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二十六章 余波

六指君1 收藏 36 111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二十六章 余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北平伪市政府前。

“号外!号外!”一个小报童飞扬着手里的一份报纸,眉飞色舞地大声喊道:“昨日拂晓德国撕毁《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突然进攻苏联,苏德战争爆发!

城外驻军一辆满载炸药的‘皇军’军车,昨日被‘锄奸团’盗走!快来看今天的重大新闻,国内国际的都有……”

“给我来一份报纸!”邓海公压了压帽沿,递上去几个毫子,拿过报纸后正要转身离去,却又停下来对卖报童低声说道:“小孩,从明天起日本人要上街抓流浪童工,你和你的同伴这些天都不要出来卖报纸!”

“真的么?”报童的脸色迅速神色变得惶恐起来。

见状,邓海公轻微摇摇头,拿着报纸迅速离开了。

小木屋内,邓海公将报纸摊开,对王良说道:“这次小鬼子可要得意了,他们的盟国终于对苏联下手了。”

王良半天没有作声,世界反法西斯的局势严峻,德意志在欧洲势如破竹,按照这个局势发展下去,世界很快要被他们瓜分掉了。

“给司令部发报!”邓海公打断王良的沉思,略一犹豫,正色说道:“第二批去绥远接受培训的‘锄奸团’骨干分子两天后上路,给军分区搞来的军费也一并送到。”

王良忍不住看了看邓海公,自从买了一台机床之后,平津地下组织的经费就所剩无几了,还哪来的经费?!

至于“锄奸团”后来派人潜入天津,敲诈那个大汉奸温四珍的事情(天津伪市长),却反而差点吃了大亏。

大汉奸温四珍为了向日本人献忠心,居然不要儿子了!日伪特务、邪教道门连日来的搜捕和通缉,既把整个平津地区被搅得乌烟瘴气,也逼得“锄奸团”不敢露面。

“现在还没有到手,不过马上快了!”邓海公有些尴尬地解释道。

“好!”王良点点头,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因为两小组之间分工不同、为了保密防止叛徒出卖,所以除了政治教育以外,两个小组之间互不干涉、互不探听情报。

第二天,邓海公再次来到了昨天卖报的那条大街上,找了一个茶馆慢慢地喝茶。

等了个把小时,那个报童非常听话地没有出来卖报,这使得一些行人在脚步匆匆之际,又不断地四处观望、寻找卖报童。毕竟,对于苏德战争这种大事情,没有人不会不关注的!

邓海公可没有像旁人那样左盼右顾地寻找卖报童,因为万里之外的欧洲战场的战事邓海公已经大体知道了。

这个时候最新的消息是“美国已经决定援助苏联”!而这个绝密消息来源于“锄奸团”在平津地区的伪政府高层内应(这是刘云所没有料到的,“锄奸团”真的能搞到大情报)!

又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一队武装车队迅速接近。在车队的中间是一辆日本产大鼻子小轿车。考虑到已经进入了安全地带,前后车上护卫鬼子兵大多松懈下来,一些鬼子下级军官甚至站在车上,恣意调笑街上路过的“花姑娘”。

“不错、不错!”邓海公看着汽车车头上飘着的太阳旗由远而近,嘴角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嘲笑,“没料到居然能炸到一个鬼子高级军官!”

为了策划这次行动并顺利完成,邓海公等人首先在日伪军警的眼皮子底下,半偷半抢地搞到了一辆装满炸弹的鬼子军车!接着又秘密进行了三次模拟演习,最后还将这条街上有可能妨碍行动的小摊点、乞丐、按时通过的公交车等,暗中清理、放倒了。

在街道的一侧,几个“修路工人”迅速丢下手中的洋镐,进入一条小巷子,在街道一侧的一栋小房子上,几个年轻人默默地注视着小汽车,手里拿着电起爆炸弹,起爆手因为有些紧张,而以至于下意识地紧紧捏着电匣子不放。

