,低微损失,全胜敌人。

战役,从一开始的五千重骑兵夜袭叶赫军营,继而大胜之下不留一名俘虏,此法虽然杀戮过重,但是却也避免了同等数量,甚至能达到两倍数量的叶赫俘虏对前锋的拖累!由此不但会贻误战机,而且一旦叶赫人探听到虚实,再回来杀出一个回马枪,五千脱离后援的重骑兵便随时都有被前后夹击、身陷困境的危险。

再之,五千重骑兵一路急追通辽城下,极其有效的震慑和牵制了城内的敌军,他们就像钉子一样遏制在对方面前,最终致使新城方向的各路后援赶来时,通辽城内的叶赫人仍不敢有所妄动。

接下来的夺城战中,虽然新城军占据优势,拥有4万2千人,不过轩辕林河并未选择强攻城池,而是从后方调来了教廷的所有火系魔法师,从魔法师到来的时机讲,可能五千重骑兵刚一动身,她们就在做准备了。

新城军凭借着魔法师的优势,用熊熊大火点燃了通辽的东南北三个城区,造成敌军的极大混乱,正当叶赫人如没头的苍蝇在城中乱窜的时候,趁乱潜入城池的新城军精锐便马上行动起来,一面救援被囚禁的通辽居民,一面偷袭毫不防备退入西城区的叶赫人,有效的牵制了他们,为平民的撤离争取到时间,并加剧了那种混乱。

这又是轩辕林河的高明之处,虽然纵火烧城看似不顾平民性命,极有可能把城内的居民与敌军一并烧亡。可是不用强攻城池,就不会严重损耗有限的兵力,而且更能防止敌人用通辽的居民做要挟,阻碍新城军攻城,甚至干脆玉石俱焚的去屠杀平民泻恨!

所以说,一把大火烧毁了四分之三的通辽城,或者在当时而言,显得过于不近人情,但不可否认却也是最有效、最稳妥的克敌制胜之法。大火中,被救出的平民伤亡并不多,大概仅有十之一二,试想倘若新城军正面攻城,把敌人逼急了,平民的伤亡绝对不止这个数字。

整场战役,历时两天。从五千重骑兵夜袭叶赫军营,到后来的叶赫人集体走出通辽城投降,单单两天一夜的工夫,新城军就一举击败了同等数量的入侵者,而且真正的损失微乎其微,总伤亡人数尚不到百人而已。

如何才能称得上是伟大的战役呢?先是五千对两万,后为四万对三万坐拥坚城的敌军,由始至终新城军的损失都不过百,它实实在在的告诉我们所有人,伟大的战役并不全需要起决定性的作用,势如破竹,亦或是以少胜多来的战争来流传后世。

——《千年纪事·完美战役》

“我们投降,我们投降了!”一个个叶赫战士机械的丢弃兵刃,在磨刀霍霍的青色重骑兵面前,全部高举起双手。

“把他们抓起来,都绑了!”不远处的骑士轻呵一声,两翼之前就蒙受了巨大损失的第二师团士兵,立刻如狼似虎的直冲上前,把三倍于己的敌人绑成一连串粽子,期间自然免不了添加一些打骂。

看着自己的族人遭到如此待遇,叶赫首领虽明知生存的希望都很渺茫,可是他依然大声道:“我要见你们的首领,我要跟他谈话。”

“俘虏!告诉我你的名字?”那名年轻的骑士高高安坐于马上,似乎是要以胜利者的姿态,来迎接战败者的要求。

“我是他们的族长纳兰明珠,现在请求见你们的领导者!”叶赫首领没有抵抗的让旁边两个士兵死死绑住,不过目光始终直着。

“我答应你的请求,我就是他们的领导者,我的名字叫林河。”骑士微微一笑,正是准备身先士卒的林河。不知不觉中,林河腰间的黑暗军刃此刻隐约冒着红光,一颗鲜红色的魔晶宝石逐渐凝结而成。

“是你?”纳兰明珠满脸都写着不可思议,很快神态疲惫的苦涩一笑道:“没想到竟是这般年轻,比我不成器的儿子还要小很多!然而,就是如此年轻的你,从战争的一开始,便步步紧逼、招招算计,最后轻而易举的全胜于我,打得我们族人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说着,纳兰明珠好象瞬间苍老了许多,无比感慨的继续叹了一口气:“看来我真是老了,现在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的年代了啊!”

