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 第四章 秋日 第四章 秋日 第四节

帝俊缔结 收藏 3 25
导读:《苍狼》 第四章 秋日 第四章 秋日 第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2/


第四章 秋日 第四节





看着那三人渐行渐远,霍去病终不发一言。赵破奴斗胆看他一眼,只见他脸色发青,显然是气得不轻。赵破奴也很生气:难得票姚校尉这般礼贤下士,李敢非但不领情,竟然那么跩!他刚才所作所为,简直是对票姚校尉的极大侮辱!他敢大刺刺的漠视票姚校尉,这不就是拿着大手搧期门军的脸么?于是,赵破奴大骂起来:“不就是‘飞将军’李广的儿子么,也敢来这里耍横!校尉,待属下们去收拾他,也好让他知道他李敢是那根葱!”


“走,回去!”霍去病的话杂着一股冷风,光听就让别人打寒颤,再加上他眼神冰冷,更把众人看得心里身上全都冷嗖嗖的,再没人敢轻举妄动。说完,他率先拨转马头,抛下众人,自顾自的策马狂奔。赵破奴愣了:今儿的冠军侯怎么跟往常差那么多?他向来不是有气敢任,有气必出么?那么骄傲自尊的一个血性汉子,他怎么咽得下这口窝囊气?赵破奴越想越想不明白,他只能挥手叫剩下的三人跟上。赵破奴哪里知道,他看到的只是表面文章,却不知文章底下的戏。


此刻的霍去病只管疯了一般的狂奔,任风尖利的刮打面皮。年轻的他是真气极了!不为李敢的无礼,而是李敢背后代表的那股旧势力!他李敢寸功未立,是不算什么东西,不过是陇西旧贵族,侥幸躲过秦汉之乱延续至今。虽然他父亲李广的名头响亮,箭术惊人,被匈奴人俘虏过又逃了回来,但对匈奴打了一辈子的仗,还没见过胜利有几回。但他们就是英雄,毫无道理的就可以睥睨众生!


多少年了?好像从姨母卫子夫被皇帝宠信的那一刻起,那些世袭的门阀贵胄就用异样的眼神看待卫霍两家,好像他们是不堪入目的脏东西,只要存在,便是对大汉帝国的玷污。那些花腔花调的文官武将们,最先只懂得在朝堂上慷慨激昂的大放厥词,一待上战场,不是被打得丢盔弃甲喊爹叫娘,就是白白害死一批又一批大汉的大好男儿;再回到朝堂时,他们就变了个模样,就只懂得鼓吹匈奴人是“天之骄子胜不得”的歪理,力主皇帝嫁了一个又一个女人,陪送一批又一批的丰厚嫁妆,以换取苟活。可这群躲在女人背后苟延残喘之辈竟然还有骄傲的资本!只因为他们或是开国元勋之后,或是历经秦汉混战而保留下来的六国旧贵族,仅凭这点,他们操控舆论,肆意贬低那些真正在为国家买命出血的军人!舅舅成功的打破匈奴人不可战胜的神话,又浴血奋战那么多年,不惜一次次的出生入死,为的就是让大汉子民免受匈奴的侵扰掠夺,拼死保卫大汉帝国的最大利益!这些混帐家伙不但不额首称赞,反倒阴阳怪气的在背后说什么“卫青不败,乃苍天护之幸之”一类的混话,以为这样的胜利不过是天上掉下的陷饼,砸到谁的头上谁走运!到他霍去病被封为冠军侯时,那伙人表面上是不说什么了,但看到他们撇着嘴,翘着鼻孔,白眼斜看卫霍两家时,这种无声的蔑视就更激怒霍去病!


然而霍去病最生气的是,对于这种恶意的蔑视,他不能“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是的,霍卫一族能够飞升到今天的地步,最初确实是沾了姨母卫子夫的光,这也是霍卫两家最被朝臣士人所垢的地方。那些人在背地里蔑视他们,固然带有浓厚的嫉妒心态,所以才会眼中有钉,不辩是非。尽管走过贵贱两极的舅舅时时叮咛自己要忍,用事实说话,证明他们配得上皇帝的恩宠;然票姚校尉毕竟才十八岁,血脉里的血要比而立之年的舅舅涌动得快,也炙热得多。且大汉朝的男儿皆有血性,爱惜自个的名誉多胜于生命,敢辱己者必杀之!那李敢的父亲李广,不就是因为闲赋在家其间,被一介小小霸陵尉按例拒入城门,后来他重掌军权,便找借口将那个秉公办事的霸陵尉诱至军中杀死。霍去病也可以这样做的,然霍去病在有血性的同时又格外的骄傲,他从来就不肯假借别人之手击退任何一方的攻击——更不愿阴手害人!所以他气呀,气到不知该怎么才好!


这种愤怒的情绪延伸到骏马“骝紫”的身上,它配合着主人的暴怒,由郊外到城内,由草地到长街,一路乱踢乱踏。长安城内的八条主街每一条宽约45米,两旁植树,分之为三,中间宽阔的大道是御道,乃皇帝专用,两旁稍窄的行道才归平民和官吏使用。现在霍去病就是在行道上纵马狂奔,那些闲庭信步的百姓惶恐万分,慌不择路的四散躲避,于是,挑担的撞翻了背菜的,骑马的踏平了推车的,菜叶子,瓜果儿,撒了一地,滚了一地。


一个背着包袱的老人很不幸,在闪躲中被拌倒,眼睁睁的看着黑骏马往自己的头上踏过来。这时,紧跟在他身旁的女孩扑到他身上,想为他挡过这一劫。当混浊的泪水从他的眼角流出来时,他诧异的发现,“哒哒”的马蹄声没有了,自己皮肉无伤,忙又看女孩,除了晕过去之外,就是膝盖处的裙裾沾染上血色,想是那儿被擦伤了。仰头上望,他只看到一位俊美非凡,气度高贵的青年校尉从马上下来:“老人家,伤着了没?”


