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十三骑 漫漫旅途 潜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6/


车厢里垫褥铺得很厚,很暖和,按理来说是轮不着一个女奴睡在里面的,可不知道为什么,那三个“主人”身份的男子偏偏都要睡在外面。

凯瑟琳躺在车厢里,心中思潮起伏。就这么一会儿,自己就从一个威名远扬的女大盗变成了低贱的奴隶,这个变化真是让人一时无法接受。想起今夜发生的事情,她一时惊惧,一时悔恨,一时诧异,一时愤怒,翻来覆去地挨到半夜,却如何睡得着?

凯瑟琳坐了起来,凑到车窗口偷偷向外观看,只见那三个人围在篝火边上睡得甚熟,甚至那几匹马也是立在那里垂着头一动不动。她心想:“今日算自己倒霉,闯荡了三、四年了,一向自由自在的,没想到此刻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天幸这三个家伙都睡着了,何不趁此时冒险逃走?若是带到了天明,就决计难以脱身了。对,赶紧逃吧!”

凯瑟琳心念一定,慢慢地打开车门,蹑手蹑足地从车上下来。

“对了,我的剑还在那个赵庆手中……”凯瑟琳有些犹豫了。如果将剑取回来,又怕不小心弄醒了那三个该死的“主人”。那位司柏倒没什么,只是赵庆箭术实在是太厉害了,现在想起当时那两箭还心有余悸。还有那个王随,真让人捉摸不透,也不知道他真是个怕死无用的人,还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不过这小子只要有赵庆一半的本领,同时和两人动手自己就绝对讨不了好去。但那把短剑虽不是什么绝世宝剑,却也是父亲临死前交付给自己的遗物,如何能就此失却了?

凯瑟琳踯躅了片晌,决定还是冒险一试。她很自信自己能取回短剑而不会让他们发觉,因为她拿手的三件本领就是剑法、闪电魔法和潜行术,而她最得意的就是这潜行术。自己的潜行术就算不是登峰造极,也是少有人能比了。要知道这种可怕的魔法基本可以算是禁忌魔法的一种,它虽然不需要很大的魔力,但是却不易破解,能学习这种魔法的人非常少,它是需要空间天赋作为后盾的。在自己的闯荡生涯中,这项魔法多次被使用,从未失手,没有被任何人察觉过。甚至自己曾做过试验,用这潜行术潜步走到一只正准备捕鼠的黑猫面前,轻而易举地捉住了它,而那只猫在被捉住之前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凯瑟琳轻轻闭上了眼睛,施展起魔法来。她默默地吟唱着咒语,陡地一道光辉弥漫四周,随后她身边尺许空间好像发生了一股振荡,那些光辉就在振荡中消失不见。她的身体变得轻飘飘的,连她自己也感觉不到体重了,整个人仿佛变成了一缕青烟,好像来一阵大风就能将她吹跑似的。如果旁边有人看到这一幕,就会惊奇地发现凯瑟琳的整个身体慢慢变得透明,并且还在逐渐消失,最终和周围的树木景致完全融合在一起,再也看不到了。潜行术的功能就是将施术者本人体重变得极轻,并将自己身体与周围的环境结合起来,合为一体,比如化为山上的一块石头,水旁的一蓬植物等等,实体仍然存在,只是在他人眼里变成了其他东西。说简单一些就是扭曲光线,使别人的视线绕过眼前施展潜行术的人而看见他后面的东西,这样施术者在人们眼里就仿佛隐形了。

“这三个人总不可能比猫还机敏吧!”凯瑟琳得意地笑了笑,但为了安全起见,她还是采用一般人的办法,高抬脚,轻落步,悄悄慢慢地一步步向三人走去。她轻轻走到赵庆身边,却见自己的那柄短剑正放在他的右手边。

凯瑟琳屏住呼吸,缓缓地伸出手向短剑摸去,紧张的心儿好像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

赵庆忽然伸个懒腰,说了几句梦话。

凯瑟琳大吃一惊,急忙缩手,只觉得喉咙发干,那颗心“砰、砰”剧烈地跳个不停,背上直吓出了一身冷汗。她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过了好一会,不见有何动静,才慢慢放下心来,再度将手伸了过去。

“美人儿,想做什么啊?”

凯瑟琳惊得几乎跳了起来,急回头看去,却见那王随侧躺在地上,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我……”凯瑟琳面红耳赤,一时无言以对,正慌乱间,却发现赵庆也在眯缝着眼睛带着嘲弄的眼神看着她,而且他的右手还握在腰间那“阔剑”的柄上。她急中生智,忙道:“我看看火怎么样了,是不是需要加些柴……”

王随长长地打了个哈欠,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不用了,美人儿,回去好好睡觉吧……”

“是……主人……”凯瑟琳连忙答应道。

王随嘟嘟囔囔着翻了个身,顿时鼾声再起。

赵庆也闭上了眼睛继续睡觉,好像真相信了她的谎言。

司柏大叔却睡得正甜,一直没有醒,鼻息如雷,仿佛沉醉在梦乡之中,对外界一无所觉。

凯瑟琳不敢稍有耽搁,急急忙忙回到了车厢里躺倒,心兀自在狂跳不已。

“好险啊……他们是被我弄醒了,还是根本没有睡着?他们是不是在试探我?不会啊,他们不可能一整夜都不睡的。难道真是我弄醒的?可我的动作已经很轻了啊?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人,我的潜行术为什么会在他们面前毫无作用,他们难道比猫还要机警得多?但他们是怎么看到我的啊?!……我的剑是决不能丢弃在他们手中的!可是……如果硬行抢夺的话,就算短剑在手,自己能是他们两个的对手么?看他们俩腰间的那阔剑,又宽又长,看起来相当的沉重,显然一般人根本挥舞不动的,难道他们两个还都是用剑的高手?……唉……看样子今夜看样子是逃不掉了,难道明天真的要和他们一起走么?怎么办啊,求求您,伟大的波塞冬大神,请您告诉我该怎么办啊?!”凯瑟琳躺在那里翻来覆去地胡思乱想,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