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三国第十二章 三英战奸商

记录者 收藏 0 25
导读:混迹三国第十二章 三英战奸商


“上当,上什么当?”陈敏思问道。



“就是罚站了。刚才我就上了吴晨的当,在大厅里站了半个多时辰,站的我腰酸背痛!”陈芊见到了亲人,终于开始倾吐劳动人民被压迫的血泪史。




“我!怎么会是我呢!”吴晨指着自己的鼻子,一副比窦娥还冤的样子。




“对,就是吴晨哥哥,刚才还让我站了两个时辰!”可惜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赢人和也加入声讨吴晨的队列。




“呵呵,呵呵,吃饭,吃饭,大家不要都站着!”吴晨忙着从人群中挤过去。


“吴少侠,你能来一下吗?我有事情和你说。”


“清姐姐有什么事啊,吃过饭再说吧!呵呵……”吴晨干笑着。


“嗯,这《天人合一诀》你是从哪儿得到的?”颜清也不和吴晨兜圈子,直指人心,本来就是临渊阁武学的精髓。


吴晨望着颜清清澈的双眼,觉得她早已洞悉了自己心底所有的秘密,自己任何的隐瞒也只会显露出自己的卑劣与下流。


“是和我同来的奸商给我的。”


吴晨说完这句话后,如释重负,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轻松。


“是那个叫翟星的人吗?”


吴晨点点头。


“哦,你知道这秘籍他是从哪里得来的吗?”


吴晨摇摇头。


颜清缓缓闭上眼睛,吴晨顿觉身上压力一轻,“啵”的一声,吐了一口胸中的闷气。


颜清微笑着问:“嗯,他还好吧!”


“我也不知道,前天就和他失散了。”吴晨应道,心里想:“清姐姐只不过见过他一次面而已,就这样问他,这里肯定有问题。奸商,你现在甩开我,是不是过的很惬意啊!”


“哦!”颜清轻轻点了点头,“大家都去吃饭吧!”。


“噢,吃饭了!”四个孩子推搡着向前厅跑去。


“姐,你不去吗?”颜渊看姐姐不动,忙问道。


“小倩正在练功,如果没人看着,我怕会出事,你们先去吃吧。刘夫人今天送了我很多好吃的,你不快去,可就被他们全抢光了啊!”颜清笑着对弟弟说。


“噢,抢吃的罗!”这几天只喝稀饭,对于正在长身体的吴晨来说,怎么够呢。


※※※


“吴晨哥哥,这块点心给你吃!”赢天时拿了块松仁饼塞到吴晨手里。


“啊,你不吃吗?”吴晨咬了一大口,才想起来今天为什么赢天时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呢?


“没关系啊,点心还有那么多嘛,大哥可以再拿过的。这只鸡腿可是我专门为吴晨哥哥抢的!”赢地利从旁边挤了过来,将手中鸡腿塞给吴晨。


“鸡腿多油腻啊,这串葡萄可是市面上没有卖的啊,是刘府专门送给清姐姐,清姐姐又给了我的,吴晨哥哥你一定要尝尝鲜!”


于是吴晨的手里又多了串葡萄。


“啊!你们这是干什么啊!”颜渊走了过来,对几个小孩说:“你们吴晨哥哥伤势没好哪,不要太吵着他了。”


然后转过身,脸上堆着笑,“我这里有哈密瓜干,是西域特产啊!我都舍不得吃,专门留下来给你的啊,吴晨哥哥!”


吴晨看着颜渊谄媚的笑,差点吐出来,“哇,我不是你吴晨哥哥,我可没你大!”


“嘻嘻,长者为大啊,你学识渊博,武功高强,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叫你一声‘哥哥’是应当的啊。”颜渊继续冲着吴晨堆着自己脸上的肉。


“是啊,吴晨哥哥!”那三个也异口同声的说。


“你们不就是想学《天人合一诀》嘛,我教给你们就是了,不要再这样了!”吴晨忍住强烈的呕吐感,说出了那几个最想听的话!


