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中国最后一次内战 第一部:暗 斗 第十三回、导演斩首行动田旱谷攫全部权力 延缓总统选举进民党推法理台独

科学教育出版社 收藏 0 6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8/


■第十三回、导演斩首行动田旱谷攫全部权力

 延缓总统选举进民党推法理台独


公元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月夜下的台北市异常地安谧与平静,绝大多数市民都沉浸在梦乡之中。凌晨二时许,凯达格兰大道的总统府附近突然响起了一片密集的枪声。爆豆般的凄怆射击声撕裂了黎明前的寂静。稍有军事经验的人能够听出那是美国产的M-16自动步枪与大陆五六式自动步枪相互射击的声音。凌晨二时二十分左右,所有的枪声都停止了,一切又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沉寂下来。

驻扎在距离总统府两个街区楚旺路军营内、台军新编山地旅的少将旅长邰祖德在枪响的同时就被营区的警报声惊醒。两分钟后值班参谋李旺兴推开了旅长寝室的房门,并口述了山地旅散布在总统府附近暗哨刚刚发回的、关于总统府发生枪战的报告。五分钟内,数百辆装甲车与轻型坦克车便轰隆隆地发动起来,按着多次预演的不同路线驶进市区。从开始听到枪响不到二十分钟内,在旅长邰祖德率领下已将总统府四周的街道围了个水泄不通。全副武装、身穿迷彩服的士兵们动作熟练地下了车,以总统府为中心,布置成三道人墙与一道装甲车辆的警戒线。旅长邰祖德在参谋人员的陪同下,来到了总统府的大门前。可奇怪的是总统卫队长张广益亲自在门口挡了驾。邰祖德觉得自己拱卫总统的责任重大,一把推开了张广益,打算硬闯进去。没想到张广益身后十几个总统卫队的卫士竟横眉立目地将枪口指向山地旅的军人们,邰祖德警卫排的士兵们也举起了手中的M-16自动步枪,双方相互冷峻对视的目光与枪口幽蓝的反光刹时制造了一片肃杀之气。

这时只见田旱谷的秘书童芷江与韦丛幽匆匆从总统府大门跑了出来,他们告诉邰祖德,总统命令他率领部队在外围警戒、等候下一步的指令。双方的士兵这才将相互瞄准的枪口放了下来。童芷江还说:对台湾领导人的斩首行动的不明国别的特种部队已经被总统府守卫部队彻底解决!总统现在正在秘密实施转移,待到达新的办公地点后,总统马上要对全体人民发表重要文告。邰祖德最终并未能进入到总统府内察看军情,他只能默默无言地站在总统府的大门外,等待上司的命令。就在这时,十几辆救护车也鸣着尖锐的响笛开到了总统府的门前,士兵们忙着发动军车为他们让开一片停车的场所。不一会儿,鼻子比狗还灵的媒体记者也开着大小不同、品牌各异的车辆赶了过来。一些好事的市民也睡眼惺松地围扰过来看热闹,总统府前开始有些混乱起来。

邰祖德看着救护人员从总统府内抬出了十几具担架,大部分担架上是一个个黑色的装尸袋。也有担架上没使用装尸袋,几个身着迷彩服、满身鲜血的青年一动不动地躺在上面。在昏暗的路灯下,邰祖德忽然看到一个担架上左胸前战斗服被炸开一个大洞、血染担架的青年人将反压在身下的左手抽了出来,然后垂在了担架的一旁。这个不被人注意的动作使邰祖德吃了一个大惊:凭多年军人的知识与经验,一个在这样的位置、这种伤势的伤员既使不立即死亡,也是进入高度昏迷而丧失了一切意识。根本不可能为躺得更舒适而做出如此动作的!难道是……他不敢继续往下想下去,只能望着远去的担架一个人在那里发呆。仅仅几个小时的功夫,台湾的政治气氛就变成了一个将要点燃的火药桶。不知道总统府受到攻击的消息是如何这样快传到进民党基层组织,亦或是这些基层领导人未卜先知?总之他们这次办事效率高得出奇,上午七时许,台北、台东、高雄、嘉义、台南、彰化、新竹、宜兰的近百万绿营民众就走上了街头。在进民党的绿色旗帜号召下,群众的情绪十分高昂。他们呼喊着各式各样反对海峡对岸人民的口号,而且做出了不少对不满他们行为的蓝营民众进行群殴及砸毁商店橱窗的过激行动。而执行勤务的警察们仿佛是得到了统一的指示,对这种没得到事先批准的游行袖手旁观,甚至是有些纵容的态度。