林河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多谢夸奖,不过你们匈奴人牧马京兆,抢掠轩辕帝国的整个西北地区还不知足,现在又来攻打我们山城郡,侵犯我们的城市之前,你们可否就有了覆灭的觉悟?万恶的匈奴人!现在就是该你们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伴随着林河一声令下,所有负责捆绑的士兵都拔出了刀剑。

纳兰明珠登时后悔起来,早知就拼个鱼死网破,那样最起码还能赚回来点。可是此刻所有族人都被绑着,而原来扼守在通辽其他三门的敌人也同时撤了过来,一切木已成舟,再作什么都于事无补了!

不过就在这时,一个和林河年纪相仿的青年人,忽然在纳兰明珠身边大喊道:“不,不要,我们并不是匈奴人,我们也是被匈奴人胁迫的!那些万恶的匈奴人曾经屠杀我们的战士,残害我们的同胞,现在又来胁迫族人陪他们攻打这里!”

“恩?”正要策马回身的林河,闻言又半转过头:“不是匈奴人?那你们……”

“我们是叶赫人,一直生活在通辽西边的游牧民族,虽然我们离匈奴南方草原很近,在很多人眼中我们都是匈奴人的一支,但是我们跟他们并不同,也不归属于他们的民族!”

“呵呵,是吗?”林河好以整暇的微笑着,他认为青年人是在狡辩,而青年却从林河语气间听到了松动。

青年正准备趁热打铁,而旁边的纳兰明珠却斥责其道:“明云,我们败了就败了,死又能怎样?不要再丢我们叶赫人的脸了!”

言罢,纳兰明珠傲然把头一扬,必死之心已存。

“是的,孩儿知道了,父亲!”青年被纳兰明珠这么一说,当即便沉默的低下头,什么也不再辩驳了。

林河皱着眉毛,显得相当不能理解:“你们真的不是匈奴人么?难道是我误会了?”

其实,林河已经从这双父子的对话中听出七八分,不过依然很难以确信,然而他很快就从纳兰明珠反应中得到了肯定。

只见纳兰明珠直视着林河的双眼,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道:“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们是叶赫人,并不是匈奴人!”

旁边的纳兰明云也趁机说:“对,我们并不是匈奴人,是匈奴人打败了我们,屠杀我们30万的族人,如果我们不来,便随时都面临着灭族的危险,因此父亲才不得不征调5万族中战士,准备来到这里应付一下,没有想到会惨败于将军手中!”

“竟还有这样的隐情啊,从前把你们当成了匈奴人,对此我深表抱歉!”

林河接下来的举动奇怪,谁也没料到他仅在马上停留了片刻,然后就立即翻身下马,亲自来到纳兰父子面前,为其松开身上的绳索。

几乎所有两方战士,都不明所以的呆立原地,连纳兰明云也不例外,他说不上受宠若惊,却真的莫名其妙:“年轻人,你这是想干什么?”

“您与我们本应该成为朋友的,而不是敌人!”林河笑容可鞠的道,语气间透满了真挚,称谓也一时从“你”换成了“您”。

“我……”

纳兰明珠正要说什么,林河身后飞快的跑上前一名士兵,朗声禀告道:“将军,我们后方出现了一队七千左右的残余骑兵,他们集结在一起似乎要朝这里杀来。”

“交给我吧,我去招揽他们,我想我们都不需要战争了!”纳兰明珠仍还不知该如何开口,而旁边的纳兰明云却已经先一步充满乐观的自告奋勇。

“好,当然可以。”林河赞同的点了点头,身后的重骑兵阵马蹄一颤,随即整齐的自动分成两列,在林河的背后露出一条能两马并行的间隙。

眼看纳兰明云孤身一人消失在青色的海洋中,纳兰明珠才终于既有点高兴,又有些迷惑的对林河道:“谢天谢地,我们的2万骑兵还有剩余啊?非常感激您没有杀光他们!”

