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精忠报国 第一卷 血肉长城 第十二章 大练兵(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63/


关正身着少将戎装和同样一身笔挺军装的张明并肩站在上海港口码头上,望着远处万吨级货轮的巨大的船体,不禁感慨万千,说道:“随着这艘巨轮的到来,我们25师必将翻开崭新的一页!相信只要再给三年的时间,25师就会有强有力的拳头对抗日本人的侵略!”

张明转过身去,指着身后欢迎的人群,说道:“这些人虽然是被组织过来的,但是不难想象,当整船的机器设备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会如何的惊讶!现代工业的力量很快就会树立民众的信心,知道自己的军队是多么的强大,从而更加坚定地支持我们!”

货轮缓缓靠岸,从船舷上首先走下来十名德国军官:身着笔挺的毛呢军服,头戴高高的大沿帽,洁白的手套一尘不染。军官们的脊背挺的笔直,头颅骄傲地仰着,显示出德国军官特有的气质:骄傲而又自信。军官们上岸后,迅速在人群面前排成一列,向着关正抬起右臂,整齐地敬礼。

关正连忙迎上去,回了个漂亮的军礼,带队的少校走出队列,先和关正相互敬礼,然后自我介绍道:“我叫古特里,是教官团的领队。关将军,很高兴能够认识你!”

关正通过翻译之后微笑道:“我代表25师全体将士热烈欢迎你们远涉重洋的到来!”

古特里接着把其他教官向关正一一作了介绍。关正上前逐一握手,同时用刚学习的德语对军官们表示亲切的问候,又把张明和其他的军官也作了简单的介绍,然后把德国军官们送上汽车,到上海市区参加欢迎宴会。

这时候,货轮的船舱缓缓打开,一辆辆满载着机器设备的卡车出现在人群的面前, 头戴安全帽的船员们在技术人员的协助下,指挥车辆往码头上开。等几十辆卡车开出来以后,露出船舱里堆成小山样的巨大的白木箱子。码头工人连忙跑步上船,帮助卸载货物。随船而来的数十名德国的技术人员不顾旅途的疲劳,在船舱里跑来跑去,时刻提醒工人注意不要碰坏机器。

这艘货轮运载的货物包括开采铁矿石的一些主要设备、制药厂的一些机器和钢铁厂的部分设备,维克托提前在电文中给关正作了详细的说明。由于钢铁厂需要的设备非常多,需要分两次运输,而武器装备还在兵工厂生产,需要一个半月后才能交货。而货轮将载运北平药厂生产的头一批青霉素以及德国与国民政府开发的稀有矿石返航。

在随后的两个月时间里,德国答应提供的机器设备和人员陆续到位,经海路运到上海,再直接拉到洛阳,25师开始工业化的建设初级阶段。

现已为特务营营长的罗宇带着工兵营的战士和二十几个技术人员先期来到河南洛阳,在驻扎洛阳市郊的旅长肖乾的协助下开办中华商贸股份有限公司分公司。

首先是军工企业的建设。关正与张明等军方将领经过实地勘察,商议结果,把兵工厂的地址选在位于洛阳西南老君山160公里处的一座名叫鸡冠洞天然石灰岩大溶洞,从北平调两个团的士兵过来负责防务。鸡冠洞全长1800米,面积23000平方米,洞室极其宽敞,出入口十分隐蔽,洞顶上方几十米厚的石灰质岩石,足以抵得过任何炸弹轰炸和炮击。处于半山腰的洞口地形易守难攻,而且视野开阔,即使被敌人的部队发现,只要弹药粮食充足,也可以挡个几个月。洞内有泉水,工兵用炸药炸掉几处钟乳石后,又开辟出几个新的洞室。

另外,这里山脉纵横,道路蜿蜒曲折,易守难攻,非常适合做后勤基地。又招募了一千多名新工人,在德国技术人员的指导下建设工厂。

其次是钢铁厂和制药厂建设。25师同样投入了巨大的人力和物力。首批招募的一千名工人在的大山深处砍伐树木,修建房屋,然后劈山开路,把机器设备运进去,继而开始开采铁矿石,25师驻洛阳办事处临时又雇佣了几千名工人,夜以继日地修筑连接洛阳与老君山之间的公路。而负责防卫的两个团,也开始在这一带设立军事禁区,用铁丝网、碉堡和壕沟把矿区严密地封锁起来。

