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起步 二十一

七夕214 收藏 10 248
导读:转折1927 起步 二十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


铜矿和铁矿还可以通过黄石、大冶慢慢积累。可是,煤就难找了。即使能够通过暗地里的渠道买到一些煤,但湖北不产煤,这种购买会是非常的艰难并且量也很少,随着今后工厂逐渐扩大生产,煤的缺口只会越来越大。

资金方面也有着较大的缺口,设备需要更新、购买的方面还不算,现在光买原料的预算,就已经把那些没收的财产差不多用完了,还好多数只是定金,不然,现在恐怕资金就见底了。即使这样,以后交货也总需要付款,付款后,根据地的资金运作还怎么进行?现在设备还不齐全,加上很多陈旧的设备必须进行更新,可以预料,缺口还会更大。

在工人方面也遇上了难题,现在熟练工人极少,常靠部队的战士过来帮忙,那是不现实的,建设阶段可以临时从权,毕竟技术要求不高,但一旦开展生产了,对生产技术要求是非常高的,如果还靠战士们临时帮忙,那样只会造成产量的波动不定以及产品品质的下降。

听完两人的汇报,李锦江吓了一跳,自己也就两天没有过来,就有了这么多的问题。虽然这些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能够和湖北省委联系上,这些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工人问题,湖北省委完全可以从武汉给自己找;资金问题,相信可以通过与商人进行合作解决。上午才偷听完那些商人谈话,李锦江对这个问题根本就不觉得是问题;原料上,那也要看看湖北省委的能力如何。

即使湖北省委没有这个能力给自己弄原料,小量解决应该是没有问题的,铁、铜不用担心,黄石、长冶那边还能够弄得到,就是煤,也可以从武汉高价购买,从湖南萍乡煤矿、山西等地隐蔽购买。

这些量虽然不大,但足以保证一定的生产量。而且,初期在没有大规模的战役的时候,自己打的将是特种作战,以自己的部队水平,缴获绝对要比消耗的大。至于以后受到敌人重视的大规模围攻,李锦江下一步的打算也正要解决这个问题。

解决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发动游击作战。只要根据地能够巩固了,政府开始正常运作,那么李锦江就打算抽回各村的工作组,只保留乡一级的驻守工作组,然后派出大量小分队到各地联络当地党组织,成立游击队开展游击战争。

等各地普遍开展游击战争之后,红安、麻城受到围攻的几率就将呈几何级数的下降。而且通过各游击区的建立,可以逐步将根据地范围扩大,就如当年1927至1932年我党发展的模式,可以非常隐秘的扩大自己的力量。

但和当年不同的是,现在自己的武装力量,已经不是那种打不起大城市的武装力量了。自己所擅长的,就是进攻,越是气象条件复杂、越是地形条件复杂,就对自己越为有利。而且,只要有了一定的弹药量供应,哪怕不是足额的,不是完全精良得和自己携带来的一样的,自己也足可以发挥出极大的打击能力,将敌人一一消灭在运动、甚至集结当中。

这些想法,李锦江只是和张卫详细谈过了,他没有对周福财和李耀昌说明,只是让周福财和李耀昌不要再考虑这种问题,专心搞好工厂的建设,尤其是要尽快把设备调试好,缺什么设备也尽快报告上来。

或许是李锦江那充满自信的模样感染了他们,两人不再担心这些问题,兴致勃勃的带着李锦江详细参观了整个厂区建设的情况,一个一个设备车间的走过去,与连夜挑灯大干的工人们一一聊了聊家常。

随后,李锦江着重询问了56式冲锋枪的研究情况,虽然这项任务布置了还不到五天的时间,但李锦江恨不得立即就把它研究出来。但李锦江万万没有想到,四天过去了,周福财居然还没有启动那些研究计划,现在所有的人手都还在忙着进行工厂的全面安装建设,李锦江交待的那些为了研究,必须先行安装使用的机床也没有优先进行安装调试。

这就是周福财和李耀昌两人合作的结果。李耀昌认为当前最重要的是弹药的生产;周福财学的是工业管理,但是他毕竟只是大学本科,也没有什么实际工作经验,对于科研没有产生足够的重视。于是,李锦江布置的就被两人认为是次要工作搁置了。

这让李锦江很恼火,但也不好责怪他们,毕竟看他们的模样,这几天在这儿恐怕劳心劳力绝对不是少的,只要说上几句重的,很容易就会打击他们的积极性。看来,自己以后还是要多过来转转了,就当自己在这边打工吧。李锦江在心中暗暗想道。不过,自己在这儿打工的工钱怎么算呢?

