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墓 第五卷 魔殿·风起 第十二章 极限武论

龙帝 收藏 0 10
导读:神墓 第五卷 魔殿·风起 第十二章 极限武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24/


淡淡的绿光自老妖怪身体散发而出,绿光如水流一般自他的右掌向辰南涌去。他轻皱眉头,道:「五脏皆伤,修为受损,若无绝世高手相救,性命堪忧。」


林边光芒大作,如水的绿光彻底将辰南和老妖怪包围了。过了好久,老妖怪才停下来。不过紧接着他又将辰南提起,抛到了空中,伸双掌不停在的在他全身击打,一道又一道绿光顺着辰南各大穴道涌进他的身体。


如此过了一刻钟,老妖怪将辰南放在了地上。


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辰南迷迷糊糊睁开了双眼,瞬间他便清醒了过来,他急忙跃身而起。三个蒙面人早无踪影,老妖怪正站在不远处静静的注视着他。


辰南一惊,不由自住退后了两步。这时他才发觉重伤的身体竟然已无大碍,他拼着损伤身体而强行凝聚功力并未留下丝毫后遗症。此时他的身体除了异常疲累之外,竟然强健依如往昔,他惊喜无比。


「前辈是您施法救了我吗?」


老妖怪点了点头,道:「今日我自大山深处归来,恰逢你追敌倒地不起。」


辰南对着老妖怪深深鞠了一躬,道:「多谢前辈相救,不然晚辈性命堪忧。」此刻辰南对老妖怪真的感激无比,倚仗老妖怪功参造化,不然即使他性命得保,一身功力恐怕也要毁去小半。


「呵呵,不必多礼。」老妖怪淡淡一笑,道:「我看你伤势实在过重才出手救你,不然若是你自己能够依仗本身的修为慢慢疗伤、恢复受损的功力,我想你可能会大有收获。」


辰南苦笑道:「谈何容易,若没有前辈,我的修为可能会跌落很多。要想恢复过来,恐怕最少也要一年半载。」


老妖怪道:「武人修炼的道路本来就充满了坎坷,我们是在逆天修身,在修炼的过程中难免会遇到各种磨难。但若能够靠自身的实力一关一关闯下去,金石将越磨越亮。」


「前辈,受教了。」


老妖怪接着道:「有些事情应该看的长远一些,莫要为眼前的虚幻蒙蔽了心智。在修炼的路途中有高峰,便有低谷,总要有起伏。」


辰南知道老妖怪在给他灌输一些武学观念,眼前的老人已经将武学与人生联系了起来,已经由武学功法上升到了武理。


以前他的父亲辰战也常和他说一些武理,他虽然对那种境界的武意似懂非懂,但深知潜研武理之人的修为都已经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依照辰战的说法,当一个武人不再醉心于武学功法的变化,开始潜心揣摩武理时,才算迈进了武的神圣殿堂,这时才算初解武的真谛。这个境界便是真武之境,只有达到这个境界后身心同修,才能够进军无上武境。


毫无疑问,老妖怪已经达到真武之境。按照现时对修炼者境界的划分,东方武人的第六境界无疑便是真武之境。


一直以来辰南对老妖怪都有一股高深莫测的感觉,始终都对他存有戒心。这次老妖怪出手相救,令辰南对他好感大增。


「前辈,我想向您请教一些武学上的问题。」


「可以,你问吧。」


「几个月前我步入东方武者的剑气出体境界,初临三阶境界,可是这几个月来不管我怎样修炼,为何修为没有丝毫进展呢?」


老妖怪道:「东方武者在修炼过程中会遇到几道艰难的关卡,在这里我只想和说说你已经遇到过的关卡。第一道关卡是由普通高手向阶位高手过渡时所遇到的重重险阻。这道关卡你已经历过,个中滋味,我想你肯定深有体会。」


辰南点了点头,当初他向阶位高手境界进军时的确遇到了不少险阻。


老妖怪接着道:「第二道关卡有一个很意思的名字:困龙。顾名思义,三阶境界是一道很大的关卡,有人很早便步入了这个境界,但终一生也未能再做出突破,永远的停留在了这里。」


「其实武者、修道者、魔法师,在修炼到三阶境界时都会遇到困龙这道关卡。修炼者从一阶境界到三阶境界,本身实力在以量变,不同阶位修炼者的实力虽然有差距,但相差不会太过悬殊。可是一旦突破三阶境界,破除困龙这道关卡,修炼者的实力会有质的飞跃,第四阶的修炼者与前三境界的修炼者相比,虽然没有天地之差,但却明显强上一大截。」


「武者、修道者、魔法师修炼方法不同,但都是在追求力量的运用。人的生理结构一样,能够运用、承受力量的大小也应大致相同,所以不同的修炼者才会有同样的困龙关卡。你现在的修为停滞不前,不是个别现象,每一个修炼到此境界的人都会遇到同样的问题。在三阶境界若想再做突破,不仅需要勤修苦练,还需要各种契机。最有效的办法便是不断进行生死大战,在死境中悟武、悟道、悟法,以求做出突破。这也是为何有些人异常疯狂,不断找人决战的原因。」


