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十二章 遭遇战 遭遇战(二)

royf22 收藏 20 176
导读:特战先驱 第十二章 遭遇战 遭遇战(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


想到这,李勇不由苦笑,其实不要说对抗,以他们现有的火力和战斗力与这样一个小队的鬼子打,恐怕连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就连他们整个独立团一营三连一百四十多号人都拉来恐怕都不一定能讨得了好!(这倒不是夸张,抗战早期,日军士兵的单兵素质极高,有个夸张的说法是,1941年以前的日本陆军士兵,几乎人人都是神枪手!加上这个小队鬼子的火力,以八路军弹药称不上充足的一个连,兵力对比最多2:1,要想完全消灭他们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交战之后的损失也肯定不会小!就连在八路军所推崇的白刃战中,早期的日军也比中国军队有优势,如前所述,“三八”式步枪上刺刀后比“汉阳造”、“四年式”或“中正式”步枪上刺刀后都要长;而且日军腹部有护具,刺刀刺入后基本不会致命;日军甚至还用活的中国人做刺杀训练以使士兵适应血腥的场面,所以抗战早期中日两军白刃战的损失比几乎是3~5:1,即在白刃战中我们牺牲3到5个战士才能消灭一个鬼子!)

周卫国也皱了皱眉,日军的战斗力他是见识过的,虽说比不上德军,也未必比得上他所见过的“中国宪兵”,但毫无疑问日军常设师团的战斗力肯定比绝大多数的国军和共产党的八路军、新四军都要强!而且眼前鬼子加强了整整一倍火力的装备也使对日军极为熟悉的他感到吃惊!再看看护送他们的这个班,虽说武器还算齐整,有一挺捷克产ZB-26式轻机枪(即俗称的“捷克式”机枪),7支“四年式”步枪和一支“中正式”步枪(从这点看周卫国也不得不承认这支八路军的后勤还是很有水平的,因为ZB-26式轻机枪口径和“四年式”步枪、“中正式”步枪一样都是7.92mm,都可以使用7.92mm毛瑟尖弹,整个班的武器子弹都可以通用这大大简化了后勤供应)和上次打伪军缴获的5支“三八式”步枪,还有一些手榴弹。但真要打起来,以他们现在所处的地形和明显的火力兵力劣势,恐怕坚持不了15分钟!

周卫国迅速开始思考应变方案。

往前冲,显然不行,山下是平原,就算能冲下去也只是给鬼子的火力以更好的发挥空间,而更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这支以文弱的学生居多的队伍还没冲到鬼子跟前就被密集的火力打成了筛子!山下右边是来时经过的那条河,宽约50米,眼前的这些学生是无论如何来不及在鬼子冲上来之前过河的。更不用说河对岸还是一片宽约200米的开阔地,鬼子只要在这边的山脊上架起掷弹筒和机枪,过河的人就全成活靶了!山的左边是绝壁,鬼子倒是上不来,但自己这些人也别想从那儿下去!看来只有山后这一条路了。周卫国不由想起了来时经过的青纱帐,一人多高连绵不绝的高粱地倒是足以掩藏数百号人。但就算是山脚离高粱地也有大约300米的距离,何况这座山南坡的坡度比较大,下山也需要时间。

时间!现在最紧迫的问题就是时间!周卫国粗略估计了一下,按照学生的撤退速度,从山顶撤到高粱地至少需要三十分钟!而目前的关键就是如何争取到学生撤退所需的这三十分钟!北坡只有八九百米的长度,又是缓坡,鬼子如果以火力压制配合冲锋恐怕用不了十分钟就冲上来了!周卫国不由又朝山下的鬼子看了一眼,但这一眼却立刻给了他希望。

原来,山下的鬼子虽然在往山上走,但动作却是慢腾腾的,而且几乎没有人持枪警戒,周卫国脑中立刻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鬼子没有发现我们!

周卫国的思路顿时顺畅了起来,再观察了一下地形,很快就在心中拟定了一个计划,于是果断地猫腰走向李勇。


李勇这时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时间留给他思考了!

李勇一咬牙,低声命令道:“石头、铁牛,你们两人带着学生们立刻从南坡往山下撤,尽快躲进山下的那片高粱地里!其他人跟我留下,准备战斗!我们一定要把鬼子挡住!”

话虽这么说,但李勇对于凭借自己这边剩下的8个人能否挡住七八十个鬼子的进攻却一点信心也没有!

石头和铁牛立刻退出阵地,但在退出的时候却把身上的手榴弹都留下了,转身的时候,他们眼中分明都有了泪光——谁都知道,面对穷凶极恶兵力武器都占绝对优势的鬼子,留下就意味着牺牲!而且如果阻击未能争取到足够的撤退时间,他们的牺牲甚至连一点价值都没有!

