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五十二章 至清福利

龙居士 收藏 12 29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五十二章 至清福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关押死刑犯的地方,和一般的监狱有很大区别。每个犯人的待遇高了很多:单人单间,有的甚至还带有卫生间。而不像别的犯人那样挤成沙丁鱼罐头。他们所用的物品,全都是新的,毛巾、牙刷、脸盆。他们的伙食也要丰盛得多。当然,他们的铁门上的钢筋也要粗得多。

大多数等死的犯人,并无心欣赏这些给他们的人道主义宽待。有的两眼翻成死灰色,如102囚房关的钱院长;有的精神崩溃,如103囚房关的孙院长;也有死在到临头,还微笑着的人,如101囚房关的赵院长。

“哈哈,我没罪,我没有罪啊,放我出去!”精神崩溃了的孙院长,从沉睡中醒来,开始了每天例行的撕心裂肺的嚎叫。他一边叫着,一边猛烈的敲打着铁门,沉重的铁门,发出阵阵低沉的吼声、如同受伤的野兽。这嚎叫不会停止,除非孙院长叫累了,再度睡去。

听到嚎叫声,隔壁的钱院长,死灰色的眼珠翻动了一下,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手上也没有任何的动作,继续靠在墙上,半躺着。自从宣判之后,他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动。

原本弥勤佛似的,闪着红光的赵院长,自从进死囚之后,身体便以惊人的速度垮塌下来。也许是笑得太久的原故,微笑竟然定格在了他的脸上。任何人,任何时候见到了,总以为他在笑。狱警见之,也大为好奇,死囚各种各样极端的表情,他们见多了,但从没见过没有疯却一直微笑着的犯人。

咣当,咣当……

大铁门传来铁锁开动的声音,有狱警走了进来,喊道:“开饭了,开饭了!”

赵院长的“笑眼”看到几只碗从铁门下的小窗口伸进来。“笑着”爬过去——他的双脚此刻已支撑不了身体的重量了,只得手脚并用。

今天的饭菜很丰富,比平常多了一碗鸡,咦,还有一碗酒。

难道——

这是传说中的——

送行酒?

赵院长哭了出来,再也法下咽。

老泪从笑脸上划过,显得怪异之极。

“哈哈,我不吃,我不吃……”说着用力一扫,将碗筷扫翻到一边去。

犯人情绪不稳,狱警无动于衷,任由着他们大哭大闹。死囚在临死之际,总是会情绪失常的。只等时间到了,就进去收拾。

咣当、咣当……

赵院长猛的摇晃起铁门来。

“老实一点!”狱警暴喝。

“求求你,给我笔和纸,我要上述,我要揭发,争取立功赎罪,求求你!”

临死之时,死囚总会想尽办法,力图翻案,以便逃过一死。即使不能翻案,能拖延几天上刑场也好。狱警以为这个编号为1999019的犯人也是如此。再次喝道:“老实一点。别耍花样!”

“我真的还有材料没交待,还有同伙逍遥法外。不把他们交待出来,我死不瞑目啊!”

狱警喝道:“要交待不早说,等到这个时候,真麻烦!”说者便往外走去。

“呵呵……”赵院长怪异而凶狠的笑了起来,“既然你们不来救我,看着我死,就别怪我不道义了。”

“赵五德,你害惨我了,呜呜……”钱院长将脸使尽的往铁窗外面挤,凄厉的哭了起来,死灰色的眼珠几乎要掉了出来,“我早说,龙居士是条强龙,我们斗不过的,可是你偏要和他斗,现在好了,我们都被你害惨了,呜呜……”

“唉——”赵院长沉重的叹了一口气,老泪滚滚涌出,“是老哥对不起你,黄泉路上再作伴吧。”

“哇,哇,哇……”钱院长将最后一点尊严抛去,放肆的大哭起来。

“呵呵,呵呵,赵老师,钱老师,我们为什么在这?回去吧,回去吧……我不要在这……呵呵,呵呵,呵!”在103关着的孙院长不知是不是恢复了神智,竟能听出赵、钱二人的声音来。

