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墓 第五卷 魔殿·风起 第十五章 色欲

龙帝 收藏 0 195
导读:神墓 第五卷 魔殿·风起 第十五章 色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24/


辰南看了看已经落在地面的三名魔法师,结果越看越觉得那名女魔法师眼熟,那惹火的身材令他突然醒悟,那名女魔法师赫然是露丝。


略微思索,辰南将倒在地上的四人一一送进了仁剑买下的宅院中,而后回到了街道上。


露丝哑声问道:「为什么不杀掉他们?」


「惹不起啊,我所做的一切只为了自保而已,不想赶尽杀绝。」辰南嘴上说惹不起,但口气却很轻松。


「好一个只为自保,难道需要到别人的宅院来自保吗?」


「嘿嘿,露丝你又为何来这里呢?」辰南笑问。


露丝娇躯一震,嗓音恢复了正常,笑道:「这里不是讲话之所,我们换个地方。」她向身旁的两人摆了摆手,两人向远方飞去,眨眼之间消失在夜色中。


辰南扯下蒙在脸上的那半截袖子,故意做出一副色狼的样子道:「夜半三更,孤男寡女,嘿嘿……」


露丝也将面纱扯了下来,露出了性感妩媚的容颜,娇笑道:「好啊,若是共处一室就更有意思了。」撩人的娇躯曼妙多姿,随着笑声而颤动,凹凸有致的身材惹火无比。


看着眼前这个妖娆、艳丽的女子一副诱人的媚态,辰南真的有些吃不消,没想到她居然这样胆大,说话毫无顾及。


两人一起沿着大街向前走去,最后左拐右转,穿过一条条街道,露丝将他带进了一座院落之中。


毫无疑问,露丝的这座宅院和仁剑的那座院落性质一样,皆是花钱买下后的秘密据点。


辰南随着露丝走进正房一间屋子,里面传出一股淡淡的馨香,如兰似麝,令人沉醉。


待到露丝将蜡烛点燃,辰南看清了屋里的景象,他感觉心跳一阵加快。红粉纱帐,玉枕软床,暗香浮动,这竟然是一个女子的房间,毫无疑问是露丝的香闺。


虽然西方女子远较东方女子开放,但辰南没想到她竟然这样大胆,半夜三更将他领进了她的闺房。


「如你所愿,夜半三更,孤男寡女,呵呵。」露丝风情万种,大胆的挑逗着:「共处一室……是不是很……期待啊?」


辰南开始时还觉得不自然,但后来感觉若是让一个女子「调戏」,他还不如一头撞在豆腐上死去。


渐渐地他放开了,轻笑道:「先说声谢谢,今晚若不是你们帮忙,我只能落荒而逃了。」


「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加入我们的组织,若是加入进来,好处多多,人力、财力、物力供你支配。你也看到了,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今晚若不是我们突然出现,你能够击败他们吗?」露丝露出一脸醉人的笑意,劝诱着辰南。


「感激归感激,但我还是那句话,我不会加入任何组织。」


露丝似真似假嗔怨道:「你个没良心的,今晚我得知道仁剑派人要去客栈刺杀你,急忙率人去救援。虽然得知你不在客栈躲过一劫,但我还是不放心,一路跟踪仁剑请来的那些人,想探听一下他们接下来对你有什么不利的阴谋。谁知你这个混蛋一点也不领情,我这样帮你,你却……」


「怎么会不领情,感激不尽,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辰南笑道。


其实他心中确实没有多少感激之情,露丝既然连仁剑要对他不利这样的隐秘事情都能调查到,那么他出离客栈前去寻找仁剑晦气的事也一定早已被她察知。她肯定派人在监视他,想寻找机会拉拢他。


「一点也没有诚意,心里不定在想些什么。」露丝巧笑嫣然,起身道:「刚才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我去准备点吃的东西,我们边吃边聊。」


