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潜入 第三章 利剑出鞘 [1]

usemax 收藏 2 36
导读:秘密潜入 第三章 利剑出鞘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88/


9月14日5时,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天还没破晓,经朝鲜人民军海军部特殊改装的“鲨鱼”级沿海轻型侦察潜艇,悄悄地离开朝鲜东海岸的退潮基地,开始执行渗透任务。

该潜艇长32.5米,宽3.7米,下潜时最大行使速度12节,正沿着朝鲜半岛东岸,直向目的地破浪前进。副艇长金石虎中尉穿着粘糊糊的黑色雨衣,站在半圆形的小舰桥上。潜艇前甲板每次往下沉的时候,温暖的墨绿色水花就向他迎面打来。向前方望过去,依稀可见手握望远镜仔细观察的监视哨。目光伸展,起伏的山恋愈来愈远。

他意识到他们正在偷偷潜行到敌人的虎穴---不入虎穴,焉虎子!除了这种莫名的异常激动的感觉以外,他的心情就和这湿暖、粘稠的海风没什么两样。

黑黝黝的远山联结着漆黑如墨,微泛着红晕的夜空,倒映在波光嶙嶙的海面。真是一望无际,静谧的黑夜变得漫长而又沉闷,

说到此次秘密潜入任务,无名的悲壮令他难以言表。1994年距离现在并不是很遥远,但那一年对朝鲜人民军海军来说,却是刻骨铭心的痛!也是一样型号的轻型潜艇,也是一样年轻的水兵。因为怀着对最高领袖的无限忠诚,因为怀着对祖国统一的坚定信念,永远的藏身于海底。其后的一年多来,再也没有举世瞩目、令人振奋的渗透行动。山水相连的朝鲜半岛啊,为何要遭受血与火的洗礼?究竟要多少英勇的朝鲜儿女为你的统一、为你的尊严而血战!

潜艇刺破海水,轻轻地将它分割开来,两道翻滚的白色浪花迤逦于艇尾。他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艇长钟勇久短促的话语:

“任务很简单,顺着这条航线进去,然后再顺着它返回。”钟勇久拍了拍正仔细察看航海图的石虎,道:“老伙计,不要总是盯着它看嘛。这次任务,就像过年出趟家门走亲戚,出门拜年,然后回家接着过日子,简单,非常简单嘛。”

石虎顺着那条航线看去:哪里是什么简单?他可没艇长似的那份轻松心情,出门,进门?开玩笑!人民军侦察局参谋处最新绘制的海图上清晰地标出了这一海域的海水深度,那些封住所有出入口的南韩反潜舰艇及密密麻麻的水雷可不是过年燃放的鞭炮。

按照原定计划,这次出航的最初航向是直扑日本----但随即将潜入海中,转而驶向南韩。如此地大费一番周折,可以看出本次任务的不同寻常。

现在站在舰桥上,随着潜艇的起伏。他仍然可以感受到,艇长钟勇久用手指敲击海图的声音-----此次任务的目的地南韩江原道江陵市。那声音之轻、之响足以令这位老潜艇兵引起内心的波澜。如果运气一如先前那样特别好,或许真的如钟勇久所言:像过年出趟家门走亲戚,出门拜年,然后回家接着过日子!简单,的确很简单。如果真的一切顺利,那将是一次令人惬意的秘密潜入。但谁又能肯定会一切顺利呢?老马尚且有失蹄的时候,更何况是面对武装到牙齿,装备着世界最先进武器的敌人!

永远不要轻视敌人的力量,更不要低估自己的力量!

最高领袖的话尤在耳畔轰鸣,只有天知道艇长哪来的这份轻松。但艇长有一句话是说对了:的确是出趟远门,尽管是不请而至,但走访一下远方的亲戚,打声招呼,给他一次突然的惊喜总还是没错的。

“嘿嘿嘿嘿----简单,的确简单。”

石虎忍不住笑了起来。现在,这条孤零零的小潜艇独自远离祖国,如同一段架在火炉上的烤香肠,就着泛着银光的启明星在黑暗中前进----无所畏惧的勇士们,抬头看看那颗最亮的星星吧,它是最高领袖的化身,在它的指引下,我们将战无不胜!

这句话常常被挂在老水兵的嘴上,它是年轻水兵抗拒内心恐惧的精神武器。现在,他们将再次启航,与那些操纵着精良武器,将天空和海洋围得尤如铁桶一般,武装到牙齿的庞大敌军作战!这种光景让金石虎兴奋得不知所措。这也是一种愚蠢而莫名的感情吧,却是他此时内心真实的感情。

这种感情,就如同老虎锁定捕猎目标,发起最后致命的一扑般,体内的热血不停的翻涌----哎,这对一位久历战阵的老潜艇兵而言,显然是不合适宜的冲动!

