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三国第十三章 锥心的痛

记录者 收藏 0 5
导读:混迹三国第十三章 锥心的痛


午后的天空,阴云密布,云头翻滚涌动。




风越来越大,翟星长长的黑发迎风飘动,全身衣物在风中列列有声。




关羽细长的双眼紧眯着眼前懒洋洋的人,随便写意的站在那里,浑身上下无处不是破绽,其实只有自己知道,他根本在自己的气场范围之外。他静静的站着,像是浑于空地一般,却又不是完全融于天地,从气场的感应得知,他的身形一会儿向前,一会儿向后,一会儿又完全失去他的踪迹,自己的气场根本锁定不到他,所以才会外泻,从而影响到场外的人。就是当年遇上“西北独狼”吕布时,也没有如现在般的无力感,翟星可以说是自己平生仅见的最强的高手,自己百战而来的必胜信心竟然只在气势交锋时就被对方击破。眼前的他静静的站在那里,一点儿也没出手的意思,而自己的气场却已在不断的攀升,盈不耐久,如果在自己气势最强盛的时机仍然不能把握他的踪迹,待到气势由盛转衰之后,自己必然一败涂地。




吴晨这是第一次看到像武侠小说中所描写的高手间的决斗,双手不由的攥的紧紧的,眼睛也瞪的大大的,生怕错过哪怕是一点儿细节。




蔡瑁双眼不住的瞄着场中的关羽和翟星,他知道现在不管自己说什么话,都难以影响场中的两人。自己实在和场中的两位差太远了,这般气势的交锋,压迫的自己只能远远躲在后边。


关羽的气场越来越强烈,场外观看的人,不少已经受不住沉重的压力软瘫在地上。刘表和刘备又开始轻松的交谈起来,显然以为关羽已经胜券在握,站在远处看热闹的人,已在打赌关羽能在几回合之内收拾掉那个面脸懒洋洋的笑容的人。张飞和赵云却是暗暗担心,关羽现在完完全全的处在下风,翟星悠闲的等,等到关羽的气场由强转弱的时候,那时他随时出手都可以击败关羽,或许对于关羽来说,被击败就等于要了他的命。


张允看着场中,他也曾经自信满满的认为自己在南郡武林只弱于几人,在天下武林可能不在20名内也在30名内,今日看关羽和翟星气势相斗,才知道自己根本连武学的门径都还没摸到,对于翟星心里是又嫉又妒又恨又怕,所以恨不得关羽一击必杀,早日除掉这个家伙。可是关羽站在那里竟是一动不动,急得心里冒火,突然看见翟星身后5丈远处的吴晨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场上,连忙扯了扯蔡瑁,蔡瑁向他看去,他又连忙向吴晨站的方向努了努嘴。


蔡瑁大喜,大声叫道:“儿郎们,我们先抓哪个小的刺客!”


张允大声喝道:“小贼你往那里跑!”身形闪出,蹿上街旁的房子,房上的人早已被关羽的气势影响,手脚发软了,被张允这么一挤,一个个都摔下房顶。张允掠过人群,向吴晨奔去。


吴晨看着张允向自己抓来,无法闪躲,“啊!”的叫了一声,落入张允手中。


翟星身、意完全沉浸在“天人合一”的境界,只要等到关羽气势由盛转衰,就可以两下罢手,全身而退。却没想到张允掠过人群向吴晨抓来,自己如果飞身相救,气机消长之下,关羽必然会全力击来,一时心神难定,再听到吴晨“啊”的大叫,心防终告失守。


