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硝烟 第一部 初登贵宝 第二章 东征立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322/


“周公远道而来,未曾远迎,失敬、夫敬啊!久闻周公之名,如雷贯耳,今日能与周公共事真是三生有幸啊!请!”


“徐公过奖了!久闻徐公胸怀大志,素有远见,以天下苍生为己任,今日得见实是我周某人的幸事啊!”


“哈哈哈,咱们就别在这儿互相吹捧了,无进屋里再谈吧!请!”


“请!请!”


“周公对现今我中华的前途有何高见啊!”互相落坐之后,徐飞狐首先发问道。因为能否说动周恩来将是非常重要的,而要说动他就只能以国际、国内形势和建国施政的措施上寻找突破口。所以,徐飞狐就来了个开门见山。


话从徐飞狐的口里说出来,多少令周恩来有些诧异,因为这时的徐飞狐还只是一个中下级的官员。但他还是礼貌的回答了:“当然是以国共两党合作为基础,以三民主义为指导思想,推翻军阀,统一全国。成立一个代表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政府。休生养民。徐公以为如何?”说了半天全是官话,又把球给踢了回来,看来不出惊人之语是无法打动眼前这位的。


“周公说的只是大致方向性的,但也有些许不到之处,请听我慢慢道来。先不说各帝国主义在我们统一全国的过程中的反应,单说这统一这战吧!自从满清倒台之后,各地军阀是不计其数,连年征战。而我们的实力在短期内不用非常手段怕是很难统一的。另外,我们革命成功之后的政府,应该代表各阶级各民族的利益,这样才能使国家长治久安。特别是在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最好能实现他们的自治,这样更能保证边疆的安宁。我们还应该大力提倡教育、发展科学。我国这么多年来的落后,有一个直接原因就是教育和科研的落后,反映在社会上就是国民素质偏低;反映在工业上就是工业落后,特别是重工业;而反映在军队上则是军队装备落后和军人整体素质的低下。以后的战争中科技的含量将会越来越高,若不奋起必落后于人呀!纵观为今之世界,各帝国主义之间经济危机的苗头已现,而有些国家必会以战争方式来转移国内矛盾,我们的邻国日本将会是我们的首害。若不在极短的时期内完成战争条件的积累,我们恐怕会有亡国灭种的危险啊!除了军阀,国内各地的租界也是我们的一块心病,要收回他们我们必须要有坚强的军队为后盾,不然一切免谈!不知周公对我的这一番言论有何指教啊!”看着对面的周恩来,徐飞狐反问道。周恩来不愧为“高手”,从他的动作和表情上居然看不出他的反应,只有那一纵即逝的眼神才被徐飞狐抓住了一丝希望。


“徐公的分析真是入木三分,我是受用不浅啊!”


“今天咱们就谈到这儿,明天再谈如何?”


“好的,那咱们就明天见!”


“明天见”


今天的会谈已初见成效了。


每天,徐飞狐的基本规律中又多加了一条,就是与周恩来一起探讨救国之路和马列主义。徐飞狐把很多以后全党经过实践检验过的理论以及毛泽东后期较成熟的观点都拿了过来,很多时候都是徐飞狐在讲周恩来在听,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日趋笃厚了。


随着黄埔一期的毕业,徐飞狐把这些忠诚绝无问题的人按其能力进行了分配。


杜聿明带同二十名毕业生前往德国进装甲学校学习,并吩咐他们从与隆美尔的接触中学习其作战思想;周至柔带二十名毕业生前往美国,入空军学校学习,设法寻找陈纳德;左权带二十名毕业生前往苏联空军学校学习;桂永清带二十名毕业生前往德国入海军学校学习,重点是潜艇方面,并多同邓尼茨接触,学习其“浪群战术”;黄公略带二十名毕业生前往美国海军学校学习,重点是航空母舰方面。其他人则进入粤、滇、桂等军中,担任中下级军官,假以时日,这些军队就可以“革命化”了。刘志丹则带领先期小分队到广东东部活动了。