露丝从正房走出,向院中一间偏房走去。屋中一片漆黑,先她一步回来的那两个魔法师坐在黑暗中。


其中一人道:「我看他决不会加入我们的组织,何必费力拉拢他呢。」


露丝皱眉道:「没想到这个家伙又臭又硬,软硬不吃,不过不能这样轻易放过他,今天一定要逼他签约。」


黑暗中的另一个人道:「算了吧,他看似散漫,但却有原则。若是将他逼急,说不定会惹出什么乱子来。」


露丝道:「我在酒中加几滴春风露。」


「什么!」一人惊呼道:「你要色诱他?」


「呸呸呸,不要乱说话,你们赶紧去风月场所找来一个女子,呆会儿我要逼他就范,签下合约。」


「露丝这样不妥吧,他若清醒过来后走极端怎么办?」


「没关系,先看看再说。到时候就看谁先退一步,若实在不行,我当他的面将合约撕毁,那时他不可能再翻脸了吧。」


时间不长,露丝端上来几碟精致的小菜:腐乳杏鲍菇、凉拌椒麻鸡、冬菇清笋、凉拌墨鱼、双椒皮蛋。


辰南夹了一个冬菇,赞道:「滑嫩入味,香气盈口,果然不错。」


随后露丝又笑盈盈的取来一壶酒和两个酒杯,为辰南满上一杯酒,道:「你将仁剑怎样了?」


「没怎样,只是让他安心在家修养几日而已。」


「这样说来,你将他击成重伤了。那座宅院中不是还有几个高手吗,你将他们怎样了?」


「修炼的道路太过凶险,我让他们从新去过正常人的生活了。」


「你可真狠啊,居然将他们的修为全都废掉了。」


辰南故作无奈状,道:「唉,这个世界充满了无奈,我为了好好的活下去,不得不将想要伤害我的人变成无害的良人啊。」


「呵呵,不要假慈悲,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今天我才算看到你的另一面,废人修为时毫不犹豫,与你平日的败类作风大相径庭,想不到你竟然有如此冷酷的一面。」


「拜托,搞清楚好不好。他们想杀我,我却只废去他们的修为,难道我还不够善良吗?」


「对于修炼者来说,失去一身修为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露丝笑道:「你如今已经和仁剑势不两立,你肯定不敢杀掉一国皇子,这样对你非常不利。你若加入我们,我保证他再也不敢找你麻烦。」


「挨着大树好乘凉,看来你身后的势力大有来头啊。」辰南微微一笑道:「今晚我的所作所为并未落入仁剑眼中,他或许怀疑是我做的,但并没有真凭实据。况且最后关头你率人前来袭杀他的手下,使这件事变得扑朔迷离。他知道我没有帮手,你们的行动会扰乱他的判断,这样一来他更加不能肯定今晚是我做的。」


辰南一笑接着道:「即便他知道又如何,难道我还怕他不成?罪恶之城不是拜月国,他不可能调来军队围剿我,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规矩,在这里不是他说了算。」


露丝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道:「你再三拒绝我,不怕我和仁剑联合起来整你吗?」


「一个三阶东方武者若是走投无路,在极端的情况下可能真会做出一些疯狂举动,我相信我和露丝小姐永远是朋友。」


「呵呵,开个玩笑而已。来,干杯。」露丝举杯向辰南示意。


辰南仰头喝了下去。露丝却将酒杯放下,她从不远处的书桌上取过一张写满文字的纸张,道:「既然你不愿意加入我们的组织,我也不勉强,不过你可以看一看我们对你许诺的权限。你什么时候想加入,什么时候在下方空白处按下你的手印即可。不要拒绝我,请先收下,说不定以后你会改变主意呢。」


辰南不好拒绝,伸手接了过来,笑道:「这也是所谓的合约,或者说卖身契吧?」


「呵呵,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签下这纸合约呢。不过以后你想签时可要想好哦,一但按下手印将它交给我,就不能更改了。若要违约,便触犯了大陆为数不多的通用法规之一,向任何国家逃亡都会遭到追杀。」


这不由得令辰南想起了小公主在楚国西境时逼他签下的不平等条约,还好小恶魔身在这里,契约在万里之外。


辰南看也不看边将那张纸揣进了怀中,自斟自饮又喝了一杯。


露丝起身道:「失陪一下。」


露丝出去后不久,辰南感觉浑身发热,血液仿佛沸腾了一般。他暗叫不妙,第一时间联想到了毒药,酒菜之中有毒。他急忙运转玄功,对于家传玄功的奥妙之处,他还是颇为自信的。


可是越加速玄功的运转,他身体越热,无往不利的神功竟然无法将体内的「毒素」排出去。渐渐的他感觉欲念丛生,不久前仁剑和那名女魔法师缠绵的景象不断在他脑中浮现,呻吟、喘息之声如在耳旁回响。


