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二部 摸爬滚打 第十七章 化险为夷(一)

绿城一剑 收藏 9 26
导读:《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二部 摸爬滚打 第十七章 化险为夷(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十七章 化险为夷(一)


一九八五年,冬天。

一个星期天的早晨,一辆灰色的上海牌轿车缓缓开进桂江大饭店的停车场。从车上走下来一男一女,正是刘文斌和赵一萍。他们的衣着打扮非常时髦,不但品牌高档名贵,而且款式新颖花哨,似可引领当代年轻人服装时尚的潮流了。

“文斌哥,你瞧一下,我是不是眼圈有些黑呀?”赵一萍挽着刘文斌的胳膊,小鸟依人般地紧挨着他,跟随着他的脚步往饭店大厅里走去,说道:“昨晚上在歌舞厅玩得那么晚,我现在好象还没睡醒呢,这个周老板非要请你喝什么早茶,也真是的。”

“没有呀,脸色挺好的。”刘文斌侧过头来打量了一番,轻拍着她的脸颊,微微一笑,说道:“这广东生意人都是这样的。喝早茶随便些,我跟周老板正好可以谈点生意上的事情。”

俩人边走边聊,来到饭店大厅的电梯间门口。当电梯门缓缓地闪开的时候,刘文斌颇有一种绅士风度,礼貌地让着赵一萍先进了电梯间。

喝早茶的餐厅在饭店的顶层十楼。

这里用整层楼来经营餐厅,客人坐的地方显得相当宽敞和明亮。长方形餐厅里面整齐成行地摆设有五、六十张大圆桌,抬眼望过去却丝毫没有拥挤的感觉。这时,餐厅里的客人不多。零零散散来的一些客人撒开在这个餐厅里,也只有十几张桌子旁坐了人。几个女服务员开始推着小吃车在餐厅里来回交错地走动着,为坐下点单的顾客送上热情周到的服务。

周老板已经来了。他一个人坐在一张大桌旁,桌面上已摆着茶壶点心,几个装小吃的小竹笼子还冒着一丝丝的热气呢。当发现刘文斌和赵一萍走进来时,周老板便站起来打着手势招呼着他俩。

早来的主人和刚来的客人握了握手,彼此相互问候着,表现出了一种十分亲近的态度。之后,他们围桌而坐。

“好久不见啦,赵小姐可是越来越漂亮了。”周老板脸上挂着微笑,对赵一萍说着恭维话。他虽然讲的是普通话,但他的舌头老是不能完全伸直,说话的语调听起来有一种怪怪的味道。接着,他亲近地问道:“赵小姐,什么时候喝你和文斌的喜酒呀?”

“呵呵,”赵一萍的脸颊晕红两片,娇羞一笑。她瞟了身边刘文斌一眼,含蓄对周老板说道:“你问他好了。”

“嘿嘿,”刘文斌没有表态,只是端起茶杯示意着周老板,说道:“周老板,来来来,喝茶。”

周老板招手让推小吃车的服务员过来,往桌面上又添了几种小吃点心,还热情地让赵一萍都品尝一下。随后,他们边吃边闲聊,场面亲切、轻松、开心。周老板看他俩都填饱肚子后,便与刘文斌品着香茗,聊起做生意的事情。

“文斌呀,像机电公司这一类的单位,你有没有自己过硬的关系呀?”周老板手里夹着一支烟,说话时露出被烟熏黑的两颗大门牙:“我们广东那边现在走私轿车多得是,若是你这边搞得‘掂’这可是大买卖呀!”

八十年代早期,广东是国内经济“对内搞活,对外开放”的前沿阵地,国家给予了不少特殊的政策,同时也带了经济秩序管理上的许多漏洞。如当时国外以及港澳等地用捐赠的名义进入广东的汽车,绝大多数都被精明的广东人转手倒卖到了内地。这样,既可逃脱国家的关税,又可真正挣到内地的钞票。而这时海南还没有建省,属广东省管辖下的一个地区,经济上穷得很,财政全靠吃补贴。为了让海南快些富起来,国家也给了许多优惠的特区政策,如允许进口洋货自用等等。1984年前后,海南批准进口汽车近十万辆。谁曾料到,这些进口汽车到了海南,却被许多单位和个人倒卖出岛外,层层加码转手,恶性地涌入内地。

“周老板,你还不相信我嘛,”刘文斌一谈到捞钱,立马来了精气神,把胸脯拍得“噼噼啪啪”响,说道:“不是吹牛皮,哼,在南疆市还没有我打不通的关节、做不成的生意。”

“我听说了,你父亲前两个月已由副市长坐上了市长的宝座,”周老板亲热地拍着刘文斌的肩膀,毫不掩饰跟他拉关系的缘由,说道:“呵,兄弟,我当然相信你在南疆市的本事啦,不然,我会找你谈合作生意的事吗。”

