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8/


楼上众地痞嘘声道:“这赵雄有个屁事啊!还不是去缠着那刘小姐,当那跟屁虫!他也不怕他那凶狠的相好前去争风吃醋闹事?”众人又提起刘小姐,表情均都一副色与魂授模样,一个波皮叹道:“咱们是吃不了这天鹅肉啦!回去继续喝酒吧!”另一个泼皮却问他道:“是哪一位刘小姐呢?老子就没见过!”那吃不了天鹅的“烂蛤蟆”道:“桂林郡首富刘贵德的千金,全广西行省有名的大才女、大美女刘梦婷!你没听过吗?笨蛋!”后者叹道:“呀!原来是拥有几家钱庄、十多家酒楼、雁山刘家牧场等诸多家当的刘贵德之千金!看来今世没我的份了!”(又多了只蛤蟆)

一帮人进得包厢,继续喝酒谈天,都是在说那刘小姐,污言脏语,口沫唾飞,那二飞女说得更是不堪入耳,许多精彩用词连二人也是头次听闻。

那泼皮的一句“刘家牧场场主的千金!”吓了林家兄弟一跳,林中虎坐下对哥哥叹道:“原来那刘小姐大有来头!”又道:“嗨!江南第一富商沈万三!不知来这里干什么呢?”林中豹道:“可能是为生意而来吧!”林中虎羡慕向往道:“肯定是笔大生意! ......哎!可惜没时间见见这位传奇人物!”俩人一时无语。

此刻见天色将暗,酒足饭饱后齐回后院房中,路过天井处见正中有一口水井,天气酷热,二人齐脱了长裤,着短打内裤在那井边摇辘提水冲凉,大呼爽快。

那马夫陈财已是用最快速度赶着马车行走了,那赵雄却仍嫌他慢,撇掉他先行一步来到城中陈府府门之前,没等下人通传直奔府中大厅,略微整理了下衣装,便急急如狼般推开厅门冲了进去。

昭州知府陈显元正在厅中陪同那桂林富商刘贵德、苏州富商沈万三品茗谈天,倏见自己那不争气的外甥撞了进来,忙起立怒骂道:“你这么莽撞进来要干什么?”

那赵雄醒觉自己的确过于鲁莽,双眼急转,忙陪笑道:“舅舅先莫生气!外甥在外面打听到一民间偏方,对于治疗您的病有绝对疗效!”陈显元心中暗喜,口中却怒叱道:“我有什么病!你在客人面前莫要乱讲!”

赵雄早已摸透陈显元的老底,这时在客人面前不宜多说舅舅的丑事,装模作样道:“舅舅快为我介绍这两位贵客!”话毕只是眼光瞥了一下刘贵德、沈万三二人,即而伸头左顾右盼的寻找美女。陈显元暗中摇头道:“这里没你的事情,回去吧!”刘贵德、沈万三二人见来人一身酒气,双眼发红,白撞进门还是其次,又毫无礼貌,视自己若无物,都微怒“哼”的一声,瞥眼别处。

特别是刘贵德待看清楚来人,更是怒火冲天,气得一张圆胖的白脸顿时涨成红紫,他从女儿处就知道此人在上月内整个月在自家门口纠缠,大耍流氓无赖,后又上门向他厚颜无耻的提亲,真是胆大包天,等着就要找他算账,此刻见是陈显元的外甥,不好就此发作,拱手对陈显元语带讽刺道:“原来这位是陈知府的外甥,真是好礼貌!”那陈显元尴尬万分,背手连连示意赵雄快出去。

赵雄见那刘梦婷不在厅中,大感失望,毫不理会刘贵德的冷嘲热讽,堆起那比昭州城墙还厚的笑脸皮,拱手道:“原来是刘伯父!”刘贵德连忙闪过一旁道:“不敢当!”赵雄“咳!咳!”干咳俩声,悻悻退出,带上厅门,在一旁伸长了脖子守株待兔,一副搔不到痒处的猴急模样。他再怎么色胆包天,不经陈显元批准,也不敢擅自撞进内院。

