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墓 第五卷 魔殿·风起 第十一章 浴血搏命

龙帝 收藏 0 29
导读:神墓 第五卷 魔殿·风起 第十一章 浴血搏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24/


「妹妹?一个姓冷,另一个复姓东方……」辰南望着冷锋渐渐远去的背影嘀咕道:「东方老头子已经够变态了,居然又出现这样一个冰冷的家伙……」


这次大战令辰南产生了一股危机感,令他深深明白强中自有强中手。


「十六岁前同辈中第一人,嘿嘿,这个梦该醒了!我被澹台璇害的荒废了四年光阴,和第一早已无缘。况且已过去了万载岁月,人世浮沉,世事变换……」


世上永远不会缺少天才,但即便是天才也要勤学苦修,不然只会沦于平凡。


辰南这次以些许差距败北,他已经警醒,天下间奇才无数,他以前太过高估了自己,修炼永无止境,即便是在同龄人中也有许多修为高深的强者。


他在原地调息了一会儿,感觉胸腹间好受了一些后才站起来,此时冷锋早无踪影,林边静悄悄。


辰南刚要迈步离去,突然他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暗中似乎有人在靠近。他内力虽然损耗过巨,但敏锐的灵觉依如往昔,在来人靠近的瞬间他便已感应到了一股异常的波动。


他不动声色,不慌不忙将地上的长刀捡了起来,而后一边向前走一边快速运转玄功,恢复损耗的真气。


危险似乎更近了一些,辰南有些焦急,此时他实在不宜再战。


他停身站住道:「奇怪,冷锋那个家伙不是说让我等在这里,他很快就会回来吗,怎么还不出现。」他一边「胡言乱语」,一边加紧恢复功力。


暗中确实来了三个人,三人皆黑纱蒙面,此刻他们正在不远处的树林中观察着辰南。听闻他低语之后,刚要有所行动的三人立刻又停了下来,他们眼中皆闪现出疑惑的光芒。


辰南在一处最适合自己防守的空地停了下来,嘴中不停的嘟囔,迷惑暗中的三人。


如此过了一刻钟,林内的三人由最开始的狐疑变成了愤怒。他们知道上当了,辰南不过是在拖延时间恢复功力而已。


三人再也忍不住,快速冲了出来。一人在空中飘飞,另外两人在地上急速奔跑,眨眼间便来到了辰南的近前,分三个方向将他围在了中央。


飘在空中之人,宽大的衣衫难掩其曼妙的娇躯,很显然这是一个身材不错的女魔法师,只不过黑纱遮面,难以看清容颜。


地上两人一个身材高大魁梧,双手握着一杆长枪,另一人中等身材,右手握着一柄细刺剑。


辰南环顾三人,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拦住我的去路?」


「来取你性命之人!」空中的女魔法师声音虽然清脆,但却寒冷无比。


手握长枪之人大声道:「败类,有人买你性命,今天你死定了。」


手握细剑之人回头瞪了握枪之人一眼,而后对辰南道:「即便你刚才没有经历过一场大战也不一定是我我们三人的对手,现在你重伤在身,更不是我们的对手了。你若不想在临死前受罪,不如扔下长刀,放弃抵抗,这样我们可以让你痛快的死去。」


辰南心中着实一惊,他已感觉到三人的不凡修为,每个人都步入了一阶境界。三个阶位高手若对他围攻,情况将非常不妙。


「我在你们眼中已经是死人,可否告诉我到底是谁让你们来杀我的?」辰南从声音判断这三人都很年轻,似乎和他年龄相仿。


女魔法师道:「在你临死之前我们会告诉你的。」而后她对地上另两人道:「我们一起上,杀了他,不能再给他时间恢复功力了。」


三人同时动作起来。女魔法师口中轻念咒语,魔法元素快速向她聚集而去,而后她轻轻挥动魔杖,数道风刃自空中向辰南斩去。


身材高大的男子手中长枪猛若蛟龙,恶狠狠向辰南软肋刺去,身材略矮一些的男子手中细刺剑快若闪电,如毒蛇一般袭向辰南咽喉。一绿、一蓝两道光芒分别自长枪和细刺剑发出,赫然是斗气,很显然两人修习的是西方武学。


