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三国第十一章 荆州少主

记录者 收藏 0 14

“哈哈,太好玩了。”吴晨背靠墙,仰着头不住的喘着气,却还是忍不住大声的笑了出来。


那书生则是一下靠在墙上,慢慢瘫到地上,脖颈无力的后仰顶着墙,脸向上不住的喘气,吴晨低头扫了扫他,只见他头上满是菜叶子,身上沾着鸡毛,脸上左一块白色水粉,右一片红色的胭脂,不禁又是一阵大笑。




书生终于缓过气,用手背抹了抹脸上的彩妆,断断续续的说道:“累,累死我了,你好厉害啊,跑了这么长的路一点儿事都没有,你,你叫什么名字?”




吴晨一屁股坐在书生对面,得意的说道:“当然了,我可是我们学校的长跑高手呢。我叫吴晨,你呢?”




书生可能不到20岁,脸很清秀,鼻梁挺直,眉毛不是很浓,却是非常清爽,斜斜的向两边飞去,眼睛不大,但黑白分明,人中比较深,显得红润的双唇线条非常优雅,只是经过剧烈跑动之后,书生苍白无血色的脸色并没有出现正常人剧烈运动之后的红晕,让整个人看起来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书生瞪着眼道:“学校,什么地方?”“啊?!”吴晨登时一愣,幸亏这几天跟翟星在一起,没养过猪也见过猪走路,说起谎话渐得其真传,眼皮眨也不眨的说道:“就是我家啦,我住的那地方叫学校。”


书生一脸恍然大悟的神色,正了正神,整了整身上的儒衫,大声道:“原来这样啊。我叫颜渊,颜回的第二十七代孙。”吴晨以为自己没听清,追问道:“颜回,就是那个‘一箪食,一瓢饮’的颜回?”颜渊苍白的脸色闪过一丝红晕,整个人似乎都闪其光来,连连点头:“是啊,是啊,原来你对我祖上这么了解!”吴晨却是瞠目结舌,实在无法把圣人后人和眼前这个“没钱也要逛妓院”的人联系起来。


“怎么,不信?”颜渊看着下巴就要掉到地上的吴晨,生气的说道。“信,当然信!”吴晨连连点头,顾左右而言它道:“颜,颜渊你知道我们现在是在哪儿吗?我刚来襄阳,所以对这一带不熟悉。”刚才就注意怎么甩掉那些打手,只管哪儿偏僻往哪儿跑,最终窜到这条弄堂中来。放眼望去四周全是一模一样的青砖墙,早分不清东南西北。


颜渊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理了理头发,理直气壮的说道:“你问我,我问谁!”


吴晨的嘴张的大大的,大的足够塞进一只鸡蛋,隔了老半天才吃吃的说道:“你,你不是襄阳人嘛,怎么会不知道?”颜渊用手搓了搓脸,一脸“此人没见过世面”的鄙夷神色,大声道:“我还是荆州人呢,可照样不知道樊城在哪儿!”吴晨气得差点背过气去,刚才的热闹劲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如今才深切的感觉到天地之大。以前只要跟在奸商后面,虽然总是被他骗,但还是吃、住不愁。如今奸商不知去向,自己身上更是一文钱也没有,想想颜渊身上没有一点儿银子被人扔出来的样子,难道以后就要过这样的生活?


颜渊看着吴晨吊着的苦瓜脸,叹了口气,看了看四周,指着一条路道:“我记得刚才是从那边跑过来的。你顺着这条路走应该能回去。好,就此告别,后会无期!”向吴晨作了个揖,转身就走。


“你,你去哪儿?”吴晨连忙问道。颜渊回身瞪了一眼吴晨:“当然回家了,这还用问吗?”转身就走,吴晨大喝一声:“慢……慢着……”颜渊转过身,翻着白眼珠道:“你还有什么事?”吴晨眼见他不耐烦,心里也不再估计,红着脸支吾道:“能不能告诉我,刚才那家妓……妓院怎么走?”


