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30/


天空中突然电闪雷鸣!到处都咆哮着让人害怕的声音,飞机颠簸的越来越厉害,似乎随时有坠机的可能!

“怎么回事!”我大喊着向驾驶舱奔去…

驾驶室内的仪表好象是不听使唤的蚂蚱一样,指针到处跳来跳去!

驾驶员正努力地稳着方向,但似乎并不尽如人意!

然而窗外的情景更是让我大吃一惊,外面云彩的颜色在闪电的光芒下竟然放射着紫色的光芒…

“上校,看来我们必须在这里迫降了。”驾驶员向我说到。

“现在我们还没有飞出俄罗斯,看能不能与俄罗斯军方取得联系!”

这时李丹和其他人也向驾驶舱走来了。

“怎么了!”李丹说道:“我们能平安降落吗?”

“不行啊,我们无法与任何一方取得联系,没办法了,看来我们必须采取紧急迫降了。”驾驶员在做完最后的努力后说道。

就在话音尚未消落时,一道闪电从正前方的云层里蹦出,在紫云下面闪烁着奇异的光彩向机身劈来…

奇异的光一直在眼前闪烁着,不知过了多久…飞机的速度越来越快,意识也越来越模糊,许多人出现在眼前,熟悉的、不熟悉的,仿佛穿越前世的感觉。我早已不知自己是在天上还是在地上…

“川,你醒醒~”

我努力地睁开眼睛,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眼前…

“你是雅倪还是李丹?”我用尽所有的力气说完后便晕了过去。

又过了不知多久,我再次醒来,头还是昏昏沉沉的,就和吃了过量的安眠药一样。我向周围看去,原来大家都平安。

“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问道。

李丹来到我身边对我说道:“你来看!”

这时,我才开始注意我们乘坐的飞机,伤痕累累,浑身上下找不到一块好皮,然而,飞机周围的树和草却完好无损。

一个问号在我脑海里出现:我们是怎么降落的?

我迅速站了起来向飞机货舱里跑去…

“天!哪块石板不见了!”我大呼到:“你们谁最先醒来?”

“是我!”驾驶员说到:“不可否认我们都曾经陷入到昏迷的状态,但是,我发誓,我的头脑非常清晰,说实话我并没有感觉到过飞机是坠落或是降落到这里的,我醒来后,它已经这个样子了,仿佛早就在这里了!更奇怪的是,飞机的仪表工作一切正常,唯一不正常的就是我们竟然不能接收到哪怕是很微弱的一点信号。”

“这里还是俄罗斯吗?”我问到。

“应该还在俄罗斯境内!以飞机的速度及我们之前飞行的时间,它根本不可能达到蒙古的。”

“你醒来后发现有其他人到过飞机这里吗?”我向驾驶员问到。

“没有,这点我很肯定!”

我看着货舱里之前摆放石板的地方进入了思考:莫非和那块石块有关!想到这里,我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表,时间指在下午的4点正,我心里十分清楚,我们必须赶在天黑前搞清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和其他相关的一些状况。

“李丹,给我召集所有人来,有些事情必须要讲了!”我对李丹说道:“我对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和情况并不是很乐观!”

所有人都静静地围着我,似乎大家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峻性...

“没有人想问问我们为什么在这里,这里又上哪里?飞机又是怎么降落到这里的吗?”

所有人都摇了摇头。

李丹说道:“肯定应该在俄罗斯的!”

“是的!”我肯定的点点头,然后又继续说道:“我抱歉的说一下,伊万总统让我们带给总司令的那块石板不翼而飞了!”

说到这里,大家都面面相嘘:“怎么会不见的,这里是一望无垠的草原,何况是那么大和重的石板,它总不可能凭空消失吧!”

“的确”我看了看驾驶员说道:“你去看看我们的导航系统还能否正常工作!”

驾驶员连忙向飞机里面跑去,我又转过身对其他人说:“大家要有作最坏打算的心里准备!”

“不会吧!”部分人似乎并不以为然。

“什么不会!我只能告诉你一点,现在这世界上还有一些东西是科学无法解释的!”我指了指自己说到:“我就亲身经历过这些事!”

这时驾驶员已经从驾驶舱里回来了:“天...我的导航系统一点信号也收不到!而且飞机的电力储备已经降到了最低点,恐怕今天晚上无法给机舱提供足够的电力了!”

“这样!大家将飞机上能带的野外生存物品都带上,还有将枪随身携带,别忘了带上指南针!然后我们去找公路!”

“找公路干嘛?”有人不解地问到。

“因为今天我们如果在这里的话,可能过不了这夜,今晚会下雪的!”

“下雪!”

“恩,大家看那边。”我向大概是东边的位置指去:“这是俄罗斯才特有的气象现象,这是‘雪之子’”

在我所指的天空中出现了预兆下雪的‘雪之子’现象。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天气现象正和我所想象的一样,越来越差!我们一直向着西边走着,与其说我们在躲避恶劣天气的到来,还不如说我们在追赶太阳的尾迹...

“我们这样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啊,我感的越来越冷了!”李丹说道。

我将李丹身上的背包挎在自己身上后对她说道:“放心,地球是圆的!”

笑容又恢复到了她脸上:“什么时候了,你还有空开这个玩笑!”

“注意,前面有人!”走在最前面的警卫员突然喊到。

正好这时我们已经正走到了一片小树林旁,于是我们迅速地躲到了树后。

一队牵着马的人随后便出现在了我眼前:穿着着奇怪的服饰,很明显他们正在向什么地方运着什么物品,因为后面有四匹马拉着一辆大马车!也许他们也发现了即将出现的糟糕的天气,于是也在树林边停了下来,靠的近了,我也能看清他们的脸了,可能他们是蒙俄边境的人吧,我想到。而就在这时,他们其中的一个人说话了,虽然我听的并不是很清楚,但我敢肯定,那决不是俄罗斯语,反而到像是汉语,是的,准确的说应该是某个地方的汉语方言。

我慢慢地向他们靠近…

他们当中似乎是领头的那个人不知说了什么,其他人便紧张地跑到大马车旁去检查着,看的出来这里运的一定是相当贵重的物品了!

说话当中,其中一人爬上了马车,将遮住马车的油纸扯开,一块石板出现在我眼前——这不就是从飞机机舱里不翼而飞的那块石板吗!

李丹注意到了这一切,慢慢地来到我身边,将手压在腰间的枪套上,看样子是准备掏枪了。我一边拉住了李丹的手,一边转过身对其他人打起了手语:大家都不能妄动,我们跟着他们,一定要注意隐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