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24/


第二天,日上三竿,辰南懒洋洋从床上爬了起来。当他梳洗完毕后,神风学院一位稀客到访。


他已经换了一家客栈,还是照样被神风学院的人找到,他只能对这些人的神通广大表示叹服。


来人是与他有过数面之缘的美女露丝,当初神风学院录取新生时这个性感、火辣的美女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过辰南心中对这名美女心有成见,前不久他去神风学院找副院长卖神骨时,被东方凤凰和小公主率人追杀,极有可能是露丝泄露了他的行踪。


他心中虽然懊恼,但并没有证据,他笑脸相迎,道:「美女找我有事吗?」


露丝妩媚的容颜似玫瑰一般艳丽,她娇笑道:「呵呵,你好象不高兴我来找你啊?」


听着那嗲声嗲气的娇音,辰南不知为何,身上起了一层小疙瘩。


「大美女到访,我当然欢迎,屋外不是讲话之所,请进。」辰南将她让进了屋中。


露丝走进屋中深深看了一眼地上那件血红的衣衫之后坐在了一把椅子上。辰南暗呼糊涂,昨日回来之后他将身上满是血迹的衣服脱下来后顺手丢在了地上,直到这时还没有处理掉。


「美女你找我肯定有事,说吧,到底所为何事?」


露丝笑了起来,道:「不要对我充满戒心好不好,我知道上次不小心和你妹妹说起了你,给你惹去了不少麻烦。但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你们兄妹的关系那样复杂。」


露丝先一步承认上次是她泄露了辰南的行踪,反倒令辰南不好意思再跟她计较了。


「你们真是兄妹吗?我怎们感觉你们不太像啊,每次你们两个见面,小麻烦都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千真万确的亲兄妹。」辰南看她不说出来意,便以不变应万变,等她自己说。


露丝又和他聊了一些小公主在神风学院的趣闻,才止住闲谈,道:「辰南你有一身高深的武学修为,却整日无所事事,难道你不觉得这样很可惜吗?」


「没有啊,我一点也不觉得可惜,我感觉这样很好。坐在高山看虎斗,站在桥头看水流。整日自由自在,随心所欲的做自己喜欢的事,这样不是很好吗?」


露丝直视辰南双目,似乎要看清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最后嫣然一笑,道:「男人都有英雄梦,难道你不曾想过做一个手握权柄,威慑一方的强势人物?」


辰南笑道:「强势人物……嘿嘿,我这人胸无大志,从未有过那样的想法。人生一世,各有各的活法,我觉得只要自己开心就好,不然即使霸居天下,为人至尊,也无快乐可言。」


「呵呵,你还真是超脱啊,不过好象言不由衷吧。君临天下的帝王手掌千万人性命,无人敢拂其志,整个天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怎能说他不快乐呢?」露丝紧紧的盯着他的双眼道:「而你自认为闲云野鹤一只,可以逍遥自在,但确实如此吗?据我所知,昨日你遭人追杀,你屋中的血衣已经说明你经过一场恶战才逃回来,这就是你所说的快乐生活?」


辰南冷声道:「你和昨日那三个人什么关系?」


「不要怀疑我,我只是从特殊渠道知道了昨日的事而已。把它说出来只是想让你明白一些事,人只要活在这个世上,就必然要和别的人发生一些关系。若想在这个世上活的好些,没有权势是不行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辰南打断了她的话。


「我想让你加入某一阵营,给你提供一个广阔的舞台,你若有出色的表现,日后少不了荣华富贵。」


辰南早已察觉出露丝今日来此的目的,想让他加入某一势力,来此游说他。


「让你失望了,我真的没有什么本事。你可能觉得我功夫还不错,但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特长,况且我这个人过惯了无拘无束的生活,不想被任何势力束缚。」


露丝道:「事实上我们所需要的就是修为高深的修炼者,而且对这些身怀绝迹的人,我们不会有任何限制。任务不是很多,平时每个人都是自由身,享有特权。比如说可以调动财力、物力、人力为你所用,当然享受特权的大小与你的潜力大小成正比。我非常看好你,能够击败东方凤凰,说明你的潜力非常可观。你若加入我们的组织,你享受的特权将很大。」