赵院长努力将头往铁窗外面挤去,可是窗口实在太小,无论如何挤,也无法看到和自己是在同一条直线上的孙院长,这个他曾经的得意门生。想到师生同遭此难,赵院长悲从心来,泪水再度涌出。

三人在各自的铁门前哭成了一条线。

人并不是生来就是坏人。赵院长有今天的下场,也是环境使然。如果放到二十年前,甚至十年前,绝不会有人认为,与人和善,逢人便笑的好好医生,赵五德会用医术杀人。但是,上峰的压力,黑暗势力的操作,让他不得不将手术刀变成了屠刀。也怪他利益熏心,为了晋升,为了那顶官帽,犯下了死罪。庭审时,他将直接指使人给供了出来,却没有将间接指使人供出来,因为他害怕,害怕那个间接指使人的权势过大,扳不倒他,反而让自己的家人遭殃。现在他无所畏惧了,自己的老婆孩子不知流落到何方去了,不知是死是活,杳无音信。马上就要行刑了,也不怕那个大权在握的人,给自己什么苦头吃。

二小时后,范例拿着手中的这份刚到手的重要材料,直皱眉头。考虑了很久,最终决定,交上去。然后静候上头的消息。很快,上头就给范例打了个电话,叫他保守机密,从此以后再无消息。

这样的事,范例经见过几次,已是见怪不怪了,知道不该问的不要问。几天之后,便将这事给忘记。该干嘛,干嘛去。

当天的医护人员招聘大会进行得很顺利。大批医生、护士走进了福利医院。一些没有应聘上的则进了吞日集团的人才库,以后医院扩大时,直接招来,就可使用。两位新院长,跟据实际需要,列出了采购清单,龙居士一律应充,数千万元砸进去之后,福利医院,便从硬件上,直接达到了本省一流水平。

在医院方面,龙居士不会去担心再有人贪污,有人收受红包,有人拿回扣了。因为新的管理制度,让所有的医生护士远离了现金。既便是医院的财务人员,看到一大堆赚进来的工分也别想用手摸一摸金钱。且不说无法贪污到工分,即使贪污了工分,也没用啊,因为自己的工分都用不完。

原本打算要实行的医药分离,现在看来,也没有必要了。毕竟,医与药放在一起,对患者和医生都是个方便。

龙居士知道,要想成为世界一流的医院,所要看的并不是什么硬件设施,而是医院治疗重症患者的能力。如果别处治不好的病,这里能治好,转眼就能闻名全世界。这种能力,不是一蹴而就的,必须经过长时间的积累,形成自己的一套科学合理的管理制度。在这种管理方式下,不断的推人进步,不断的推出新成果。厚积薄发,才能最终站在世界医疗界的顶峰。

其实,以龙居士的个人能力,动用精神能量,突击治好几个重病患者,一举成名,并不难。但这样出名之后,世界各地的患者闻风而来,龙居士便是有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该由医院去做的事,还是由医院去做吧。龙居士并不想在自己的名字前,再打上一个神医的标签。

一所医院,要想长期生存,就必须要有自己的优势项目。龙居士打算将这优势项目放在养生方面。治不如防,如果身体保养得好,就可以达到不生病,或者少生病的目的。就养生能力而言,传统的中医具有更大的优势,从古代流传下来的养生秘方,多如牛毛。可惜的是,随着中医的没落,大量的养生秘方逐渐失传了。

龙居士头脑中拥有异时空的全部知识,自然也不会缺少养生方之类的东西。直接拿出来,又怕惊动世人,便日日以向白老学中医的方式,巧妙的将养生方,转到白老的名下。白老也不点破,照方抓药,配制了几十种专门针对各种疾病的中药养生方。凡有病人来,用西医快速治好之后,再辅以养生方,进行调理,可以让病人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犯同样的病。

慢慢的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吞日集团的福利医院,拥有神奇的中药,看病又非常的便宜。但他们只有眼红的份,因为他们手中没有工分,而福利医院,只收工分,不收钱。这样吞日集团的员工,因为拥有工分,自豪感急剧上升。人前人后,总觉得自己要比别人高一头。

呵呵,有钱看不了病,真是咄咄怪事!