经过徐飞狐的强烈要求和学生军英勇的表现,上边终于同意了扩招的方案。徐飞狐仍按两个团的建制不变,只是加强了狙击连(连长邱清泉),特种兵大队(大队长陈庚)。另外加设了军校直属炮兵营(营长徐向前),下辖三个炮兵连,每连山炮六门,平射炮三门。特科增加第四科,专门负责对国外情报的收集工作,领导人是钱壮飞。他们现阶段的任务是尽一切手段收集各强国的先进武器的图纸和日本的对华情报搜集工作,并抽调人手打入各优秀科学家身边,在适当的时候带回国内。如,打入苏联同“歼击机之父”尼古拉.波利卡尔.波夫建立友谊,在二九年十月其被捕前带回来等。这些建制的资金全部是由军校自筹的,对外也是保密的。


由于有了办学的经验和一批好的教官,在全校师生竞赛一般的训练下,到1925年1月,已基本形成了战斗力,并强于以前。


1924年11月13日,孙中山应冯玉祥、段祺瑞和张作霖的邀请,离开广州,启程北上。陈炯明乘孙中山北上之机,立即在汕头召开军事会议,部署新的军事进攻,并出任伪粤军总司令职。1925年1月7日,陈炯明在得到广州商人及港英当局的支持后在汕头下了反攻广州的总动员会。在陈炯明指挥下,叶举、洪兆麟部集中惠阳、平山、向石滩进犯,谋窥广州;林虎一部向龙门、增城北面进扰,以策应叶举部而夹击广州;林虎另一部则向赣边之南聚集,企图切断北伐军之后路。


为粉碎陈炯明叛军推翻广东革命政权的阴谋,广东革命政府决定举行东征,以消灭这股军阀势力。1月30日,东征联军总司令部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兵分三路,出师东征:黄埔学生军和粤军许崇智部为右路,从南面经广九路,出淡水、平山、海陆丰,直趋汕头;滇军杨希闵部为左路,从北面,由河源、老隆,进攻五华、兴宁;桂军刘震寰部为中路,围攻惠州。


东征的序幕拉开了。


从许崇智的司令部回来后,徐飞狐马上把周恩来、何应钦、刘峙叫了过来,传达一下进军方案,并讨论进攻路线及战略战术。


“我们的右路军沿广九路出发一路经东莞、石龙然后直抵淡水。攻占淡水后视情况再决定下一步怎么打。从我情报组传来的情报看,敌人是想把所有兵力集中在惠州,然后再大举进犯广州。而我方的兵力是经不起打这样的消耗战的,所以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拿下广九路,攻占淡水,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你们都谈谈各自的看法,看看这仗应该怎么打。啊!”在军用地图前,徐飞狐把大致情况及其战略意图说了出来,含笑的看着他们三个人。


“以我军现有的战斗力来说,对付陈炯明的军队,一个团可以打他们至少两个团,只是我们的人数太少了,在可以的情况下还是不打强攻不打对拼消耗战为上。”刘峙首先发了言。


“是的,就我军的装备和个人素质上,明显比对方高出一个档次不等,但还是应该避免硬拼。若我军打下淡水之后,敌必会反扑,我军可出正奇之兵以对之,以一部兵力守城而大部则埋伏与外围,侍敌攻城军疲惫之时可一击而下,随后可视情况决定下步计划。这样我军就有了主动权。”何应钦瞪了一眼刘峙之后,补充道。


“我再补充一下,这是我们第一次出外作战,所以在行军之中,一定要注意群众纪律,这一仗一定要打出我们革命军队的名声来。”周恩来做了补充发言。


“对,一定要注意群众纪律,以后到少数民族地区作战时还应该注意民纪律。要让各部队在不作战时除了休整之外,还要派出宣传队,发动群众,争取群众!我们天天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可不是白唱的。(徐飞狐把一些歌曲都拿了过来,让学员在平时娱乐和训练中接受教育。)在广九路的守军基本是收编的土匪,战斗力很差,所以我们要猛打猛冲,各部要经常联系,我给你们配发的电台可不是摆设(无线通信普及到了连一级)。一团到达淡水后摆出进攻姿态,二团绕过淡水,在平山与淡水之间设伏,攻击敌人增援部队。得手后再进城。我会让陈庚的特种兵大队,邱清泉的狙击连的一个排配合一团行动;狙击连的两个排随二团行动。我们的志丹分队在敌后配合作战。好了!会就开到这儿,大家分头去面布置吧,我们明天凌晨五点出发。”徐飞狐下达了作战布置。