辰南已经明了,露丝极有可能在为某一国家效力,她来神风学院绝非为修炼,其根本目的是为了网罗可用的人才。


他不想为她身后的势力效命,但也不想得罪对方,他笑道:「如此看重我,真是让我惭愧。不过我真的不想加入任何势力,也不怎么在意权势、地位等。呵呵,你可以说我没出息,胸无大志,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露丝扭了一下腰肢,娇躯斜躺在藤条编制的躺椅上。窈窕动人的娇躯山峦起伏,坚耸的玉乳和纤细的蛮腰以及浑圆肥美的玉臀刻划出完美的弧度,让人挑不出一丝瑕疵。


露丝慵懒的道:「你若为我们效力,不仅有想不到的权势地位,还有花不完的金钱,而且美女……我们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说到美女,她添了添红艳的双唇,一脸妩媚之色,水汪汪的大眼仿若勾魂一般,不断瞟向辰南。


如此香艳的诱惑令辰南感到一阵燥热,但很快他又恢复了平静,这样的罂粟花他消受不起。露丝背后的势力决不简单,极有可能和楚国的奇士府类似,这样的势力他招惹不起,他不想为任何一股势力卖命。


看他不为所动,露丝似有意似无意踢掉了一只鞋子,光洁如玉的小脚丫宛如玉雕一般呈现在辰南眼前。


她看似有些慌乱,将那只脚蜷缩进裙里,透过白纱的罗裙,玉腿弧线朦胧多姿,引人遐思,白皙的小脚丫若隐若现,令人心火荡漾。


如此性感妖娆的女子在勾引他,令辰南不由自主吞了一口口水,不过他只能在心中暗叹:若是不怕你身后的势力要我「尝后付帐」,一定……


露丝见色诱失败,毫不在意的从躺椅上坐起,若无其事的穿上了那只鞋子。


「辰南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我真的希望你能够为我们效力。」看到辰南要开口说话,露丝道:「不要坚决否定我的要求,我给你考虑的时间,若是有别人找上你,我希望你能够选择我们。」说着她站了起来。


辰南微微思索,道:「我不会加入任何势力。」他将「任何」两字咬的重重的,道:「虽然辜负了你的美意,但我们还是朋友,决不会成为敌人。」


辰南不希望通过这件事后,露丝背后的势力将他视为潜在的威胁,所以在此说明不会加入别的组织与她们为敌。


「呵呵,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什么时候需要我帮助时尽管来找我。」露丝走到房门时突然站住,回头笑道:「这几日我好像看到拜月国的一位皇子和两男、一女走的很近。」


辰南点了点头,道:「谢谢。」


「呵呵,你若加入我们,会得到更多的消息。」露丝眼波流转,向他眨了眨眼,转身离去。


辰南看她消失在院门处才回到屋中,他思索着露丝刚才的话,依照她所暗示的话语,昨日刺杀他那两男、一女定为拜月国三皇子派来的无疑。


早先他曾猜想到过这种可能,他和仁剑在楚国西境结下深仇,不久前他在神风学院几次出入时恶名盛传,定然已经被仁剑发觉,仁剑派人来刺杀他,一点也不奇怪。


「仁剑,我不去找你麻烦,你到找上门来了,还想置我于死地,哼,走着瞧。」


吃过午饭后辰南离开了客栈,和路人打听之后来到了罪恶之城的佣兵工会。


自由之城地理位置特殊,位于东、西大陆之间,是大陆上最为重要的枢纽城市之一。往返东、西大陆的人必经于此,在这条道路上佣兵这个行业欣欣向荣。


罪恶之城日常所需的物资一半是自己供给,另一半则由东、西大陆源源不断的运输过来,由于路途遥远,少不了保驾护航的人,这也是佣兵行业兴盛的原因。


城内的佣兵工会每天都会接受大量的任务,而后等着佣兵或佣兵团前来认领。


虽已正当午时,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但这里人流涌动,进出之人依然川流不息。


看着那拥挤的人流,辰南没有走进佣兵工会的大厅,在门口停了下来。他想找人调查一下三皇子仁剑最近的动态,但不好直接委托佣兵工会,他想在门口看一看能否等到一个主动前来搭讪的佣兵。


果然不负期望,大厅外有十几个佣兵已经注意到了他,其中一人向他走来。不过这个佣兵的年龄大了一点,估计已经有五十多岁,头发已有些花白。


「小兄弟需要帮忙吗?」年老的佣兵向辰南打招呼。


老佣兵中等身材,和辰南高矮差不多,岁月在其脸上留下了明显的痕迹,微黑的脸膛上已经爬上了一些皱纹。不过人却很精神,双眼炯炯有神,只是双眼眨动之间偶尔透着一丝狡猾之色。