福利医院这样做还收到了另外一个效果。因为,只收工分,不收钱,这意味着,其他医院的病人,不会流失。这使得X市的医院,对吞日集团的敌意有所下降。

龙居士定下这样的制度,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福利性质的医院,是不赚钱的,没有能力接收大批的外来患者。

有人因此在背后小声嘀咕,龙居士见死不救。

汗!

福利医院所产生的间接和直接效果中,龙居士最在意的是对人才的吸引力增强。对于人才来说,如果没有医疗保健方面的后顾之忧,既使工资少点,也可以接受。龙居士曾经担心,人才难。问题就在于,传统的工资制度,都是劫贫济富的,普通工人所得,远远低于他所创造的劳动价值,有很大一部分都被老板拿去吸引高层人才去了。而吞日集团的工资分配则更多的偏向于普通工人,在这样的制度下,吞日集团在高端人才的争夺中不可能胜过其他的公司。

没有切身体会过福利医院对职工好处的高级人才,可能仍然难以招聘到,但在吞日集团内部,了解福利医院作用的人,一定会恋窝,不愿离去。只要自己的人才不被别人轻易的挖去,吞日集团就可以放心的花血本培训属于自己的人才,从而解决人才的老大难问题。

吞日集团所提供的福利,不仅仅是医疗,像养老保险、教育、住房、必不可少的生活用品,也在福利供应的范围之内。这些加在一起,职工所能得到的福利价值,是非常惊人的。

凡是,吞日集团所购买下来的工矿企业,如现在已经购买下来的,环山煤矿、山西的一些煤矿、制药厂、四大机械厂,原本有自己子弟学校,现在这些学校都与原来的教育系统脱钩,吞日集团完全承担办校所需要的学杂费。在自己公司内部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义务教育。职工子弟上学,不用花一分钱。

与社会教育广而不专的教育方针不同,吞日集团的教育的方针指向企业所需,人才素质要求“德智体”全面发展。毕业后,面向吞日集团就业,不愁工作问题。

(注:在与教育局打官司的时候,有人提出,照吞日集团自己拟定的教育大纲,教育出来的人才,如何就业?因为这种教育大纲,与传统的方式相去甚远,很多人都担心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吞日集团不得不承诺,每年招收一定的毕业生,到吞日集团工作。而这个招收比例,不低于同期中专毕业生的就业比例。其实以吞日集团爆炸式的发展方式,毕业生的数量远满足不了集团的发展需求,吞日集团完全可以百分之百的招收。不过,这样一来,也会让集团内的毕业生缺乏生存压力,导致教学效果变差。)

吞日集团所说的“德知体”全面发展,并不是空话,因为自己内部并没有高考指挥棒的压力,学校完全可以按自己的想法安排学生的学习时间。

吞日集团的德育出发点是教学生们如何去理解现存的道理为什么是这样,而不是用德育去规范学生们的日常行为。

德育教育没有专门的课程去讲解,基本上不占用任何的正规教育时间。但德育却是贯穿整个教育的始终,关系到每一堂课。如上历史课,历史老师会着重于分析历史演变的原因,要求学生从中领悟出道理,使学生在处理日常问题时,能够自觉的以史为鉴。也不要求学生死记硬背,考试时,基本是开卷考试,老师跟据学生所悟出来的史理的深度与广度进行评分。

比如,第九年级就曾出现过这样一道综合论述题:分析商秧变法、王安石变法、明未一条鞭法,成败的原因,由此来剖析中国现在改革开放的得与失。这样的题目,用传统教育训出来的学生,基本上要打零分。因为他们只知道,这些事件所发生的年代,也知道这些事件所发生的背景环境,还有书中所例出来的原因,却很少掌握史理。吞日集团的教育方法,着重于学生明理,而不是去叫学生去当藏书架。