“这汽车生意怎么做,你尽管说出来好了,”刘文斌其实对生意上的那些操作方式并不熟知,这方面倒是很需要周老板的指点。不过,他仍然显出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牛皮哄哄地说道:“只要你手上有汽车给我,我肯定有办法把它们搞出去啦。”

“嗯,很好。”周老板点着头,似乎又想起什么,说道:“不过,要做汽车生意,你必须先解决一个问题,这就是你要有一个可控制的公司渠道。而用你以前依靠的那个旅游公司商店的招牌来做汽车生意,我认为不是太合适哟。”

“你是说黄仁德吧?”刘文斌抿了一口茶水,不由地挠挠头,说道:“唉,他早没戏了。上两个月,就被单位免去了商店经理的职务啦。”

“哦,为什么呢?”

“他进了一批废旧彩电来卖,被工商方面查扣了。可这家伙却私下拿了对方的回扣,根本不敢和供货方打官司,结果把公家的生意做赔了,还能不被上面免职嘛。”

“如果是这样的话,”周老板思考了一下,郑重地说道:“我建议你先办一个自己的贸易公司,这样才能方便做汽车生意。”

“我出面办公司?这个嘛,怕不太好吧。”刘文斌知道一些政策,不无担忧地说道:“据我所知,今年5月23日中央文件已明文规定不允许领导干部的子女和配偶经商。我父亲现在是市长了,我要开公司,岂不是树大招风,自找麻烦吗?”

“自古商人以利为本。做买卖经商,风险与利润永远都是成正比的。风险越大,利润越大。你若想成为精于此道的商人,那就要有敢于冒险的勇气和胆量哟。”周老板通过解剖经商的根本,耐心地开导着刘文斌的思路:“文斌呀,做生意脑子一定要活呀。你知道吗,上面你有政策,下面我有对策。政策是死的,人是活的。亮着绿灯要往前走,遇着红灯绕着也要往前走。这才是真正的经商之道。”

“你的意思是说,来一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刘文斌领会了周老板这一番话的意思,说道:“我明白了。我不出面办公司,但我找一家公司来做生意。这样行吗?”

“对,就是这意思,”周老板赞许地笑了,说道:“要知道,如果没有一家可以掌控的公司,在经营过程的诸多环节上会有很多问题不好办呀。”

“周老板,”刘文斌觉得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便胸有成竹地说道:说道:“你放心好了,我会尽快解决这个问题的。”

陪着他俩闲坐在一旁的赵一萍,显得有些百无聊赖。她对他俩谈的生意经没多大兴趣,时而喝口茶水,时而瞧着餐厅里人来人去的情景。这时到了喝早茶的高峰时间,走进餐厅的人越来越多了,几乎所有的餐桌都被人坐满了。

上午九时,走出餐厅与周老板分手后,刘文斌和赵一萍坐上小车开出了桂江大酒店。不料,轿车上路没行多远,在街头前面的拐角处,竟然发生了意外:一个穿着红色上衣的姑娘骑着一辆26寸的女式自行车,不知怎么搞的,突然窜出来横挡在小车的前面,刘文斌来不及刹车,一下子把她撞倒在地。

“糟了,”刘文斌不由地喊了一声,赶紧开门下车,跑过去搀扶她,并急忙询问:“伤到哪了,要不要去医院?”

“我站不起来了,”红衣姑娘左手撑着地面,几次试图站起来都没成功,疼得她泪珠都快掉下来了,说道:“哎唷呀,我的右脚可能扭伤了。”

这时,赵一萍也从车里出来了。

“你在这帮我看着现场,等着交警来处理。”刘文斌对赵一萍说道。而后,他俯下身子把红衣姑娘横抱起来,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而去。

在市第一人民医院里,经X光拍片检查,外科医生对红衣姑娘的诊断是:右小腿骨折。不得已,刘文斌只好去办住院手续,又用轮椅把红衣姑娘送进了四楼骨科住院部,住进了九病房二十五床。刘文斌已经知道,红衣姑娘名叫林美娟,今年二十二岁,是市第六中学的音乐老师。

“真是对不起呀。”刘文斌坐在林美娟的病床前,表示歉意地安慰着她,说道:“不过,既然事已至此,你就好好住院养伤吧。我怎么能够通知到你的家人呢?”