老人茫然的摇摇头,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活着,但看到女孩还压在他身上,就想扶起她。然而老人毕竟老了,兼之才受过惊吓,哪扶得起。那校尉主动抱开女孩,还未及说什么,又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校尉皱起眉头,他没有来得及说话,来人就欣喜的叫到:“票姚校尉在这儿!”


原来是赵破奴等人,他们在后边死赶活赶,总算追上霍去病。霍去病还未及申斥他们,花梗却讶意万分的大喊道:“爹,你,你怎么在这?”


众人都有些吃惊,只见花梗赶紧下马,跑向那老人,后来大家才想到,这老人是他的继父。在花梗的扶持下,老人颤悠悠的站起来,答道:“我来长安有点事,你妹妹和我一快来,顺便想来看看你,没想到——”说到这里,老人不由自主的望一眼霍去病,霍去病还抱着女孩,就像抱着一只小猫一样,他丝毫感觉不到这柔弱娇小的女孩有何重量。


别人的反应赵破奴可不管,当他听到老人说到这,就明白校尉怀里的女孩就是花蕾。一时想起花梗说过,他妹妹在村里算是个美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也为了应证自己当初对这女孩的评价,赵破奴忙越过票姚校尉的肩窥视花蕾。花蕾正缓缓醒来,那又浓又密、又弯又黑的长睫毛轻轻抖动了一下,潜伏在那帘幕之下的光辉便闪闪烁烁的流动出来。如果说大多数美人的眼睛会说话,那么这双眼睛就是花蕊上的露珠,它幽幽的散发芬芳,一如荡涤灵魂的春风。她的美,全不在于美得有多高贵优雅,美得有多惊世骇俗,或是美得有多灿烂夺目;她只是像氤氲(就是空气)般自然的存在,那份洁净,那份柔婉,甚至那过于苍白的脸色,都只是蓓蕾上润滑细腻的花瓣,让你不得不屏息静气,期盼她一点一点的舒展。然花蕾看清抱着她的人是霍去病时,一下子羞红了脸。当那些红晕在白合花般的脸颊里层层晕染扩散之时,赵破奴竟然有这么一种冲动:恨不得把自个的脸贴在那娇嫩的花瓣上柔柔摩挲——不是想占有她,只是想在不亵渎她的情况下亲近她……


赵破奴被自己的想法吓得目瞪口呆:还说不亵渎她,有这种想法就是亵渎!他生怕自己的龌龊心思被人窥之,忙狼狈的左顾右盼,却发现徐自为、卫山双目沉醉,和自己一般无二。再望望周围,凡能看到花蕾的脸的人,不分男女,亦不分老幼,皆是心晃神动,估计也和他有一样的念头。赵破奴暗暗心惊,目光瞟向冠军侯,可惜只看到他的背影和一只红红的耳朵。一刹那,赵破奴不由得想到:莫非,素来不将女人放在眼里的冠军侯也把持不住了?


当他有机会看到冠军侯的脸时,只见冠军侯已经颜色复旧,正平静的吩咐他赵破奴去找马车,陪同花梗将其继父和妹妹送到落脚之处。


马车找来了,霍去病亲自将花蕾抱进车内,他细心的将女孩安顿好,这才退出来。碍于旁人,女孩心内有话说不得,又不敢正视冠军侯,只在霍去病下车时,飞快的瞟他的背影。不曾想,霍去病的目光正在等着她,四目相撞时,也正是冠军侯笑时。那笑,一如雨前的阳光,灿烂而短促。随后,他留下的只有背影。


目送一行人远去,霍去病也上了马。这一次,他不再狂奔,只是缓辔而行。这件意外事故让霍去病冷静下来,回头再思量李敢事件,他已没有原先那般狂怒。


记得刘彻曾经说过:希望他霍去病永远是一只高飞长空的鹞鹰,强悍,自尊,坚韧;只有风雨畏惧于它,它绝不可能屈居风雨之下——一句话,就是要他霍去病成为别人不可能成为的人!


他可以成为那样的人!他霍去病可不是躺在安乐窝里醉春风的人,只要匈奴一天不被驱逐殆尽,他这只鹞鹰就绝无栖息之日!到那时,他不只是让李敢和那些旧贵族们哑口无言!他还要李敢心甘情愿的投奔到他的手下!甘愿追随在他左右,听他差遣!


是的,真有血性的大汉男儿,不是凭一时的意气强制于人,当是凭超凡的能力屈人于己!


霍去病仰望苍穹,信心满怀,他知道,他能!


然他没有想到的是,刚才马踏长街的一幕,却被两双眼睛怀着不同的心情,从不同的地方窥视得一清二楚。




[注明:李广公报私仇杀害秉公办事的霸陵尉一事,见于司马迁的《史记,李广列传》。有兴趣者,可自去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