再次是军校的建设。关正在北平开办黄埔分校陆军大学,陆军大学分为步兵、炮兵、工兵和兵器四个专业,学制为一年,每期的学生人数为一百五十人,主要为25师培养基层军官。学校的教官以德国人为主,关正这些军事素养过硬的高级军官协助培训。关正的最终目标是希望能够培养出德国那样受过严格训练的高素质军官团,从而把军队塑造成带有中国特点的强大现代化军队。

最后,两个师、一个装甲团的装备的装备运抵福州,货轮返航的时候,顺便带上了远赴德国学习医疗技术的两百名学生,至此,德国政府承诺的条件已经全部兑现,老关所要做的就是日夜生产青霉素,实现自己的承诺。

让关正感到欣慰的是,兵工厂和钢铁厂的开办进行的非常顺利,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初具规模。

兵工厂和钢铁厂都是高能耗的企业,需要先建立大规模的动力工厂,根据德国技术专家提供的方案,计划修建一个中型水电站,来满足动力的需求,经过实地勘察后发现,白云山山脉属天然原始森林,占地四万余亩,云烟深锁,峰峦隐现,可谓人间仙境。山峰雄奇巍峨,海拔在1500米以上的山峰有37座。附近的几条河流都蕴藏着丰富的水力资源,可以满足两座工厂的电力需要。

老关虽然高度关注兵工厂的进展,但是也知道技术工作不能走捷径,只好耐着性子,暂时把这些事先放在一边,把注意力转移到部队的换装和军校的工作上面。

一九三五年,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年份,由宋子文提出的一系列经济改革政策开始初见成效,币制改革和国民经济建设运动也取得良好的效果,南京政府控制的长江中下游地区和湖南等地的国民经济水平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国民政府的税收和财政收入也同比增长。国内市场的交流和国内外贸易取得很大的成效,发展了工业和农业经济,同时回收了部分海关主权,基本上恢复了自主决定进口税制和税率,保护和促进了民族工商业的发展,抵制了发达国家的商品倾销。

然而,国内的政治形势却依然充满了变数。几乎陷入绝境的中央红军,在攻陷贵州遵义后,举行了扩大会议,总结了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经验教训,撤销王明等人的领导权,改由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三人组成的军事指挥小组来指挥红军的行动。随后,面对几十万中央局的围追堵截,红军连续四次渡过赤水河,接着又强渡金沙江、大渡河,挺进川西,爬雪山,过草地,最后到达陕北,远离中央军的控制区。

北平黄埔陆军大学分校的一间课室里,25师上至旅长、下到连级骨干的将官们济济一堂。今天关正为大家教授一堂理论课——中国近代战争史。

关正的开场白让所有人耳目一新:“自从明朝中叶以来,中国就逐渐落后于西方。到了清末,在西方殖民主义者的侵略下,中国已经成了半殖民地。中国人遭受着来自西方列强的侵略,百年以来,中国精英们不断的寻求中国富国之路。但是,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都能看到:我们仍然没有找到那条光辉大道。”

“我们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革命。有人认为我们仍然革命不够彻底,需要进行彻底的砸烂一切的革命;有人认为,我们是革命的太多,没有妥协宽容的精神,所以我们一天到晚的打仗。”

“我个人对革命保持中立,对赤色革命亦没有反感。我也希望赤色革命能够走上一条成功的道路。但是,这条路上不应该血迹斑斑,不应该用中国人的头颅垒就。”

“下面我和大家国家和军队的关系,但我知道你们都很疑惑。今天我就把我的观点陈述一下,至于对不对,那应该是交给你们自己去想,自己去理解。”

“军队应该是国家的军队。军队不能效忠于一个人,一个政党,而应该效忠于一个国家。军队对内保境安民,抵御敌人的入侵;对外,为国家谋求最大的利益。军队不应该将刺刀对准自己的国民。否则那就是对国家的背叛。因为国家是国民组成的,国民委托国家管理公共事务。国家委托军队,为国民提供军事保护。也就是说:国民是军队的雇佣人,是军队真正的主人。”