“你有银子吗?”颜渊问道。


“没有!”吴晨老老实实的回答。


颜渊一脸的鄙夷:“没有!没有你也想去,没看见我就是因为没银子才被扔出来的吗?”袍袖一摔,转过身去。


“可是我朋友在那里等我啊!”吴晨见他要走,连忙喊道。


“你朋友有银子吗?”颜渊转身问道。


颜渊鄙夷的神色让吴晨冷汗涔涔,吃吃的说道:“没有,可是……”


“那你不用去了,他一样会被扔出来的!”颜渊转身就走。吴晨被噎得愣了半晌,眼看颜渊的身影就要消失在墙角之后,咬了咬牙,快步跟了上去。


“你不要跟着我了,我又和你不熟……咦,你不会是想到我家抢什么吧!”颜渊转身瞪着跟了他几条街的吴晨。


“我也不想跟着你的,可是我和朋友走散了,我又不知道襄阳路怎么走,而且这里我也只认识你一个,……”吴晨期期艾艾的说道。


颜渊望着手足无措的吴晨,叹了一口气,口气软了下来:“你说你朋友在那家妓院等你……”吴晨急忙点头,颜渊道:“也就是说把你送到那儿你就不跟我了?”


“对,对。”吴晨使劲点头。


颜渊头侧向一边,眯了吴晨半天。吴晨被他瞧的只觉左手放得不是地方,嗯,右脚好像站的也不是地方,还看,难道,难道脑袋也放错地方了?


正在吴晨手足无措间,颜渊一撇脑袋,开口道:“好吧,跟我来!”


夕阳沉下山,天色暗了下来,街边的摊点挂起了灯笼。


吴晨默默的跟在这个脾气怪异的颜渊身后。比起他来,奸商实在是个好人,嗯,是大大的好人,吴晨不禁想起和奸商在一起的日子了。奸商人风趣,知识也广博,虽然平常总是将“钱”挂在嘴上,其实心肠还是很好的,尤其是关键时刻,他还是……


颜渊突然停住脚步,闷头向前走的吴晨没注意,一下撞到了颜渊身上。


“你搞什么!”颜渊非常不悦的瞪着吴晨。


吴晨用手揉了揉脑袋,心中暗道,你背上是背了铁板还是背了乌龟壳,这么硬。嘴上忙着道歉:“对,对不起啦,没想到这么块就到了,记得刚才好像是跑了好长一段时间才躲开那些打手的!”


颜渊一脸“乡下人没见过世面”的鄙夷神态:“哼,我停下来只是想问问你,这儿好像刚才我们经过吧!”


“经过?”吴晨抬头望了望四周,“呀,没注意!你不是本地人嘛,你应该知道啊!”


颜渊的脸一下红了,冷哼道:“我,我只是叫你确认一下,你不知道就算了,哼。”迈步向一个岔路口走去。


天色越来越暗,路上行人越来越少。


吴晨心下惴惴的跟着颜渊,跟着他一会儿左走,一会儿右走,越走吴晨越糊涂。这颜渊到底人不认识路?看他领着自己一会儿左走,一会儿右走,在岔路口有时候根本不看就选一条,有时候看半天才决定要走哪条路。不过吴晨心里安慰道,不管怎么说他都是襄阳人,看他在街上的表现一定经常被人追着打,一定是认识路的。


“咣,咣”两声锣声,远远走来一人,头上戴着一顶衙役帽子,左手提着一个锣,身后背着一个梆子,敲两下锣,回身敲一下梆子,嘴中高喊道:“一更天,小心火烛,小心盗贼。”


“打更的……”一道灵光在吴晨脑中瞬即闪过,正要高声招呼打更的,斜眼正瞥见颜渊一幅老神在在的模样,冷汗登时流了出来,心中暗道,幸亏没有喊出声,看颜渊的架势,要是问打更的他一准甩袖走人。


打更人走过二人身边,瞥了一眼,没说什么,敲了两下梆子,高叫道:“一更天,小心火烛,小心盗贼。”从他们身边慢慢走过。


“哼,神气什么,不就是个打更的嘛。”颜渊对着打更的人的背影啐了一口。


吴晨心里庆幸:“刚才幸亏没问,不然他肯定不高兴!”