“轰”的一声巨响,一股巨大的气浪猛然间向街道四周蔓延,支离破碎的高级小轿车翻滚着飞上了半空中,转了几个圈后又“哗啦”一声重重地砸落在地上,一股硝烟冲天而起。

爆炸发生后,整个街面上安静了大约一秒钟,紧接着又是一片惊呼声,街上的行人乱哄哄地狂奔回避,店铺也纷纷关门大吉。

文海浑身是血,从一辆受到了爆炸余波的运兵卡车内爬出来,嘴角喷着血沫,用变了调的声音喊道:“快点救助将军阁下……”

谁也没有想到,这次挨炸的对象,正是从张家口临时赶回来,奉命前来参加华北方面军多田俊司令官作战会议的渡边——驻蒙军混成第二旅团的旅团长,

“哼!”邓海公面色不屑,又抿着嘴巴吐了一口口水,给老板丢下几个毫子,转身走了。

爆炸的余音过去后,鬼子的护卫车队顿时一片混乱,灰头土脸的鬼子兵拼命叫喊着、手忙脚乱地布置阵地,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大队荷枪实弹的伪警察、鬼子宪兵乘坐汽车赶到,迅速在附近实施戒严,并且挨家挨户地寻找目击证人。

十分钟后,在北平城内再次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一辆满载着炸药的鬼子卡车猛冲入北平伪市政府(司机用石块压住了油门,然后自己跳车),强大的冲击波瞬间将半个市政府掀掉了,爆炸的气浪甚至将伪职员的半裸尸体抛出几百米以外。

没等日伪特务、军警反应过来,十分钟后,一枚威力强大的炸弹再次在伪“华北商会”的门前爆炸,紧接着,第四次爆炸发生在“重工机械制造株式会社”的门前。

接二连三的爆炸让整个北平市的日伪军警疲于奔命,宪兵队、警察局几乎要翻天了。大批日伪军开着汽车上街实行全城解严,并且开始派兵封锁城门,除了严禁街上有行人出没以外,还禁止任何人出入城。

但是城内三番两次的连续爆炸,已经导致了整个局面的失控。日伪统治下老百姓脆弱的心崩溃了,除了引发的大骚乱以外,还使得一些饥寒交迫的人趁机大肆抢劫。

“天津联合银行”北平分行的门前,在惊慌失措的人群中,邓海公穿着笔挺西装,带着两个高大的“锄奸团”队员,大力扒开拦在身前逃难的人群,迅速冲入银行内。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银行内就传来了密集的枪声。十几分钟后,一辆小汽车从银行的正门猛冲了出来。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小汽车上挤了五个人,而这其中多出来的两个是混入银行的内应。

有特别通行证的银行汽车在向城外疾驰而去,沿路的日伪军据点看到车头上的标志后,纷纷放行。

银行的小汽车刚刚开出城外,几辆军车拉着大批鬼子宪兵接管了军警的哨卡,并且马上封锁哨所,绝对禁止任何人进出,哪怕有司令部的特别出入证也不行。

北平城的野外。

“这次你们弄了多少钱?”王良最关心这个。

撇开抢来的钱不谈,这次只给司令部弄到了一台功能简单的小机床,不知道兵工厂那帮家伙能不能看得上眼!

“我也不知道有多少,反正很多!”邓海公搬起一个金属箱子,“稀里哗啦”地倒出大量银元,又指着车内的几个箱子说道:“那个里面的都是金砖。”

“啊?!”王良倒吸了一口气,这么多?!

#

绥南兵工厂,试炮禁区。

贺高兰等兵工厂骨干和司令部几个干部正在试射新式抛射弹。

空地上,一个武器试射手拿着一个足有一米长、怪模怪样的抛射弹。在指挥员口令的指挥下,试射手微微地翘起炮口、瞄准了五十米外的一块铁板。

“嘭”的一声巨响后,发射阵地烟雾弥漫,扑面而来的激射尾流几乎喷了那个试射手一身,不过烟雾散去后,试射手侥幸没有被灼伤。

紧接着又是“轰”的一声巨响,五十米外试验用的钢板被轻易击穿了,融口处有通红的铁水滴落下来,几个年轻的技术员飞快地跑上去测量数据。

“这是我们兵工厂试制出的新式抛射弹!可以用手拿着发射。”贺高兰搓搓双手,笑着说道:“新研制了两种战斗部,一种是破甲战斗部、一种是杀伤战斗部。”

刘云看着远处的钢板,忍不住偷偷地对贺高兰竖起了大拇指。

实际上这枚威力强大的抛射弹,已经不能称为抛射弹了,而是接近于二战时期德国大范围制造的破甲利器——“铁拳”,一种简单、高效的无后坐力小炮!

