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蝶

landemon 收藏 1 15
导读:化蝶

人,把自己禁锢在建筑里,同时,将自然留在窗外。

我觉得我是富于幻想的人。

同时我也躲在建筑物里,整天整夜地。

我想象得出外面柳拂清流,燕子桃花。我想我该走出去,可是当我出走,我就想逃回来。

那许许多多外面走来走去的人——我不知道这样的称呼是否合适。因为我不知道那些我们称为为猪狗的怎么称呼我们。自以为聪明的人把自己所有的思想加给自然的一切:那是风,那时雨,那时桃红柳绿。自己哀伤的时候要花也溅泪,自己开心的时候要鸟也歌唱。同时,人又想当然的将自己的思想加给别人。而我觉得,那些我们认为是畜牲的,也有自己的思想,只是不为人知。

人来人往的,为这生存。

逃离吧,逃离!

我想,遥远的地方,定有一个地方没有这种叫人的东西,连人的痕迹都没有。我想,至少现在,这个地方一定有。我想,在那里,我和那里的花花草草都是平等的。怎么样呢?敛一捧清水,像那花儿成长一样吸收;闻眼前花香,像那蝶儿一样。要么,就做一只蝶儿吧!

做一只洁白如花的蝶儿,不似我这样丑陋。或许蝶的生命不似我这样冗长——我觉得或者是一种痛苦,对自己对周围。并且蝶儿还有翅膀呢!

或许她又更逍遥的思想。“北溟有鱼,其名为鲲……”

我不忍心再想象这丑陋的人的世界!

贪婪的、狡诈的、自私的。同时打着一切美好的借口:正义、伟大、爱情、温暖……

蝶儿没有,自由自在的飞翔的蝶儿没有!

做一只思想单纯的蝶儿吧!

我看着头顶灰暗的房顶,产生一种冲动。或许是生命的召唤。就像来自遥远的旷野。

我把我的冲动写在我的笔记里。

许多年以后,传说着名叫庄周的人,在梦里,自己变成一只蝴蝶。

我忍不住笑着,谁知道变成蝶的自由自在呢?谁知道遥远的花香清清的河流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