学生们都知道了眼前的危机,都很配合地迅速收拾好行李,开始跟着铁牛和石头往山下撤退。

李勇则继续苦恼地思考着该如何打好接下来的这场战斗。

阻击是肯定要打的,就算自己这些人全部拼光也要让身后的学生们安全撤离!

可看看眼前装备精良人数占压倒优势的鬼子,让学生们“安全撤离”又谈何容易啊?

“怎么办?”李勇心中反复问自己。

记得出发时团长和政委特地把他叫到一边,政委向他交待道:“小李啊,你们这次的任务可不一般,是护送南方投身革命的大学生到根据地。他们可个个都是革命的宝贵财富啊!把这么艰巨的任务交给你是党对你的信任!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不惜一切代价把他们安全接回来!”

团长也在把身上的望远镜摘下递给他之后交待道:“望远镜我先借给你,路上肯定用得上。如果学生们安全到达根据地,望远镜送给你都行!可他们要是少了一根毫毛,你提头来见!”

记忆中,团长和政委可从来都没有这么郑重地交待过任务!李勇当时可是响亮地回答道:“请团长政委放心!保证完成任务!”可现在,他却实在没有办法保证能让这些学生们在鬼子冲上来之前安全撤退到山下的高粱地里。

这时,他突然看见那个上海学生张楚弯腰跑了过来。

张楚跑到李勇跟前,低声说:“班长同志,给我一支枪吧,我也要参加战斗!”

李勇简直都要气晕了,都什么时候了?这长得像女人一样的学生还要来添乱!

张楚一边跟李勇说话一边还偷眼瞧着陈怡,刚好被走过来的周卫国看见。

周卫国不由心中暗笑,这时候还不忘在美女面前表现,这张楚还真是看多了风花雪月的故事!

但当周卫国顺着张楚的目光看向陈怡时,却发现陈怡的目光似乎有意无意地在自己身上停留了片刻才移开。

陈怡并没有像其他学生一样惊惶失措,这时的她突然有个非常奇怪的想法,她想看看周卫国是如何表现的!

周卫国就像一个谜,虽然样子看起来是个粗人,但一路上他表现出的学识和不时从他眼中透出的自信和睿智以及不经意中流露出的坚毅果敢却使她对他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何况,他还曾是东吴大学法学院的学生,她的学长!还熟悉很多“东吴双杰”的趣闻轶事!不过令人奇怪的是,他的身上为什么没有书生的文弱,反而有种令人心动的豪迈不羁?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如今,危机就在眼前,她要看看周卫国怎么应付,看看自己究竟有没有看错他。直觉上,他应该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陈怡当然看到了张楚的表演,不过虽然同行的女学生对张楚多有好感,她却对这个“勇敢冲破封建家庭藩篱的新青年”不怎么在意。也许是在东吴剧社中才子佳人的故事看得多了从而不像别的女孩那般容易动心罢。想到这里,陈怡不禁轻笑起来。

张楚回头正好看见陈怡的笑容,双眼登时再也不愿离开陈怡,只觉心中无比甜蜜,此时无声胜有声,唯愿此刻即是天长地久!

李勇却一点也没有发现张楚此时的甜蜜心情,对他来说,让这群四体不勤的学生宝贝疙瘩们赶紧下山躲进高粱地才是眼前的头等大事!所以他立刻毫不客气地说:“胡闹!给你一支枪?你打过枪吗?枪给你不要没打中鬼子先伤了自己!快跟着队伍下山,不然我一脚踢你下去!”

张楚讪讪地退了回去,虽然被李勇一顿教训,但李勇说得也有道理,何况自己对于留下壮烈牺牲虽然一点也不害怕,但就此看不到陈怡的笑容实乃人生最大憾事!所以正好顺着李勇的话下了台阶,至于李勇所骂的话究竟算不算个比较好的台阶,那倒是有待商榷!

往回走时张楚正好看见周卫国往李勇走去,张楚不由乐了,“原来这周卫国也想学我一样在美女面前表现,可惜晚了一步!他现在这么做顶多就是拾人牙慧,而且一会儿肯定也要被骂回来!”

想到这,张楚不禁挺了挺胸,以一个自认为最豪气十足的姿势走向陈怡。可惜陈怡这时的目光正停留在周卫国身上,并没有注意到他,他的这一番苦心举动未免就有点明珠投暗了!

李勇看见周卫国走过来心里这个气啊!这些学生都是怎么回事?叫撤退就撤退好了,哪这么罗嗦?正要跟对付张楚一样对周卫国照单开药,一顿臭骂。这时就听走到面前的周卫国低声说:“老李,你觉得以一挺机枪加六支步枪在不占绝对有利地形的情况下阻击一个小队装备精良的日军能坚持多久?”