颜渊定了定神,看了看岔路,转头走去。吴晨急忙开口道:“咦,那个,颜渊,我们刚才好像是从那边过来的!”


颜渊瞪着吴晨:“是你认识路,还是我认识路?”


“我……”吴晨立时哑了。


“哼。”颜渊从吴晨身边走过,不屑的瞥了瞥吴晨。吴晨垂头丧气的跟在颜渊身后,寂寞的大街上映出两人孤寂的身影。


“二更天,小心火烛,小心盗贼。”又是一个打更的,只是吴晨却觉得这人怎么就那么面熟。


打更的看着两人,瞪了半天,在二人身边突然大声敲了一下锣,吴晨吓了一哆嗦,打更的瞪了一下吴晨,继续敲他的梆子,缓缓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回头看他们几眼。


“哼,有什么好看啊,没见过夜归人吗?”颜渊还是那副老神在在的表情。


“颜渊,你觉不觉得刚才那个打更的很面熟?”吴晨急忙请颜渊印证一下刚才的想法。


“很熟,他是你朋友?”颜渊问道,一幅如释重负的模样。


吴晨忙道:“不是,我是说刚才那个打更的很像刚才碰到的那个打更的。”


“啊,是吗?没注意啊,不过可能打更是家族传承吧。嗯,那两个很可能是兄弟哦!”颜渊肯定的说道。


“这样啊。”吴晨恍然大悟的点头,心中寻思,从没听说过打更是家族传承的,难道是我孤陋寡闻?


颜渊点着头就向一条岔路走去。吴晨一把拉住颜渊,急道:“颜渊,刚才就是从那边过来的!”


颜渊瞪着吴晨:“你肯定?”


吴晨使劲点点头。


颜渊侧着头看了吴晨半天,走上了另一边的路。


路上的灯火渐渐熄灭,淡淡星光慢慢洒了下来,清冷的大街上就只有两个人,寂静的街道远远回响着两人落寞的脚步声。


“三更天,小心火烛,小心盗贼。”


又是一个打更的。


打更的瞪着两人,不停的敲着梆子。


“喂,你打你的更,我们走我们的路,不要在我们面前敲你那个丧们梆子。”颜渊不耐烦的看着不停敲梆子的打更人。


打更的瞪了两人半天,终于走了开去,却不时回头望着二人。


“哼,没见过世面!”颜渊对着打更人的背影嗤之以鼻。


“颜渊,你有没有觉得他和刚才见的那两个打更人长的很像?”吴晨问道。


“啊,是么,好像是啊,没想到他们一家三兄弟都当了打更的。”颜渊笑了起来。


“是吗?”吴晨却得一点儿也不觉好笑。“当然了,嗯,继续走吧!”颜渊说着就向一条岔路口走去。


“那条路已经走过了!”吴晨大吼道。“哦,真的吗?”颜渊转过身:“那就是这条了!”说完迈步就走。


吴晨声音又提高八度:“刚才就是从那儿过来的!”


“呀,两边都走过了,怎么会呢,怎么会呢。啊,幸亏还有一条路,我们走这边!”颜渊兴奋的直搓手。


吴晨这下全明白了。


自己的运气真是太他妈的好了,眼前这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千年大路痴,不但让自己碰上了,还让他领着自己深更半夜的在襄阳大街小巷中到处转悠。


弯弯的月亮升上了天空,洒下朦朦的银光,将两人的背影拖得老长老长。


正在前面走的颜渊就觉一股寒气不经意间从身后冒起,激得他不由打了一个冷战,转身向后望去,吴晨两只大眼寒光闪现,那眼神完全就是家里的大黄碰见耗子时眼神。颜渊心中一突,陪笑道:“怎么不走了?”


吴晨咬牙切齿道:“还用走吗?”