※※※


“小倩,你说今天会不会下雨呢?”吴晨望着外面黑压压的天空,无聊的扯着闲话。


正在忙着收拾房子的小倩停下手中的活,走到窗前,看了看:“嗯,好像是场大雷雨呢!”


“唉,你说他会不会丢下我一个人走了呢?”这已经是吴晨第391遍问这个问题了。


“嗯,我看翟公子不是这种人,襄阳这么大,找一个人好难的。我想翟公子他现在一定也很急着找你呢!”小倩柔声答道。


“都十天了啊!凭他的本事找不到我?我看九成九他是故意甩掉我的。”吴晨闷声说道。


这十天来,自己和那些小孩子们总是一大早出去,深夜才回,就是希望能找到奸商,可惜就连颜清向刘表打过招呼,让他帮忙找找,也没见到翟星的鬼影。


吴晨也去问了悦来客栈的老板,可惜那家伙说翟星后来在客栈也只住了一晚上就走了!


找了这么久,吴晨也觉得希望越来越渺茫,心里越来越窝火。


“不会了,吴公子心肠这么好,你哥哥的心肠一定也很好,再等一段时间他说不定就找来了!”小倩柔声安慰道。


“啊,烦死了,如果他现在还不来,我以后见了他就把他撕的一片一片的!”吴晨咬牙切齿的说。


“吴公子……”


“好了,好了,不要再叫我‘吴公子’了,叫我吴晨,吴晨,不是早叫你改口了吗,你怎么总学不会!”吴晨心烦意乱的在房子里走着。


“嗯,”小倩轻轻的应了一声,转过身去。


吴晨转头看到小倩轻轻耸动的背影,叹了一口气,走到小倩身后,“我,是我不好了,我找不到奸商,我就回不了家,我回不了家,我心里就急……”


小倩转过身,“没关系的,我想吴公子一定能够回家的。”


吴晨看着小倩眼角挂着的泪珠,举起手来,用拇指轻轻的抹掉,“怎么还是叫吴公子啊!有像我这样一文钱也没有的公子吗?干脆叫我穷公子吧!”


小倩“噗哧”笑了起来,吴晨刮着自己的脸皮,做着鬼脸,“又哭又笑,小狗撒尿!”


小倩的脸立时红了,低低的垂下头,但还是忍不住的笑。


吴晨看着小倩含羞的模样,不禁心中一荡,伸出手来拉住小倩的手,暖暖的,柔柔的。


“哇,你们两个在干什么?”赢地利在门口大声喝道。


吴晨和小倩连忙摔脱各自的手,异口同声的说道:“没,没什么!”,又觉得气氛好尴尬,两个人不由都低下头,却又忍不住斜眼向对方瞟去,竟然看到对方也在瞄自己,不觉更羞,脖子都红了。


“哇,不好了,吴晨哥哥和小倩姐姐练功走火了!”赢地利大声喊着。


“别胡说,别胡说……”吴晨还是脸皮厚点,赶忙上前去捂赢地利的嘴,这个样子是绝对不能让大家看到的。


“呵呵,呵呵,你捉不到我的,我是练功中选,你是不入流啊!”赢地利经过十天的练习,身形轻快,脚步灵活,身体更像淤泥里的泥鳅。


“好,好,我不追了,不过第二副图我就不让你练了。”吴晨威吓道。


“好吧,好吧,你和小倩姐姐的事我就不说了,这总行了吧!”赢地利连忙说道。


“不行,我还是吃亏!”吴晨可是经过奸商历练过的人,深明“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道理。


“最多今天的好吃的,我的多分给你好了!”赢地利只好高举“吃亏就是占便宜”的大旗。


“好吃的?又是谁送的?”一个星期没吃过什么油腻了,吴晨早都受不了了!