对于这些东西,并没有多少人能够明白。除了几个人似乎若有所思之外,其他的人统统一副不知所云的样子。

“好了,今天我们主要谈一下中国现在面临的主要威胁——日本。甲午中日战争,中国一败涂地之后,日本就驻军中国辽东,还把他改称关东。日俄战争之后,日本随即夺取了俄国在中国东北三省的全部权益,独占了东北三省。在这个过程中,旅顺惨案,是日本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行。震惊中外的旅顺大屠杀,2万多无辜同胞惨死于日寇屠刀之下。”

“日本夺占辽东,但日本远远没有满足。日本田中奏折上书日本天皇称:如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日本狼子野心,在这份奏折中暴露无疑。日本关东军更是蠢蠢欲动,时刻想挑起争端,进而攻占东北。”

“按田中奏折所称,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将先北后南。攻占东北后,以东北之矿产、经济支持其继续侵略中国。从东北入关,谋取华北;从上海登陆,攻占我华东华中;从香港登陆,侵略我华南,既而齐头并进,彻底侵占我华夏全境。”

“日本再以我华夏之经济,支撑其侵略全球之野心。到时,我中华儿女尽被日寇所奴役,华夏大地,我中国人皆为猪狗牛羊,任日寇享用矣。”

看着底下一片不相信的神色,关正禁不住叹气:“关东军才2万人,而驻扎在热察边区的宋哲元部第二十九军是十八万。大家觉得如果关东军有没有胆量挑衅东北军?”

底下没有人说话,有几个人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咽回去了。关正见没人愿意回答,狠狠地说:“如果关东军挑衅,东北军就会撤回关内。”

课堂上立刻响一片议论声,张明第一个站起来:“十八万对两万,师长为什么认为东北军会撤回关内?要知道,兵力对比,东北军可是占了很大的优势啊。更何况是在我们自己的地盘上作战。”

关正点点头:“不错,虽然兵力数量上来看,东北军是九比一。但是日本关东军训练有素、装备精良。从单兵作战能力上来说,一个日本兵完全可以对付五个东北军士兵。”底下士官又是一阵骚动,毕竟,对于关正把日本士兵说的这么强悍,他们多少不这么认为。

“其次,无论是火炮数量还是质量,东北军和关东军都相差太大。而东北军还没有我们中央军的作战能力。最后,我们必须跳出东北这个地方。来看整个中国。”这一下,大家都摒住呼吸。

“一旦战事爆发,日本必将举全国之力,进攻我东北。而我们的政府呢?各个军阀争相谋夺地盘。哪有空管东北?东北军在跟日本死磕,就少了一个军阀争斗;东北军逃入关,就必须要寄人篱下!因此,中国没有军阀想过:要为了东北和日本血拼!于是,等到日本从中国东北攫取了足够的利益之后,整个中国都将陷入到对日本侵略的惨烈抗争之中……”

看着大家陷入沉思,关正也不再多说,因为刘海荣站了起来:“如果我部前往东北,协助东北军抗日。并在报纸广为宣传号召,说不定能够坚东北军战斗之心,从而使关东军之企图落空?”

“委员长不会同意的。”关正高兴的道:“你能够这么想,我很高兴。因为我看到了一个热血中国男儿。可是我们必须冷静的看清目前的形势。我们的实力有多大?我们的对手又如何?我们的上司的态度又是如何?须知在现代战争中,一支装备素质差劲,后勤补给缺乏的军队,是打不了大仗的。”

“难道我们就这样坐看东北沦陷?”关正说的话,大家虽然怀疑,却总是将信将疑的信了。

“所以我们正在努力的做一些事情,大力建设发展我们的事业,亡羊补牢未为晚也。”

一众军官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为什么师长自从伤愈以来象换了个人似的,又是办公司,又是开厂,大刀阔斧、不遗余力的进行建设。

关正笑了笑,“晚上的培训课,我们开始战略层面上的战术理论课之一:“特种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