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次和武警中队的冲突

昨天在昆明陆院,看到几个进修的黄牌和几个红牌在那里扛架,这场景我似乎也经历过,一想,可不就是那一年和我们连队旁边的一个武警中队的冲突么?想想写出来也不算是违反了什么泄密啊什么的规定,就让我们铁血的战友们当作一乐吧!

记得那是04年的春节30吧!那一年我们连队刚和兄弟连队换防从山上下来,弟兄们个个都像是野人一样的,一个个看起来充满了野性,看着自己下面的兵一个个敖敖叫,我和小黑心里那个美啊,就别提了,兄弟连队和我们换防的时候,有一条我们没答应,他们叫我们的炊事班把我们自己辛苦养了大半年的肥猪也给他们留下,这可犯了我们炊事班兄弟们的众怒,大家都说,不行!有的说,这2头肥猪就像我兄弟,每次我自己不睡觉都要把它们给伺候舒服了,我们班长才叫我睡觉!那个说,这2头肥猪就像是我的孩子,每次不让他们吃饱我心里就不舒服,一天吃不下东西!有一个更神了,说这两头肥猪就像他的爱人,怎么着也不能让给别人!

兄弟连队的连长和指导员一听,不高兴了,对着我和小黑说:“你们一连还真行啊,2头肥猪,又不是不给你们钱,还惹来你们炊事班这么多的废话,行了,算了,这个年我们去城里买好了!就不惦记你们的东西了,还真是,早知道你们一连的东西不是那么好拿我们也不触这个霉头了!”

小黑一听,笑着说:“这可不是我和石头说了算,这是他们的私有财产,我们得争取民主不是?”

其实我们大家都知道,现在城里喂的猪肉不好吃,自己喂出来的自己放心,再说谁也不愿意跑个三五十里地去城里买那点猪肉,眼看着30要来了,怎么着也得给我们新来的弟兄,今年刚来的新兵一点新家的气氛不是!所以谁也没让,最后我们还是叫几个兄弟扛着2头肥猪得胜下山!

到了下面一看,我们原来的营地现在正在搞着建设,没办法了只能到离我们最近的一个武警中队那里先借住几天了,于是部队开拔到了兄弟武警中队的一个闲置的一个仓库里面。

刚到的时候,人家武警兄弟看着我们边防部队新鲜,看着我们用的家伙也挺新鲜,我们的几个兄弟也对武警兄弟那一套训练方法感到挺感兴趣,第一天晚上一排长就摸来我和小黑的宿舍,鼓动我们以后也搞一套武警训练那一套来用用,吓得小黑踢了他屁股,说什么呢,我们是什么部队他们是什么性质,我们各有所需,不准你乱搞瞎搞,搞出问题来,我们可一个都跑不掉!一排长伸伸舌头也就回去了。

那天傍晚,武警中队的司务长来到我们炊事班,过了一久好像和我们的大师傅吵了起来,一个人出去了,我叫来一问,说是隔壁的鸟兵惦记上我们这2头大肥猪了,说叫我们分给他们一头,我说怎么行,我们这么多的兄弟,刚好够,再分给你们的话那我们喝西北风啊?

面对自己下面的这些鸟兵,我也没了办法,我跟他讲,明天的时候我去沟通吧!大家都休息吧!

没想到第二天大年30早上一大早,我们的猪就不见了,炊事班长集合了炊事班找来找去,跟着脚印找到了隔壁武警中队的菜园子里,事情已经明朗了,我当时的时候正在和上面作着报告,等我作好了报告出来一看,整个连的兄弟都炸窝了,一个个都说要找隔壁的那些鸟兵算账去,我拨开人群一看,炊事班的几个兄弟,被隔壁的那些兄弟搞得一个个成了大花脸,这样还了得,小黑的脾气我也知道,我刚说大家冷静一点,把事情搞清楚再说,小黑就一把把我搞进了宿舍,接着大嗓门一喊:“一连全体集合,带上武器,一级战备,奶奶的,敢打老子一连的主意,不耐烦了!全体都有,把老子们的宝贝给搞回来……”

我一想,这样不是个办法,一定要出事情的,于是我赶忙打了个电话叫通讯员来给我开门,等我出去一问通讯员,他说连长已经带着兄弟们去了隔壁。我问他带武器了?他回答,连班用机枪都抬去了……

我一看事情搞大了,和上级报告,那事情只能越来越大,只能我们自己内部解决了。于是,拿了武装带,一手摸上了自己的手枪,小跑去了隔壁!

等我赶到隔壁一看,乖乖,一个武警中队已经被我们连围了起来,班用机枪已经在制高点上架了起来,小黑正在前面骂街:“我操你奶奶的,把我们的东西还来,你们也不看看,老子们是什么部队,我们的东西你们也敢摸!活得不耐烦了?”

我连忙过去,劝他回来,他也不尿我!

这个时候,里面出来一个3星一杠,我知道他们的中队长出来了,于是赶快上去把事情和他说了一下,下一步应该怎么解决,这个中队长一见我的来意,就埋怨起我来了:“我说,兄弟,你们也太急了吧,我们这里正在处理这件事情呢,猪也不是我们去你们那里掏的,是昨天晚上自己出来的,进了我们菜地,把我们的菜地吃了一毛不拔,我还不知道这笔帐该找谁呢,我们的司务长一看自己的菜地没了,就把你们的猪扣了,你们的炊事班班长一来就扇了我们的司务长,后来就干起来了,当时我也没在,等我回来的时候,事情已经这样了!搞什么嘛!搞得跟阶级敌人一样的,还包了我们的饺子,说真格的有本事我们拉开一对一地干,我就不相信我一个中队干不过你们……”

这个时候,里面又出来了一个3星一杠,原来是他们的指导员,他们中队指导员一看见我:“这不是石头么?一家人啊,坐下来慢慢谈!我说这个连长兄弟,你叫你们的弟兄们把东西收起来嘛,有什么事情我们里面再说嘛!”

原来这个指导员以前和我在一起呆过,我们都认识,当年的时候我在另外一个中队,于是我跟小黑讲了这些情况,小黑也挺给我面子,但是这个鸟人叫我自己跟弟兄们说去,没办法,我只能和自己的弟兄们说了大致情况,听到我的说明,大家也就散了!

话一说开,事情就好办了,经过了解知道,昨天他们的司务长想去和我们分一头猪,我们的没答应,昨天晚上我们的猪又溜出去把他们的菜地给端了,于是就出现了这么一出。归根结底,罪魁祸首还是这2头猪,后来经过我们大家的提议,今年的这个年我们武警和边防一起过了,我和那个老朋友指导员还提议,让小黑和他们中队长来做凶手!事情就这样解决了!

04年大年30的晚上,我们边防和武警的弟兄们在一起过了一个开心年,虽然有了早上那么一点小插曲,但是大家都是当兵的,也不在意许多,小黑和他们那个中队长更是干了一瓶,认了兄弟,还说了些肝胆相照的话,我和他们的指导员相视一笑,大家都举起了酒杯……

后来,我们两个单位相安无事,他们还经常来给我们的战士教近身搏击,我们的战士也教他们很多我们特有的东西!!

我们两个单位的高层领导知道这件事情之后,都说,你们这些鸟兵,真拿你们没办法!

我们几个一遇到一块还经常互相恭维,那天你那几个兵真不赖啊! 见我们包了你们还面不改色……

你那些兵也不错啊,一个个看着要吃人啊!好像我们是他们的杀父仇人似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