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三国第二部 凉州好大雪

记录者 收藏 0 9

第一章 曙光引道

“翟星,不要死……不要……”吴晨从噩梦中惊醒,腾的直起身来。




茅屋内灯火明灭,茅屋外风雨萧瑟。




“公子,你醒了!”趴在床边的小倩被吴晨吵醒,抬起头来满眼忧心的看着吴晨。




吴晨看着小倩,右手伸出,想要抚去她嘴角的血渍,伸到一半,泪水已经漱漱流了下来。




“公子,人死不能复生,你不要哭坏了自己的身体!”小倩哽声说道,纤弱的双手紧紧握住吴晨的右手。


吴晨用左手背擦去涌出的眼泪,“‘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翟星你这个大奸商,为什么也这么短命,为什么……”话未说完,已是泣不成声。


小倩想起10天前自己还在父母膝下享受天伦之乐,突然一场大火,什么都没了,天地一切都变了,一时悲从中来,也痛哭起来。


两人抱头痛哭了良久,小倩伤上加心痛,终于累倒在吴晨的怀中,沉沉睡去。


吴晨将小倩挪到床上,白天的经历犹历历在目,心绪难平,吹灭油灯,走出茅屋。


屋外雨已歇,风未停。


这是景山下的一座猎户小屋,是供猎户们在狩猎后休憩用的。屋前一条碎石小路,与一条上山的小径相连,连接处一块路石,可供路人歇脚。


吴晨踩着泥泞的小路,缓步走到山径处。夜风带着雨后的清新,吹拂着吴晨滚烫的脸。山上繁茂的林木在夜风中摇摆,发出“哗哗”的林海涛声。吴晨的思绪也如这树木一般,起伏不定。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吴晨心里对这句话终于多了一份感悟。当第一脚踏上三国这个异时空时,自己已经当翟星是挡风遮雨的大树了,现在这棵大树的形骸已随风而散,自己突然面对蓝天,今后就要自己面对风雨,自己有这个能力吗?


在这异时空里现在就认识刘备和颜渊他们了,今天的事,按蔡瑁睚龇必报的个性来看,颜渊他们在荆州的日子也不好过了吧,自己再去找他们,可正是自投罗网了,而刘备一伙和翟星的死直接相关,这仇结的如此之深,自己怎么能投靠他们呢!


想起翟星,又似乎再次看到了翟星的身体越来越透明,一阵风起,形骸化作星尘四散而去的一幕,这是不是就是真正的“天人合一”呢?


锥心的疼痛令吴晨猝然跌坐在路石上。


※※※


一双温柔的手将一件外衣轻轻披在吴晨身上。


“小倩,你回颜家吧!”虽然眼泪已经不争气得夺眶而出,吴晨还是用尽最大的努力使自己的语气显得像平常般平静。


背后的手一颤。


“颜清姐会好好保护你的,我走了!”吴晨站直了身体,抖落背后的外衣,迈步向上山的小径走去。


“公子,你去哪儿?”小倩颤声问道。


吴晨昂起头,让夜风温柔的抚过面颊,“天下这么大,哪里还容不下一个我了吗?”


“公子,我……”小倩紧走了几步。


“不要跟着我,带着你很麻烦知道吗?”吴晨忍住心痛,厉声喝道,“我曾经给你钱让你葬了你全家,今天你也救了我,从此我们两不相欠,以后各走各的路。”


吴晨迈步走向山径,泪珠滚落面颊,被夜风吹散成更小的水珠,四散在空中。


周围景色在眼前滑过,只在心里留下模糊的轮廓,脚下泥泞的山路,每走一步都要吴晨付出巨大的心力和体力。


“不要回头,不要回头。”一个声音在吴晨心底嘶喊,如果现在回头,或许就再也不忍离开了吧,自己都朝不保夕,小倩跟着自己会好吗?


转过一片小树林,吴晨终于忍不住回头望去,夜风中,小倩的身体更形纤弱,呆呆的站着,吴晨的心更痛。


“我是为她好,为她好!”吴晨在心里默念,啊的大叫一声,向山上狂奔而去。


※※※


山路湿滑,繁茂的林木挡住了淡淡的星光,吴晨一次又一次的滑倒,一次又一次的站起身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跑!跑的越远越好,跑的越累越好,最好就这样跑到死,不用去想过去,不用去想未来。