“听说刘备来了呢,刘表跑到北门外的十里亭去迎接。这会儿刘表可能正在给刘备洗尘呢!襄阳有点名望的人都请去了,颜姐姐也去了,中午可能就有好吃的送过来了!”赢地利晃着脑袋说。


“啊,刘备!我怎么就没想到他呢!”吴晨眼光一亮。


※※※


“这天黑压压的,应该是要下大雨了,吴晨哥哥我们还是回去吧,这会儿清姐姐肯定回去了,那么多好吃的,都会被他们抢走的!”颜地利被吴晨硬拉到北门口来喝茶,实在是一肚子怨气。


“啊,要不你先回去吧!我再等等!”吴晨从茶棚里伸出头,冲着南面的大街观望着。


“啊,来了,来了!”吴晨喜形于色。


“谁,谁来了?”赢地利也探出头来,只见从大街南边跑过来两队持枪的士兵,街上的人都被挤到街两旁的屋檐下,士兵各拿好枪站在人群边上,原本熙熙攘攘的大街立时被清出一条可供四人并排同行的路来。


慢慢一队人马走了过来,领头的一个,身材高瘦,面容清矍,下晗留着及胸的长须,两眼目光炯炯,正是刘表。他后边那位面色白净,眉眼清秀,虽然已是中年,想来年轻时也是风度翩翩的佳公子。


“那个就是刘备吧,不是都叫他大耳贼吗?怎么我看他耳朵也不大啊!”赢地利在人群中垫起脚尖使劲抬高脖子。


“刘皇叔,我在这里啊!这里啊!”吴晨在人群中跳着向刘备挥手!


可惜刘备只顾和刘表套近乎,偶尔也向周围的百姓拱拱手,根本没有注意到他。


吴晨一急,立时冲了进去。


“抓刺客啊!”维持秩序的枪兵,看到有人闯了进来,立时将吴晨团团围住。


“我不是刺客,我是来找刘皇叔的,刘皇叔,我是吴晨啊,吴副军事将军……啊!”


吴晨在枪尖下还是蹦跳着向刘备挥手,几个士兵看吴晨跳起,以为吴晨要暴起发难,手中枪刺出,吴晨根本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一时间吓的傻了。


一条人影从刘备身后抢出,闪进枪阵,围成枪阵的士兵,正要变阵,围住贼人的同党,却觉眼前一花,早已失去敌人的踪迹,就连刚才被围住的吴晨也失去了踪影。


“大家自己人,自己人,误会,全是误会。”赵云手扶着吴晨,脸上含着歉意的笑。


蔡瑁在刘表身旁阴声说道:“原来这刺客与赵云将军是认识的,不知此人玄德公认识不认识。”


刘备躬身对刘表说道:“景升兄,这孩儿原是我帐下的文官,曹仁夜间来袭时失散,不想今天在这里碰上了。”


“啊,原来是玄德帐下的,怪不得人物如此标致。”刘表摸着自己的长须点头。


“嘿嘿,原来失散了的,不知今天是来认亲还是来行刺的,抑或是两者皆有!”蔡瑁在旁插口道。


张允走上前:“主公,曹仁惯会用兵,这贼子来历不明,小心为上!”


刘表摸着胡须:“呀,有道理!不得不防。”


张允立即大声喝道:“给我拿下这贼子!”


枪兵发了声喊,举枪就围了上来。赵云虽携着吴晨,但在枪阵中依然如入无人之境。


“看来赵将军是帮定刺客了!”蔡瑁淡淡的说道。


刘备不由皱了皱眉。身后的孙乾忙高声说:“子龙将军,将那小孩子交给城防大人,此子年幼无知,冲撞出巡太守,城防大人会酌情处理的。”


赵云在枪阵中,眼见这些兵丁刺出的枪各个都是满蕴劲力,没有丝毫留手,吴晨又根本不会武功,自己如果就此放手,他还不立即横死当场?


“人传言,玄德公以‘仁’治兵,兵将不知有‘军法’,今日一见果然大开眼界啊!”蔡瑁拍着手说道。


刘备忙躬身对刘表说:“子龙已经捉到这不懂事的孩儿了,只要兵丁现下罢手,就可以交给城卫。”


“嗯,好!”


刘备高声道:“子龙,城防蒯越大人素来断案公正,此子年幼无知,蒯越大人定会略施惩戒,以禁效尤的。”


赵云见刘备也发话了,长叹一声,停下脚步。


几个城卫将吴晨围住,吴晨看着赵云放开自己,准备走开,忙伸手抓住赵云的胳膊,喊道:“我不是刺客啊,不要扔下我!”