想到打工,李锦江忽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广州起义失败后,有一名党内的虎将,他因为广州起义的失败,在共产国际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而后,被迫游离在党外,长期在欧洲的一些国家靠打工等手段艰难度日。即使这样,这位先驱仍然不能改变其信仰,为了共产主义矢志不移。

193X年,在中华遭受到外敌入侵后,他毅然归国,担任了党领导的一支部队的领导职务,肩负起重要的责任。最后,由于与政委的分歧,他没能实际领导部队,在部队因为别人错误的命令遭受重大损失,他本人也被敌人俘虏,经历了敌人良好的待遇引诱,高官厚禄招降等一系列事件后,他仍然重新申请入党,不改其志,最终牺牲在归队的路途中。

这位共和国的先行者所遭受的种种磨难,李锦江以前也曾为之唏嘘不已。现在,莫名的,历史让自己出现在这个年代,那么,肯定是让自己担负起改变历史的责任!

那么自己要不要更正这个错误呢?答案是肯定!和李耀昌他们吃过晚饭后,李锦江当即回到营房去,布置战士到香港去寻找这位将军。

按照历史,1928年春,中华GC党广东省省委将在香港召开广州起义善后工作会议。这次会议上,黎立山等人在极左思想影响下,片面追究个人责任,实施惩罚主义,诬陷叶艇表现消极、“政治动摇”等等。而后不久,接中华GC党组织的通知,叶艇被迫赴苏俄联休养治病,接受公产国际的一系列错误批判。

此刻,按照历史来看,叶艇肯定在香港。

只不过,李锦江也知道,作为一个国际港口,重要的中转城市,此刻的香港,早就已经是一个繁华的大都市。要在一个陌生的大都市里,找到一个习惯搞秘密工作的GC党员,无疑是难如登天的。

如果这个时候已经和湖北省委联系上就好了!抱着遗憾,李锦江回到了军部,却没有想到,这里有着一份惊喜在等着他。

轻手轻脚的,一踏入指挥部,李锦江险些吓了一跳。只见参谋长姚立江、各师师长、副师长、政委、参谋李志强、宁河、莫天闻、陈向升等,几乎十七军有头有脸的人全到齐了。一大堆人正在指挥帐篷中围成一圈,情报处处长即原来的侦察连副连长马彪正在给大家解说着什么。

李锦江第一反应是,自己今天出去的事情肯定被姚立江上纲上线,众人正在商量着怎么教训自己。而后,看到大家居然没有注意到自己,有些奇怪,仔细一听之下,不禁大喜过望。

当下,李锦江出声打断了马彪的话:“你说那里有黄麻特委所有成员,和湖北省省委主要成员,这是真的吗?”

大家的目光立即向李锦江看了过去,一看之下,目光当中不禁都带上了不解、奇怪、疑问、滑稽、甚至……可笑!轰的一声,不知道谁首先笑了起来,然后,大家都笑了,甚至几个平时和李锦江就很好的,更是笑得前仰后翻,让李锦江茫然不知怎么回事。

终于,李锦江看到自己身上的这一身“行头”,他自己也不禁哑然失笑。自己这一身确实也和自己平日的形象差得太远了,看惯了平日严肃、服装整洁的自己,现在的这一身破旧工人装扮,又浑身尘土的,也难怪大家发笑。

于是李锦江连忙告了个罪,赶紧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上了自己的军装。出来时大家还围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远远听过去就知道是在说自己。李锦江也毫不惭愧,走过去在自己的位置坐下,当即向马彪询问道:“你说关押了黄麻特委、湖北省委成员,是怎么回事?”

马彪于是从8日晚情报处的行动开始,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完整的下来。原来是个别党员经受不住考验,心理上崩溃后,在情报处的审问下将所有的一切供了出来。当李锦江听到这里,眼中不自觉的射出一股寒芒。

自己害怕,那是正常心理,是自己的事情。但是出卖同志就不是自己的事了,那叫做叛徒!李锦江对叛徒是极端的痛恨的。过去,我党的组织有着良好的群众基础,大部分同志都隐蔽得很好。可以说,他们坚持敌后工作,直到新中华的解放是没有问题的!可是,由于叛徒的出卖,我们不知道有多少同志,就这样倒在了敌人的屠刀之下。张卫的祖父一辈就有一个是因为叛徒的出卖,结果年仅20余岁就牺牲了。

于是在李锦江的坚持并亲自主持之下,黄麻特委、湖北省委的一群人经受了一次两天的忠诚的考验。这两天里,李锦江哪里都没有去,除了和张卫、徐炳权、李炳等人商量,对根据地的政权组织模式进行调整外,就是盯着这场被国外敌对势力称为“第一次党内清洗”的忠诚考验。

在李锦江的督促下,战士们运用心理战及测谎仪,在仅2天的时间里,通过引诱、威迫、恐吓等方法,先后有4名叛徒被李锦江“人为”的产生了。这让李锦江很满意。虽然没有用上一些极端的心理手段和肉体刑,但这两天的考验也是极其严酷的,黄麻特委、湖北省委以及工农革命军鄂东军的战士们共有42人,42人只有4人叛变,还算是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

11日上午,武光浩被人叫醒了。他睁开眼睛,第一次看到了屋内不再是一片漆黑,阳光从窗外射入房内,可以看到空无一物的房间里,还是有不少的灰尘浮游着……生命是那么的美好!