二月一日,学生军所部右路军沿广九路率先突进,在东征军的快速进击下。四日,右路军迅速攻占东莞、石龙。由于敌军大部尚未赶到,而守广九路的多是收编的土匪,战斗力很差。为了消灭敌有生力量,打歼灭战而不打追击战,同时在实战中锻炼部队。学生军一、二团相互配合,交替迂回、穿插、包抄,使敌军节节败北,所过之处敌建制几乎全被消灭。十日,右路军完全控制了广九路全线,叛军向淡水退却。


二月十四日,右路军乘胜追击,进抵淡水。东征军的神速进军,大出陈炯明所料,急调叶举、洪兆麟部七千余人,赶往淡水,以解救困守淡水城的敌军。


“报告校长,我刘志丹分队送来情报,敌叶举、洪兆麟所部七千余人将于明天下午赶到淡水城。”作战参谋刘伯承把刚收到的情报向徐飞狐做了汇报。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


东征军在淡水城等了五天了,只是把城外围据点全部拔掉了,而对主城围而不打,就是在等他们这七千多人,是该进攻淡水城了,先把城里的消灭了再回过头来收拾他们。即使他们急行军也得明天上午九点以后了,现在才十点多,差不多一天的功夫,收拾城里的敌人不在话下。


“命令各围城部队长官到我这里来开会!”想好之后,徐飞狐对哨兵说。


“刘峙,你率所部在平山与淡水之间设伏,一待敌援军开来时先放过他们,待敌退却时可对其进攻,记住要把重武器集中起来使用,要合理动用狙击手;张民达师长,你率所部从淡水西、北、南三面攻城,何应钦的一团攻东城门。我率直属炮连在东门坐镇;许济旅为总预备队。总攻时间定为中午12点整,对一下表,现在是上午十点四十五分。好了下去准备吧!”


“通讯员,向城里的特种大队发信号,十二点整我们攻城。”


特种大队在五天前就随敌溃散、兵一起退入了城里。这是特种兵第一次参加攻坚战,徐飞狐心里实在没底。不知他们是否暴露了,能否在第一时间打掉敌司令部,能否打乱敌指挥和交通系统……


随着时间的推移,总攻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徐飞狐看着直属炮营的一个个炮口指向淡水城门,狙击手也都选好了目标,战士们端着枪跃跃欲试的样子,不禁感慨,要是全国军队都有这样的素质该有多好啊!……正在想的时候,大炮发言了。炮火准备了十分钟之后,步兵开始攻城。徐飞狐一开始就让炮火集中轰击一点,所以很快就把城墙轰了个大洞,步兵的攻城就显得轻松多了。看着城中的大火,徐飞狐知道,特种大队也得手了,这座城被拿下了。


这次的攻城战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全部解决了战斗,这在以前是很难的。看来除了动用合理的、正确的战术之外,武器的装备也是起重大作用的。


第二天中午,叶举、洪兆麟部七千余人才开到了城下,随即展开进攻。徐飞狐命一团守城,张达民师则在城外隐蔽,待敌全面进攻时再对其展开攻击。本来还想多打一会儿的,可敌人没坚持住二十分钟就被许济旅的由城向外冲锋和张达民师的外围冲击打败了,败军只得向平山退却,没想到半路又被刘峙打了个埋伏。敌七千余人能退到平山的不及千人。是役,东征军毙俘敌六千余人,缴获大量枪支弹药。获得了东征以来的一个大胜利。根据敌情的变化,东征军又适时的改变了兵力布置,以新的姿态继续东征。