辰南沉思,若有所悟。


老妖怪接着道:「无论哪一种修炼者都要以身体为载体,承受力量。在各类修炼者中魔法师的身体最为柔弱,他们着重于精神领域的修炼,以调用外界力量为主,身体承受力量时只是一瞬间。相比较而言,武者的体魄最为强悍,虽然武人修炼到高深境界也能够操控天地之力,但他们的本源力量还是源于本身,所以必须要有一副强健的体魄。修道者历来都很神秘,他们除了修炼己身的力量之外,还会类似于魔法的道术,修炼有成之人着实可怕无比。」


辰南不断点头,心有所感。


老妖怪道:「修炼不仅要修身,还要修心。武者早期着重于修身,一旦迈入高深领域便要开始修心,不然再难做出突破。其实修炼的过程也可以说成是一个进化的过程,就是不断改变体质,冲破人体各种桎梏,使人进化到一种完美的境界。」


辰南惊道:「进化,人体进化?!」


「对,就是进化,自我升华,使身心升华到一个完美的境界。你可知道,万年前许多强大的神魔都已死去,但为何万年后还有神、仙、魔?不仅因为有些神、仙、魔躲过了那场未知的灾难,还因为许多凡人修炼成了神、仙、魔。当一个修炼者的修为达到极至境界后,他便离神、仙、魔不远了。」


辰南和老妖怪的一番长谈,收获颇丰。告别老妖怪后,他回到了罪恶之城中的客栈。


回想起今日种种经历,他感觉有些后怕,若不是最后关头老妖怪出手相救,恐怕他已经丧命于城外树林。


洗漱完毕后他开始在床上打坐,真气在体内经脉中不停的运转。今日大战的过程在他脑中不断闪现,冷锋和三个蒙面人的动作慢慢放缓,在他心间重现。


辰南闭目凝思,身上泛出阵阵光华,如水波一般的光晕不断向外扩散,整间屋子都充盈着淡淡的光辉。


好久好久之后他才睁开双眼,大战过后的疲累感一扫而光。他来到院中躺在一把藤椅之上,仰望着夜空中的繁星。


今日的两场大战,看似他受了不小的挫折,但却给他近日以来的安逸生活敲响了警钟。刚才运功时他已经思索过,今后他若想提高修为,不能再按部就班的修炼了。


方才在运转玄功时,他发觉体内的真气似乎凝实了许多。也许真的如老妖怪所说的那样,修为到了三阶境界,便已经到了困龙这道关卡,最有效的修炼方法便是找人进行生死大战。


辰南右手轻扬,一道金色剑气破空而去,将不远处的花丛击的落英缤纷。他心中一惊,体内真气似乎真的壮大了一些,而且运转更加如意。


他再次扬手,目标对准了几米外的一可梧桐树,剑气透指而出。在夜空下金色的剑气连在梧桐树干和他的手臂之间,仿若神光一般。


他的手臂不断晃动,木屑纷飞,树干之上出现两个字:悟武。两字宛若铁勾银划,苍劲有力。


辰南欣喜异常,今日经历两场生死大战,他收获的确不小。往昔若如今日这般以剑气在树干上刻字,恐怕早已将树干击穿,而如今他却能够收发由心,出体剑气宛如自己的臂膀一般,意至力到。


过了好久他才平静下来,开始沉思今后如何修炼。


星光点点,月色如水。


辰南躺在藤椅上,心中一片宁静,思忖着修炼的本质。以身体为载体,积聚、承受、操控自身或外界的力量,突破身体桎梏,实现自我升华……


他忽地坐起,道:「修炼就是改变人的体质,使身心达到一个完美的境界,如果这样理解,修炼便可难可易。找同级别的高手决战,在死境中使身体潜能得到充分发挥,的确容易做出突破,这确实是一条捷径,但并非唯一。」


辰南从藤椅上起身,在院中慢慢踱了几步,停身站住自语道:「自己将自己逼入绝境,在险境中打破壁垒,使修为提升。」


一个疯狂的想法在辰南脑中形成,他决定冒险一试。他转身走进屋中,盘腿坐在床上开始打坐。他将家传玄功运转起来,令体内真气游走于各条经脉。直到感觉全身放松,澎湃的力量布满全身时,他才小心翼翼的分离出一道微弱的真气探索身体未知的经脉领域。


人体经脉遍布全身各处,主要有十二大经脉,包括手三阳经、手三阴经、足三阳经、足三阴经,这些都称为人体的「正经」。


而除去正常的经脉,人体还有督脉、任脉、冲脉、带脉、阴维脉、阳维脉、阴跷脉、阳跷脉、经外奇脉等奇经八脉。


一般的东方武者都能够贯通连接身体各大穴道的主要经脉,即十二正经,只有达到阶位境界的武者才能够打通奇经八脉。


任、督、带三脉在奇经八脉中最为主要,三脉如通,其它五大奇脉也将随之而通,经络畅通,气血充盈,真气运转生生不息,内劲浑厚,绵绵不绝。


除去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之外,还有许多未知的经脉不为人知。另外即便是已知的各大经脉之间也有许多细微的经脉相连。