辰南欣喜,这似乎是一根老油条,干佣兵这一行,难免会遇到危险,到了他这般年岁还没有退出,不仅仅依靠本身实力,还需要心计与手段,才能够躲过无数风浪。


「老人家您干佣兵这一行有多少年了?」


「从年轻时开始到现在大概有三十年了吧。」


「哦,这样说来您可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佣兵了。」


「对,事实上确实如此。不过现在年纪越来越大,我不再接受出离罪恶之城的任务了,那些任务都交给我的徒弟们去做。」


辰南眼睛一亮,道:「您还有徒弟,这样说来您最起码也是一个团长级的人物了。」


老佣兵笑了笑,道:「差不多吧。其实我很少主动向人寻要任务,只是习惯于每日到这里转上一圈。不过今日看到你这个年轻人似乎有些特别,我发觉你好象具有不凡的修为,我很好奇你究竟要委托什么样的任务。」


「这个……」辰南一阵沉吟,对于调查一个皇子的事,他还真有些不好开口。


老佣兵久经世故,怎能看不出他心有顾虑,他笑道:「呵呵,小兄弟不用担心,做我们这一行的必须嘴严,不会将顾主的任务乱说出口。」


辰南道:「我想委托你调查一个人,但这个人的身份不一般,你敢接下这个任务吗?」


老佣兵眯起了眼睛,而后笑道:「没问题,只要不是去刺杀就行。」


辰南凭着一种本能的直觉,感觉眼前这个精明的老人可信,可以将调查仁剑这件事委托给他。「我想请你帮我探察一下神风学院一名学生,他名为仁剑,为拜月国三皇子。我想知道他最近的动态,他都和哪写人接触过,越详细越好。」


「小事一桩,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呢。」老佣兵笑道。


辰南道:「他是一个修道者,估计应该是修道系的学生。」


老佣兵笑道:「仅仅是调查一个人而已,不管他是皇子还是王子,这件事对于我来说都很好办。」


「有劳了,请问需要多少金币?」辰南多少有些心虚,他身上不过百枚金币。按理说调查一个人花费不了多少钱财,但由于仁剑身份不同,他怕老佣兵狮子大开口。


「呵呵,调查一个人花费不了多少钱,我的手下有一天的时间就能查到你想得到的信息。这样吧,就当交个朋友吧,我免费为你调查。」


「这怎么好意思呢,你还是开个价吧。」辰南推辞道。


「相由心生不是空谈,我观察你决非一个恶徒,而且我感觉出你有一身高深的武学修为,如此年纪能够有这样一身修为,着实不易。如不嫌弃,我们交个朋友吧。」


辰南外放出几道微弱的真气,几次探察老佣兵的修为,都未能得到一个明朗的结论,他有些吃惊,眼前的老人似乎修为不凡,有可能是一个超级高手。


「呵呵,老哥一番美意岂能拂悖。白头如新,倾盖如故,相交深浅缘不在于岁月。我和老哥一见如故,小弟姓辰,哦……」辰南刚想说出自己的名字,但突然意识到万万不能透露真名。


老佣兵老于世故,看出他似乎有难言之隐,遂急忙插言道:「呵呵,我姓李,你可以叫我李老哥,我就叫你辰兄弟吧。」


「李老哥承蒙你看的起和我相交,但我确实有难言之隐不能透露真名。」既然已经知道眼前的老人是一个超级高手,而且愿意和他相交,辰南坦然说出实情。「我之所以请人调查仁剑,因为我怀疑他曾经派人刺杀过我,为了我的生命安全,我不得不这样做,以便采取必要的措施。」


由于大闹楚国帝都,虽说消息被楚国封锁了,但他现在还是不愿透露姓名,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至于他和仁剑的事,他不怕消息走漏出去。


老佣兵笑道:「每个人都有些隐私,辰兄弟能够如此坦诚,已经非常看的起老哥了。明日中午你到这里来,我告诉你调查的结果。」


辰南谢过李姓老佣兵后向佣兵工会外走去。他向外走时发现两旁的佣兵有不少人都在看着他,仔细倾听之下,那些谈论的话语传入了他的耳际。


「李前辈认识那个年轻人?」


「老人家一般不会和人主动打招呼啊。」


……


细听之下,他发觉刚认识的这位李老哥似乎在佣兵这一行业大有身份,好象是一个重量级人物。


辰南回返客栈之后不再出门,开始在屋中静静的调息,他决定待了解仁剑近日以来的动态后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当然在为可能展开的大战做准备的同时,他闲暇之余不忘记运转玄功冲击右手中指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