学生答卷时,如果能从每一次变法的成败中,得出一个道理,并且用之于剖析改革开放的现状,就可得高分。

有学生答道:商秧变法,刚开始没人相信,便在南门立柱,让扛柱的人真的得到了报酬。从此,天下信服,变法始成。可以得出结论,无信不立。改革当以信开始,并以信贯于始终。从王安石变法失败的原因中,可以得出,反动势力必须扫除,如果不扫除,变法被执行的过程中,就会被歪曲,变利为害,用之现代,则提醒我们必须加强监督。一条鞭法,将所有的税务与杂役全都换算成白银,有利于民众跟据自己的俱体情况进行选择,也有利于政府简化政务,增强国力。但要防止在执行的过程中,基层官吏再度巧立名目,征收新的苛捐杂税,再度增加农民负担。由此可见,现在中国在农村实行的费改税,统一各项杂费为统一的税制。是一条好的政令。但我们也要警惕,出现新的收费项目。总之,变法能不能成功,改革能不能持续下去,必须满足三个基本前提。是否守信、是否监督有力、是否有利于减轻百姓的负担。

这个学生,得了二十五分,满分为三十分。

阅卷老师评语,见解独到,合符逻辑,但所得出的史理较少,不够全面,因此不能得满分。

文科的内容,容易潜移默化的进行德育教育。理科教育也同样如此,在上数学课时,学生们会知道,最早的计算工具出自于中国的“筹”后来又演变为算盘,而最终现代意义上的计算机却是美国发明;物理课上,学生们看到,牛顿定律、电磁理论、等等近现代科学的重大理论与发现,都出自西方;化学课上,中国早在二千前年就有了自己的化学家——炼丹师,但却走向了神学的歧途,最终没有形成一整套的化学理论……通过这些,学生们心中的一颗立志要为祖国科学作供献的种子,悄悄的被种下。

体育,是学生能否毕业的一个重要依据,与智育同等重要。一些在体能与动作上特别优秀的学生,还必须接受,正规的军事训练。等到九年基础教育结束,学生个个是文武全才,且有自己独立的见解,不会人云亦云,受人摆布。今后如果向文的方面发展,则有强壮的体魄供他在学业和事业上胜人一筹。如果往武的方面发展,则其开化的智力,能让他在较短的时间内掌握更多的技能。成为优秀的战士、教练、保镖或者将军、黑道枭雄。

因为学校搞的是小班制,因材施教的快乐教育,尽管学生们个个很累,很辛苦,每天要学很多东西,但从来不会有一个人厌学。

正如吞日集团教育部刘森力部长所言:从我们这里出去的学生,个个都是狼!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一种新式教育方法,要想取得成效,不是短期内能看得出来的。有不少家长担心自己的孩子成为新式教育实险的牺牲品,宁愿多花钱,放到传统学校去读书。对此,吞日集团也不勉强,来去自由,一切等将来用事实去说话。

再说说吞日集团的另一项重要福利——住房。

在龙居士的知识库中,关于住房的问题真不少。2004年之后,中国的住房价格涨了几十倍,而银行却仍拼命的往房地产方面贷款。既为房地产开发商,也为个人住户搞按揭贷款。结果房地产变成了一个畸形发展的怪胎。一方面是大量的人买不起房,另一方面是大量的新建住房被积压。

在这方面,日本是有过前车之鉴的。日本曾经因为这个原因,导致济经泡沫破裂,而中国则直到2006年仍没有出现西方人预料之中的房市大雪崩。这并不是中国的制度如何的好,而是因为,中国独特的金融制度造成的。中国的银行,基本上属于国有,只要银行继续有钱往房市上砸,那么房市的经济泡沫就不会破裂。众所周知,中国的银行,是不可能倒闭的,这样一下来,房市的泡沫必定越吹越大。等到将来,国有性质的银行也支撑不住时,等待中国的,必定是一场大灾难。

任何人都知道,房价在2000年之后,都达到了一个不合理的高度。试想一下,占社会总量大多数的低收入人群,工作一生也买不起一套房子。而中等收入的人群,则需要工作一辈子,至少得二十年才能还清房贷。而放之从前,既使是屋上无片瓦的赤贫之人,也有茅草房可住,而现代社会,科技发展了,生产力提高了,反而没房子住,合理吗?这显然与历史的发展不符。