上午九时整,不管政治态度是蓝是绿,台湾所有的电视台毫无例外地转播了田旱谷的《告台湾人民书》。在东亚电台的广播室内,田旱谷一反常态、黑沉着他那张一贯充满了假笑的面孔,一字一句地对文告进行宣读。联台党的黎沃生与谢栋洋一高一矮、也同样板着脸站在他的两旁,进民党其他党魁们手拉着手紧紧围在三人的身后,有些人的眼中甚至噙着泪光,看样子是由于受到非常大的震撼而义愤填膺。表面看起来田旱谷要镇定得多。他不像其他领导人那么震撼,也没有绿营普通民众那样偏激。在几分钟的发言时间内,他没有指名道姓地攻击大陆,没有道明是哪个政府、哪个组织对自己发起了斩首行动。可文告通篇的遣词用句一直都在暗示着是外省人在某个政权的支持下要从肉体上消灭他这个台湾之子!是包括大陆人与台湾外省人合谋制造了这次斩首行动,是大陆在刻意制造台湾政治上的混乱!

在文告的最后部分田旱谷终于讲到了他一手导演这个惊天阴谋所要达到的目的:“为了保障国家的安全,我在这里以中华民国宪法赋予总统的权力,郑重宣布如下措施:

第一,台湾全岛马上恢复一九八三年废止的戒严法,在全台湾实施无限期戒严!

第二,总统,也就是我现在接管中华民国的立法、司法与行政的全部权力。

第三,无限期延长下一届总统选举的时间、停止议会的全部活动及一切游行集会。

第四,对于全台湾的新闻媒体实行检查制度,不允许破坏性的言论随意传播。

第五,对于所有反对政府执行权力的言论及行动一律加以禁止,政府可以不通过任何司法程序对可疑人员进行逮捕与拘押……

在文告宣读完毕之后,电视机前的台湾以至全世界的华人不禁为之一震。从常识上讲,任何人也不相信大陆政府真的会对田旱谷去实施什么斩首行动。这肯定是田旱谷自编自导自演的又一场赤裸裸的非暴力政变闹剧!也许田旱谷早就觉察到了世人的惊诧,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在一旁一直监视现场直播的陈汉章马上对导播林企望做了一个停的手势,这个小错误使田旱谷这个诡异的表情长久地留在了台湾人以及看到这次直播的所有世人的疑惑之中。

其实即使没有田旱谷这最后的亮相,明眼人一看便知:一个台湾政治流氓再次无情地凌辱了民主的贞德,这是二战前希特勒一手导演的格旦斯克事件的再次重演!田旱谷毫无顾忌的政治手腕终于再一次在稚嫩脆弱的台湾民主政体斗争中得手了。