三方夹击,三人出手皆狠辣无比,意在快速结果辰南性命。


辰南使劲吸了一口气,快速移行换位,数道风刃皆击在他原来的立身之处,地面出现几道恐怖的深沟。两道斗气也分别落空,在空中留下两道残影。


辰南此刻的功力难以持久大战,若相持下去,他性命堪忧。他将体内不多的真气聚集了起来,准备速战速决。


他持长刀腾空而起,对着空中的魔法师凶狠的劈了过去,璀璨的刀芒直冲而上,惊的空中的魔法师慌忙逃避。


刀气所过,一缕秀发自空中飘落,女魔发师惊出一身冷汗。她没有想到刚刚经历过生死大战的辰南竟然还如此强悍,刀芒以毫厘之差与她擦身而过。


辰南在空中一击未功,身形在下落之际,举刀横劈地上二人,炽烈的刀芒似火舌一般向两人席卷而去。强大的力量波动令两人大惊失色,他们不敢撄锋,急忙倒退三丈距离。


辰南自空中落下之后以刀拄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冷汗自他额头滑落而下。


三个蒙面人小心翼翼的再次逼近,刚才辰南那猛烈的两刀令他们心有余悸。若是辰南以此威势和他们对抗,他们可能要费上很大的一番手脚,甚至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空中的女魔法师道:「败类不要隐藏实力了,我知道你还有力气再战,休想令我们上当。」她边说边快速施展了一个火系魔法,几道火舌从天而降,袭向辰南。


在这三人当中,辰南最想干掉的便是女魔法师,有她在空中不断攻击,他感觉束手束脚,不过一时之间还没有办法。他快速移位躲过火焰,而后旋转身形朝持长枪的蒙面人冲去。长刀如冷电,斜斩而下,荡起一股猛烈的罡风。


蒙面人发觉这次辰南的长刀发出的刀气似乎微弱了许多,他举长枪相迎,枪尖处绿色斗气光芒璀璨。「轰」的一声大响,刀气与斗气相撞,两人皆被震的倒退了几步。


与此同时,手握细剑的蒙面人已经攻至,蓝色斗气声势惊人,发着「哧哧」的破空之声。辰南侧步闪身,避过其锋芒,而后抽刀反斩。「锵」的一声大响,火星乱射,长刀狠狠的劈中了细刺剑,蒙面人身形大震,腾腾向后退了几步。


