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流云传 西访昆仑 虎魄

徐务 收藏 3 75
导读:上古流云传 西访昆仑 虎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33/


也不知道三人睡了多久,先是有熊醒了,他看看旁边未醒的烈山和伤。却没见到无伤,于是四下寻找他,却发现他对着洞底的石头发呆。

“无伤,你在那做什么?”有熊问无伤说。

“这儿有画,我看不明白。”无伤头也不回仍旧盯着那石壁。

有熊一听来了兴趣,也凑上去瞧。发现果真是有些淡淡的印记,也不算太多,十七八个净都是些线条,圆圈和方块。

“呵呵,无伤,想不到你的眼力真好。我来这洞里多次却都没有发现这些呢!”

“哼!你人若是像我一样睡不着觉,又不能离开无所事事的在这鸟洞里待上一天一定能发现了!”无伤显然还在生闷气。

有熊怕碰钉子连忙闪人~

烈山听到了动静也即刻醒了。看了看伤情况,觉得他恢复的不错便把伤也唤醒了。

“大家都过来。”烈山主要是在叫无伤,他也知道无伤在生气还是少惹为妙。

等到四人聚拢坐下,烈山说道:“现在我们情况很是不好,这个地方我们也不能再逗留下去。伤,你把你知道的情况说来听听。我们商量一下下步该怎么应对。”

“知道了酋长。”伤点了点头开始说,“据我看来,最近三苗国里好像也发生了疫病。这次他们捉了我便是急着献祭瘟神,以求平安。而且他们好像是举国而出,看来要对我国不利。”

“我们国里人都分散去找解药,要是被他们撞上都难逃毒手。必须集中起来才是上策。可是若我现在回去解药又无法寻找,这两面都不能耽搁叫我如何是好?”陷入了两难的烈山痛苦的皱紧了眉头。

有熊想了想,说道:“为今之计,只有我们分头行事。一路前往求药,一路回去示警,让你们国里的人避开三苗国人的锋芒才是。”

烈山听了之后低头思索,点头应道:“也只能如此了。”又转头问无伤,“无伤,你怎么想?”

“我只要跟着烈山大哥!”无伤说这话时非常坚定,一付大义凛然不容否定的样子。

烈山听了,看着无伤苦笑不已……

之后烈山定计,决定自己和无伤仍去寻药;而伤带着有熊回国招集部众。

烈山望着气宇不凡的有熊,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想倒把兄弟你也卷了进来,真是对不住了。”

“大哥见外了,杀三苗人我也有份。他们不仁我也不义,反正我以后也不知道该走去哪里。”

烈山又把伤单独拉到了一边,严肃的对伤说道:“你回国之后,先找人去通知一下姬国人。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如今三苗势大决不能再让他们横行下去了。等到你们把国人召回之后将病人都藏入圣地,我回国之前决不能与三苗人主动交战。若万不得已……”这时烈山犹豫了一下,“你可以放弃圣地!违令者斩!”

“酋长,圣地不能不保啊!不然你就……”伤闻言大急,连忙劝阻。

“不必多言,当初老酋长传位于我。要我让国人幸福的生活下去。如今却成了这个模样,内忧外患何来半点幸福。是我无能置国人于水火之中。但我只要尚有余息定然争抗到底!这次只要国人都能熬过去就一定等来好日子。我做不做酋长又有何妨?”

烈山顿了一顿忽然疠声说道:“你若是敢违背我意,私领人马与三苗人硬捍我定不轻饶于你!”

“是,酋长。”伤见无法挽回不再多言。

烈山望了一眼不远处的有熊,放低声音对伤说道“还有,有熊乃是了不起的人物。你一定要给我好好待他,若是他愿意加入我国必为栋梁之材。切切……”

伤点头称是。

烈山眼光果然是高明。只是后来事与愿违,机缘巧合之下有熊成了姬国的新酋长,之后更是带领姬国人百战百胜。终于成了我华夏文明的开宗之祖。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且说四人计议已定下到山脚,大家分手在既。烈山从他的皮囊里翻出了一些树根,吩咐伤和有熊都各自己吃些说是可以抵御疫疠。然后又交待了认别之法,以便回国让其他人服用。无伤也凑上去看看,发现正是第一次见到烈山时他拿着大嚼的那种树根。

无伤看着这根觉得很是眼熟,忽然想起从前在杂志上见到预防流感的草药图片于是大声说道:“这不就是板兰根嘛!”