在这一刻辰南明白了,所谓的「毒」竟然是催情的药物。「春风露」三字在他脑中闪现而过,他在楚国皇宫书库阅读古籍无数,曾经翻阅过这种药物的特性。


此药乃是古往今来最为著名的催情药物之一,无色无味,药性强烈。服用后,若是运功会加速药效的的发挥,端的是淫贼对付修为高深女子的「灵丹妙药」。


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这个大男人会被一个女人下这种春药,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体内熊熊燃烧的欲火令辰南双眼赤红,他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了,露丝笑吟吟的站在门外望着他,不过她不敢迈进屋中一步。


「很难受吗?」


「你……快给我解药!」


「想要解药也可以,不过……」露丝狡猾的笑道:「呵呵,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辰南愤恨的将怀中的那张合约掏出来扔在了地上,怒道:「你竟然威胁我,我决不会妥协。」


其实辰南很想冲过去捉住露丝,逼她交出解药,但看她小心谨慎的戒备着,恐怕他若是稍微有所动作,都会打草惊蛇。此外他不敢轻举妄动还有一个原因,毕竟这里是露丝的秘密据点,极有可能也像仁剑那里一样藏有几个高手。


「呵呵,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饮下春风露若不及时解决,可能会令某人有成为公公的可能哦。」


春风露的确霸道不已,男人服用后若长时间得不到解决,可能会丧失某些功能。


「该死的……」辰南面对眼前那个性感、妖娆的女子欲念横生,同时气愤不已。


考虑到自己的「终生幸福」,辰南咬牙切齿道:「我签。」说罢,他捡起扔在地上的合约,向书桌旁走去。


虽然欲火焚身,但辰南理智尚存,他可不想以后被一纸合约束缚住。他背对着露丝,挡住了她的视线,右手光华一闪,将桌上的水彩吸上来少许包裹在五指之间,而后向下按去。


在距离合约毫厘之处,水彩离指而去落在了纸张上,形成了五个指印。不过若是细看,根本没有指纹。


辰南将合约向露丝递去,此时他双眼充满了欲望的光芒,吓得露丝急忙飞向空中。


「给你合约,快给我解药。」


露丝施展风系魔法将合约卷到了空中,道:「等一下,马上帮你解决。」


这时外出去烟花之地寻找风月女郎的两个魔法师终于回来了,在这夜半三更之际能够找来一个烟花女子真的很不容易。


露丝巧笑嫣然,自空中落下,将那名女子向屋中推去,道:「好生服侍他。」


女子轻移莲步走进了屋中。


辰南怒极,喘着粗气道:「你……为何说话不算话,快给我解药。」


「她就是你的解药,现在时间差不多了,你若不想抱憾终生,就快点行动吧。」


露丝语音娇柔,但听在辰南耳中却滋味难明,他又气又怒,感觉这种声音如火上浇油一般令他欲念大盛。他用力关上了房门,挡住了院中三人的视线。


虽说这种催情药物较为特别,会随着功力的的运转而加速发挥药效,但辰南家传玄功毕竟奥妙难测,多少已经逼出了一些药素。


他实在不想和一个青楼妓女发生关系,强忍着冲动,对那名姿色还算可以的风月女子道:「我不用你伺候,但是你必须发出那种声音,越大声越好,听见没有?」


看着辰南眼中那可怕的光芒,那名女子慌忙点头,而后在辰南的授意下「惊天动地」的大叫了起来。


院中三人脸上皆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露丝将手中的合约递给身旁的两个魔法师,道:「你们带着它回学院,一定要藏好。」


「你不和我们一起离开吗?万一那个家伙报复你怎么办?」


「他的小辫子子捏在我们手中,只要他找不到合约,他不敢轻举妄动。」


「我觉得你在这里很危险。」


露丝道:「我要留在这里,明天早上和他谈判,若实在不行,我去向你们要合约,在那个败类面前撕毁。毕竟他若太过固执,我们也没有办法,不能因为强行拉拢而将他逼上绝路,以免他做出一些疯狂举动。」