原来刘贵德早时从云南购置了一大批翡翠、烟丝、中草药物等特产,昨日商议好售与这苏州富商沈万三,做成了一笔生意。昨日那沈万三的千金沈芸吵着要游览这漓江山水,作为东主不能推迟,只好陪同沈万三,命自己女儿陪同沈芸一齐游览。

四人连同家丁一众共十余人等从桂林象山登船循水路过阳朔直下昭州,沿路欣赏那象山饮江、望夫石、半边渡、童子拜观音、九马画山、蝴蝶泉、杨堤、鲤鱼挂壁、乌龟爬山等著名景点,一路行来风光无限旖旎,看遍漓江兼有的“山青、水秀、洞奇、石美”四绝,还有那“洲绿、滩险、潭深、瀑飞”之胜。沈万三父女二人均被江中多洲,岸边多滩,乱石遏流,浪回波伏,茂树环合,翠竹竞秀的画卷深深吸引住了,饱餐大自然的秀色,被带进神话般的世界中,流连忘返,不知时光。

抵至昭州,沈万三那顽皮千金沈芸意犹未尽,连呼不过瘾,提出在昭州投栈过夜,待明日登船逆江而回,再细细观赏一遍漓江风光,沈万三最是疼爱这宝贝调皮女儿,再加上自己也未尽兴,亦高兴答应了。刘贵德父女只好继续陪同。谁知那昭州知府陈显元不知从何而知四人行踪,派人前来码头接船,邀请四人进府盘桓赴宴,四人不敢得罪这知府大人,只好上了马车进城赴宴。

刚好那桂林知府田孝元在阳朔公干,陈显元便一并邀请,此刻还未抵达。

陈显元的管家在三江酒楼定的三桌野味,集山猪、野鸭、山鸡、过树榕蛇、麂子、甲鱼、穿山甲、桂鱼等飞禽走兽作菜,这下一句挂帐,客栈老板又要先倒贴多日营业额给他吃了先,实也毫无办法。

不一会,陈财赶回,自有下人出来操办,端了一笼进饭堂,另两笼端进内堂,一笼招呼俩位富商千金,另一笼招呼陈显元的十位妾侍。那赵雄久候不见美女露面,见天色已晚,只得悻悻离开。

此刻桂林知府田孝元坐着官轿施施然迟到,府内三人出门迎接进去,分宾客坐下,齐齐开动,一时谈笑风声。

陈显元与田孝元在那里鼓其如簧之舌,巧立名目,实是向俩位富商要钱,放血不用刀。

林中豹二人洗掉一身的疲惫、污泥回转房中,已是华灯初上,林中虎用火机点上豆油灯,林中豹道:“今晚早点休息,明天起早上山吧!”

林中虎本想找个借口出去溜达一圈,闲诳一下这古代昭州夜市,听后不再作声,躺在凉席上伸了个懒腰,搭了个二廊脚道:“哥!你真不想再去会一下那刘小姐?财子会佳人哦?呵呵!发财的财!”林中豹摇头躺下笑道:“人家是千金啦!还会记得你么?”后者道:“好歹我们也有点金子,也算是这古昭州俩富翁,那刘小姐也算勉强配滴上帅哥你了!”林中豹叹道:“算了吧!”林中虎又作惋惜样叹道:“可惜啊!可惜!便宜了那叫赵雄的色狼!一朵鲜花就这样插在牛粪之上也!”林中豹起身先闩了房门,又走到储物柜前道:“难道鲜花不可以对牛粪说不吗?”打开柜门,提了那俩包“现代化”出来放在桌上。

林中虎也起身过来道:“干什么呢?”林中豹道:“研究一下这两样东东!”(到目前他们还不知道这两样和起便是时空机器)打开麻袋口先取出那遥控器放在桌上,取那“蓝精灵战士”的银河星系能量块时,一个不留神手滑了下,齐齐惊呼中,那能量块却没掉地上,

竟然就这么悬浮在空中,纹丝不动,二人大感惊奇,怔怔的盯住那丝毫不受地心引力的能量块,约半分钟光景,那东西起初由黑黝黝不起眼而变成至内向外,快速的闪着细纹蓝光线,蓝光线到处,推骨牌般逐渐闪亮了一个个小小的星点,千丝万缕,纵横交错,直似繁星亿点。