烈山三人齐齐望着无伤一时无语……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四人虽是依依不舍终究还是按着计议各奔东西而去。

***********

暂不说有熊和伤,将如何惊险穿越三苗领地。

先看看烈山和无伤两人漫漫西行所遇的奇事。

由于这两天事发突然,耽搁不少时间,烈山路赶得颇急。只是苦了无伤,为了能跟得上他不得不一心一意盯着烈山。再也不像从前那样游山玩水般的遐逸。奇怪的是一路上奇虫怪兽乃至虎豹熊罴似乎全都转了性,居然都难得一见,偶尔露一小头也转眼不见。

无伤也在心里琢磨:莫非它们当真怕了烈山?

这一日两人来到了一处谷地,烈山设法捉了只野兔。刚刚生火烧好,正想大吃一顿。突然天色一暗,无伤心想:莫非有雨?抬头看天险些惊掉了下巴。只见满天的化蛇从山谷顶上滑翔而下,摭天蔽日恐怕少说也有千只……

那一众化蛇下到谷中空地摆成阵势,把烈山和无伤团团围在了当中。

无伤苦笑着对烈山说道:“大哥你这只兔子烧得未免太香,引来这么多食客……只是怕不够它们打牙祭了。”

烈山听无伤现在还在这里胡扯心想:“你小子反正不怕,倒还有心思开我的玩笑!”

原本虫鸣鸟叫的谷地,现在静的只听见泉水叮咚,烈山手里紧握石斧,掌心也禁不住汗湿了。

正不知道如何是好,一黑一白两只巨型的化蛇走了出来。

无伤闪身挡在烈山前面大声问道:“你们想要怎样?”

“不要误会,我们没有恶意。”那只黑色的化蛇对无伤解释说。

“嘿,摆这么大的场面,难道请我们吃饭?”

“你先别急,等我把事情说完,事情是如此如此……”

烈山在一边见无伤居然通晓兽语,惊讶之大丝毫不比刚才这些化蛇从天而降更差。

等到无伤将化蛇王(这是那条白色化蛇自己说的)话翻译过来才知道。当初自己在蔓渠山杀的那只马腹,曾经杀了化蛇王的妻小四口。

化蛇王虽想报仇,可是那只马腹实力颇强而且善于在林中穿梭。所以化蛇王每每领了手下群起而攻总是不得要领。一不小心还折了些兄弟进去。这只马腹就愈发的猖狂起来。幸得烈山来后才终于给它们报了大仇。化蛇王觉得无以为报所以带领手下一路上驱虎逐熊,暗暗护送烈山至此,也算略尽心意。

烈山听完放下了心,不禁大笑:“哈哈,难怪一路之上这么太平,大王美意烈山心领了。只是大王为何今日才现身相见?”

无伤把烈山的话翻给化蛇王听,化蛇王说:“我等本不待出来相见,只是一来再往前便出了我等领地再不能相送。二来你们谷中所焚之尸忽然息数活了,其中更有一个煞气冲天。我等不敢靠近,又怕与你们不利故而前来相告。”

烈山听到这里脸色凝重起来,对化蛇王说道:“大王对我姜国大恩,烈山铭记于心,只可惜现在身无长物无以为报。今日愿代举国上下与大王等歃血为盟,互为唇齿。不知大王意下如何?”

化蛇王听完,毫不犹豫点头答应:“固所愿也。”

烈山乃以斧划破左手,化蛇亦划破左足掌,三击其掌而后相握。血混而凝以喻不可分也。

化蛇王又吐出一颗紫珠,说道:“此珠名曰:‘滚’。今赠于你以为信物。”

烈山则从囊中寻出一块扁圆的黄色宝石,只见其中有股流光自在转动,果然非是凡品。

化蛇王惊道:“此宝可是‘虎魄’?(注)”

烈山笑道:“大王好眼力,正是那只马腹所遗之物。”

礼毕,烈山对化蛇王说:“如此喜事本当相庆,只是我身有要事。不能与大王久叙,还请大王见谅。”

化蛇王道:“今既为兄弟手足,何必以小事绪怀?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我等去也!”

“来日方长,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化蛇王一声叱呼振翅而去。其后千余化蛇也跟着走了,眨眼间飞了个干净。

这些千余条化蛇方才聚在一起竟没有半点骚动,更是让烈山暗暗称奇。

“恭喜大哥,得此强援。”无伤高兴的说。

“我真该谢你才对,我发现自从遇上你之后我的运气越来越好了。说不定我国里的疫病真有转机。”烈山真心的感谢无伤。今天若不是他,说不定还会和化蛇动起手来。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呵呵,看来我还不算太废物了。”无伤终于帮烈山做了点事情开心的笑了起来。

“谁敢说你没用?我第一个不饶他,哈哈。”烈山心情舒畅也是大笑不已。


注:此‘虎魄’非彼‘琥珀’也。传说真正强大的老虎死后魂魄会凝结成石,而不是松香经过地质变迁形成的化石。而且据说琥珀也是因为形似虎魄才得名的。所以是先有虎魄而后有琥珀,现在只怕少有人认得了。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