文告宣读完毕,田旱谷立即被陈汉章等人簇拥着走出东亚电台的大楼。门前早己被邰祖德山地旅二团的士兵围得水泄不通,二团团长黎永嘉衣冠鲜明、全副戎装迎上前去,“啪!”的一个立正:“报告总统先生,山地旅二团团长黎永嘉向您报到,从现在起,您与总统府的全体成员都在忠于台湾共和国军人的拱卫之下。现在请您登上指挥车辆。”这段台词背完,黎永嘉敬了军礼,转身让开了道路。坐在黎永嘉那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指挥车内,虽然发动机的噪音震耳欲聋,可田旱谷还是兴致勃勃地聆听了黎永嘉对山地旅武器装备、人员构成以及战斗能力的详细介绍。此时田旱谷真的希望从黎永嘉口中说出的台军完全有能力抵抗大陆进攻的神话是真实的。因为自宣布戒严令那一刻起,色厉内荏的本质已经使田旱谷惴惴不安了。由于三月八日事件只是参加进民党琅琊山庄会议高层决策人知道的机密,所以田旱谷现在要赶去台北汉生路九号进民党中央党部,对不知情的青年骨干们进行下一步的布置。

得到通知的进民党众党员们已经将中央党部的大礼堂挤得水泄不通,人人面孔涨红、情绪激昂。很多人像是日本人那样在头上扎着布条,重重的墨迹十分醒目:“彻底粉碎共产大陆的阴谋!”“誓与大陆共党决战到底!”“外省人滚出台湾!”“只有用铁与血的手段才能使台湾共和国诞生!”看样子青年骨干们是真的被大陆的无理行为激怒了。看到这一切的田旱谷一下子将刚才的忧心忡忡抛到了九霄云外,他陡然增强了信心。于是一直微塌着的腰立即又挺了起来,以他那好斗的传统形象走上了主席台。田旱谷绘声绘色地讲述了自己临危不惧,指挥总统府卫队彻底消灭敌方人员、挫败敌方斩首行动的全部过程。台下热烈的掌声多次打断了他的讲话。陈汉章坐在一旁,心中五味杂陈。他心里暗想,如果真要选大言不惭、假戏真做、毫无廉耻的政治人物之最的话,那恐怕非田总统莫属了。为了平息三月八日事件可能引起进民党党员更大的过激行为、打乱法理台独的进程,田旱谷以他那三寸不烂之舌详细讲解了现阶段的首要任务是利用今天事件控制一切国家权力,推迟总统选举。叮嘱骨干们回到各个地区,以安定社会局势为己任,不要因为个人情绪揽乱了进民党的大局!最后田旱谷在一句“等到八月份让对岸再领教我们的手段吧!”结束了发言。

由于事先策划周密,事后措施得力,天大的一件事又得以平稳渡过。三月十日,是立法院开会的日子。进民党与联台党合作动员党徒阻止蓝营委员进入立法院,以低于半数表决通过的情况下强行通过宪法修正案,宣布台湾地区无限期戒严。田旱谷深懂错事一旦错误成为事实,久而久之也会被民众接受的政客手段。他此时对蓝营人士实行了外松内紧的政策,并没有立即实行迫害行动。对大陆也暂时不再挑衅,相反在诸如两岸三通等紧迫议题作出了更加松动的表态。因此台湾社会的经济生活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普通民众依然能正常工作与生活。进民党这个策略帮助自己在台湾岛取得了一党独裁的实质地位,并为下一步政治冒险铺平了道路。

…………

三月八日上午,民国党元老梁震先生正在家中那宽大明亮的书房中,写作他的政治回忆录。直到夫人将台北晨报的号外展在他的面前,这位学者型的政治家才惊愕地睁大了双眼静静地楞在那里。多年的政治经验马上使梁震先生做出了正确的反应,他马上抓起桌上的电话播下了民国党主席龙俊杰的号码……上午十点钟,在民主路八号民国党党部外停满了大小车辆。不大的会议室内云集了台湾重量级的在野政治人物。破天荒的是:民亲党党首楚湘仁与几位副主席、秘密长,统一党的领导人穆明中也在座中。所有与会人物都神情严肃,许多人还带有一些无法言明的紧张。