颜渊愕然道:“走累了?嗬嗬,歇一歇也好啊。”吴晨吼道:“跟着你,我这辈子都要在这里转圈……”身后一阵骚乱,吴晨急回头望去,打更的领着几个差役快步走了过来,指着两人大声喝道:“就是这两个,从一更天起就在这附近转悠,直转到现在。这种人非奸即盗。”


“喂,你两个,干什么的?”领头的差役走了过来。吴晨见到了差役就像怒海中望见了灯塔,没了娘的见到了亲舅,激动的热泪盈眶,急忙就要走上前去,大声说道:“同志,可找到你了……”


这两句话正在舌尖打滚,颜渊大喝一声:“快跑!”拉住吴晨的手转身就跑。


“追!”领头的一见疑犯竟敢拘捕,大喝一声摔着膀子就追了上来。


“跑?为,为什么,我们又没干什么坏事!”吴晨脑中一团浆糊,边跑边问颜渊。


“你没看他们是来捉我们的吗,不跑不就被捉住了。”颜渊气喘吁吁的说道。


吴晨大声说道:“又没干什么坏事,不过就是迷路了,问问他们不就好了吗?”说停就停,颜渊没扯动吴晨,跑了几步也停了下来,两手撑住膝盖,弯下腰直喘气,道:“对,对啊,刚才怎么没想到。”一听这话,吴晨气得差点一个趔趄摔到地上。


就在此时,火舌蹿跃着舔噬天空,紧接着震天的梆子声轰天而起,疏影婆娑的树木,森严诡暗的雕栋,在伸缩的火舌下不住晃动,四周哭爹喊娘,高喊“大毛他爹”的、大喊“二狗他娘”的声音交织成一片,间中一人尖声嘶喊:“贼人烧黄府了,快救火啊!”


打更的在身后气喘吁吁的扯着嗓子大声喊道:“捉住他们,他们是贼人一伙儿的!”


吴晨心里这个窝囊啊,虽说“命苦不能怪政府,点儿背不能怨社会”,只是今天也太背了,问路问了个路痴,走夜路被人当夜贼抓,看差役凶神恶煞的样子若被抓到一定逃不了饱受一顿老拳,三十六计走为上,拉住颜渊就要往巷子深处跑去。颜渊却像是脚在地上生了根,怎么扯也扯不动,嘴中还不住嘟囔:“我们又没干什么,为什么要跑……”


吴晨心中郁闷,以前在学校、在家中,自己一向都属于“特权阶层”,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不成想到了异时空一切都变了样,自己已成了弱势群体,一路上被人追追打打不说,还跟在一个路痴身后傻子般的转悠半天。这还不算,突然之间莫名其妙的就堕落成了反社会分子。几天来累积的怒气此刻终于爆发,伸直了脖子冲着颜渊大声咆哮道:“刚才没干什么你要跑,现在人家要找替罪羊了你又不跑。好,你,你不跑,一会儿被人生吞活剥,你,你别后悔……”松开颜渊,转身向巷中跑去,身后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颜渊跟了上来。


“前面的,抓住那两个小子……”身后的官兵大声喝道。


前面那些端着盆的,提着桶的,拿着壶的,眼看两个人年轻的公子哥急急火火的跑了过来,身后跟着十几个差役手上拿着明晃晃的大刀,一眼就看穿前面两人江洋大盗的本来面目,哪里敢挡路,大声呐喊着让到街旁,盆壶交错,颜渊一把抢过一只水桶,兜头向后泼去,身后紧追而至的官兵忽见眼前腾起一道白练,猝不及防间被泼了个透心凉。酷暑之季,冷水泼在身上不怎么打紧,只是冲进耳鼻之中却是难受异常,鼻中酸痛,脚下就失了准心,歪歪斜斜撞进人堆中,人群一阵鸡飞狗跳,“嘭嘭”“乓乓”坛坛罐罐碎了一地,坛坛罐罐中的水流满长街。


吴晨眼见颜渊掷盆摔桶,身后的追兵摔的七仰八合,心道,这招不错。夺过身边一人的木桶,朝后就扔。木桶摔在地上,“啪”一声,木条寸断,水花漫天溅起,人群惊叫着向后散开,追赶二人的衙役登时阻在人群中进退不得。吴晨心道,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拉住颜渊的脖领向人群中钻去,三不转,两不转,两人转出人群,身后的衙役终于完全不见踪影。