关羽气场感应到敌人的踪迹,全力回缩,锁定在翟星身上。其他人顿觉全身一阵轻松,终于从梦魇中走出。


关羽长啸一声,双手化作万千掌影向翟星击去。翟星轻笑一声,身影飘起,迎向关羽。两条人影在空中契合、分开,渐渐化作两团模糊的人影不住在房顶,街上纠缠。


刘备不知道到底谁占了上风,谁在下风,只能看着张飞和赵云的脸色,两人的脸色都非常凝重,张飞的眼睛越张越大,最后轻啸一声,腾身而起,两条人影变作三条人影在街上追逐。


翟星一心想救吴晨,却被关羽缠住不放,早已是不耐,连下杀手,关羽几次遇险,幸亏临敌经验深厚,最后都能堪堪躲过,张飞眼见关羽不住遇险,爱兄心切,抢上前去,迎住翟星。


张允看两人终于打了起来,心情舒畅,待见到张飞也加入战团,立时知道那个满脸贼笑的小子太厉害,一定要让他战意尽失才行,看着自己手中的吴晨两眼还是怔怔的看着场上,嘿嘿一笑,一掌劈在吴晨身上,吴晨“哇”的一声惨叫,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翟星虽然在场中,还是时刻关心着吴晨,眼见吴晨口吐鲜血,身体逶钝,心中大恨,身形一变,由急快突然变成急慢,关羽,张飞看他身形慢了下来,也不由慢了下来,翟星左掌在空中划了个半圆缓缓向张飞印去,右手曲线而行不住在空中晃动,一变四,四变十六,之后满天都是掌影,向关羽罩去。


张飞开气吐声,大喝道:“破”,右拳向翟星左掌击去,拳掌相交,张飞脸色一变,只觉对方掌力如长江大河,沛不可挡,自己的暴龙气竟被逼得反馈自身,身体后仰,连退三步,此时对方的第二层掌力又到,犹如层层海涛,难以抵御,敌人的内力已攻进经脉中,不由又退了五步,此时对方的第三层掌力又到,犹如天崩地裂,无以抗衡,干脆闭眼待死。赵云眼见翟星此掌古怪,张飞连退两次,第一次脸色全黑,第二次脸色又白,知道张飞吃了大亏,连忙飞身而上,双掌抵在张飞后背,内息灌入,张飞得强援,举掌与第三道掌气相抗,“哇”的一声,张飞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赵云则被震飞开去。


翟星与张飞拳掌相交,被震退两步,脸色一白,关羽此时正惊诧于翟星的“星空掌”,眼见张飞和赵云吃了大亏,仗着自身的护体神功,对漫天掌影竟是不做理睬,向翟星连劈两极“偃月刃”。


翟星看三人被逼退,闪身向张允飞去。张允心胆具寒,慌忙抓起吴晨挡在身前,翟星轻笑一声,伸膝顶在吴晨的身上,双手拿住吴晨的肩头将他向上扔去,张允整个暴露在了翟星面前。


翟星一把拿住张允的脉门,高举起右掌,笑道:“你这种卑鄙小人,留你不得!”


※※※


张飞被掌力浸入内脏肺腑,内伤极重,现在只能坐下疗伤。关羽中了十几掌,掌上所含的内力像针一样钻透他的护体真气,在侵入经脉后才陡的扩展,在经脉中横冲直撞,关羽强运内力压住这些异种真气,看着张允即将丧命于翟星掌下,此时竟是无能为力。


赵云虽被震飞,元气不伤,大叫道:“掌下留人!”,一记“飞云掌”向空中的吴晨劈去。翟星的武功实在太高,现在攻向他的招数都是白费,只有“围魏救赵”才能救下张允。


其实翟星现在也已是油尽灯枯了。原本被关、张两人夹击,已经元气大耗,逼退张飞的“乾坤五连击”,和击中关羽的“星空掌”更是使翟星内力严重透支,加上中了张飞那一记“天龙暴”,更是伤上加伤,能如此轻易的抓住张允,全因为张允从来没有见过他这种完全借力打力的功夫。张允将吴晨提起举在身前,翟星只是略微改变了吴晨身体前进的方向,就好像吴晨是自己抛飞的一样,张允看他力战二人后,不仅能逼退三人,还轻易的就将手上的吴晨夺去,早已失去和他一战的信心,那还有工夫看他是不是强弩之末,一招就被擒下。