高价房给社会带来的危害是巨大的。且不说低收入者无房可住的困苦,单讲,房产商所瞄准的中产阶级。与西方不同,中等收入的人,在中国和高收入者一样,同属于少数人。他们如果买房,必定因为高价的住房而拖累一生。过上至少二十年的房奴生活。年轻时没钱购房,导致结婚时,年龄偏大,错过最佳的生育年龄。(直接影响到下一代的健康与智力。)到中年时,一方面要供养家庭,供小孩上学,还要还住房贷款。压力巨大,并且不可能有多少积蓄。如果不生病还好,一旦生病,没有任何抗风险能力的家庭,必定崩溃,导致社会最稳定的中产者破产。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中产阶级一直难以壮大的原因。

年老了,好不容易还清了房货,领着一份退休金养老,似乎能清闲了。且不说,国家是否有能力持续提供越来越庞大的养老金,(2005年时,社会养老保险,总体亏了5000亿。由此不难想像,等到20年后,新一代人,需要养老时,养老保险会亏多少。谁又供应得起?)既使能供得起吧,自己的子女又将面临比自己当初又高了几十倍的房价问题……如果子女由于父母是高龄所生,存在着健康与智力方面的问题,这个中产之家又将归于贫困,甚至瓦解。如果这只是个别情况还好,如果是普遍情况,随着中产阶级的崩溃,整个社会也会跟着瓦解。

高额的房价是如何造成的?

第一、在于各地国土局。国土局将房产,当作自己的产业。从百姓手中收购土地,每亩只需要支付几万到几十万的补偿。将土地卖给房产开发商的时候,每亩涨到几十万到几千万的价格。这种土地买卖可谓一本万利啊,且没有任何的风险,怪不得国土局被百姓公认为油水最肥的部门。有人说,这些年的政绩是靠卖土地卖出来的,这话说得有些过激,但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买卖土地对于政府财政的重要作用。

第二,还是在于国土局。从前房产开发商,自身实力有限,只能小块的购买土地,结果众多房产商齐头并进,竞争激烈。激烈竞争的结果,房价涨幅不大。后来,房产商优胜劣汰,从中涎生了房地产行业的巨无霸。国土局也跟着财大气粗起来,拍卖土地,不分割成小块的来卖,而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卖,动不动就是几百万到几亿。实力弱的接不起标。从而在政策上保证了,房地产走向垄断。任何行业,一旦走向垄断,利润将是惊人的,百姓成为受害者。你想买房子,只我一家,别无分店。定多高的价格,百姓只有接受的份,没有选择的权力。在这种制度下,房价要是不高,简直没天理了。

又有经济学家提出,照经济学的原理,某个公司在某个行业,其产值要达到整个行业的百分之三十以上,才能称之为垄断,而中国目前没有任何一家房地产商达到这个水平……

这个经济学家如此说,不是死读书的人,就是别有用心。

他忽视了一个基本事实,房地产与其他的通用商品是不同的,它俱有很强的地域性。生活在A城的人绝不会跑到B城去购住房。在某个城市,要想垄断当地的房地产,只需要几千万到几亿的资金就足够了。这样的规模如果放到全国范围去看,的确微不足道。但他可以做到在某城的垄断。同样的,全国有几百个城市,每个城市只需要有一个这样的房产商,全体国人将不得不接受垄断价格。

同一个城市的房地产商之间有竞争,但放在不同的城市的房地产商之间却没有多大的竞争关系。这是众所周知的地方保护主义在作怪。谁都知道房地产是暴利行业,任何地方政府都不会将这个便宜给了外地人。地方国土局只需要在地皮买卖时把好关,哪怕“比尔大门”来了,也只有空叹奈何。因为,既便是微软,也不能将房子建在空中。