得到纳兰明云的感激,林河微笑着如实回答:“我并没有充裕的时间,也无法在一天之内就尽数消灭四散奔逃的数千骑兵。”

“那,如果有时间的话?”纳兰明云不敢想,他忽然发现面前的年轻人,真是坦白得相当可怕,顿时令他心头剧烈一震。

翌日……

扑灭大火之后,新城军和叶赫战士都聚集在通辽城内,双方虽一时仍不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的友好共处,但也不像原来那样剑拔弩张了。

清晨,林河正陪伴纳兰父子在城中走动,忽然有人传报海鹰扬的第八师团到了。

林河与纳兰父子出城相迎,便见大队骑兵滚滚而来,为首一名英俊非常的翩翩少年,绿枪红马,一袭银白色的铠甲,显得格外扎眼。

林河张开双臂,满面笑容的道:“海少,这么多日不见了。”

英俊少年策骑来到近前,干净利落的翻身下马:“林将军,自从我们在山城分别,一晃已经有2月未见,看来将军依然健朗!”

“呵呵,客套话我们不必说了,他叫海鹰扬,是帝国的万骑长,这位是叶赫族长纳兰明珠,那是他的儿子纳兰明云,我们这就入城吧!”林河微笑着给双方互作介绍,然后便准备引领风尘仆仆的海鹰扬等人入城。

不过就在这时,数名神情急切的传令兵,跑步从通辽城中涌出:“禀将军,西方三十里外,正有大股骑兵接近。”

“知道了,再探!”林河派下他们,然后便无奈的一摊手,冲海鹰扬道:“海少啊!看来我们的敌人,并未预先给我们留下休息的时间。”

“没关系。”海鹰扬爽快的再度翻身上马。

通辽城西,三十里外……广袤的平原上,难以计数的骑兵正踏着泥泞的土地,势不可挡的直趋向前。

骑兵队伍的声势很大,似万马齐喑般雄壮!可是近了,却发现眼下的骑兵太过良莠不齐,有的人显得太过紧张,又有的人显得过于散慢,队伍中从十几岁的孩子,一直到几十岁的老者都不乏其中,甚至还偶尔能看见女人。

这就是刚从巴尔虎、巴雅特两个部落赶来的后继匈奴部队,便是他们最先窥视帝国东边的领土,动了抢掠远东地区的念头,并主动联合的夜赫人,唆使叶赫族长奔袭远东,新城军最该除之而后快的罪魁祸首、真正入侵者。

跟饱受魔兽侵害的远东不同,这些生活在西边草原的匈奴人,他们很少受到了泛滥魔兽的波及。那少得可怜的、流窜到草原上的魔兽,对草原民族造成的危害,绝不会比草原上随处可见的凶恶狼群来得可怕。

此刻,匈奴人已经听说,叶赫人“轻易”的攻占了一座边塞城市。

然而在匈奴人眼中,始终不曾改变的是,叶赫人是懦弱、低能的,这在所有被他们征服的民族中都适用,能让被征服者胜利的战争,对他们而言一定是轻而易举的,根本不值得一提!

当初的决策似乎是完全正确的!果然,现在的远东地区就跟匈奴人想象的一样,兵员稀少,防备空虚。匈奴人笃定不会遭受什么抵抗便能满载而归,远东的财富和女人都已经赤裸裸的向他们招手,就等着他们去获取。

天边的尽头,一道漆黑的城墙隐约从地平线上呈现,众匈奴骑兵不由欢呼一声,同时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乌拉……”匈奴人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一脸急切的冲向前方的城池。

“谁抢到的就是谁……”前面的匈奴人话刚说到一半便嘎然而止,因为他不可忽略的看到了不远处严阵以待的士兵,与太阳底下反射的森森寒光。

这哪里是被攻占的城市?分明就是战场的最前沿!

突然,冷酷的声音从战场上响起,预示着屠戮的开始:“杀——!一个都别放过!”