见人已到齐,龙俊杰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开口讲话:“各位,今天凌晨在台北发生了两件诡谲而又惊天动地的大事:一是总统府在凌晨遭到了袭击!二是田旱谷发表了停止民主制度、实行全岛戒严的总统令。如果这是田旱谷的又一次政治阴谋,不但台湾的民主体制遭受了空前的挑战,在野党的人身安全也都岌岌可危了。我个人认为,这是田旱谷之流违反宪法,制造的一个实质性的政变。目的就是推迟选举时间、延续他的行政权力以实行台独冒险。” 龙俊杰紧锁的双眉露出了他心中的沉重,与会者都频频点头表示同意的分析。

一向直来真去的楚湘仁接着发言:“在我乘车驶来贵党部之时,保镖们已经发现有车辆进行了跟踪。根据情报,我党重要领导人及立法委员住宅附近也有身份不明的人员在暗中监视……我认为田旱谷在台湾已经开始实行法西斯统治了!民主政体在台湾已经不复在了!由于田旱谷们掌握了全部的国家权力,我们真的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现在不但说制止田旱谷迈向台独的前进步伐已成泡影,就连我们的人身安全也产生了现实的危险!”由于事件发生得太突然,与会者每个人都觉得束手无策:如果以暴制暴,正给了田旱谷们一个在野党要发动政变的口实而导致进民党政府的一场真正的镇压,甚至是对外省族群的全面清洗!如果毫不做声,那就等于默认田旱谷的非法手段的合理性,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田旱谷公开推行台独进程,将台湾人民引向灾难毫无作为。习惯于按民主程序行事的三党领导人及其政党陷入了空前的政治悖论的窘境之中。

整整一个上午,整个会议就处在一个议而不决的状态之中。在正午十二时会议结束之前,终于在一个问题上达到了默契:那就是将龙俊杰等各党的中青年精英们以合适的理由送出岛外,以免被台独势力宣布真正台独政变时一网打尽,老一代的领导人留在岛内以观其变。三月八日政变后,岛内一些政治人物开始以旅游、会议、考察等名义纷纷离台。八月十日,栗傲先生也携全家赴香港旅游与制作孔雀电视台的节目。栗大师到达香港回答记者的第一句话就是:“事不过三。我坐了民国党两次监狱了,不想再为台独分子们当一次囚徒!”栗先生知道:坐民国党监狱两次可以全身而出,坐进民党的监狱一次恐怕就要玩完了。

…………

华盛顿的夜景总是那么祥和而静谧,可这里也是世界的政治波澜冲击的第一个堤岸。半夜被秘书欧文喊醒的美国总统哈里斯神情恍惚地坐靠在床头。他嘴里喃喃地骂道:“又是哪个狗娘养的捅了娄子?”面对总统近乎苍老的面孔,欧文只觉得无言以答,他只是默默无言地打开了总统卧室的电视机。当似醒非醒的哈里斯看到USTV电视反复播放的台北市总统府前的录像转播时,不禁一脸愕然。人在最生气的时候是说不出话来的。总统只是对欧文挥了挥手,然后又指了指椭圆形办公室的方向。欧文明白总统意思是:把国务院及政府里的那帮东西叫来吧。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同一纬度两万公里开外的另一端,大陆的最高领导人们也聚集在人民大会堂台湾厅观看USTV电视反复播放的台北市总统府前的录像转播。当一切尘埃落定,国家主席国金韬一一扫看在座的各位。这些经历多年政治风浪百折不挠的男人们、可称人中豪杰的汉子们都显出了十分悲愤的表情。很多人眼中甚至泛起了泪光。国主席知道,他们都在为即将来到的两岸无辜民众的生命的损失而深深地痛楚。可自己既然身居庙堂之上,又执掌国之重权,这一切都是无可奈何之事。主席点了一下头,随身秘书马上呈过一只打开的公文夹。主席抓起笔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他长叹一声,然后对着国防部长耿维邦及众人缓缓地说道:“那就按中央批准军队的作战计划开始准备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