吴晨长吐一口气:“终,终于……”


“抓住那两个,那两个……”打更的一手叉腰,一手抚胸,从人群中跌跌撞撞的挤了出来,手上的铜锣,背后的竹梆早不知丢到哪儿去了,头发凌乱,衣衫不整,嗓门却是出奇的大。


吴晨心中大声咒骂,刘表究竟给了你多少钱,让你如此买命。拽着就要趴在地上的颜渊向前跑去,眼看就要跑出街角,眼前剑光一现,整个人已陷进一股激流中。


点点寒光在眼前不住闪耀,时幻时灭,耳中充斥着利刃刺破虚空的尖响在,尖利的令人作呕,尖利的有如无数钢针在耳膜中扎刺,尖利的令人就算此刻立时死去,只要能换回片刻的安静也心甘情愿的念头。身旁的气流在利刃的搅拨下,前拽、狂压、横扯、逆旋,犹如怒海狂涛,让人生出难以自主把持,顷刻间就要被它灭顶而亡的无力感。


“嗡”一声,所有幻像瞬时消失,万千剑芒聚合成一柄长剑,剑尖正顶着吴晨脖颈,剑上的寒气逼得吴晨肌肤爆起阵阵寒栗。吴晨两腿发软,口干舌燥,冷汗从额头不住滚落,鼻翼不自然的翕张。


握剑那人身形瘦长,几乎和吴晨一般高低,青袍长须,约莫四十来岁年纪,容貌青矍,颜如冠玉,细长的两道眼睛不时闪现的寒光让人觉得无比肃杀。


“蒯,蒯大人……”打更的一颠儿一颠儿的跑过来,在他身后几名差役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


握剑那人冷哼一声:“十几个人抓个小毛贼也这么难,明天都不用来了。”扑通一声,身后的差役全跪在地上,打更的放声大哭:“蒯大人,蒯大人,我上有百岁老爹,下有孕辰妻女,如果丢了这份差使,您叫我这一家人该怎么活,蒯大人,蒯大人……”握剑那人冷哼一声,正在大哭得更夫登时停止干嚎。


吴晨情知此刻命悬于一线,颤声道:“我,我不是蟊贼,我……”


街角突然走出一人,年纪在二十五六,七尺身高,一身白色儒衫,脸色清白,脸形椭圆,一看就是个出身大家的富公子,拍着手大声笑道:“蒯二叔,好剑法,好剑法……”


吴晨寻思道:“蒯二叔?难道此人是蒯越?怎么看起来比他老哥年轻那么多?”


握剑那人见了来人,微微一笑,手中长剑却已不见:“大公子这么晚还出来,不怕荆州兄会担心?”


吴晨脖颈上顶着的长剑消失,腿上一软,终于瘫在地上,心中却寻思道:“大公子?难道这个胖胖的小个子就是刘琦?”


刘琦微笑道:“如今曹司空和袁大将军在河北交战,河北百姓逃离家园,避祸荆州,父亲大人为此夙夜幽叹,夜不能寐,作子女的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只望粉骨碎身分担父亲重担万一也好。蒯二叔,这两个小毛贼就交给我处理好了,能分担城防也是好的。”


吴晨大声喊道:“我不是小毛贼,我有蒯……”身后一直不吭声的颜渊突然在吴晨的背上拧了一下,吴晨痛得尖叫一声,后面的话再没说下去。


蒯越眯着眼睛看了看刘琦,又看了看一头冷汗的吴晨,躲在吴晨背后畏畏缩缩的颜渊,终于点了点头,转身隐没在黑暗中。


刘琦大喊道:“你们也回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吧。”差役、打更的向刘琦行礼,转身四散而去,临别狠狠瞪了吴晨和颜渊几眼。刘琦看着离去,嘴角翘起一丝淡淡的微笑。


吴晨转身瞪着颜渊,怒道:“你干什么,咱们本来就不是蟊贼,刚才为什么掐我,不让我把话说完?”颜渊正要说话,刘琦一个箭步窜到两人身前,压低声音道:“到手了吗?”


吴晨惊的张大了嘴,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二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