通辽西门外,那是青色的海洋,两个巨大的方阵随即运动起来,还不待匈奴人迟钝的大脑有所反应,整齐列队的重骑兵便以雷霆万钧之势冲向他们。

一声声雷鸣般的巨响,大地都为之震动起来。

通辽南、北两门,左右紧随而出的是清一色身着火红铠甲的轻骑兵,夹杂着青色重骑兵的威势,他们从两翼包抄过来。

三路骑兵一齐杀到,只不过是吹灯拔蜡的工夫。

然而,反观匈奴人,他们半路遇敌,根本没有一点思想准备,更惶论有所戒备,面对来势凶猛的帝国骑兵,匈奴骑兵的弱点暴露无疑。

他们前面的骑兵,因为受到惊吓而想要后退,但是后面的骑兵,由于隔得太远一时又不明所以,富有经验的战士知道什么时候应该撤退,初临战阵的孩子却只知一味向前,或是惊慌的抱作一团。

一种混乱不可抑制的扩散开来,远在帝国骑兵真正突入匈奴人群之前。

同时,巴尔虎、巴雅特的两部首领并没有跟随,也没有分派低级军官,这又无形中令眼下匈奴骑兵的这个弱点无限制的扩大凸现。

真是进不能进,退不能退,一直到被青色重骑兵突入本阵,火红色的轻骑兵包围侧翼,匈奴人仍尤自乱成一团,不知道是战是逃。

不过他们很快就不必再做选择,当一万如狼似虎的重骑兵突入匈奴人的本阵,那造成的只能是屠杀。混乱的匈奴人被迫在青色重骑兵的冲击下分成两部,可是迎来的却是两翼红色轻骑兵无情的绞杀。

广袤的平原上,匈奴人的骑兵阵正以肉眼可及的速度在消融着。

“不必追击,原地戮敌,不留活口。”远望数千匈奴骑兵往西边而遁,林河并不准备追击,而是选择加速蚕食被包围的大部匈奴人。青色重骑兵勒马回转,再度杀入被穿透的匈奴人群。

远处,那些幸运的逃亡者,他们奋力的抽打着马鞭,也顾不得其他同伴了,转眼就消失在地平线以下,倒也发挥了匈奴人的优势,马技娴熟。

战场渐渐离这些匈奴人越来越远,后面的敌军也并未追赶他们,粗陋的看了一看,周围大概还有3000~4000人。

终于,眼前只有熟悉的平坦草原,背后的城池早已消失了踪迹,刚才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只是一场噩梦!而现在一切都过去了!但是他们还未来得及侥幸,前方便树起了一道帝国黑龙旗。

透着阴寒杀气的黑龙旗,摇曳着在空气中铮铮作响,一名英俊的少年,背后闪露出清一色的帝国黑骑兵,以及……

“可恶的叶赫人,匈奴王宽恕了你们,你们竟反过来背叛大匈帝国!”

匈奴人怒吼着冲向前方,英俊少年的帝国骑兵没有动,当头先迎上来的是6倍于匈奴人的叶赫骑兵,没有任何言语,无情的砍杀,瞬间把仅剩的匈奴骑兵所尽数吞没……

一场用有算击无备,纪律迎混乱,以逸待劳,势如破竹的战争,最终在新城军的愤怒与匈奴人的不甘中结束。

战后,新城军清理战场,林河竟平白得到4万余匹战马,完全够装备所有各师团参战的将士。

“将军,匈奴人好象仅有5万左右,并不像纳兰族长说的有十万之众啊!”负责打扫战场的林卡、林克等人粗略的清点了一下战利品,然后便向林河报告着他们的发现。

“哦,是吗?那其余的匈奴人会到哪里去了呢?”林河本是依言而问,本未料想能得到解答,正巧就在这时,远处却有数名骑兵仓皇奔来。

他们穿着破旧的帝国军装,每个人都一脸的血污,只见他们其中一个军官模样的青年,狼狈的跳下马来,气喘吁吁的道:“是林将军吗,赶紧……赶紧,快去救援我们的大人,他被匈奴人困于黑山脚下。”

话未毕,说话的那名军官就口吐白沫的脱力倒地,颓然不醒于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