“不用了,我家人都不在这里。”林美娟半坐半躺在病床上,轻轻地摇着头,说道:“我家是柳桂地区的。我不久前刚从省艺术学院师范系毕业,分配到六中当老师,这里就我一个人。”

“哦,是这样。你放心好了,那有空我会来照顾你的。”刘文斌长喘了一口气,心里如释重负一般,这毕竟减少了很多麻烦的事。接着,他很诚恳地说道:“医院里该办的手续我都办好了,你不用担心,就在这安心治腿好了。”

“嗯,好的。”

“那我先走了,我的小车和你的单车都还躺在大街上呢。我还得去处理这事呢。”刘文斌站起来跟她告辞,说道:“这样,我明天有空再来看你。”

“行,”林美娟平静地点点头,说道:“那你去忙吧。”

刘文斌似乎还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又吞回去了。他注视着林美娟那张秀丽的面庞,忽然间发现她那一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很清澈、很漂亮、很迷人,让他怦然心动。此刻,他无语地跟她挥挥手,转身走出了病房。

第二天,刘文斌没出车任务,呆在车队值班室里看报纸。整个下午的上班时间,他坐立不安,走来晃去,时不时地看手表。他的脑子里老是浮现出林美娟那楚楚可人的容貌,让他干什么都没心情。当下班铃声响过,他便急不可待地从单位赶往医院去看望林美娟。

这几年,刘文斌的口袋悄悄地鼓起来了。手里有钱的他,当然少不了经常在外面花天酒地,寻欢作乐。娱乐场所的舞厅没少去,认识的女孩子不可谓不多,可他还从来没有对哪一个姑娘真正动心过。他时常带着赵一萍出现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并对别人介绍说她是自己的女朋友,但他心里并不把这当回事。赵一萍的模样虽然长得相当漂亮,可他对她只有对小妹妹的那种友情和呵护。他们是在一个院子里长大的,算得上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玩伴。由于父辈之间的交情,他们之间虽然来往密切,却根本没有那种相爱的激情。而如今,他开始思念的却是另一个姑娘。他从来没有过这样内心冲动的感觉:想见到她,坐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久久地凝视着她如花的笑靥。他知道,自己是真的爱上了那个红衣姑娘了。“莫让乌云遮断月”,刘文斌终于锁定了追求爱情的目标,那就是林美娟。

在医院大门口对面的商店里,刘文斌买了一些奶粉之类的滋补品,还买了苹果和梨。他提着一个沉甸甸的大袋子,兴冲冲地走进医院外科大楼。

“呵,我来看你了。”刘文斌进了病房,见到了林美娟右小腿上缠着白色绷带正靠坐在病床上。他把手里的礼品堆在旁边的桌上,十分关切地问道:“你好点了吗?”

“谢谢你来看我,”林美娟见刘文斌提来这么多东西,便感激地说道:“你也太客气了,买这么多东西来,我都不好意思了。”

“嘿嘿,没事没事,养伤是很需要营养的。”刘文斌顺手拉过一个木凳坐了下来。这时,他抬头一瞧,发现另有一位戴着眼镜的姑娘站在病床旁边,于是问道:“这位是?”

“我来介绍一下,”林美娟指着这位姑娘,说道:“这是我的好朋友吴燕玲,也是我们学校的老师。”

“你好,吴老师,”刘文斌赶紧站起来,主动地与吴燕玲握了握手,说道:“小姓刘,叫我文斌吧,开车的。唉,昨天一不小心,把你的好朋友撞成这样,真是不好意思,多多包涵。”

“原来就是你把林老师撞成这样的呀,”吴燕玲将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道:“林老师如果残废了,那你可就罪不可赦了,非要你养活她一辈子不可。”

“哪能呢,医生说了,快的一、两个月,慢的不超过三个月,林老师就能恢复如初了。”刘文斌冲吴燕玲陪着一副笑脸,并接过她的话荏,认真地说道:“林老师如果站不起来,我保证按你说的,把她娶回家,养她一辈子。这样行吗,吴老师?”

“好,还是刘司机爽快,”吴燕玲偷瞟了林美娟一眼,朝刘文斌伸出右手小拇指,说道:“来,一言为定。”

“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刘文斌倒是很开心地笑了,用手勾住吴燕玲右手小拇指,爽快地说道:“好,一言为定。”

“哎哎哎,”林美娟闻言见状,双颊绯红,娇嗔地说道:“看你们俩在说什么呢,真是的。”

刘文斌和吴燕玲反倒都被她着急的样子逗乐了。此时,病房内飘荡着一种非常融洽的气氛。

“吴老师是教什么的?”刘文斌坐在林美娟面前,手里拿着一只苹果正在削皮,跟吴燕玲没话找话地套着近乎,问道:“也是教音乐、舞蹈的吗?”

“你看我像吗?”吴燕玲坐在病床的另一边看着他俩,说道:“呵,我教语文的。”

“难怪哟,”刘文斌故意长叹一声,恭维地说道:“哈,语文老师,难怪这么会说话。”

刘文斌削好一只苹果,递给林美娟。她推托不了,只好接过来拿在手里。

“我先走了,你们好朋友接着聊吧。”刘文斌站起来跟她俩告辞,说道:“林老师,改天我再来看你。”

1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