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以外的脉络一般都是闭塞的,非修为高深的武者不敢轻易尝试打通。因为变数太大,危险性非常高。


通常来说修为越高,打通的经脉越多,这个过程是循序渐进的,没有人敢强行闯关。


辰南今日想做一个大胆的尝试,他想分离出小部分真气强行冲击未知的经脉领域,以强横的真气冲关,打通一些不了解、但却真实存在的经脉。


人体的胸部是脉网的集中区,十二正经中的手三阴经和足三阴经,还有奇经八脉皆密布于此处。


辰南胆大包天,他将一丝真气聚集于胸部,向这里各大经脉的末梢推进,探向未知的领域。点点光华自他胸前透体而出,屋中一片朦胧的光辉。


如果有人知道辰南敢如此胆大妄为,一定会惊讶的张大嘴巴,在经脉交错、穴道密集的胸部强行冲关,无疑是在敲死神的大门。


开始时辰南还感觉不出异常,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胸部传来阵阵剧痛,其间经脉仿佛被撕裂了一般难受。


他几次想退却,但又强忍了下来。虽然他知道这样做极其危险,但始终没能够战胜心中那疯狂的想法。


修炼的路途充满了艰辛,不少绝世高手都在修炼的路上为突破自身极限,铤而走险,不幸身亡。


辰南强行冲关已经取得了一点成果,他已经感应到了一些微弱的经脉似乎被冲击的畅通了。然而就在这时,他敏锐的灵觉捕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他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身体大震,胸部如遭雷击,剧烈的疼痛令他五官扭曲。血箭自他口中喷射而出,强劲的血水将靠窗的墙壁都击穿了。


辰南感觉无数的金星在他眼前晃动,眼皮沉重如泰山。他很想就此闭上眼睛,但却怕就此一睡不醒。


他强打精神,收回了强行闯关、探索未知领域的那道真气。而后一遍又一遍运转家传玄功,令真气在熟知的大脉中流转。


胸部间的疼痛渐渐消失,昏昏沉沉的感觉也渐渐消失,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酥麻,他感觉胸腹以下渐渐失去了知觉。


辰南大惊,这是走火入魔的征兆,许多前辈高人在练功时都发生过类似的情况。虽然焦急,但他并没有慌乱,慢慢地他又静了下来。


家传玄功运转不辍,他渐渐入定,心中一片宁静。在他物我两忘之际,天地元气如水波一般向他涌来,自他身体的毛孔缓慢渗透了进去。


在吸纳不少天地元气后,辰南的身体慢慢恢复了知觉,麻痹的感觉渐渐消失。他急忙下床,在屋中舒展筋骨。


「好险啊,差一点就走火入魔。看来修炼之路真的没有捷径可言。」


他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胸腹间已经无大碍。虽然强行闯关,冲开了一些微弱、细小的经脉,但辰南并没有感觉身体有丝毫变化,修为没有丝毫进展的迹象。


他展颜笑了起来,自语道:「我真是太急于求成了,冲开些须微不足道的经脉,对于整个人体脉络来说微乎其微,肯定不会有明显的转变。若是每天冲开一些,或许不久之后,我身上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变化。但仅仅这一次就险些丢掉性命,若是天天如此,肯定是有死无生。」


辰南不敢再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但他又有些不甘心,仔细思量一番之后,他决定转移阵地,拿自己的一根手指做试验。


虽说连通手指的经脉手三阳经和手三阴经早已畅通,但他坚信人体最为奥妙,即便是一根手指肯定也会有许多微细、不为人知的奇异细小脉网。


他有一个想法,假想右手整根中根到处都是细小的脉网,每天凝聚真气冲击这根中指。他坚信日复一日这样对右手中指全面冲击,定会将那些神秘的、没有被发现的微细经脉冲开。


这样做虽然有可能令他的右手中指严重受损,但决不会有性命危险。辰南迫切想知道将整根中指的脉络彻底贯通后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可以肯定决大多数人不会这样做,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武者在修炼过程中讲究均衡发展,决不希望自己出现一根怪异的手指。因为单独冲击一根手指的脉络,极有可能会令这根手指和其它手指不协调。


不过辰南却越想越兴奋,修炼的过程就是一个进化的过程,若是对这根手指「改造」成功,到最后这根手指极有可能会蜕变成一根「神指」或「魔指」。或许到最后可以借助这根手指的「神气」或「魔气」,改变自己的体质。


当然任何事情都有变数,况且这只是他一相情愿的猜想而已,但他已经下定决心,定要将这根手指「改造」成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