翟星看着劈向吴晨的“飞云掌”,也是无奈,原本只要将张允扔过去,就可以来个借刀杀人,只是现在举只手都难,更别奢谈举起张允了。现在只有放开自己全身的窍门,吸纳天地元气,心中暗暗祈祷吴晨命大福大。


两边一时都不见动静,大家都静等着那一刻。


“公子……”人群中突然奔出一个人,跳起来抱住吴晨,“飞云掌”正打在她的背后,樱口一张,一口鲜血喷出。两个人一起摔倒地上,不再动弹。来人正是小倩。


赢地利看吴晨就要被当作刺客抓起来,忙跑回颜宅搬救兵,没想到颜清却不在,小倩听到吴晨出事了,急急的跑来了,恰好赶来,终于替吴晨挡住了赵云的一击。


翟星长松了口气。


“呵呵,张允在我手里,你们都住手!”


翟星目光扫视着刘表,刘备。


“好,大家停下来。”刘表举起手。正蠢蠢欲动的枪兵停下了脚步。


“我是个生意人,比较喜欢作生意,我们作个生意如何?”翟星笑道。


“什么生意?说来听听!”刘表道。


“现在张允在我手里,你给我500两黄金换他怎么样?”


“500两?不如这样好了,我看你的同伴受伤不轻,我就吃点亏,用张允一条命,换你那两个同伴的命好了!”刘表眯着眼说道。


“呵呵,刘老板爽快人,我喜欢!好吧,古人说‘吃亏就是占便宜’,我就吃点亏好了!”翟星微笑着说。


“好,一言为定,不过我要派人先看看张允是不是安然无恙!”刘表摸着胡须说道。


翟星看着脸色灰白,软倒在地上的张允,笑道:“刘老板既然要验货,那就验吧!”


刘表指了身边一个小兵,说道:“你去看看张将军!”


小兵躬身施礼,答道:“是”。缓步走上前来。翟星冷眼看着小兵走近。


小兵俯下身来,看了看张允,摸了摸张允的脉门,转过头对刘表说:“主公,张将军只是惊吓过度!”


刘表微笑点头,道:“那么生意成交!”


“呵呵,好,好,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翟星向刘表拱了拱手。


“翟星你别想逃,今天俺和你没完!”张飞腾的从地上跳起,向翟星扑去。那个小兵看张飞扑过来,退后几步,左手暗暗缩回袖中。


“三弟,不可!”关羽大叫一声,也纵身而上。


刘备看到关羽平常红润的脸色也变成了灰白,深知他的伤势也极重,忙道:“子龙,快去拦住他们!”


张飞不要命了一样冲向翟星,他心中一直当翟星兄弟一样,今天一战,翟星却差点要了自己的命,心中一口怨气,一定要找翟星报仇,关羽知道张飞现在和翟星打就像送死一样,所以也倾尽全力牵制翟星,免得他下毒手,赵云本来是要劝架的,但张飞不退,关羽不退,自己也不能退,所以就成了三人围攻翟星之势。


翟星在三人的围攻中,就像风中的枯叶,左边风来,向右边飘去,右边风来,向左边飘去。三人看着他总在自己眼前晃,只是自己拳风一到,他就飘了开去,如此怪异的身法,越战越是心惊。


“哈哈!”旁边的小兵,已看出翟星早已是强弩之末,完全凭绝世轻功在应付三人。当下直起身子,伸出左手的机弩,高声笑道:“那个谈生意的,快来看你的同伴!”,扣动机括,一蓬针向躺在地上的吴崔二人射去。


翟星在三人的气场中,觉得身形越来越呆滞,只怕不等张飞撑不下去,自己就撑不下去了,再听的那个士兵笑声古怪,心中更是一惊,只一疏神,被赵云一掌印上左胸。


“怦!”赵云击中翟星的一霎那,翟星也击中赵云左肩,赵云连连后退,最后终于一跤坐倒在地上。


翟星如断线的风筝,身形急速飞退,“刺拉”一声,撕下前襟,反手扔了出去,罩住那篷针。


力竭落地,在地上滑出一步,随即在地上一点,身子翻转过来,飘到吴晨和小倩身边,两手伸出分别提住两个人的后领,脚下再点,已斜斜飞上城门旁的茶篷顶,借着茶蓬的张力,身子再向上窜起。