武光浩深深的吸了一口早晨清新的空气,这或许是自己还能够看到太阳的最后一天了吧!他在心中想到。过了两三天(全是黑的房子里,没有参照,无法察觉时间的长短)漆黑的生活,忽然却又给自己看到阳光了,这意味着什么,可想而知。

他从来就不指望自己编的那些东西能够蒙混过去。那些东西特委经过了统一,但湖北省委的人可没有统一过,鄂东军的战士们也没有要求过统一口径。各人不一的回答,敌人会相信就怪了。而且,自己人当中已经出现了叛徒。从他们那些人放给自己听的东西来看,自己的职务,其他同志的职务,敌人都已经一清二楚。

只要敌人清楚自己的身份,那么,自己还想能够活着出去吗?

答案是否定的。对于这么一个心腹大患,敌人早就想除之而后快了。只是可惜了这鄂东的一片革命形势,革命陷入低谷势不可免。

莫名的,武光浩想到了那支难以分辨的队伍。今天这场会议,就是因为那支队伍而开的,可以说,如果没有那支队伍,就不会有这么多革命同志落入敌人的魔爪当中。可是,武光浩却无法对那支部队兴起任何一点责备或怨恨,反而有了一股莫名的寄托。

以后就只能靠你们了!武光浩在心中想到。

这时,李锦江走了进来,客气的请他出去。湖北省委、黄麻特委、鄂东工农革命军游击队的一干人等,李锦江安排了十七军从上到下包括李锦江在内的所有领导干部,一一对应着去请他们出来。

因为历史上对武光浩有着比较大的评价,尤其是在游击战的组织方面,武光浩创造出了“昼伏夜动,远袭近止,声东击西,绕南进北”的游击战术,李锦江对之也是比较赞赏的。于是,武光浩就成了李锦江负责的同志。

走出房子,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庞大的军营的一角。房子都是新建的,相互之间错落有致,虽然密集但不显得零乱,没有拥挤的感觉。旁边的房子也有同志走了出来。和自己一样,人身自由没有受到限制,也没有受过刑的样子,后面也无一例外的跟着一个人。

众人慢慢汇集在一起,有些同志对着武光浩使了眼色,后面跟着的那些人手上都没有武器,自己人这边也没有人的人身自由被限制了,如果……

武光浩有些意动,但是,敌人会没有准备的就这样放自己出来吗?答案是否定的。武光浩使了个眼色,意思是看看敌人的军火库在哪里,到时候抢到了枪,即使逃不出去,也可以拼上几个。

然而,一走过几间房子,眼前豁然开朗,居然已经走出了这一片新房子区,眼前是一块比较大的空地,空地中央还搭有一个很大的台子。此刻,空地上已经密密麻麻的坐满了人。周围还有持枪警戒的人,看着他们走出来,那些人的眼光都看了过来。

最好的时机浪费掉了,没有机会了!这就是刑场,是自己牺牲的地方!心情激荡、有些神游物外的武光浩再次忽略了战士的服装——那身他这几天一直观察着,熟悉之极的迷彩服。

但是,震天的掌声惊醒了武光浩。眼前“绿”压压的人群正在使劲的鼓掌,身边那名“敌人”正客气的对自己说:“武光浩同志,请这边坐!”

同志!武光浩看了看周围穿着迷彩服进行警戒的战士,猛地恍然大悟:这不就是自己一直在观察的那支队伍吗!这不就是自己的队伍吗!斜对面那是一个临时搭起来的台子,台子上面还挂有横幅,上面写着“欢迎湖北省委、黄麻特委、鄂东军的同志”。

由死到生的经历、看到同志的惊喜,让武光浩忘掉了一切不快。他看了看周围,有些同志还有些茫然不知所措,显然一下没有适应过来。武光浩大声的说道:“同志们,大家不要慌!这是我们的队伍,自己的队伍!”

……

接下来,事件的发展就按照着李锦江的预想,顺利的开展着。省委、黄麻特委、鄂东军的党员战士共计38人,他们与十七军的战士顺利的“会师”;省委、黄麻特委、鄂东军的党员战士推选出了代表,给十七军的战士讲述了在敌后开展工作的日子,讲述了游击作战期间的艰苦,讲述了敌人的残忍和狠毒,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给这些来自于2012年的战士真切的上了一课。

2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