惊叹声中,那本已闪亮了一半的能量光又后继无力停滞不前,不再延伸其余部位,就这样半暗半亮浮在空中。俩人都被那些乱麻线般窜着的星点耀花了双眼,林中豹喃喃道:“这一大团星点象极了天上的星空,不知道......不知道有太阳系在里面吗?”倏然那团星点中有十点小星全部放大几倍并增亮,并缓缓转动,其中一星亮得异常眩目,俩人凑近脸庞仔细观看,正是那太阳系中连太阳在内的十大行星。只不过是缩小立体版本,蓝色的小地球排列在第四位,正围绕着那小太阳缓慢进行着公转和自转,动感传真,似模似样。

小太阳系外其余星系暗了许多,能量被扯了过去。

二人见那遥控器却无动静,转去再看那能量块中的小太阳系,林中豹想不到一句无心之言,让二人发现了这天大秘密,激动的又试着唤道:“地球!”

那小地球应声虫般倏的放大几倍转动着,二人甚至可以清晰找到中国的万里长城,虽然是极细微弯曲的一条,但是却砖瓦毕现,整个球体上,五大洲、四大洋都一清二楚。二人齐惊叹外星生物的高科技,超乎想像了。

林中虎顽皮兴起,道:“哥!哥!我来试试!”没等他哥开口,忙唤宠物般道:“地球加速!嗯......加速自转365地球日吧!”

倏的这小太阳系所有行星全部缩小原倍,这个小太阳系中所有行星、包括太阳一并飞速的进行公转和自转,眨眼间转完后竟停滞了一下,又恢复了正常转动。

原来那银河星系能量块与飞碟遥控器结合后罩出时空之门,传送二人至古代当中那一刹那,能量块已经和二人的思维相交流结合了,当初它由外星生物设计出来的本身操控就是思维连接沟通遥控。换句话说,林家兄弟现在都可以通过思想遥控这东西,假若让它与飞碟遥控器都充满能量的话,俩人还可以再进行时空移动转换,操控将时空转移到某一刻,进行时空跳跃。

那能量块在这次大消耗中,自身还残留着些许微弱能量,在林中豹的思维发布指令后,集中残余能量只能演饰出这星空图的一丁点部分,而那飞碟遥控器无生物思维指令操控,属于手控,系统功能中却有启动开始时空转换的功能。

简单打比:能量块比为电视机,飞碟遥控器比为包括电视、电扇等电器在内的总遥控。

一个重要键可以开启时空转换,也耗尽了这总遥控的能量,搁在桌上不再发光,不再立体显示。

此刻林中豹却想道:“不知道可以反过来转吗?地球再加速反转365地球日!”话未出口,那十行星果然朝反方向飞转一次后,恢复正常公转和自转,他大吃一惊,忙对弟弟说了,后者大喜,故意不说话心想:”地球加速正转动660地球年!”他的想法是转到2005年。

那十行星开始飞转,堪堪转得顷刻却倏的全部停滞,接着不再发光,周围其余星点亦暗淡下来。

刹那间能量块上的所有星点不再发出丝毫光线,那能量块亦掉在桌上,不再悬空,它残余能量终于消耗饴尽。

能量块、遥控器这两样东西在进行时空转换之前,原本蓄满的能量就已被“蓝精灵”战士和飞碟消耗了大半,此刻再无一丝蓄量。

二人见后大为沮丧,随即仔细回想、讨论前日(21世纪)发生时空裂变前,所发生的一切。恍然大悟,终于得出结论;这两样飞碟上的东西揉和在一起就成了时空机,而林中豹凑巧按了遥控启动键,将二人送至这鸟不拉稀,人生鬼不熟的古代元朝,但是却躲过了铁怪的追杀,真是福祸相依,凶中带吉。最后这时空机器的最后一丁点能量也被自己玩完了,假若这两样东西都充满能量、切二人可用思想指挥小地球加速前进660地球年的话,二人可操控着一台时空机将自身送回21世纪!

随即二人又齐齐惊呼道:“让我们去哪里找来这鬼能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