2月23日,当东征军军休整完毕,准备继续向平山挺进时,再次接到刘志丹分队传递过来的情报,称敌叶举、洪兆麟等将率军分三路于明日反攻淡水。人数在六千左右(22日敌又增援五千人到平山,由于东征军正在分散发动群众和对战俘进行教育,所以没有采取行动。其实主要是徐飞狐想把这些敌人消灭在野外,这样就能避免攻城,减少伤亡)。徐飞狐原计划派兵把他们引出来的,没想到他们自己送上门儿来了,若不收就太不给人家面子了。


“刘伯承,你记一下命令:教导第一团为中路军出淡水沿北羊塘围向平山方向进击;张民达师为左翼;许济旅为右翼。两翼前探半公里,以此队形向前推进。军校直属炮兵营随一团行动。全军明天上午七点整出发。”


“命令狙击连以班为单位马上展开于平山至淡水一线,骚扰敌人。”


“命令特种兵大队,配合刘志丹分队直捣平山,在情况允许下,占领平山。”


“命令教导第二团为穿插部队,立即出发,埋伏于淡水、平山之间,待明日敌军通过后即构筑防御阵地狙击敌人,不能放一个敌人回平山。”


徐飞狐一连下达了四个命令。这次倒要看看你叶举、洪兆麟还怎么办。


2月24日,当东征军中路军行至淡水北羊塘围时与敌相遇,双方打了一场遭遇战。一


开始,敌我双方就展开了激战,都想把对方冲散,结果均未得逞,只得就地构筑防御阵地。没想到敌人的抵抗还是很顽强的,徐飞狐把炮兵营集中到北边敌阵地,全部轻重火力都支援到北边,在炮火准备了二十多分钟,开始向两边阵地延伸时,一团的主攻营3营开始攻击了。要说这3营,是一团的猛虎营,官兵个个都练就了一身的本领,军事技术那是没的说,他们在营长薛岳的带领下,仅用了四十多分钟就从北边阵地上撒开了一个口子,看着突破口的扩大,徐飞狐清醒的知道这次又胜了。


双方激战两个多小时后,敌阵地开始动摇,并终于不支开始狼狈逃窜,但在二团的顽强狙击下,终于被合围在了离平山十里的地方。在东征军政治和军事的攻势下,敌大半投降,叶举、洪兆麟率少数部队突围,其余全被击毙。


右路军趁机攻占白芒花、平山。并于当日兵分两路向海丰前进,两路军分别击败三多祝、赤石圩守敌后,于27日,攻占海丰。


叛军自平山战败之后,军心紊乱,士气低落,一败再败,直向潮汕溃退。为避免叛军喘息休整,卷土重来。东征军右路军于克复海丰后,又兵分三路:以黄埔学生军和粤军第七旅为左翼,由海丰、河婆、棉湖、普宁前进;第二师主力为中路,由海陆丰、葵潭、揭阳、惠来、潮阳进发;第二师一部为右翼,由海丰乘船,于汕头上陆,攻占潮安。3月1日,各路部队分向潮汕挺进。


3日,洪兆麟由汕头增调李云夏、钟绍斌等部,会合洪兆麟的残部共计八千余人,在鲤湖一带阻拦东征军,左翼军在钱坑乡民的援助下,英勇奋战,冲破敌军封锁,于次日进占了普宁。此后,各路军长驱直入,迅速攻占汕头、揭阳、潮安,平定了潮汕。洪兆麟等残部向闽边退却。东征军取得了重大胜利。


陈家军的溃败,引起陈炯明的恐慌,3月10日,陈炯明赶到饶平,召集军事会议,一方面命令洪兆麟、叶举率所部会同福建张毅民军扼黄山阻潮安方面联军之占入,一方面命令林虎率部由河源等地出动,反攻东征军。本来右路军正准备穷追洪兆麟残部,致敌于死地,但由于孤军深入,而攻惠州的中路桂军,迟迟未下。左路滇军却按兵不动,态度暧昧,加上林虎部正由河婆、棉湖抄袭东征军后方,所以右路军只好立足潮汕,准备迎击叛军的进攻。