兵工厂终于长大了,在装备的研制方面,他们有了自己的主见和发展目标。

看着贺高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刘云突然想到一个紧要的问题,从远处收回目光,紧盯着贺高兰问道:“产量大不大?”

包头的鬼子骑兵集团已经加快了换装战车,并且正在进行小范围的战车战术演练,一旦小鬼子完成编制换装,恐怕这一记重锤就会向绥南区砸下来。

“产量暂时不大!”贺高兰的脸色迅速变得沮丧起来,“兵工厂的车床陈旧、功能单一,每个月保守估计只能造三枚这样的抛射弹……”

贺高兰看到指挥部的干部大多面带失望,又马上补充道:“再安排人加班加点,估计可以增加到五枚以上。”

这种空心装药的破甲抛射弹极消耗材料,而且工艺复杂,一个月能有五枚就不错了!

戴仙兵也考虑到了材料问题,思索了片刻摇摇头,对贺高兰笑着反问道:“鬼子的战车师团会每次派三辆机甲车来送死吗?既然已经有枪榴弹了,就无需再在破甲上空费心思!现在还不如多制造一些迫击炮、步兵炮炮弹。”

贺高兰想了想,“哦”地应了一声后就准备离开,刘云及时喊道:“贺厂长请留步!”

“司令员还有什么指示?”贺高兰转身问道。

刘云又看了看远处那块试验用的钢板,问道:“破甲抛射弹的数据是多少?”

“暂时还没有统计出准确的数据!”贺高兰想了想,又肯定地说道:“但是喷出来的金属射流最少也有一米左右!”

“啊?!”李信忍不住站了起来,惊讶地问道:“你们这样搞不得!这要浪费多少炸药?”

“话可不能这么说!”刘云笑着接过李信的话头,“破甲枪榴弹的威力总是有限度的,一旦鬼子加强了战车的装甲和反弹设计,我们的枪榴弹可就不管用了!”

现在的历史已经发生了改变,不排除鬼子开始设计、小范围地制造新式坦克(小鬼子没有能力大范围地换装它们的陆上装甲,否则它的海军就完了)!

“不行!”李信固执地摇摇头,“这样搞不得,我们在山区的火药作坊可禁不起这么折腾。”

“这样吧!”李远强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这种大威力破甲抛射弹继续进行研制,但是不进行列装,你们兵工厂主要进行杀伤抛射弹的生产。”

这个折中的办法让刘云也不好说什么,沉思了几秒钟还是点头答应了。

#

绥远军分区司令部。

小五今天的心情很好,因为他所说的“德国侵略苏联”这件事情居然真地发生了,司令员也真的兑现了奖金——几块根据地造的肥皂。

“平津地区发来告捷电报。”小五拿着电报大声地念道:“我‘锄奸团’在平津地区第一次开展行动,就取得了极大成果!缴获大量财物、炸死了张家口的第二混成旅团渡边少将、杀死了天津‘市长’的儿子……

渡边被炸死后,日伪之间产生了不信任感,一些伪官员被日军宪兵队传讯……

我平津地区的地下组织短期内发展了两百余名会员,经过党部的仔细挑选,准备发展十三名积极分子入党……

第二批‘锄奸团’成员共四十名,不日即将回到根据地接受培训,除了携带巨款前来以外,还带来了一部机床……”