辰南暗叫可惜,若是他的刀气再强上稍许,细刺剑便已被他斩断。此时他根本没有时间多想,因为空中的女魔法师发出的一排冰枪已经袭到了他头顶上方,他急忙向前腾跃而去。


刚才这几式交击如电光石火一般,当真快到了极点。随后林内刀光剑影,四人战作一团,魔法、斗气、刀气交织在一起。


辰南不仅要对付一枪、一剑激发出的猛烈斗气,还要时时兼顾来自空中的凌厉魔法袭击,当真苦到了极点。


此时此刻他除了有力竭的感觉外,体内五脏也剧痛如裂一般难受。他强咬牙关,没有令口中的鲜血喷出来。


三个蒙面人已经看出他虚脱了,三人出招更加迅猛,力求尽快结束战斗。


「当」


女魔法师蓄势已久的强大风刃击中了辰南的长刀,精钢打造的利刃断为两截,只余刀柄握在辰南手中。


与此同时长枪与细剑也同时向他刺来,他左躲又闪,虽然避过了两道炽烈的斗气,但脚下却一个踉跄栽倒在地。此时他再也忍不住,鲜血自口中狂喷而出。


三个蒙面人停止了攻击,冷冷的注视着辰南,手持细剑的那个人道:「早先我们曾给过你选择的机会,但你非要抵抗,到头来反倒要受辱而死,嘿嘿。」


辰南将口中血沫吐净,道:「我已将死,现在可以说出是什么人要你们来杀我的了吧?」


空中的女魔法师冷声道:「在将你的头颅割下的一刹那我们会告诉你的。」


辰南惨笑,他摇摇晃晃从地上站了起来,冷声道:「这是你们逼我的,今日即使我死,也要拉你们垫背。」


说完,他丢掉断刀,仰天发出一声低吼,而后双手猛击全身各大穴道。「砰砰」之声不绝于耳,他口中不断向外喷血,血雾在他身前弥漫,他全身上下都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


这是辰南家传玄功中一种霸道的功法,拍穴击脉,暂时催发出体内的潜能。但这种功法利有多大,害有多大。虽然能够暂时提高功力,但重则身亡,轻则伤残、元气大伤。今日被逼入绝境,他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以命搏命。


看着辰南诡异的动作,三个蒙面人都感觉到了不妙,他们快速向前冲去,再次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就在这时辰南也动了,这一次他的动作快若鬼魅一般,比方才不知要迅疾了多少倍。他首冲持枪之人而去,面对如虹的斗气,他不加闪避,举拳相迎,一片炽烈的光芒出现在拳影前方,斗气瞬间被击散。


他的右拳重重的击在了枪身之上,长枪折断,蒙面人被震的大步后退,张嘴吐了一口鲜血,血水浸透了黑纱。


辰南用霸道的功法强聚功力,比平日还要猛上几分。不过他体内的伤势经此一震又重了一分,他再次吐了两口鲜血。


手握细剑的蒙面人电闪而至,蓝色斗气直袭辰南后心,与此同时空中的女魔法师的猛烈魔法攻击也当空而至,强大的电弧发出阵阵恐怖的声响。


辰南快速向旁腾挪而去,避过了两人的攻击,而后他俯身自地上捡起了冷锋丢落在这里的一把圆月弯刀,对着空中的魔法师闪电般掷出。


弯刀散发着凄冷的光辉,如死神的镰刀一般妖异而又恐怖。女魔法师避之不及,弯刀一下子刺进了她的左肩,血花飞溅,她惨叫一声,自空中直落而下,当场便摔晕了过去。


辰南突然爆发出的实力太过惊人,另外两个蒙面人互相对视一样,皆露出骇然之色。他们犹豫了一下,再次上前,两人虽有惧意,但不想错过今天这个机会。


辰南知道这次即使能够活下来,修为恐怕也将受损,他看着两个蒙面人,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徒手向前冲去。


三人再次纠缠在了一起,场内光华夺目,两个蒙面人将己身功力提升到了极至境界,对抗着辰南劈出的一道又一道锋芒。


在这个过程中辰南虽然时不时吐出一口鲜血,但功力似乎越来越强盛,很快便将两个蒙面人手中的断枪与细刺剑击碎了。


他浑身血污,披头散发,仿若来自地狱的恶鬼一般。两个蒙面人心中泛起阵阵寒意,他们知道这次刺杀行动失败了,若再战下去,虽然能够将辰南累死或使他重伤而亡,但他们恐怕也要搭上性命。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一起快速倒退,退至女魔法师处,他们拖起她飞快向远方跑去。


辰南在后紧追不舍,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杀!


但奔出去十几米距离后,被他用伤残己身的方法催发出来的力量已开始消退,他感觉一阵晕眩,「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三个蒙面人急于逃命,根本没有注意到辰南已经倒地不起,错过了杀他的最好机会。


凄艳的火烧云,令林边似乎都镀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辰南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此时他早已失去了知觉,此刻他的身体虚弱到了极点。


这时,一个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老人自林中走了出来,赫然是老妖怪。他走至辰南近前,将他扶了起来,右掌贴在了他的背后。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查看原帖ԌEԌ="铁血首页" class="tx-home"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tiexue.net/">铁血首页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