那小兵冷眼看着翟星向城墙上飞起,待到他将要到城墙时,举起右手,赫然又是一个机弩,冷笑一声,扣动机括。


人群惊呼出声,看着银针急速射向翟星。翟星的背襟突然像充气般鼓了起来,银针射到,怦的一下爆裂开来,翟星借力加速向前,伸脚在女墙上一点,身形隐没在城墙上。


张飞看着翟星身形隐没,一口气泄了下来,哇的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身体软瘫在地上。关羽伸手想扶张飞一把,却被张飞的身体拉倒,也瘫坐在地上,周仓,关平,孙乾连忙上去看护二人。


刘备看赵云被翟星一掌击中,脸色苍白,到现在都无法站起来,忙上前问道:“子龙伤势如何?”


“不……不妨事。”一句话没说完,喷出一大口鲜血。


刘备看着翟星隐没身形的城墙,心下叹道:“天下间竟有如此人物!”


※※※


翟星绕过北门,从西门出襄阳,一路飞奔,转眼来到郊外,远远望见景山,心头一松,真气再无以为继,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手上提着的吴晨和小倩被远远的摔出。


“小倩,你没事吧!”吴晨连滚带爬的赶到小倩身边。


小倩脸色煞白,嘴角犹有未干的血迹,看着吴晨激动的看着自己,慢慢堆起笑脸,微微的摇了摇头。


“谢天谢地。”吴晨长舒了口气,随即想起自己还被奸商摔了个大跟头,转回头去,骂道,“奸商……”却看到翟星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呵呵,奸商,不要赖在地上了,天可就要下雨了哦!”吴晨走上前来。翟星依然没有动静。


吴晨心慌了,蹲了下来,翻过翟星的身子,翟星脸色蜡黄,脸上到处是灰尘和草根,“翟星,翟星……”吴晨将翟星的抱起,使劲的晃着他,“你不要吓我……”


翟星微微睁开眼,脸上慢慢挤出笑容,“呵……呵,”笑声没出来,鲜血从嘴里涌出。


“你,你怎么了……”吴晨拖着哭腔喊道。


“呵……呵,我一个打……他们……三个,总要……付出点……代价。”翟星笑着说,鲜血不停从口中涌出,顺着嘴角流到脖子上。


吴晨的眼泪夺眶而出,泪眼中翟星的面容变得模糊,右手无助的擦拭着从翟星嘴角里流出的鲜血,哽咽道:“翟星,你会没事的,会没事的……”


“呵……呵,我……不会……死的,你的……60万……保证金……我还没骗……骗到……手,我……我……怎么舍得……死……”翟星一字一顿的说着,胸部急速起伏。


“60万,600万,只要你不死,我都给你。”吴晨哭着说。


“呵……呵,这样……骗……骗起来……就没……没意思……了……”翟星急促的喘着气,鲜血从鼻腔中涌出。


“不要死,翟星,你不要死……”吴晨抱着翟星的头哭着。


“呵……呵,从……今天……起,你……你就要……像……像个……大人了,别……


别……哭……”翟星缓缓抬起右手,伸手抹去吴晨的泪珠。


“我不要像个大人,我不要你死,翟星,你不要死……”吴晨贴着翟星的脸,眼泪流到翟星的脸上。


“呵……呵,孩……孩子……话……人总要……长大……以后……你……要……自己面……面对……”翟星的耳朵已开始向外渗出血水。


“翟星,我不准你死,不准你死……”吴晨嗓子已经哑了“呵……呵,你……你不……不准去……告我……我……我已经……尽……力了……”翟星的手划过吴晨的面颊。


“不……”凄厉的哭声在四野回荡。


“轰隆隆”天空一个闷雷,酝酿已久的大雨,终于瓢泼而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