一棵大树长长的根伸出地面,吴晨拌在上面,一跤远远摔了出去。


全身趴在泥泞的地上,吴晨再也忍不住锥心的疼痛,大声哭了出来。


心伤翟星的死,心痛和小倩的离别,心忧未定的前路,心哀自己的落魄,各种思绪纷至沓来一齐涌上心头,是真的累了。


吴晨想起自己在以前看到许多跨越时空的故事,主角都在异时空创出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事业,原本以为自己才智高绝,长的又俊俏,必然在异时空干出一番更宏伟的业迹,在史书上名垂千古,没想到来了之后,步步荆棘。空有超过古人的才智与见识,但碰到只论实力与武力的古人,自己什么武功都不会,处处缚手缚脚,每次都是灰头土脸。


还有多久可以回家?翟星说最少14年,最多28年,现在已经寸步难行了,还能撑20年吗?或许像翟星一样融于天地才是一种真正的解脱吧!


吴晨停止哭泣,从泥水中慢慢爬起,摸了摸衣带。


※※※


“公子,你在做什么?”


正拉着衣带试重量的吴晨,听到声音蓦然回首望去,星光下,小倩满身泥水的斜倚在一棵树上,脸上满是泥水污渍,眼中泪光闪现。


“你怎么还是跟来了!”吴晨想装出很严厉的样子,只是话一出口却变成了哭腔。


“我也想过了,天下之大,既然随处都有公子的容身之处,那么公子身边也就总有小倩的容身之处。”小倩的话声虽然很轻,却流漏出内心坚定的意志。


“小倩……,可是我什么都不会,什么事都会做错,我都不知道天亮以后我会怎么样,我会去哪里,你跟着我,会很苦很苦的。”吴晨缓缓转过身,背对着小倩轻声说道。


“我知道的,我也想过。”小倩的声音越来越低。


“所以我才让你回颜家啊,我知道颜渊会好好照顾你的。”


“我不会回颜家的。我考虑过了,也想通了,未来前途难测,公子孑身一人,苦难与挫折都要一个人承担,那种撕心的苦我受过,只是那时还有公子在我身边,我才能熬过来。所以我希望也能在公子的身边为公子分担痛苦,而且我会做饭啦,洗衣啦,缝衣服啦,不会很累赘的。”


“小倩……”吴晨转过身,走向小倩。


东方的天空一线微白,曙光的晨辉就要到来,淡淡的光线洒在小倩的身上,晨霭中有如圣洁的光芒。


吴晨感觉心中又是甜蜜又是酸楚,胸口被一种奇怪的感觉充溢,口中的话竟再也说不出来。


不管前路风霜雨露还有多少,只要一线曙光引道,就可以勇敢面对。


※※※


“小倩,你真美!”吴晨拉着小倩的手,看着晨光中明眸皓齿的她。


“真的?”小倩的眼中闪过异彩。


“嗯。”吴晨努力的点了点头。


“公子骗我的,我现在脸上都是泥,怎么会好看呢?现在一定是难看的不得了了。”


吴晨看着垂着头,羞红了脸的小倩,心中温馨无限,心底仅有的阴霾一扫而光。


“我们到山顶上看日出吧!”吴晨豪情顿生,指着才露出半个脸的朝阳说道。


“嗯。”


“哈哈,我们比赛好了,看谁先到山顶!”吴晨甩开小倩的手,转身向山上跑去。


※※※


“呵呵,我第一,我第一啊!”


小倩看着在山石间跳跃的吴晨,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


“啊,好累啊,没想到这山看起来不高,竟然爬了一上午!”吴晨挥着手臂,抹掉从额上流下来的汗水,“小倩,你累不累啊,过来这里歇歇吧!”吴晨用衣袖拍掉一块石头上的尘土,再用嘴吹掉余灰。


“嗯,公子给,用这个擦汗。”小倩坐了下来,顺手递给吴晨一块手巾。


“嗯,好香啊。咦,小倩你怎么没出汗啊?”吴晨接过手巾擦了一把脸,低眼一看,小倩除了脸色比平常红润以外,竟然没有丝毫变化。


“唔,可能是我走的慢吧,所以就没出汗了。”小倩微笑着说。


“不对,不是这样的,肯定哪里有些不对劲。”吴晨紧盯着小倩。


“啊,公子你看,那边的山花开的好美啊!我们去采花好吗?”小倩拉着吴晨的衣袖,指着左方的山坡。


“哈哈,小倩,刚才你一直在我身后跟着呢,我都出了一身汗了,你怎么会一点事儿都没有!”吴晨可不吃小倩这一套,继续追问道。


“啊,那边,那边还有瀑布,我长这么大还没有看过呢,我们过去看看吧!”小倩站起身来,拍着手说。


“不急,不急,你告诉我,今天早上你是怎么追到我的,我们再去。”吴晨微笑着坐回山石上,抬眼看着小倩。


“唔,还是被公子发现了!”小倩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对啊,我刚开始也没有发现,现在才想起来的,我今天早上比你先上山,而且拼了命的往上跑,你怎么一回儿就赶到了。联想到昨天晚上,也是一样,你也是隔了一会儿就赶上我了,现在越想越不对劲了。”


“其实这也是我昨天晚上才发现的一个秘密?”