3月13日,林虎部八千余人,由五华、河婆分鲤湖、棉湖二路,向东征军右路军进攻。为了尽量不打成消耗战,徐飞狐决定赌一次,命令粤军第民达师守潮汕,黄埔军第一团何应钦部迎击正面和顺之敌;第二团刘峙部袭击鲤湖之敌;粤军许济旅由搭头埠绕攻敌军右侧背。是日拂晓,第一团与林虎之黄任寰、黄业兴、王定华等部遭遇于棉湖,敌我双方在棉湖西北山地,展开激烈的战斗,虽然东征军装备精良,但由于敌军兵力占绝对优势,且占踞了有利地形,所以,第一团士兵几经恶战,伤亡惨重(主要是由于一团孤军深入,林虎部以几倍的兵力,突袭一团企图包抄东征军总部,对于这一情况徐飞狐没有考虑全面,这次主要是轻敌和大意了,还是古语说的好“骄兵必败”只能希望穿插部队能快点来了)。


在战场形势最危急的时刻,何应钦流着泪对徐飞狐说到:“眼下非拼既死,我去了!”说完挺身上阵,督队冲锋。在这关键时刻,第七旅赶来的援军和从广州出发的后续部队第一师陈铭枢旅及警卫军吴铁城部(由欧阳驹率领)在抵达河婆之后,迅即对林虎军之背展开了攻击,仰制了敌军的凶焰。而进抵鲤湖之第二团,闻知敌军倾巢而出,集中于棉湖,则迅速直扑和顺敌军司令部,掩袭敌军后方。林虎敌军经不起前后的夹击,终于在黄昏时刻,向五华、兴宁退却、东征右路军一直追击至横流渡。


徐飞狐随即让部队摆出要从锡杭、横陂、水口之道,进军五华、兴宁的姿态。敌果然上当,以水口、河口为第一防线,派驻重兵,而以五华、兴宁为第二防线。而东征军仅以警卫军的一部,向横陂、水口追击,以牵制敌军,而右路军主力黄埔学生军全部及陈铭枢旅,由左侧包抄五华、以拊兴宁之背。18日,第一团首先进抵五华城下,在团长何应钦指挥下,第一团乘敌军毫无准备,在特种兵大队的配合下,一举于当夜攻入城内,敌军匆促闻变,陈脚大乱,纷纷自东北夺门而走,向江西及兴宁方面逃窜。


第一团占领五华后,徐飞狐命令第一团留守五华整训,并于一周后秘密移至淡水,五华交于刘志丹的先遣大队(刘志丹的先遣分队扩编为先遣大队)。第二团及陈铭枢旅乘胜进攻兴宁。


兴宁距五华仅三十里,且道路平坦。19日下午,东征军抵达兴宁,迅速将该城包围起来。这时,林虎叛军大部尚在水口,守城的仅有一少部分。于是,命令第二团攻城,陈铭枢旅驻守城外神光山,以防水口敌人援军的袭击。20日拂晓,敌军黄业兴部果然从水口扑向兴宁,守神光山的陈铭枢旅予增援敌军以迎头痛击,激战至薄暮,终于击溃增援的叛军。与些同时,第二团在炮兵营的配合下,集中火力,猛攻县城,打得守城的王得庆残部,焦头烂额。当晚,第二团之第九连首先从南门乘隙攻入城内,守城军溃不成军,兴宁遂为东征军占领。丧魂落魄的林虎,只好率领残部,向赣边落荒而逃,陈炯明也再度逃到香港。第一次东征至此胜利结束。


东征从开始到结束二个多月,以广东革命政府的胜利而告终。此次东征,首先是锻炼了队伍。在战场上各部队相互配合将平时所学、所练的均通过了实践的检验,各部队之间的战役战术配合也趋于默契;其次,扩大了影响。使国民更加了解了革命军队,特别是黄埔军的认识。随着东征军的捷报平传,徐飞狐的党内地位也随之得到了提升;再次,找出了不足。在兵种的配置使用上还有些不成熟同,步炮协同作战的模式虽已形成,但还不是很协调的。在指挥上也有些错误,导致了不必要的损失,特别是在棉湖之战中,有轻敌的思想。总的说来,这次东征是非常的成功。


可惜的是在第一次东征还没有结束,孙中山先生却于3月12日在北京逝世。全国人民都沉浸在无限的哀痛之中,而一股暗云正慢慢笼罩了广州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