赵云回头看看他,再看看刘备,低声叹道:“你去城防蒯大人哪里,总好过落进蔡瑁手里。”


赵云走出枪阵,走到刘备身边,正要下跪,刘备摆摆手,孙乾在后面也向他使眼色,赵云低头走回刘备身后。


蔡瑁看着吴晨被麻绳绑上,淡淡一笑,向张允使了个眼色,张允立即会意,忙向刘表道:“主公,我看这贼子,小小年纪就如此凶残,必是有人在后主使,若不查出此人,荆州从今之后恐无宁日,这事一定要叫给我办,我一定会从他口中撬出他的幕后主使的!”


“哦,为了荆州日后安宁,原是要彻查严办的!”刘表摸着自己的长须,点了点头。


“呵呵,还是不要了,把他还是交给我吧!”人群中飘出一道身影,向吴晨飞去。


蔡瑁原本就怕赵云再来救人,时刻关注着动静,眼见人来,立即开声吐气,一掌向来人劈去。


那人单掌迎上蔡瑁,蔡瑁心中大喜:“看你还不中毒!”


“呵呵,有毒,我好怕啊!”那人的袍袖后发先至迎上蔡瑁。


“好!”蔡瑁的毒掌加速向袍袖上印去,只要能击中藏在袍子里的手,这毒也应该能渗透到手上。


“卜!”掌、袖相击,蔡瑁只觉全身内力都像击打在水中一般,重心前倾,不由得踉跄抢出,差点摔倒在地,那人却已借得蔡瑁一击之力,身形在空中转折,飘向枪阵中的吴晨。


枪阵外的士兵连忙举枪刺去。


“呵呵,吴晨看你以后还敢胡跑!”那人的衣袖飞出,拍在一根刺上前来的枪尖上,身形陡然上升,掠过后面刺上前来的长枪,飘落在吴晨身边,而持枪的兵丁则打着旋向旁边飞去,撞在旁边的士兵身上,成了一片滚地葫芦,枪阵立即显出一个大缺口。


这几下兔起鹄落,刘表等人还没反应过来,吴晨已经落在来人的手里。


“奸商,你终于来了!”吴晨见到翟星,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就像在外面受尽欺负的小弟弟,终于看到能替他出头的大哥一样,鼻中一酸,哽咽出声。


“呵呵,我再不来,你就会要我去街上要饭的!”翟星笑着说,手上却是袍袖翻飞,拍打在那些兵丁刺来的枪尖上,那些兵丁不是左旋就是右旋着向外跌落。


张允一声长啸,一拳击出,他举拳时尤在3丈外,转瞬间拳头已至眼前。


翟星的泡袖飞出,迎向拳头。


蔡瑁刚才一掌击空,气血翻涌,刚刚才顺过气来,眼见张允又要上翟星的当,连忙出声道:“小心,袖上没有内力!”


张允闻声一怔,拳与袖已经接上,就觉袖上一股吸力,沿着自己出拳的方向又送了自己一把,庞大的身躯整个飞了出去,砸向正爬起来的那些兵丁身上。


“呵呵,地之道,顺也!”翟星大笑着说,手向吴晨身上的麻绳拉去,那些拇指粗细的麻绳,就像蜘蛛网一样被他扯掉,扔在地上。


“贼人如此强横,看来这支使之人必不是一般人物,是吧,玄德公!”蔡瑁阴声说道。


张飞刚才看到蔡瑁一副斩尽杀绝的样子,就一肚子气,可是一直被二哥紧紧拉住手,现在这蔡瑁又指桑骂槐,终于沉不住气了,喝声道:“你问俺大哥是什么意思?你们捉不到人,就硬派俺大哥的不是?”