李勇吃了一惊,把要骂出口的话硬生生吞了回去。心中暗想:“这个周卫国不简单!居然知道眼前鬼子的编制,而且看来他还很熟悉敌我双方的火力对比。”

接到这群学生后,李勇就知道了周卫国是临时加进去的,但既然是地下党加的人,李勇也就没有在意,对他来说,接三十六个学生和接三十七个学生是没有任何区别的!虽然这叫周卫国的大学生乍一看并不怎么像学生,但一路上周卫国的学识又让他对这个“大学生”的身份难加怀疑。对他来说,像周卫国这种上知天文下晓地理的人不是大学生还能是什么人?恐怕连自己素来崇拜的政委知道的都没他多!但现在,李勇不得不对自己以前的结论产生怀疑。

“一个学生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军事知识?”李勇心里带着疑问看着周卫国。

周卫国一眼看见李勇的狐疑神情就知道眼前这个八路军班长多心了。心中想道:“一定要转移他的思路。”于是说道:“老李,你不要怕……”

李勇虽然年纪比周卫国小,但可是14岁就参加了红军的,怎么也算得上是出生入死的“老”革命了,一听周卫国叫他“不要怕”立刻就不高兴了,说:“老周,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不要怕’?我李勇是贪生怕死的人吗?”

见李勇中计,思路被成功转移,周卫国不由心中暗笑,赶紧说:“对不起,老李,是我说错了……”看李勇面色好看了点,周卫国继续说:“我的意思是叫你不必担心。你听我先分析分析。我们现在有三个不利条件:鬼子这个小队装备了四挺轻机枪,四具掷弹筒,还有四十多支步枪,我们这边现在却只有一挺轻机枪,六支……不,十一支步枪(李勇苦笑,枪再多几支也没用啊,会打仗的人就这么几个!),火力对比极度悬殊,这是一不利;我们眼前所处的地形,北坡平缓,利于进攻,不利防守,南坡较陡,不利撤退,二不利;除了三十几个没有经过任何军事训练的学生,我们这边战斗人员10名,其中有2名被派去引导撤退,所以实际战斗人员仅剩8名!而鬼子人数大约在80人左右,清一色战斗人员!敌我兵力和战斗力对比极其悬殊,三不利。”

李勇傻了,不禁以仰视的目光看着周卫国。自己这边的地形劣势和火力差距他是清楚的,但要说把不利条件分析得这么有条理他李勇却自认没这个本事!而且刚才他是用望远镜看才大概算出鬼子的人数,但周卫国却仅凭肉眼观察就能准确地估计出鬼子的数量,这种差距就不是他所能赶上的了!

周卫国看着眉头紧锁的李勇,立刻接着说:“但我们也有三个有利条件。”

李勇愣住了,傻傻地问:“我们还有有利条件?还有三个这么多?”

周卫国笑笑,继续说:“当然了!第一,我们先发现鬼子,但到现在为止,鬼子并没有发现我们,看他们现在的样子,也不像是专门来对付我们的,所以只要我们掌握阻击开始的时机,还是有可能争取到足够的时间组织撤退的;第二,目前地形虽对我们不利,但我们只要善加利用,未必就不能转变成对我们有利;第三,我们虽然非战斗人员多,但只要给学生们充分时间撤退到安全地点——目前暂时就是山下的那片高粱地了——以我们不足10人的战斗人员,完全可以做到隐蔽接敌,隐蔽撤退,有心算无心,再加上鬼子不知道我们的真实兵力,进攻时一定会束手束脚。所以总得说来,这次战斗的结果怎样还真难说!”

李勇彻底服气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敌我双方的优劣势分析得这么清楚这哪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不过他很快就想起周卫国所说的三点有利条件中的第二点,忍不住问道:“那你倒说说,我们怎么把地形的不利变成有利?”

周卫国暗暗点头,这个八路军班长不简单,一问就问到了关键!

周卫国指着山右边说道:“从这边下山虽然不能直通山脚,但却可以到山腰,鬼子只要过了最后一道坡,前不挨村后不着店的,我们如果从他们背后来这么一下子……”

李勇顿时眼睛一亮,说:“这样一来山北面的那几道缓坡刚好可以作为我们的倒打火力点!”

周卫国不由竖起了拇指,赞道:“不错啊老李!真是一点就透!”

说干就干,李勇立刻拍了拍周卫国的肩膀,点了点头,以示感激,转身把战士们叫了过来,指了指山顶的右边,轻声下达了战斗命令,之后,又转身向周卫国敬了个军礼,说:“老周,谢谢你的指点,我决定就照你的想法跟鬼子干!现在你还是快撤吧!”

周卫国微笑着说:“老李,我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还好意思要我撤吗?”说着就走到一个背着一支缴获的“三八式”步枪和鬼子手榴弹的战士面前,伸出手说:“把你背着的那支缴获的步枪和子弹给我,还有上次缴获的那种鬼子手榴弹也都给我!”

那战士愣住了,看了看周卫国,又看了看李勇,不知该如何是好。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