“不错、不错!第二批前来培训的人手已经扩大了一倍,欠傅作Y的钱也可以还掉了。”刘云点点头,又笑着对小五吩咐道:“根据地急需大量的技术、医学、经济管理人才,让他们多注意一点,如果有机会就发展成为我们的会员、送回绥远。”

“司令员,林西区发来电报!”一个参谋快步走到刘云的身前,大声念道:“……接到平西分区的调令,我部准备对伪满洲帝国的第五军管区发起牵制性攻击,但是我部主力向平西靠拢后,却发现指定的地域并不是山区,而日军摩步化部队却可以迅速对我形成威胁……”

电文不长,但是意思只有一个,林西部队不宜进行牵制战,并且不宜向平原地区发展,否则有被机动性很强的鬼子咬住不放的危险。

刘云顿时沉默了,这份电报的署名只有诸葛同,也就是说,这是诸葛同私下里发过来的。

“回电!”刘云思索了片刻,“部队必须坚决执行上级安排的命令!但是指挥官可以根据战场的形式做出最合适的安排。”

这个时候可不能随便乱出主意打乱中央的步骤,在“ZF”学习中,绥远分区虽然取得了特权,但是“动员组”依旧在部队和地方上开展工作!一旦被“动员组”向延安参上一本“山头主义”,恐怕十个刘云也会死翘翘。

“司令员,可以让绥南主力部队的一部先行结束休整,辖基干团的全部,昼伏夜出北上进行牵制性攻击,以支援林西部队。”钟天祥站起来,郑重地说道:“况且华北的抗日形势已经越来越险峻,从政治上来说,进行一场攻坚战势在必行!”

指挥部内的李远强、李信、戴仙兵都有些迟疑,自从绥南部队参与了清水的战斗、派出了第三先遣队后,实力至今还没有恢复,主力部队正以连为单位分散在绥南各地进行休整。

“不行!”刘云摇头,正色说道:“部队要服从大局这句话不假,但是部队不能为了所谓得政治目的而打仗!”

如果真的打下了县城,除了部队会遭受重大损失以外,还会将其他地方的日伪军主力吸引过来,按照历史的发展,冈村宁次即将接任多田俊,万一冈村这老鬼子为了稳定外蒙边境,使得历史上的“五一大扫荡”随之改变地点……

总之,绥远分区可挡不住日伪军铺天盖地的、长时间的进攻,这是刘云绝对不想要的结局!

军分区激烈的争论还没有结束,“动员组”文质彬彬的卓安盛就过来了,一干参谋们纷纷知趣地自己回避。

“同志们!”卓安盛满脸严肃地看了看军分区的干部们,“现在开会!”

刘云拿着茶壶、一个笔记本,跟在李远强的身后,进入一间小会议室,不动声色的脸色下,心里却在骂娘,这一场会议下来,恐怕不到晚上零点钟,他们那帮人是不会宣布散场的!

而“动员组”自己却大搞车轮战,组长、副组长、协调员轮番“轰炸”绥远指挥部的干部。

进入会场后,按照惯例,军分区的干部们首先会被要求进行深刻的自我检讨,然后再进行互相揭发,最后根据各自的“错误”,再作出相应的“补救”措施。

不能自我反省、不能交待问题的、或者态度恶劣的,就会被长时间地扣押在这里。

而这长达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的类似于羁绊的开会,会导致一些干部的情绪失控,在战争期间,对于出生入死的军人来说,他们的脾气大多是一点就燃,一旦语言不合就会造成双方严重的冲突!

果然,开会没多久,在外面的值班参谋就听到了黄青海拍桌子的声音,好像在说什么“老子当过土匪又咋啦,没我们这帮土匪,你们甭想坐在这里”这句犯禁的话,紧接着,又传来“哗啦”一声,好像桌子被人掀翻了。

第二天,黄青海因为扰乱学习会场、掀翻桌子一事被停职,跟着黄青海一起遭殃的还有几个好心帮腔的干部。

虽然绥远分区取得了“ZF”运动的特权,但是历史依旧带着巨大的惯性,按照他原来的脚步发展!

在整个绥远区,不管是部队上还是地方上,陆续有干部被集中起来参加学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