“秘密?什么秘密?”


“公子还记得你教我的呼吸方法吗?”


“是‘天人合一’第一式吗?”


“嗯,昨天我看公子跑远了,也跟着向山上赶,山路很滑,一路上我摔了好多跤。”


吴晨听到这,拉过小倩的手,紧紧握住,低声说道:“小倩,对不起害你吃了这么多苦!”


“没事的。”小倩温柔的笑道,“好多次我都以为追不上公子了,就在我累得虚脱的时候,我想起了我练‘天人合一诀’之后全身疲劳就会消失,于是我就照着公子教我的方法呼吸,但我又怕如果停下来练功,就会赶不上公子了,所以一边跑一边练,没想到就越跑越快,越跑越有劲,刚才上山的时候我也是这么跑的,所以很轻松,就没有出汗了。”


“边跑边练?”吴晨心头灵光一闪,从怀中拿出那几页“天人合一诀”来。


“天之道,健也,天之道,健也……”吴晨一边看着书页上的人像,一边反复咀嚼着经文。


“啊,我知道了,原来是这样的啊!哈哈……”吴晨从石头上跳了起来,在草地上打了几个滚。


“公子想通了?”小倩看着吴晨这么开心,心里非常高兴。


“哇,小倩你真是太了不起了。”吴晨拉住小倩的手,在草地上转了几圈。


“小倩,你来看这个人。”吴晨把书页摊在草地上,指着书上的画像,“喏,他右脚在前,左脚后跟翘起,左手在前,右手在后,明明就是一个人在走路的样子啦。可惜天下间练内功都是静坐或者静卧,最多也是静站着的,所以一般人看到图像中人左脚后跟抬起,又有箭头描述内气的运行路径,只会当作是作者要强调一下内气运行的起始方位而已,谁能想到‘天人合一诀’是要人走着练的啊!”


“啊,原来是这样啊!”小倩恍然大悟。


“对啊,人在运动当中,经脉就会扩张,同时也会损耗经脉中的元气,这时再引导天地元气进入经脉,这就好比原来能流一臂宽水的水道,我们先从水道旁开凿出水渠,作为分流用,再采用坡道的倾斜来加快水流过的速度,最后就是掌握好开闸泄洪的时间,等到水道要被冲垮时,我们放下闸门,断绝洪水进入身体的通道。洪水或许会暂时溢过水道,刮掉水道的部分内壁,从而扩大水道的宽度,可是不会冲垮堤岸,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冲击,水道慢慢就会变成像长江大河一般宽阔,以后再大的洪水也不用怕了。”吴晨兴奋的说着,小倩听不懂他嘴里一个一个蹦出的新名词,只能睁大了双眼迷惑的看着他。


“哈哈,我知道你不明白了,不过没关系,只要知道我们现在可以真正练‘天人合一诀’了,呵呵,怪不得当年归藏派逮不住太卜了,别人用轻功都是耗费内力,而他是越用轻功内力越强,厉害,厉害啊!”吴晨晃着脑袋,由衷的叹道。


“这太卜到底是谁啊?我看颜清姐,颜渊都对他很尊敬!”


“嗯,太卜啊,应该是个智慧极高的人吧,儒家奉为百经之首的《易经》相传就是他写的,我们练的《天人合一诀》传说也是他留下的武功,可惜我们手里的不全,不然真要无敌天下了!”吴晨低声说道,心里暗想:“如果翟星学全了六册《天人合一诀》,可能就不会死了吧!”


小倩感受到了吴晨的落寞,知道他又想起了伤心的事,拉起吴晨的手,“我们去看瀑布吧,长这么大我还是头次看呢!”


“好啊,这么远的路,我们跑过去,我就可以试一试这真正的《天人合一诀》的威力!”


“嗯,那我们就再比过看谁先到瀑布边。”小倩娇笑着起身向瀑布的方向跑去。


“哇,你赖皮,怎么可以先跑啊!”吴晨夸张的叫嚣着向小倩追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