两个魔法师飞到空中,眨眼间便消失了。


屋中女子的呻吟声持续了半刻钟后停了下来,露丝撇嘴道:「真是个无用的男人。」


过了一会儿房门被推开了,那名女子满脸红潮,衣衫不整的走了出来,轻声对露丝道:「那名公子请您进去,请问我可以走了吗?」


露丝随手给了她几枚金币,挥了挥手让她离去。烟花女子激动的接过丰厚的「酬劳」,转身走出院门。


当露丝踏进房门时一股浓重的男子气息迎面向她扑来,她感觉不妙,急忙向外飞去,但一道光掌刹那间将她包裹住捉了回去。


露丝吓的刚要大叫,但却被辰南快速点住了穴道。辰南将她丢在床上,而后身形快速向屋外闪去。他找遍了所有房间也没有发现刚才那两个魔法师,这才明白两人竟然已经离去。


辰南回到屋中后将露丝从床上提起,此刻他双眼血红,呼吸粗重,一手抱着露丝,一手将桌上的酒杯端起,向露丝红润的小嘴灌去,酒水毫滴未漏,流入她的口中。


辰南强迫她喝了下去,而后拍开她的穴道,左手手抓着她,右手掌贴在她滑嫩的后背,强行帮她运功,加快药效的发挥。


「你……败类你竟然……」


片刻间,露丝双颊驼红,呼吸急促,粉艳的肌肤仿佛要滴出水来一般。


辰南所中春风露虽然先一步发挥了药效,但已经被他用家传玄功排出部分药素,故坚持到了现在。


「快点将解药拿出来。」


露丝简直快哭了:「你这个混蛋,我现在根本没有什么解药。」


辰南放开了她,但却关紧了门窗,防止她逃走。露丝挣扎着想要逃离这个房间,但每次被辰南挡了回去。


虽说露丝曾经勾引过辰南,但毕竟演戏的成分多一些,事到如今感受着辰南那火热的目光她感觉有些发慌。


「我都已经签约了,你为何还不把解药拿出来?你现在也已经喝下酒水,听说女人在这种催情药物长时间的作用下也会受到伤害,我看你能够坚持到几时!」


春风露的刺激令露丝感觉燥热难当,浑身乏力。此刻她秀发散乱,桃腮嫣红,眼角眉梢含春带羞,真个艳若桃李,娇若春花。


「你……混蛋!我真的没有解药,快让我离去!」她无力的斥道,娇躯微微颤抖。


辰南虽然运转玄功排出了一些药素,但体内春风露的药效却也被激发的差不多了,他浑身发热,仿佛有一团烈火焰在他身上燃烧。


他咬牙道:「好,你不说,我们就这样耗着,看到最后谁先坚持不住,先伤了身体。」


露丝骂道:「你这个混蛋比我先喝下春风露,你若不想变成太监,赶快放我离去,我回学院找解药。」


「哼,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实话告诉你,即使到最后你不给我解药,我自己也能慢慢将这种催情药逼出体外。」


两人在屋中对峙着,互相恶狠狠的看着对方。


盏茶时间过去后,露丝不由自主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她双臂抱在胸前,一双大眼睛水汪汪。


辰南此刻也已经气喘如牛,满头大汗,样子狼狈不堪。


一刻钟后,两人体内的催情药发挥出了最大药效,两人互相敌视的目光渐渐发生了变化,辰南和露丝都感觉到了对方的异样。最后不知道是谁先扑向谁,屋中两人纠缠到了一起,衣衫一件一件飘落在地。


露丝雪白的肌肤柔嫩细腻,成熟艳丽的胴体丰腴魅人,修长洁白的玉腿圆润匀称,在烛光下泛着惑人的光泽,与辰南古铜色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此刻两人都已经意乱情迷,丧失了理智,一同倒在了床上。红纱帐里,暗香浮动,婉转呻吟,这注定是一个不眠的夜晚。


清晨一缕阳光自窗外照进屋中,辰南睁开了双眼,他感觉两团柔软、肉腻腻之物紧紧压在胸前,辰南心中「扑通扑通」直跳。


露丝躺在他的怀中,娇躯柔弱无骨,凹凸玲珑而又弹性惊人,肌肤细腻如同凝脂美玉一般,在晨光的照射下散发着晶莹的光泽。天生媚骨,绝世尤物!


辰南怎么也没有想到最后还是以这种方法化去了春风露的药力,他小心翼翼的爬了起来,穿上衣服后飞快逃离了这里。


半个时辰之后露丝悠悠醒来,当她明白发生了什么后,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啊……败类你这个王八蛋!」


一阵强烈的魔法波动,房间的门窗顷刻间被风刃击碎了,一道道闪电自屋中狂涌而出。


过了好久之后院落内才恢复平静,露丝脸色铁青站在院中。


一刻钟后,昨天晚上离去的两个魔法师来到了这里,两人气急败坏,其中一人道:「露丝,我们上当了,你看这份合约根本没有留下那个家伙的指纹。」


露丝快速将那张纸夺了过去,仔细观看后银牙咬的「咯吱咯吱」直响,她彻底抓狂了:「啊……败类你这个王八蛋,我要撕碎了你!」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