想到此,他的眼前再次浮现出钟勇久叼着烟卷的那副满不在乎的邋遢样。艇长总是在他们面前显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险情,他总是流露出这副令人不放心的样子。算起来,共和国的水兵中有几个是这副鬼样的,真是不多见。但不管怎么说,他依旧当着潜艇指挥官,依旧过着颇受人非议的单身生活----或许是因为曾得到最高领袖金正日将军亲自颁发的勋章的关系吧?反正看起来任何事都不放在心头上。谁知道呢?不可否认,人民军海军潜艇兵是最受祖国人民瞩目的,先不论优越的物质条件,一旦安全的回到祖国,迎接他们的将是鲜花的海洋。金光闪闪的荣誉勋章自不在话下,如众星捧月般成为英雄人物,也不是不可能。那么多漂亮女孩子都向艇长悄悄地传递着爱情的信息,但人家还是那副德性,难怪很多人都将他视为不可救要的怪物!好在钟勇久绝对忠诚于最高领袖,尤其高素质的军事技能令许多人不敢忘记或忽视他。

一根专门特供的香烟燃起点点的火苗,站在指挥室内的钟勇久正劲头十足地抽着,平时他只能抽劣质的一种没有过滤嘴的香烟。只有在出勤时才能过足烟瘾,外号叫“猪头”的潜艇舵手李光素正靠着艇壁大口的咀嚼着肉罐头,那副吃相颇令人担心。所有的一切都是一级供应,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令人满意,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令人兴奋。

只有一样让人看了不高兴。军衔最高的金东源上校正吐得一塌糊涂,极其恼人的坐在那里哼哼唧唧。只有天知道上面为什么会派这个家伙到潜艇上来,而且还是一位军衔高得吓人的高级军官,水兵们都忙得自顾自己的工作,侍候上校的工作只好辛苦那3位特种部队侦察小组的人了。

“窝囊废!”

钟勇久极其解气地看了一眼金东源,暗自嘀咕了一句。

他极为珍惜地抿着嘴唇吸完最后一口,直烫得他嗤牙咧嘴时,才扔掉了烟头。时间过得很快,估计快到了,他顺着扶梯爬了上去。

清爽的风中夹着腥味的海风扑面吹来,他站在那里任凭海水吹打,通过望远镜,远处模糊可见如同小小的爬虫般俯卧的日本列岛。过了这片海域潜艇就要下潜了,离开祖国的海域不免令这位多次执行渗透任务的他有点伤怀。他冲着那片岛屿吐了一口吐沫,就着天空那轮月牙,划出一条漂亮地弧线落入了海水中。

“艇长,前方就是朝日海上军事分界线了。”

观测兵指着远处报告,钟勇久再次做了一个深呼吸,才下令道:

“准备下潜!”

“是,准备下潜!下潜,下潜,下潜。”

已进入指挥室的副艇长石虎接到命令后随即重复命令。整条艇上,到处响彻着金石虎迫切的声音。随后跟进的钟勇久,一边抖落粘在身上的海水,一边平静的发布下一个命令:

“打开测量仪!”

“是,打开测量仪。”

“平速下潜!”

“下潜平速。”

甲板猛地向前一跃,即而将艇首往水里俯冲过去。

“报告各方面情况!”

“是,各方面报告情况。”

哗哗的海水伴随着最后一名航信士官的入艇而断止。他把舱门随手“砰”的关上,抓住圆柄拧了几下,海水淋得他满身都是。

“吃水深度!”

“吃水深度10---15---20---30----”

“压力!”

“报告艇长,压力正常。”

“给总部发报,‘海狼’号已于9月14日,18时调头准备进入南韩海域!”

潜艇的艇身正用大仰角潜入海中,它既像一只被挑逗的狗熊,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嗡嗡”声,又像一头有生命的海兽,正在大口地喘息着;正在擦脸的石虎顿时感到明显的压力在不停地挤压他的耳膜。过了片刻,就听到艇长大声吼道:

“增压!”

“增压器增压完毕。”

“保持潜艇的水平潜航!”

“水平潜航。”

潜艇的航速逐渐开始放慢,懒散地往水里钻,并不时的发出“咣朗咣朗”地触水声。

钟勇久摇摇晃晃地扶着艇壁,朝着向前倾斜的甲板,走进驾驶室。在闪烁着的蓝色小灯下,水平舵手镇定自若掌着大舵轮,不时的用眼角的余光扫向深度表。谁都明白,从这一刻起,“海狼”将准备穿梭于敌人的海域。

“声纳,注意观察!”

“声纳正常。”

新交班的值班军官那清晰而有力的声音,不时的传入耳内。对此,钟勇久习惯性的耸了耸肩并摸出一根香烟点燃----和大多数烟鬼一样,他总是自口袋里摸出香烟,而不是整包拿出后抽取一根。对于这一小小的吝啬,艇内的潜艇兵总是侧脸窃笑。

此时,在潜艇的尾舱里传来一群水兵们正兴高采烈的打着扑克的声音。这本来是被严加禁止的,但又有谁会在乎这些呢?这里原本是鱼雷舱,但经过特殊的改装,减小了面积,增加了人员,里面堆满了军用物资,枪支弹药被牢牢地固定着。谁能想象一艘没有安装鱼雷的潜艇将执行如此重大的渗透任务,如果遇到敌人的驱逐舰、反潜舰艇怎么办?

祖国的需要就是一切!

祖国的积贫弱小不等于没有强大的国防!

或许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少为祖国献身的勇气!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