“嘿嘿,派不是不敢,只是我们荆州军可是出了大力了,却不见刚才左一口‘一家人’,右一个‘同是刘家人’的哪个人出力!”蔡瑁低声叹道。


“啊,玄德,我听闻令二弟,三弟有万夫不挡之勇,若是出手,这贼人想来是手到擒来了,呵呵!”刘表摸着胡子说道。


“嘿嘿,这‘万夫不挡之勇’现在也用的烂了,什么杀人犯、杀羊的、宰猪的,都要被人称一句‘万夫不挡之勇’,我看照这样只怕天下也没几个不是英雄好汉的了。”蔡瑁在旁边轻声说道。


关羽心高气傲,连曹操都要费心巴结,没想到到了荆州竟要连连受蔡瑁这个小人的冷嘲热讽,当下放开了张飞的手,张飞会意,上前几步,瞪着蔡瑁:“你看好了,看俺如何拿人!”


转过身对着翟星喊道:“翟老弟,没想到你功夫这么好,三哥也要向你讨教,讨教了。”


“呵呵,三哥是‘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的人物,我这不入流的武功,也就只能对付个蔡瑁啊,张允啊这等更不如流的人物,给您提鞋也不配,怎么敢让三哥来讨教!”


翟星既捧了张飞,也骂了蔡瑁,张飞听的老怀畅慰,这出手的气势就提不起来了。


“‘三哥’‘老弟’的也叫出来了,看来这刺客和玄德公的手下很熟啊!”


蔡瑁声声扣住“刺客”二字,而且最后总要落到刘备的头上。刘备脸皮再厚,也忍不住了,对张飞说:“这二人胡闹的也太过了,三弟,你就出手惩戒,惩戒吧,让他们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翟星在枪阵中左进右出,姿态飘逸,虽然携着一个什么武功都不会的吴晨,仍如闲庭信步一般。张允在荆州武林也是有名望之人,他的“一以贯之”百步神拳,更是武林之中不可多得的绝学,现在虽有20多个兵丁组成的枪阵帮忙,仍是被翟星弄的不断摔倒,气的他怒吼连连,吴晨也已知道现在的情况虽有惊,但无险,而且看张允跌的鼻青脸肿,才刚爬起来就又被人撞翻在地,“咯咯,哈哈”的笑起来。


如此对手,张飞早看的手痒难搔了,现在有了大哥的吩咐,当下跃身而上,挥拳就击。


翟星心里暗暗叫苦,后悔刚才没有痛下杀手解决了张允和这些士兵,现在一边要对付张飞一边还要应付他们,说不得,只好出全力了,挥左袖迎向张飞的拳。


“噗!”拳、袖相击,袍袖像被投进了石头的湖水一样,掀起阵阵皱褶,由左而右,翟星身形飞退,右手袖子随即扫在助攻而来的兵丁身上,兵丁惨叫一声,口吐鲜血,急旋着向旁边飞去,眼见是不活了。


张飞只觉拳头如中败絮,那种感觉就像使出全身的劲力举一块巨石,才发现它其实像鹅毛一般轻,发出的力道反嗜自身,气血一阵翻涌,呆了一下,“好功夫,再来!”,挥拳再上,这次用上了8分力。


“呵呵,三哥你何必和我一般见识呢,我这种不入流的人,和您交手,不是低了您的身份吗?”翟星嘴上这样说,心里早已把张飞骂了个底朝天。


张飞却像是什么也没听到,右手平平直直的一拳向翟星捣来,内力如一堵墙般向翟星压去。张允见有机可趁,欺身而上,一记百步神拳,向翟星身后打来,两边兵丁连忙举枪向翟星两侧刺来,以作前后攻击的策应。


“呵呵!”翟星的手隐在袖中,左牵右引,将右边兵丁的长枪转向张飞刺去,牵引左边兵丁身体向张飞身前靠去,接着肩头靠向吴晨肩头,将他平平送出枪阵,脚尖点地,整个人向后平飞而来。