第三、房价暴高的原因,要归于普通百姓,盲目的购房热情。受传统的思想,“有房斯有财”,将房子看得过于重要。拼了命的也要买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而忽视了在教育、医疗、养老等方面的支出。不过,话也说回来,房屋属于生活必须品,如果没房,住哪?租房住?更不划算。联想到从前的人们是可以由单位福利分房的,后来一改革,福利没了,无数的无房者,不得不挤进购房者的大军中。从这个方面来看,国家政策,又似乎是导致房价过高的根本原因……

龙居士所构建的“至清社会”,要求整个社会至清,那么,先决条件就是,人们的基本生活无忧。如果,人人担心自己的生存问题,担心自己的未来,那么,金钱的力量,就会被无限的放大和扭曲。经济犯罪也就禁而不止。毕竟,人要“仓禀足而知礼仪”。没有温饱,就会盗寇丛生。住房属于“温”字当中的最大一块,必须以福利的形式,保证人人享有。

现在是1999年,属于房价暴涨的初期,再加上X市由于其经济的龙头四大厂长期处于亏损状态,职工又有自己的福利房,又没有多少外来人口,市场需求不大。所以,X市的房价,在全国处于较底水平。地皮相当的便宜。龙居士知道,吞日集团以后的根,将定在X市,所以不遗余力的购买地皮,用作土地储备。只要国土局有地皮要卖,吞日集团就买。别人想买也竞争过不吞日集团。有人开玩笑的说,国土局应当设到吞日集团的总部。

吞日集团所购买的土地,外加四大厂原本就有的土地,占到了X市的三分之一。巨量而廉价的土地,保证了职工福利房在土地使用方面的廉价。既然是福利,那么吞日集团也就不在住房上盈利,全都以成本价卖给职工。而职工支付住房方式,是工分。这中间没有金钱交易,又免了税务方面的负担。多方面省钱的办法一结合,职工福利房的成本价,低到了惊人的水平,每平方仅二百元。一百平方,也就只有二万元,换算成工分只有二万。照已开工的车间,职工的收入水平,用工分一年可以购买二套!(一户只许购一套。如果多出,就不属于生活必须品了,不在福利保障的范围之内。)

作为普通人消费的最大一块住房,仅需要半年的工分,可见吞日集团的福利制度是多么的惊人。这也是为什么龙居士说,“你们的工分绝对用不完”的原因。

除了“温”之外,就是饱了,以吞日集团庞大的财力和灵敏的信息能力,可以将全球的粮食物资,捡最低价运到X市,省去了中间商零售商的盘剥。职工可以用工分,购买非常便宜的农产品。当然,并非所有生活用品都纳入吞日集团的福利计划。只有必不可少的物质,才会入选。比如说,粮、油、盐、肉、禽、蛋、奶……和住房一样,每个人每个月充许购买的数量也是有限的。

吞日集团所提供的福利范围是如此的广,在“至清社会”所在地,每个职工,仅凭工分购买的福利,就可以生活得很好。钱不需要花上一分!这样一来,钱的作用将被大大的降低,由钱而引发的经济犯罪,也必然的减少。钱是导致社会污浊的重要媒介,在一个钱的作用被大大降低的社会,要保持社会长久的清澈,也就有了人性上的可能。

值得一提的是,“至清社会”的工分制度,并不是适用于整个吞日集团所有的员工。龙居士打算仅在工矿部门实行,而现在正在做的仅仅是X市的四大厂。而商业部门,哪怕是将来,龙居士也不打算这样实行。因为商业部门有他的特殊性。人员流动大,地点不固定,而且从业人员收入很高,工资的高低在他们的眼中,无比重要,是他们是否留下来,唯一的决定因素。再说,既使实行,他们也未必会接受处处受到限制工分。

工矿业与商业区别对待,除了降低风险之外,另外也许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龙居士本人的私心使然。实行“至清社会”的部门,龙居士只是财产的表面拥有者,实际上,财产归全体人员所有。如果将来某一天,不得不将工分变现,龙居士将身无分文。保留商业部门,作为龙居士的私有财产,正是为了防止出现这样的情况。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