张允大喜,趁着翟星人在空中,旧力将尽,新力未生之机,沉声喝道:“着!”,拳气脱拳而出,投石一样向翟星后背击去,自己则尾随而上。


翟星左手衣袖向身体左边全力甩出,身体竟向右边飘去,让过拳气,张允的百步神拳正击在一名兵丁的背后,兵丁惨叫一声,身体向张飞跌去。


张允没有想到,翟星竟然能做出这种完全违反常理的动作,自己“黄雀在后”的追击,变成了将自己的右侧暴露给了翟星。


刘表等人无不啧啧称奇,翟星在空中转折、移动就好像鱼在水中一般,一些对常人来说根本不可能的动作,他竟然轻轻易易就做到了,而且姿势飘逸,混若天成。


“呵呵,张允你这么急是想上哪儿去啊?”翟星脚尖轻点,新力生出,原本向右的平飞,变成正面向张允右侧飞去。


张允现在变成右侧对翟星,看着翟星御风而来,心胆惧寒,加速向前逃去,只盼能快和张飞会合,不再孤身面对翟星。


“不可。”关羽见翟星转眼之间就借张飞和张允的手连杀两名兵丁,知道他动了真怒,如果让他追到张允,张允小命不保没关系,只是以后刘备军必然和荆州军势成水火,当下一记“偃月刃”向翟星去路劈去。


张飞眼看着翟星突出枪阵,却将自己陷入枪阵中,此时左侧的士兵长枪已到,忙发气吐声:“撒手。”右手重拳击在那些刺来的枪尖上,兵丁们浑身一震,只觉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内劲沿枪杆传来,虎口剧痛,身子已抛跌出去;这时右边的兵丁也跌跌撞撞的冲上前来,张飞左手虚握拳打在冲在最前的兵丁身上,兵丁倒飞而回,撞在跟进的士兵身上,全部震飞开来。但就这么一缓,张飞看到翟星已经向张允飞去,大喝一声:“不好!”,右手一拳“天龙吐珠”,一团高度集中的气团向翟星去路射去。


赵云一直在刘备身后观看战局,蔡瑁出尔反尔时就想再出来的,却被孙乾一把拉住,及至翟星从人从中跃出,展现变幻莫测的身形,不由心下暗叹:“世上竟有如此武功。如果我换作张允,恐怕也好不到那里去吧!”


再到张飞上场,场中形式大变,翟星连杀两人,看翟星现在的架势,是杀张允而后快了,忙大叫道:“使不得!”,右手一招“紫气东来”挥出,一道内力向翟星的去路拦去。


翟星气机感应下已知道,如果自己再追击张允,必然先撞到三大高手的绝技,心下暗暗有气,如果我不挡住你们这些攻击,那些平民怎么办?难道在你们心中张允的贱命真的要比那些老百姓值钱?


翟星脚在地上轻点,整个人突然旋转起来,越转越快,变成了一个急速旋转的大陀螺,“偃月刃”,“天龙吐珠”,“紫气东来”,都击到陀螺上。“噼啦”声中,翟星从大陀螺中现出,气流四散,翟星的两条袖子已被震碎,碎片随气流到出飞舞,散落地上。


场中一片惊呼。原本翟星说话就油腔滑调,所以观战的人都认为他只不过身法古怪,所以才在场上大占上风,现在看到他硬接当世三大高手的绝技,竟然只是碎了两条袖子,世间有人强横至此,不由惊呼出声。


“嘿嘿,原来‘万夫不挡之勇’就是这样扯小孩子袖子的!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蔡瑁嘿声道。


“好,翟星,再接我两招!”关羽原先看到翟星硬接自己的“偃月刃”,本来也是非常担心,看他平安接下,不由长出一口气。但听得场外人,大声赞誉翟星,显然翟星安然无恙的硬接自己、三弟、和子龙的绝技,一下就把自己比下去了,心中已是不悦,现在再经蔡瑁的挑拨,立时沉不住气,缓步走上前来。


随着关羽一步一步的走上场,一股寒意渐渐压上每个人的心头,压的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来,人声嘈杂的人群,说话的人越来越少,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只剩下关羽的脚步声,一下一下,砸在心头,内心的恐惧越来越浓重,呼吸越来越艰涩,就像乌沉沉的天空已整个瘫了下来压在自己的身上,再也感受不到外界的所有。


气场中心的翟星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眯起了双眼,好像在打瞌睡。


风渐起,带着湿润的水气,撩起了翟星的长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